大马华人周刊 · 网络精选 · Sebastian Loh

只要不是巫统 VS 一切都是巫统

·2017年6月10日

巫统在71年前诞生,并迅速崛起为马来西亚最重要的政党。投票给反对党的选民声称,现在情况已经不同,巫统正在迅速没落,处于无关痛痒的边缘。他们声称,马来西亚正处在千载难逢的改变前夕。这点正如(美国前总统)奥巴马所说的,你可以相信。


不过,如果看一看反对党的阵容,你的那点希望迅速破灭。因为尽管希望联盟的领袖不断发表反巫统的言论,希联充斥被巫统否决或开除的前巫统领袖,或是对巫统不满而退出巫统的前巫统领袖:安华、阿兹敏、慕尤丁、慕克里、沙菲益等人,都是前巫统领袖。


还不要忘记“反对党之星”——高龄92岁的马哈迪,他是跳槽高手,他和前首相阿都拉争执后退出巫统,后来重新加入巫统,现在又退出巫统。


巫统的问题不在个人

希联似乎认为,巫统的问题不在个人,而在于其品牌,一旦你与巫统脱离关系,你就是值得信任的人,是善政、容忍与人权的英雄。你肯定不会背叛你本身的愤世嫉世的目标。


多年来,反对党及在其在传媒的支持者,把巫统描绘为花柳病,必须放一把火烧掉。他们说,巫统贪污腐败,无可救药。他们高喊,巫统是种族主义者和法西斯主义者。他们疾呼,什么政党都可以,就是巫统不行。他们说,这一切都是纳吉和他的政府造成的。这当然是遵循马来西亚政治一向来的传统。如果你在巫统得不到你所要的东西,你就谴责它,退党,成立新党,或是加入其他政党,然后与反对党联手。这是“赌气政治”和“机会主义政治”。


其他反对党只是临时演员

我国的政治,基本上是巫统的前领袖利用反对党来解决他们本身的权力斗争和个人恩怨。在这场争夺“王冠”的循环游戏中,其他反对党(诸如民主行动党)只是临时演员。

历史充斥着这样的情节。东姑拉沙里与马哈迪失和后,在90年代领导他的46精神党与行动党及其他反对党合作。那毫无作为,他最终重新加入巫统。安华在1998年(被马哈迪)革职,他也成为前巫统人士,搞反巫统——他比在他之前的前巫统人士干得好,值得赞扬。现在轮到马哈迪——他追随他的这两位前死对头的步伐,对他个人是一种侮辱。


诚如马克思所言,历史会重演,第一次重演是悲剧,第二次重演是闹剧。现在,我们正处在闹剧的阶段。事实是自独立以来,马来西亚的每一次重大政治演变,都是巫统的内部事件引发的。所有主角和反角都是巫统的政治人物,在可预见的将来也将是如此。


希联的支持者可能认为,(反对党的)每一次选举胜利都将伤害到巫统,使它逐渐被人遗忘。但事实上,他们只是壮大巫统的另外一个派系,那一个派系也有他们本身的政治欲望。行动党党员、马哈迪的辩护士再益承认这一点。他最近写道,“为什么所谓的改革者和反对党领袖们不可以做出另一项牺牲,接受这场大选是另一次巫统斗争的延伸,我们最好支持支持我们的派系?让土著团结党拥有公平份额的议席,让敦马哈迪医生作为我们的首相人选,让巫统党员自相残杀。”


与反贪污法治民权无关

这些与反贪污、法治或民权无关——这种说法是很可笑的,想一想这些前巫统党员中的大部分,这些现在反巫统的分子,之前主持或是参与反对党在投诉的各种错事。难道你会天真到相信马哈迪和他的同伙们对改革有兴趣?他们的斗争完全是为了他们自己——不是为马来西亚人斗争,肯定也不是为了在非政治组织论坛中提出的各种美丽的理想而斗争。


我们永远不会取得进步,这得归功于反对党的支持者,他们锲而不舍的寻找一名巫统人把他们从另一名巫统人手中“拯救”出来。想想这一点:在来临的第14届全国大选中,不论你如何投票,都是投给巫统。不是巫统就是前巫统。


问题是,我们能够允许失势的巫统派系厚颜的从巫统手中夺取政权吗?我们真的要回复到马哈迪主义时代的黑暗日子吗?如果要有有意义的改变,就必须让希联失败。我们不能继续奖赏伪善、机会主义和恋权,除非我们要再次失望。
 

翻译自http://www.malaysiaimpact.com/anything-umno-umno-everything/ (2017年5月11日)

 


Copyright © 2017 Akademi Kewartawanan & Informasi Taima All rights reserved.   大马新闻资讯学院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