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马华人周刊 · 热门议题 · 马懿民

漫谈“马来西亚人的马来西亚”

·2017年12月30日

“马来西亚人的马来西亚”的政治口号,是新加坡参加马来西亚联邦期间(1963年9月16日——1965年8月9日),由新加坡总理李光耀提出的,是属于李光耀的“品牌”。这句话的意思是,马来西亚所有民族完全平等,包括除了马来人之外,华人、印度人、卡达山人和达雅人也可以担任马来西亚的首相。
 

 “说到华人的心坎里”

在新加坡退出马来西亚之后,民主行动党在1966年成立,这个政党与李光耀领导的人民行动党渊源深厚,包括继承李光耀提出的“马来西亚人的马来西亚”政治口号。


对非马来人(尤其是华人)而言,这句话非常具有吸引力。因为马来西亚的宪法规定,马来人享有某些“特权”,也就是说,马来西亚各民族没有完全平等,而华人基本上是反对马来人特权的。因此,李光耀提出的这句口号,等于说到华人的心坎里去。也因此,马来西亚的华人,迄今还把李光耀当做偶像一样崇拜,因为认为他敢于和代表马来人政治强权的巫统对抗。同样的理由,自民主行动党成立以来,这句话得到华人选民的欢心,使到民主行动党一直得到华人选民的支持,尤其在2008年与2013年的大选,民主行动党得到华人选民的空前支持,把国阵的华基成员党马华公会、民政党以及砂捞越人联党打得落花流水。凭李光耀这句话,华人选民造就民主行动党成为最大反对党和国会内仅次于巫统的第二大政党。
 

 李光耀不敢正面对抗巫统

但许多华人不知道的是,从李光耀到林吉祥到林冠英,两代行动党和三代行动党领袖,从来不敢正面对抗巫统,只敢对付他们视为巫统“仆从”的马华、民政党和人联党。面对巫统,他们是“言论上的巨人,行动上的侏儒”。


其实,李光耀的真正目的,是要以人民行动党取代马华公会,成为马来西亚政府内代表华人的政党,他或其他人民行动党的领袖,可以来吉隆坡担任马来西亚的联邦政府部长。


这在1964年的联邦国会大选反映出来。当时人民行动党派出11名候选人参加联邦大选,其中9名与马华的候选人对垒,两人与巫统候选人对垒。李光耀在其回忆录中写道,“行动党发觉它的两名候选人不是跟马华对垒而是跟巫统候选人对垒,立刻退出竞选。”


李光耀写道,“东姑说,不论好歹,巫统都会支持马华,即使马华只剩下五名议员,他也不会把这个华族伙伴抛在一边。行动党可就不是这样,它在共产党人的协助下登台,现在却把他们铲除掉。”这样一来,人民行动党要取代马华,与巫统组织联合政府的希望落空。


新加坡退出马来西亚之后,取代人民行动党的民主行动党也一直继承李光耀的衣钵,只在马华、民政党、人联党以及印度国大党的选区竞选,半个多世纪以来,从来不敢与它视为“霸权”政党的巫统候选人对垒(唯一的例外是林吉祥在2013年的大选中在柔佛振林山国会选区打败巫统候选人阿都干尼)。


因为真的要打击巫统霸权,必须派人到巫统选区竞选并打败多位巫统候选人,使其在国阵内的国会议员人数减少,才能真正削弱它在国阵政府的势力。
 

 削弱国阵华基政党和华人政治力量

相反的,打败马华、民政党和人联党的候选人,使国阵华裔国、州议员人数减少,客观来说,是壮大巫统的势力,削弱国阵华基政党的政治势力,使华人在联邦政府和各州的政治代表性不足。例如,在2013年大选过后,马华只有7名国会议员,民政党1名(后来安顺补选民政党主席马袖强当选,出任部长),砂人联党没有华人国会议员。因此,在联邦政府内,华裔的正、副部长都减少,砂州失去在联邦政府内的华人正副部长。在森美兰州,马华和民政党州议会候选人全军覆没,因此州政府只有马来人代表,没有华人行政议员。霹雳州只有1名马华州议员,因此华人行政议员从原来的3名减少至只有1名。


按照“马来西亚人的马来西亚”口号,华人也可以担任首相。然而,林吉祥说他从政52年以来,从来没有想过可以当首相,而且他连当副首相也不敢想。行动党也改口说,华人不可能担任正副首相。这样说来,“马来西亚人的马来西亚”纯粹是宣传的口号,行动党并无意落实。
 

 不敢再喊“马来西亚人的马来西亚”

无论如何,进入2017年,民主行动党连“马来西亚人的马来西亚”的口号也不敢喊了。这是为什么呢?


原来在2008年的大选中,行动党与公正党及伊斯兰党结盟,在国会中打破了国阵的2/3多数议席,以及夺取吉兰丹、槟城、霹雳、登嘉楼和雪兰莪5州的州政权。


2013年三党再度结盟,赢得40%的国会议席和丹、槟、雪三州州政权。但后来伊党退出民联,行动党与公正党及从伊党分裂出来的诚信党合组希盟。


另一方面,前首相马哈迪为了要扳倒首相纳吉,退出巫统,成立大力鼓吹“土著至上”的土著团结党。
 

 接受“土著至上”政治理念

作为最大反对党的民主行动党(有36名国会议员,超过100名州议员),与只有1名国会议员、势力最小的土著团结党结盟,反而接受土团党的领导,包括接受马哈迪作为希盟的首相人选,以及全面接受土团党提出的“土著至上”的政治理念。希盟的5名领袖中有以马哈迪为首的4名马来人,林冠英排名第四。


由于“土著至上”和行动党鼓吹的“马来西亚人的马来西亚”是针锋相对的。行动党既然接受了“土著至上”的政治理念,只有抛弃本身喊了50年的“马来西亚人的马来西亚”。


在这种情况下,在2018年的大选中,华人选民将如何投票是令人感到兴趣的。

 


Copyright © 2017 Akademi Kewartawanan & Informasi Taima All rights reserved.   大马新闻资讯学院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