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马华人周刊 · 热门议题 · 陈闵竺

以同理心看总检察长的语文争议

·2018年7月21日

多米汤姆斯(Tommy Thomas)受委为总检察长,引起一些争议,其中包括了他是个基督教徒、曾经是林冠英与陈平的代表律师、不大懂国文、没有处理刑事案的经验等等。


其中,马来社会的相当部分人士(包括一些“开明马来人”)认为,马来文是国文,而总检察长是个十分重要的官职,由一个无法掌握国文的人来担任,会影响到马来文作为官方语文的地位。


在华人社会方面,好多个论者认为总检察长马来文不好,并不是问题,更加重要的是汤姆斯有专业知识,因此是个适当的人选;那些以汤姆斯国文不好反对他被委任总检察长的,思想保守。有的还直白的指出,马来文的地位并不因为汤姆斯受委为总检察长而受影响,而是马来文本身有没有“价值”—在经济、法律等等的价值。


根据《1963/67国家语文法令》第8条文,除了证人供证之外,联邦法院、上诉庭、高庭或者初级法庭的所有诉讼都需要是国文或者英文或者一部分国文及一部分英文。另外,在考虑到有关诉讼的正义权益,法庭可以根据一些条件,不管是法庭本身的要求或者涉及诉讼的任何一方的要求,下令有关诉讼完全以国文或者完全以英文进行(除了证人供证)。


法官允许就可用英文

从法律的角度来看,只要主审的法官允许,英文是可以在法庭使用的,“马来文至上”没有立足之地。因此,只要承审法官允许,多米汤姆斯即使没有掌握国文的能力,也不会影响到他执行任务。


而证人可以用国文及英文以外的其他语言,只要考虑到国内的语言多元性;另外的一些是考虑到不懂得国文或者英文的外国人在国内法庭供证。这些证人需要靠通翻员的协助。


即便从法律上来说,国文不行可以当总检察长并不是问题,但是坐上这么重要的政府职位不大会国语(也就是不能在法庭内用国文进行诉讼),本身就是对国文的轻视,更暴露了马来文作为政府官方语言并不是所有人都认同的。


换句话说,马来文作为塑造国民认同的工具,还有很长的路要走。


过去的总检察长,也曾出现过由一些不谙马来文的人士担任,但那是1963年之前,也就是国家语文法令还没通过之前的事。照理,我国独立了60多年,马来文作为国文(官方语文)早已经列入宪法,我国人民不管任何语言背景,都有义务尽量学好国文。


掌握多一种语言是一种能力

70多岁的林吉祥,还有其他许多年纪比多米汤姆斯还大、母语非马来文的各界人士,可以掌握国文,为什么多米汤姆斯不行?另外,掌握多一种语言,是一种能力。英文如此,国文何尝不是如此?多米汤姆斯国文不行,是一种能力的缺乏。


或许,正如多米汤姆斯自己所说的,他当律师处理的案件,都是以英文英语为主,几乎没有用到国文国语,因此对国文国语非常生疏,但他自我期许会“恶补”国文—我们祝他好运。


正如上面所提到的,一些华人认为多米汤姆斯不大懂马来文而掌高职并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情,很多人都没有想到这句话可能带来的严重后果。


试想想,我们可以不期望也不强烈要求,总检察长一定要掌握国文或者拥有马来文资格,那假如有这么一天,教育部以同样的逻辑重复1987年代的动作,派遣不谙华文或者没有华文资格的官员到华小出任高职,华社会有什么反应?


“华小高职”议题 华基政党大团结

大家都知道,华小高职的课题,华社怒火冲天,朝野华基政党也不得不“俯顺民意”空前大团结,搞出个茅草行动。至少我们可以说,当时的华人是非常在意华小高职行政人员需要有华文资格的。


这种反应,与国文捍卫者的思维几乎是相似的;但是他们的反应,与华社当时的反应是小巫见大巫!


读者或许会纳闷,两者能够相提并论吗?或许不能。


但是我们华人本身觉得有没有马来文能力或资格不重要,那与国文相比,华文算得了什么,华小算得了什么?


连担任政府高职的总检察长,国文不行或者没有国文资格没关系,那如果政府派不谙华文或没有华文资格的人到华小任校长、副校长等高职,我们要以什么理由来反对?


对内,我们当然可以维护华小不变质、反对政府试图消灭华小、维护华小董事局主权等来抗议,但是从法律来讲,政府的有关做法并没有错。从其他方面来看,就是破坏了华小“约定俗成”的做法—委任多米汤姆斯当总检察长,不仅仅是约定俗成,还关系到国文国语有没有受到尊重的问题。


涉及语文的课题,我们要抱着一点同理心,要不然就要面都自打嘴巴的窘境!


Copyright © 2018 Akademi Kewartawanan & Informasi Taima All rights reserved.   大马新闻资讯学院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