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马华人周刊 · 热门议题 · 李欣敏

纳兹里“诬蔑”郭鹤年
行动党默许华人反感

·2018年3月17日

国阵巫统的最高理事兼霹雳州硝山区(Padang Rengas)国会议员及旅游与文化部部长拿督斯里纳兹里以不礼貌口吻批评并以粗俗字眼形容年高94岁,广受马来西亚华人社会和亚洲中华圈敬重的马来西亚华人首富郭鹤年。


结果引起马来西亚在朝最大华基政党—马华、全国华人社会,乃至于远至东马来西亚的华基政党包括砂拉越人联党(SUPP),大家同仇敌忾对纳兹里的“流氓部长”行为,表达了强烈谴责和挞伐。


扮演政治丑角的善意政治目的

当所有人的炮口对准纳兹里猛轰的时候,大家又是否晓得,这位被人形容为“流氓部长”的纳兹里,是否在演政治丑角角色?


(一)纳兹里试图捆绑行动党,以积极协助国阵,尤其是力助同为国阵成员党的4个华基政党(马华、民政、东马砂拉越人联党、东马沙巴自民党)可有效应对行动党长期以来对国阵华基政党的政治污蔑。


因为,行动党秘书长兼槟城州首席部长林冠英一直以来与纳兹里公开“称兄道弟”(Abang Adik),眉来眼去交好。


(二)另一方面,行动党为了政治利益,在大选时谋取华人选票。该党自从建党以来就把巫统及其领袖形容为“霸权、贪腐、滥权”,并把国阵4个华基政党形容为躲在巫统“纱笼”底下的政治应声虫,以至于这4个国阵华基政党于2008年和2013年的全国大选惨败在行动党手下。


于是,纳兹里乘着具争议性的知名网络部落客拉惹佩特拉早前在《今日大马》 (Malaysia Today)发布三篇指控郭鹤年间接资助行动党主导的网络媒体《马来西亚透视》(The Malaysian Insight)和倒国阵政府的文章,顺势地打蛇随棍上,对郭鹤年展开连珠炮击。


纳兹里是一位专业律师,又是一位身处于在朝政府约有20年丰富经验的政坛老将,他当然知道拉惹佩特拉没举出真凭实据地对郭鹤年的严重指责存有种种疑点。与此同时,他当然也预估得到一旦附和拉惹佩特拉对郭鹤年的指控,将会引起国阵主干政党巫统的政治盟友即4个华基政党以及全国华人社会的群情愤慨,义愤填膺。


行动党没有谴责纳兹里

无论如何,这是一个让行动党摆脱不了身而蒙上与纳兹里这个“流氓部长”划上等号,彼此之间为了政治私利而“政治勾结”,这样一来,全国华人社会将对行动党产生政治反感,即行动党为了政治利益而不维护华人社会尊严,没严厉谴责纳兹里的“流氓部长”行为,反而默许纳兹里的无理放肆,叫广大于上届(第13届)全国大选(2013年5月5日)一面倒(86%华人选民)支持行动党和希望联盟的华人选民情何以堪!


纳兹里这一招“牺牲小我,完成大我”扮演政治丑角,刻意去激怒华人社会的非典型政治战术,对行动党的政治形象肯定是不利的,理由如下:

(一)行动党的实权领袖林冠英与巫统的“流氓部长”纳兹里一直以来“称兄道弟”,在大是大非关键时刻,林冠英竟然没展现严厉谴责纳兹里的政治道德和勇气。


(二)行动党一旦在即将来临的大选“剿灭”马华,行动党极大可能为了政治利益,在林冠英的“好兄弟”纳兹里的大力引荐之下,行动党将与巫统主导的国阵同组联合政府,甚至于行动党参加国阵大家庭,取代马华在国阵里的政治地位,理由是纳兹里已公开表明行动党才是真正代表华人,马华不代表华人,马华也不是纳兹里的朋友,行动党才是纳兹里的朋友。

对此,我们可以看到马华和华人社会公开谴责和指正纳兹里的不是,包括马华内阁部长在联邦政府内阁里建言,并顺势戮力地猛轰林冠英所领导的行动党所表现的政治虚伪面目。


华人社会进行政治反思

此时此刻的华人社会也进行政治反思,行动党其实在政治原则并非清高,为了政治利益也随时随地出卖其政治原则,不仅与政治宿敌敦马哈迪“称兄道弟”,还与巫统的“流氓部长”手牵手,这让华人社会感觉行动党实则是一个机会主义政党,并非原则性政党,所谓对准国阵华基政党来打,是因为行动党根本上无法打进马来人社会,拿不到马来人土著群体的选票支持。


纵观行动党现任柔佛州居銮区国会议员、民主行动党中央委员刘镇东早前曾经夸海口说行动党的最大政治对手是巫统,不是马华。其实,刘镇东还有一句话还没讲出口:“为了挽救马来西亚,行动党和巫统之间的未来合作,是一个历史性机会。”


长期观察纳兹里,他是巫统里一个敢怒敢言的“口臭议员”,可是却不是什么巫统极端分子之类,纳兹里宣称他和马华“闹翻”,却与行动党“称兄道弟”,并“口不择言”去得罪华人社会,让华人社会痛骂他,他就顺势“赞许”把行动党拖下水,可说是技巧性地打掉行动党在华人社会的政治光环,让华人选民看清行动党的政治投机伎俩。


因此,从以上几点来看,我们可以不可以说纳兹里只不过借助郭鹤年发力,刻意以政治语言来“诬蔑”郭老以达到激怒华人社会之目的?毕竟,德高望重的郭老才有足够的能量来激发华人社会潜藏的正义情怀。


还有,应对诸如行动党这类擅于政治伪装术的政党,某些巫统领袖的“流氓部长”是不是无意间为行动党“卸妆”,让行动党以政治素颜示人而扶了马华一把?政治充满无限可能,但火箭本身无法对纳兹里下手,一如既往要马华“交待”,不正好给了马华一个机会?

 


Copyright © 2018 Akademi Kewartawanan & Informasi Taima All rights reserved.   大马新闻资讯学院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