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马华人周刊 · 热门议题

马来西亚印尼的投资环境研讨会

·2016年12月10日

为了让更多有兴趣到马来西亚与印尼寻求商机的香港与中国大陆人士对两国的投资环境与风险有更深入的认识,东南亚研究所、香港印尼研究学社以及北洋大学-天津大学香港校友会于11月26日在香港联合主办了“马来西亚和印尼投资环境研讨会”,《香港亚洲新闻周刊》、《印度尼西亚商报》以及本刊为协办单位,邀请了马来西亚东南亚研究所所长兼大马新闻资讯学院院长郑赤琰教授与《印度尼西亚商报》总编辑邝耀章博士主讲。

郑赤琰教授:大马在“一带一路”倡议中角色重

郑教授在演讲中,分析了马来西亚在中国“一带一路”倡议中扮演的重要角色,除了自古以来就占优势的地理位置,还包括了它在东盟中的带头角色、华人族群的角色、1974年与中国建交以来采取的中立外交政策等等。


他表示,马来西亚首相纳吉在最近的11月初访问中国,签下了总值达约1440亿令吉的谅解备忘录,说明了中国与马来西亚关系对两国的重要。


他也提到,中方贷款马方54亿令吉建设从巴生港口到关丹(再接到登嘉楼的龙运与吉兰丹的道北)、长达约700公里的东海岸铁路,一旦完成将大大加强马来西亚的地缘战略地位。



马来西亚投资风险低

就投资环境与风险来说,郑赤琰表示从几方面来看,马来西亚的投资环境好,风险非常低。


他说,国际投资的政治风险问题,早已经有国际公认的评估指标,分为从0到9的10个指数,0代表没有风险,9代表高风险。重大的政治风险包括政治暴动、示威进行政变、社会犯罪率高、政权不稳定、宗教与种族冲突风险高、内乱频繁、政治死亡人数多寡、官员贪污滥权严重、失业与罢工几率高等等。


郑教授指出,就上面所提到的风险,马来西亚是非常低。以政变为例,马来西亚军队是中立的,不会搞政变,而美国对马来西亚军队的渗透几乎等于零,与印尼及泰国的军队被美国严重渗透大不相同。这就确保了马来西亚政治的稳定。


宗教与种族冲突风险方面,郑教授认为,马来西亚各民族很早就懂得如何互相尊重及和平相处,在1969年种族冲突发生后,更加懂得如何在政治与经济方面有良好的磨合,冲突的风险因此非常低。相反的,因为各民族保存了特征,使到这个国家在招商引资占有优势。最佳的例子当然是马来西亚华人基本上都会讲华语读懂中文,对马来西亚打通中国市场、中国进入马来西亚市场可以扮演重要角色。另外,人口占大多数的回教徒以及数目不少的印度裔,可发挥沟通回教国家以及印度的角色。

 

邝耀章博士:印尼简化投资手续

另外一方面,《印度尼西亚商报》总编辑邝耀章博士介绍了印尼政府在招商引资的最新发展,指出印尼总统佐科威领导下的印尼政府,高度简化了办理投资的手续,并设立一站式的部门,欢迎各式各样的投资,而最具发展潜能的投资项目包括了矿业与海洋开发的行业。


他说,印尼是个群岛国,由1万7千多个岛屿组成,幅员辽阔、自然资源丰富,但是有60%的人口是住在爪哇岛的,其他岛屿人烟稀少。这些岛屿拥有丰富的自然资源,但却严重缺乏诸如公路、港口以及发电厂等基本设施,因此外国投资者如果要进行好像采矿业的,需要出资建公路以及发电厂,甚至还要建码头,以方便运输。


邝博士表示,在印尼投资存在一些风险,主要有政策的不稳定以及官员严重的贪腐等等。他举例说,某个部门换了个部长,新的部长可以推翻前部长的政策;换了个总统,新的总统有自己的政策。至于贪腐的情况,却涉及与外国投资有关的部门,包括地方政府的部门。


大力发展基础设施

另外,在佐科威出任总统后,定下目标要大力发展印尼的基础设施,这包括了要建能够发电35,000兆瓦特的大大小小发电厂、24个港口、15个机场、数千公里的大道等等。他说,参与印尼的基本建设是外国投资可以考虑的项目。


他指出,在印尼投资回酬最快的是采矿业。印尼有非常丰富的矿产,目前有中资企业在苏拉威西进行采矿,而美国公司在伊里安再也进行了采金矿的活动。邝博士提醒,印尼政府已经强制外国公司必需把原矿提炼至少成为半产品,才能从印尼运出。这措施主要是为了增加印尼的税收。他表示,原金矿除了含金,还包括了诸如镍、铜等金属。


在演讲结束后,与会者踊跃与主讲者互动交流。出席当天研讨会的包括了香港印尼研究学社名誉主席温荣辉、香港印尼研究学社副主席王金铭、副主席兼秘书长叶怡辉、东南亚研究所主席洪锡田以及北洋大学-天津大学香港校友会主席欧阳建国等。


Copyright © 2016 Akademi Kewartawanan & Informasi Taima All rights reserved.   大马新闻资讯学院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