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马华人周刊 · 热门议题 · 马懿民

“民进党化”损害华裔权益

·2018年4月7日

在反对党(尤其是民主行动党)的大力宣传和长期灌输思想之下,马来西亚华人普遍自认受到“迫害”,自觉大马华人是“全世界处境最悲惨的华人”,因此在上两届大选中全力投票支持反对党(包括誓言要在大马实施伊斯兰法的伊斯兰党)的候选人。这样做的后果,长远而言对华裔的权益会造成严重伤害。但许多华人还针对“用自己的选票损害自己的利益”感到洋洋得意,高兴得很!


华人以大比数(85%)支持反对党,是行动党的宣传把大马华人“民进党化”的结果。不过,由于大马与台湾的情况不同,尤其是大马华人只佔全国人口的25%左右,以华裔占多数的国会下议院选区只有50多个,也只佔全国222个下议员的25%左右。即使反对党赢完这50多个华人选区,也无法“改朝换代”,因为马来人选民仍然支持巫统/国阵联邦政府。上两届大选的结果已经反映了这样的政治现实。“华人在野、马来人在朝”肯定是对华人不利的。


所谓“民进党化”,是指马来西亚的华人模仿台湾的民进党打倒长期执政的国民党,纷纷把选票投给反对党。


行动党打倒国阵华基政党

不过,与台湾很大不同的是,大马华人“打倒”的只是国阵政府的华基成员党(包括马华公会、民政党、砂拉越人民联合党和沙巴自由民主党)。国阵由主体民族马来人组成的主幹政党巫统不但完全没有受到“华人政治海啸”冲击,反而因为受到马来人的大力支持(在2013年的第十三届大选中,有大约65%马来人投票支持国阵候选人,只有大约35%支持反对党的候选人),其下议员人数从2008年的79人增加到2013年的88人(增加9人),国阵华裔下议员只有11人(马华7人、民政党2人、其他2人),国阵巫/华下议员之比例刚好是8:1,这些华人代议士要在国阵内部取和维护华人的权益肯定倍感艰辛。


讲到大马华人的民进党化,还得从台湾的背景以及民进党如何夺取台湾政权说起。


台湾原本就是中国的领土。1894年中日甲午战争(中国清朝政府为了协助朝鲜抵抗日本的侵略被迫与日本作战),中国战败,被迫把台湾割让给日本。从1895年至1945年,台湾被日本统治了50年,直到日本在二次世界大战战败后台湾再回归中国怀抱。


二战后中国大陆发生国民党和共产党的内战。国民党战败,其领袖蒋介石在1949年从大陆带着二、三百万人(包括军队及家眷、政府官员及家眷等)到台湾延续国民党的“中华民国”政权,继续与毛泽东在北京建立的“中华人民共和国”抗衡,台湾海峡两岸存在着两个对立的政权,使到中国迄今还未能实现全国统一。


由于蒋介石到台湾后和他在大陆时一样用高压手段进行统治,加上从大陆迁台的官员和军队欺压百姓,使“本省人”(早期从大陆的福建省南部迁居到台湾的“台湾人”)对这些跟着蒋介石移台的“外省人”不满。蒋介石在世时,不准台湾人组织政党。他去世后,其长子蒋经国继任,他在晚年在台湾实行民主化;包括让在台湾的原大陆老兵返回大陆探亲,以及开放党禁,让台湾人可以组织政党与国民党竞争。


民主进步党应运而生。这个主要由“本省人”组织的政党,为了通过选举打败根深蒂固的国民党,发现了一条捷径——搞族群对立。由于台湾人民除了原住民高山族之外,都是从中国大陆移民到台湾的,而且都是汉族,使用汉语,属于血脉同源的同种同文的同胞。因此政客无法像多元种族的国家那样搞种族、宗教、语文的分化。


民进党搞“省籍对立”当选

民进党就搞“省籍对立”,利用台湾本省人多、外省人少的现实,不断向民众灌输“国民党政府是外来政权”,“外省人欺负本省人”,日久见功。2000年陈水扁在三角战中以39%的选票当选总统,2004年制造“枪击案”获得同情票连任。但由于他贪污严重(官邸堆满现钞),使民进党在2008年失去政权,国民党的马英九当选並连任。


但民进党继续在宣传中制造省籍对立,终于在2017年达到了“完全执政”的目标,即:蔡英文当选总统,民进党在立法院的立法委员占多数,在地方政府的民选縣、市长,民进党也占多数。


但由于蔡英文具有台独思想,而且幻想利用美国和日本来制衡中国(在日本侵略中国期间,蔡英文的父亲在中国大陆替日军修理战机而且这些战机是用来炸死中国人的。因此蔡英文对日本感情很深,亲日媚日严重,不但不肯承认自己是中国人,也不觉得自己是台湾人。)由于她拒绝承认指大陆和台湾都属于中国的“九二共识”,受到大陆抵制,使到台湾经济陷入困境,蔡政府的民望大跌,使到台湾人民由于民进党完全执政而开始尝到“苦头”!(不是“甜头”)!


行动党的宣传手法和民进党很相似,它自称是多元种族政党,但党领袖和党员以及国、州议席候选人和当选的国、州议员也以华人佔绝大多数。它鼓吹“马来西亚人的马来西亚”,声称要争取各民族完全平等。然而,它只向华人宣传这个理念,没有或不敢向马来人宣传。


大马华人处境不差

该党宣称华人受到巫统欺压,沦为二等公民。在行动党宣传之下,大马华人自认是“全世界处境最悲惨的华人”,尽管事实并不如此。大马华人即使不是最幸福的少数族群,至少比其他国家的华族移民过得好。马来西亚不曾发生排华事件(印尼、菲律宾、泰国、越南、缅甸都曾经发生排华事件,印尼在1998年还排华,华人被杀,妇女被强奸)。大马是全世界唯一的一个国家,作为少数族群的华人拥有从小学到大学的完整华文教育。相比之下,拥有75%华人的新加坡,华文教育被大马华人最崇拜的李光耀连根拔起,连华小也全部关闭。大马华人也是把华人文化保留得最完整的移民族群。在三大民族中,华人的经济情况最好,豪宅、名车多数由华人拥有,出国旅行者也以华人为最多,出国留学的年轻人华裔占多数。


华人根据“情绪”投票

但在行动党长期灌输下,华人整体“民进党化”。例如,在2013年的大选中,有85%的华人把选票投给反对党。因为他们被行动党煽情言论打动,根据“情绪”而非按“理智”投票,完全没有考虑投票后的后果。


另一方面,行动党既然宣传华人受到巫统欺压,那么,“冤有头,债有主”,行动党应该找巫统“算账”,才能替华人出气。方法是派出行动党的候选人(不分种族,但最好是华裔)候选人到巫统竞选的国、州议席竞选,並在支持各民族平等的“马来西亚人的马来西亚”的理念的各民族选民(包括马来人)支持下把巫统候选人打败,打击巫统的气燄,削弱巫统在联邦政府和州政府的影响力,才能真正使华人减少受到欺压,得到平等的待遇。


但矛盾的是,行动党自1966年成立的五十多年以来,只是针对“当家不当权”的国阵非巫统成员党,包括马华公会、民政党、印度国大党和砂人联党,而不敢动巫统一根毫毛。


2013年大选的结果,行动党大胜,马华惨败只剩下7-11(7国11州),行动党则大胜,拥有38个国会议席,州议席超过100个。另一方面,巫统也大胜,拥有88名国会议员。这样一来,马华在国阵内部“党微言轻”,在联邦政府内的正副部长减少,在各州行政议员人数也减少(森美兰州由于马华和民政的州议员全军覆没,没有华人行政议员)。华人在联邦政府和州政府的代表权减少,当然会损害华人的政治利益,而这是华人亲自利用手中的选票造成的。


华人之所以全力支持行动党,是因为行动党宣传说,2013年的大选会有“马来人政治海啸”,因此只要各民族的选民都支持反对党,就能够“改朝换代”,推翻巫统的“霸权”。因此他们鼓吹说,“投伊斯兰党一票等于投行动党一票”,结果大部分华人相信行动党的“预言”,除了支持行动党,也支持公正党和伊党,使伊党势力坐大。


行动党与马哈迪结盟矮了两截

由于没有“马来人政治海啸”,第十三届大选“改朝换代”不成,行动党又有新的动作,那就是与伊党决裂(但两党又在雪兰莪州同朝为官),换了盟友,与退出巫统的前正副首相马哈迪与慕尤丁组成的土著团结党结盟,再加上从伊党分裂出来的诚信党,以及原来的公正党,组成希望联盟。


行动党之前与伊党及公正党组成的民联,三党基本上是平起平起,但加入希盟后,行动党至少矮了两截。


首先,虽然土团党只有1个国会议席(是慕尤丁从巫统带出来的),但希盟由马哈迪“一人独大”,他不但是土团党的实权领袖,也是希盟的最高领袖。尽管行动党有38名国会议员,但在希盟领袖的排阵中,行动党的秘书长林冠英排名第四,只与排名第五的诚信党主席莫哈末沙布同级。排在他前面的3人是马哈迪、旺阿兹莎和慕尤丁。但行动党的党报《火箭报》让林冠英排名第三,排在慕尤丁之前。


《希盟宣言》宣传“土著至上”

至于希盟的首相人选,由已经92高龄的马哈迪担任。林吉祥还赶快澄清,他从政50年来,不但从来没有想过可以担任首相,连担任副首相的念头也不敢有。


其次,土团党开宗明义的指出,它是以维护马来人权益至上,希盟也以该党的立场为主。因此,希盟推出的竞选宣言,充满土著至上的内容。行动党50年来鼓吹的“马来西亚人的马来西亚”,不但没有列在竞选宣言中,行动党上下现在连提也不敢提。这样看来,行动党在希盟中的地位比马华在国阵内的地位还不如,大概等于民政党在国阵中的地位。


在这种情况下,如果华人还相信行动党的宣传,在第十四届大选中全力支持行动党把马华“剿灭”,在马来人全力支持巫统的情况下,华人在国阵政府内的地位肯定比目前更加不如。


即使希盟真的在联邦政府执政,以行动党之委屈求全,华人的地位也不会更好。华人选民真的必须思考在第十四届大选中如何投票才会对个人、族群和国家更加有利。


Copyright © 2018 Akademi Kewartawanan & Informasi Taima All rights reserved.   大马新闻资讯学院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