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马华人周刊 · 热门议题 · 马懿民

安华 仍受压制 敦马

·2018年2月3日

虽然已经93岁高龄,敦马哈迪仍然是充满霸气的政治人物,“敦马一出,谁与争锋?”他为了推倒他所不满意的首相纳吉,重出政坛,加入了反对党阵营,成立一再强调“土著至上”的土著团结党。
 

 马哈迪夺取希盟领导权

他领导土团党加入原本由三个国会反对党(多元种族的公正党、马来人伊斯兰教政党诚信党,以及华基政党行动党)组成的希望联盟,成为第四个成员党。党龄最浅、势力最弱的土团党却夺取了希盟的领导权,敦马取代公正党实权领袖安华成为希盟的最高领袖,“土著至上”成为希盟的施政目标,迫得行动党连高喊了50年的政治口号“马来西亚人的马来西亚”也抛弃了。


不仅如此,希盟召开的大会确认,如果在将于不久之后举行的第14届大选中,希盟夺得国会的过半数议席,成立联邦政府,敦马将取代原本内定人选安华出任首相,安华夫人旺阿兹莎将出任副首相。但希盟强调,敦马只是“过渡首相”,一旦希盟要求最高元首宽赦安华获得成功,敦马将把首相职位让给安华。安华仍然受到马哈迪压制,他再次成为敦马的“准接班人”。


说起敦马和安华的恩怨,说得上“成也萧何,败也萧何”,敦马提拔他,使他平步青云,党、政两得意,处在“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高位,在巫统和国阵是署理主席,在政治上是副首相兼财政部长,的确是位高权重。但敦马也是打压安华最重的人,利用肛交的刑事罪名,革除他的政府职位,並通过巫统最高理事会革除他的党职和党籍,及通过法庭判他入狱服刑。


安华在年轻时代就是搞群众运动的高手。在马来亚大学念书时是学生领袖,大学毕业后领导“伊斯兰青年团结运动”,这是一个规模很大和很有影响力的伊斯兰青年组织,是培养巫统和伊斯兰党幹部的温床。
 

 安华16年内权力攀升

也因此,安华成为伊党和巫统争相拉拢的对象。在1982年大选前夕,在时任首相不久的马哈迪拉拢之下,安华加入巫统。他在大选中上阵中选,並被委任为首相署负责伊斯兰教事务的副部长。从此他在政坛春风得意,在16年内(1982-1998)一直扶摇直上,攀升到国阵和巫统署理主席和副首相兼财政部长的高位,离首相宝座只有一步。但在1988年受到敦马打压,不但失去一切,还身陷囹圄。


敦马拉拢安华,有党内和党外两大目的。而且安华都不负使命,完成敦马交待给他的任务。党外方面,巫统是马来人民族主义政党,伊党是伊斯兰教宗教政党。伊党一向指责巫统不够伊斯兰党化,使巫统在争夺乡区宗教意识浓厚的马来人的支持方面处于下风。在安华加盟后,国阵政府加紧伊斯兰化,包括创办国际伊斯兰大学和成立伊斯兰金融机构等,在竞争方面至少可以和伊斯兰党扯平。


党内方面,敦马利用安华对付党内的敌对派系。安华加入巫统不久,就参加巫青团团长竞选,以微差票数打败原任团长苏梅米,使巫青团成为安华和敦马的政治资本。
 

 用“茅草行动”达到巫统团结

1987年,巫统党竞选发生A、B队之争。以敦马为首的当权派,只以微差打败以东姑拉沙里和慕沙希淡为首的B队。不过,巫统分裂严重,又有党选官司,马哈迪执政地位不稳。


结果他们两人联手,炮制了“华小高职”事件。身为教育部部长的安华,故意派遣不谙华文的教师到华小担任副校长等四项高职。这项会造成华小变质的行动,一如所料引起华社的激烈反对,华基政党执政党的马华和民政党和反对党行动党以及董教总和其他华团,都派代表到吉隆坡天后宫参加抗议大会。


这样一来,政府当局以国家安全受威胁为理由,援引内安法令通过“茅草行动”扣留106人,其中包括行动党的林吉祥和林冠英父子,压制了抗议行动。但教育部也取消“华小高职”行动。


另一方面,巫统至少达到表面团结的目的。


无论如何,安华野心勃勃,一心要在最短的时间内上到担任首相的最高位。1993年的巫统党选,他成立了宏愿队伍,他本人在署理主席竞选提名中不战而打胜原任署理主席兼副首相加化(每个区部提名有10张“红利票”,安华获得诸多区部提名而胜)。他的三名副主席人选莫哈默泰益、纳吉和慕尤丁都打败马哈迪的人马当选,巫青团长阿末扎希也是安华的人。这等于在党内把马哈迪架空。
 

 “准首相”的“准接班人”

马哈迪无可奈何,委任安华担任副首相兼财政部长,然后不断对外放出风声,说安华是他的首相接班人。一面部署,等待时机成熟时才收拾他。


1996年党选,安华原本打算竞选主席,以便把马哈迪拉下马,並取而代之。但马哈迪棋高一着,建议两个最高党职不竞选,其他党职公开竞选。这使到安华没有藉口竞选主席以推翻马哈迪。


1998年马哈迪痛下杀手,革除安华的党政职位,並把他送入监狱。


不过,安华在入狱之前,展开大规模的“烈火莫熄”(“改革”运动),吸引了以马来青年为主的各族青年参加,並催生了多元种族的公正党。


在1999年的大选中,马来人受安华事件影响,反风很盛,造就伊党赢得该党历来最多的27个国会议席,也造成敦马在2003年辞职下台。换言之,“安华事件”是造成敦马下台的远因。


想不到在20年后的2018年,敦马和安华都处在反对方阵营。敦马是“准首相”,他仍然压制住安华,使后者从原来的“准首相”降格为“准首相的准接班人”!
 


Copyright © 2018 Akademi Kewartawanan & Informasi Taima All rights reserved.   大马新闻资讯学院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