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马华人周刊 · 本周人物 · 林金树整理

李成义光大李氏基金

·2016年6月4日

积极把李氏基金发扬光大的新加坡李氏基金主席、新加坡南益集团主席李成义博士在5月10日逝世,享年95岁(1921-2016),可谓福寿全归。


李成义是“树胶大王”陈嘉庚的外孙,著名企业家兼慈善家李光前的长子。陈、李两翁婿是新、马乃至东南亚华人社会家喻户晓的人物。陈嘉庚在福建省创办集美学村(现在包括集美大学)和厦门大学,以及在二战期间组织“南洋华侨筹赈祖国难民总会”(南侨总会),领导东南亚的华人筹集款项及实物协助中国展开抗日战争。李光前创立的南益集团业务广泛。他成立“李氏基金”,所捐赠的巨额款项在新加坡、马来西亚和中国,对教育、医疗和社会福利领域作出重大贡献。


 早年生活

李成义在李光前6个孩子中居长(他两个弟弟是成智和成伟,另有三个妹妹)。他于1921年在新加坡出生,四岁半在星洲幼稚园上学。由于父母要求他懂得中、英双语,因此在小学阶段,他早上在英华小学(英校)上课,下午在道南学校就读。中学阶段,他白天在英华中学就读,晚上在工商补习学校唸华文。


1939年18岁时,他到美国宾夕法尼亚大学唸经济系,1943年毕业。1944年,他在华顿商业学校取得工商管理硕士学位,同一年,他与第一任妻子Lora Tong(在1978年去世)结婚,她为他生下4个孩子。她是中华民国第一位总理唐绍仪的女儿。李成义在1991年与现任妻子张怡华医生结婚。1946年,李成义在攻读博士期间,被父亲召回新加坡,以便战后重建家族生意。


 重建家族生意

李光前创立的南益集团,在马来西亚投资于树胶园、油棕园及黄梨园。南益集团把树胶产品出口到欧、美国家,是最大的树胶出口商。该集团也拥有椰油厂、罐头黄梨厂、棕油厂、饼干厂等。另外也是华侨银行、大东方保险公司、华侨保险公司的大股东。在泰国和印尼也有广大投资。


1947年,李成义被派到印尼,以重建在日据之前受到荷印政府的“焦土政策”被破坏或烧毁的树胶加工厂。他和统治印尼的荷兰当局合作,在两年之内恢复南益在印尼的业务。1950年,由于韩战爆发,作为战略物资的树胶价格大涨,南益集团获利丰厚。


李光前在1952年成立李氏基金,把更多时间和精力集中在慈善工作,李成义在南益集团负起更大的责任。1965年,他接任南益集团的主席兼首席执行员。


 商业成就

华人有“富不过三代”的说法,但这不适用于李光前家族。因为南益集团不断发展,而且与时俱进,能够迎合时代的要求。李成义把南益的成就归因于稳扎稳打;如华侨银行曾使用“安如磐石”的广告词句。南益从来不在树胶买卖中投机(所谓“赌浮水”)。


李成义具有商业远见,在他领导下,南益集团是新加坡最早在业务中应用电脑的企业之一。他看到西方公司电脑化带来的好处,在1954年装置IBM的电脑,以监督各分行的业务。此举最初受到一些职员抗拒,认为是一种浪费,並且妨碍他们一向享有的自主权。但最终他们看到电脑所带来的利益之后表示衷心支持。装有电脑的分行,能够更有效、更准确的追踪胶价的波动,从而带来更高的利润。


南益集团一向重视员工的福利,给予员工比其他同行更高的薪酬,而且一旦公司赚钱,年底有很高的花红,花红数额视雇员所服务的分行的盈利而定。因此南益聘用的雇员很少离职,等于是终身雇佣制。更了不起的是,南益集团从1951年起就实行雇员公积金制度,让员工退休之后“老有所养”。这项称为“保养金”的制度,由雇员缴交月薪的5%,公司缴交10%。它比新加坡政府在1954年实施公积金制度还早了3年。


这些照顾员工福利的措施是由李光前制定的,李成义接任后父规子随。因此,南益集团一向被视为福利最好的企业机构。


 “散财”使无数人受惠

从李光前开始,由于管理得当,经营有方,南益集团一直赚取丰厚盈利,成为新、马数一数二的华人大企业。但是,李光前和李成义父子受人尊敬之处,不只是他们在企业上的成就,而是他们通过李氏基金“散财”使无数人受惠的善举。


李氏父子,都是名副其实的企业慈善家。慈善家是与社会大众分享自己的财富,並希望用自己的力量去创造一个更加美好的社会,但经常因财力不足有所不逮。企业家则是在累积财富时,不一定会选择与社会大众分享自己的财富。企业慈善家就融合了这两种身份,通过经营累积大量财富,再像古代的陶朱公那样淡然散财,实现“达则兼济天下”的目标。


东亚和东南亚地区,不乏拥有巨额财富的华人企业家。但他们大多数本身和家人过着奢侈的生活,却不肯“散财”做慈善。而且他们不少人有多名妻子,子女众多,结果他们去世后,妻妾和子女往往上演争夺财产的丑剧,成为报章的轰动新闻,受人耻笑。马来西亚、新加坡、香港、澳门、台湾不断有这一类“连续剧”上演。刚上任的台湾总统蔡英文,父亲死后也发生家属争产的新闻。


李氏父子则不同,是行事低调的企业慈善家,通过经商所累积的财富,倾其一生为大众,尤其是弱势群体的福祉做出重大贡献。


 善举主要受陈嘉庚影响

他们的善举主要受陈嘉庚影响。陈嘉庚成为“树胶大王”之后“倾资兴学”,把绝大部分的资产捐赠出来,在福建省创办集美学村(从幼稚园到大学的各种学校)和厦门大学以及在新、马和中国捐助学校(包括英校)。


李光前的南益集团赚钱更多,他充作慈善福利的款项也更多,受惠的范围也更广。他也秉持“取诸社会、用诸社会”的宗旨,兴办学校,资助文教和科学研究等社会公益事业。1952年,他设立“李氏基金”(后来分为新加坡李氏基金、马来西亚李氏基金和香港李氏基金)。他把南益集团的49%股权拨入李氏基金,使李氏基金成为南益的最大单一股东,所得的盈利和股息充作慈善用途。到1967年李光前去世的15年间,李氏基金捐助给文教、社会公益款项已经超过1,000万新元,受惠人士数以万计。


1957年,身为长子的李成义(时年36岁)从父亲李光前手中接管李氏基金,而且他50年来一直担任新加坡李氏基金主席,直到逝世。从一开始,李氏基金捐赠的对象,就不分种族、性别、语言、宗教、国籍和区域的差别,只要符合条件,一律发给。


李氏基金的宗旨开宗明义的说,是为了“促进教育、医疗和其他活动、协助穷人、以及协助水灾、火灾和饥荒的灾民。”援助的项目包括教育、社会福利、艺术、医疗援助、救灾、社区照顾、妇女问题和体育活动。


其中教育援助是最主要的项目,初期占了拨款的75%。因为教育是协助穷人通过提升学识对社会作出更大贡献和提高本身社会地位的最重要途径。李氏基金教育援助又分两大领域,一是提供奖学金或助学金给品学兼优的清寒子弟,让他们完成高等教育。受惠者数以万计,不少人因而才有机会成为社会栋梁。二是拨出巨额款项兴建小学、中学和大学,或是大学的专门项目,受惠者包括新加坡、马来西亚、香港和中国的教育机构。


 捐赠超过10亿新元

据估计,截至2009年为止,李氏基金捐赠的款项已达10亿新元(约30亿令吉)。近年捐赠的主要项目包括:

  • 2003年,捐出6,000万新元兴建新的新加坡国家图书馆。

  • 2004年,捐5,000万新元兴建新加坡第三间国立大学——新加坡管理大学。

  • 2005年,捐给新加坡国立大学3,000万新元,充作奖学金、助学金和教授进修基金。

  • 2011年,捐1亿5,000万新元给南洋理工大学医学院,用以建立南洋理工大学李光前医学院;是迄今为止,企业或慈善团体对新加坡教育机构捐款总额的最高纪录。

  • 2011年,捐2,500万新元在新加坡建立李光前自然历史博物馆。

在马来西亚,李氏基金捐5000万令吉给拉曼大学充作兴建双溪龙校园校舍。坤成中学建校获得李氏基金650万令吉。关丹华文中学获得500万令吉。大马其他独中获得李氏基金捐款者也不在少数。


在中国,自1980年起,新加坡李氏基金和香港李氏基金合作,先后捐资给厦门大学、集美大学、华侨大学、南安梅山光前学村、泉州华侨历史博物馆及其他中国内地公益事业达两亿多元。


 与南洋大学的深厚渊源

李氏基金与南洋大学也有深厚渊源。当陈六使创办南大时,李氏基金实现承诺,捐款等于南大最初三年实收捐款的10%,共104万新元。之后一直给南大钱,在南大被併入新大后,李氏基金还继续给钱。


李氏基金一直有提供奖、助学金给品学兼优但家境清寒的南大在籍学生,受惠学生众多,在经济上对他们帮助很大。南大毕业生要到海外攻读硕士、博士学位,李氏基金提供旅费。


最早拿到博士学位並回到母校担任多项高职的南大数学系毕业生郑奋兴,在他的回忆录中提到李氏基金协助南大数学系设立数学研究所和电脑中心。


他指出,李氏基金给了南大数学系非常优厚的资助,南大数学系成立了李光前数学研究所,出版国际数学研究季刊,每两年举办区域及国际数学会议。1978年,联合国教科文组织正式委任“南大李光前数学研究所”为东南亚高等数学教育的区域中心。可惜的是,南大被併入新大后,李光前数学研究所从世间消失。


郑奋兴博士提到,李成义同意由李氏基金资助南大电脑中心,並设午餐招待他们。他发现李成义和蔼可亲,而设在华侨银行大厦的天台並没有专家设计的庭园,吃饭的桌椅是极其平凡的桌椅,桌上排着请客的是福建小菜与潮州粥。


更令人感动的是,李成义说,“如果今年的预算已用完,我们可以向银行借款资助南大。”


 为新加坡培养电脑人才

李氏基金负责南大电脑中心的经费,至少好几百万新元。南大电脑中心发展为电脑系,为新加坡培养了一批又一批电脑专才,奠定了新加坡在高科技领域取得辉煌成就。


李成义非常低调,很少接受媒体访问。他个人与家人的生活朴素节俭,这是李光前遗留下来的良好“家风”。他的财富观是从不乱花钱,而是把钱用在最有用的地方,否则财富是没有意义的。尽管李氏基金捐出巨资,对社会作出重大贡献,他却谦虚的说,“这些年我在李氏基金所做的只是沧海一粟。”


 李氏基金遗惠后人

李成义生前提到,希望李氏基金未来的接班人将会继续实践李氏基金的善行,真正理解“给予”的真谛,乐于把自己的财富贡献给慈善事业。希望他是一个具有社会意识的领袖,真心实意地为我们所处的社会奉献自己。


李氏基金的下一位主席,应该也是来自李光前家族。相信这位继承人会秉持家族的优良传统,达到李成义的期望,使李氏基金济世流芳,遗惠后人,代代传衍,永不止息。

 


Copyright © 2016 Akademi Kewartawanan & Informasi Taima All rights reserved.   大马新闻资讯学院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