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马华人周刊 · 学者论述 · 黄玉武博士

金砖国家的前世今生未来 (下)

·2018年3月31日

除常年峰会外,BRICS的合作机制包括不定期的部长会议。2017年的文化部长会议就讨论如何加强全球国家之间的文化交流,议题涉及图书馆、博物馆、美术等,甚至决定成立博物馆联盟。同年的经贸部长会议也取得八项成果,合作内容包括服务贸易、投资便利、知识产权、经济、多边贸易体制以及中国举办国际进口博览会等。


其实金砖合作的一个重要的机制是双边经济关系。首先必须注意两点,(一)中国是贸易大国,占金砖总GDP比例较高,可以理解中国与各其他各个金砖国家比较密切的经贸关系,(二)中国倡导的“一带一路”包括大部分金砖国家,一些金砖双边往来也与“一带一路”活动重叠,也有可能显示于“南南合作”和区域合作基金中。


有关例子包括巴西200亿美元的双边合作基金和正在谈判的巴西ACU超级海港。2016年中国也收购了一些巴西企业。中俄经济合作更显密切,特别是西方国家因为乌克兰克里米亚事件对俄国进行经济制裁后。中俄除能源和运输外,边境贸易、移民、劳工与科技(包括国防)都有广泛的合作。中印在贸易与投资关系也很密切,包括能源、电讯等领域,但双方合作一直受到政治因素的困扰。在中非合作框架下,南非与中国的经贸关系也很密切,其中也包括为数不少的中国移民在南非从事多种商业活动。


在评估中国在金砖框架下的多双边关系时必须同时注意以下几点:


• 中国经济正处于起飞阶段,中国经济的竞争力比其他金砖国较强很多(2014-15全球竞争力报告中,中国第28位,俄罗斯53,南非56,巴西57,印度71);

• 中国科技创新成果累累,在某些领域如能源与高铁等已经能够自成一家,有能力制定国际规格与标准;

• 中国不再是普通的承包商,已经有能力承建大型项目的建设;

• 中国处理产能过剩与供给制改革的政策促成经贸往来双赢的局面。
 

 (三)金砖的挑战

近年来,在许多国际与区域会议中常用最普遍的词句就是“社会公正”,“包容性经济成长”,“持续性发展”,“合理的国际经济秩序”,“人类命运共同体”等等。这些用词也反映了国际社会所关心的课题。简单地说,BRICS的挑战就是它是否能够有效地为实现公正和持续性发展这两个目标作出具体的贡献。为此金砖各成员国必须慎重检讨本身的结构、工作办法、操作的短板及改善措施等。


首先如前面所说,BRICS是多元的,各成员国的经济既有互补性也有竞争性,它们与西方各国的双边关系也不尽相同。它们只有两个主要的共同点:(1)新兴大国,(2)迫切要求改变由西方主导的全球经济治理体系。既使是南非也在战后五十年一直是撒哈拉沙漠以南众多非洲国家的领头羊。


但是BRICS不是东盟式的政治组织,也不求经济一体化。在比较松散的安排下,金砖国家的主要任务就是通过对全球经济治理的战略协调去促进公正与第三世界国家的持续发展,在这么不匀质的五个金砖国家的一个很大的共同挑战就是如何在全球战略和有关主要政策措施上取得共识,形成一股真正的、团结而有效的压力去发挥促进改革的能量。


金砖国家必须承认它们既使在经济发展取得可观的成绩并且在全球经济成长发挥主导作用,西方在科学技术与金融资本各个方面还是比较强大,而且会继续不愿意放弃现有的“游戏规则”和利益分配。因此,异中求同、相互包容与坚持原则正在考验金砖领导人的智慧。在多元现实中寻求统一(Diversity VS Unity)是国家之间合作的典型挑战。然而过分的折衷所达到的共识也将会导致金砖立场淡化无味,失去了成立金砖的“初心”了。


成立将近十年的金砖必须有所作为,使许多发展中国家感受到“金砖实惠”,并且有机会参与影响它们自身利益的讨论和政策立场。因此BRICS的另一个主要挑战也就是如何满足第三世界众多国家的期待。金砖未来的“黄金十年”有哪些具体计划去捍卫第三世界利益,促进持续性发展与经济合作?在参与方面,厦门会议邀请了埃及、墨西哥、泰国(七十七国集团的协调国)、塔吉克斯坦、几内亚、印尼、尼日利亚、智利等国代表,显示金砖扩大参与的意愿。然而金砖的强大和有所作为也取决于本身的能力建设和动员本地区国家和组织的效果。巴西与拉美国家,南非与非盟,俄国与中亚,中印与南亚和东盟都是金砖凝聚影响力的战略方向。金砖需要创新发展合作的思维才能有效地坦当改善全球经济治理的重大任务。


很不幸的,BRICS像不少的区域组织一样正面对地缘政治的困扰。巴西与南非各在一方,不像中、印、俄存在共同边界。中俄关系在顶层设计的管制上也得到妥善的处理。中国和印度这两个人口最多的新兴发展中大国的关系就复杂得多了,除历史上的边界纠纷外例行的经贸关系也常受政策变化的困扰。印度缺席中国2017年5月主办的“一带一路”峰会就说明了这两个金砖国的矛盾相当严重。


“龙象之争”的确给促进金砖团结合作蒙上一层不容忽视的阴影,削弱金砖总体的影响力。或许更多发展中国家参加金砖峰会去制定议程和策略会减少中印矛盾所产生的负面影响,金砖的未来挑战仍然是妥善协调中印关系。
 

 (四)金砖的未来

从1964年在日内瓦发表《77国联合宣言》开始,发展中国家通过集体行动去捍卫自身利益的时间也超过了50年,这是一个不平凡而又漫长的时段。它们寄望通过各个渠道的国际合作能够促进发展,摆脱贫穷。但是事实证明许多发展中国家仍然落后,而且与发达国家的差距逐渐扩大。代表新兴经济体的金砖承担了建立一个公平合理的全球经济治理体制,瞬眼间也度过了十个年头。金砖十年表现可圈可点,但也说不上辉煌与突破。金砖缺乏优越表现的原因不少,也没有什么秘密,如果金砖要更上一层楼而有所作为,众成员国必须严肃分析这些原因并且对制定相应对策达到共识。


国际货币基金(IMF)估计,2017年发达国家的经济成长率是1.2%,远比新兴市场的5.0%为低,展望未来五年,新兴市场经济国家平均增长率是5.1%,也远比发达国家的1.8%高。当金砖在世界经济的重要性逐渐增长时,金砖必须趁机利用这个筹码去争取谈判的突破。


天下悠悠,唯利是从。西方国家绝对不会轻易放弃第二次世界大战和殖民时期带给它们的红利,况且它们也面对人口老年化、福利资金短缺、成长率低等一系列问题,承担不起显著让利。发展中国家(包括金砖国在内)也必须改善本身的国家治理和加速发展步伐,不能只怨天尤人而放慢自身改革的脚步。


不少人把廿一世纪称为“亚洲世纪”,然而当今的亚洲远远比其他大陆来得动荡不安。冷战思维泛滥成灾,军事国防开支不断增长。东亚、南亚、南海以至阿富汗都是战云密布。去年出台的“印(印度洋)太(太平洋)新策略”使区域势力平衡更加复杂。正在商议中的美、澳、日、印四方安全对话对金砖而言也不是好消息。从紧张的局势中我们看不到中印和解的曙光。中印矛盾的任何激化都会成为金砖发展合作的“负能量”,都会削弱金砖对西方国家“讨价还价”的商议地位。因此,金砖必须设法减轻中印矛盾的负面影响。无可否认,当中印两国不能从“义利”中折衷合作,金砖损失是无法估计的。金砖未来特别需要领袖的智慧去努力保证。


今年在南非举行的金砖第十届峰会必须对未来策略提出新的创意和思维,新的金砖战略必须认识到西方发达国家不是铁板一块。西方国家有大有小,政治倾向和对全球经济治理并不具完全一致的态度。西方国家内部民意、一些政党、民间团体也会同情改革全球经济治理体制的理念。BRICS必须深入发达国家民间,通过文化交流的多边合作,积极争取西方国家民意支持,基于同理,西方国家也会不遗余力地去分化BRICS,制造纠纷,这也是BRICS必须警惕的现实。孔子说“君子喻于义,小人喻于利(论语·里仁)”。金砖对西方发达国家的策略必须有义有利,只要能促进金砖目标,随君取得利益平衡完成大业。


展望金砖未来以下几点应该是可以预期的:


• 金砖里的成员将会(必须)增加,特别是印尼、埃及、尼日利亚、墨西哥等比较大型的发展中国家(其他潜在成员可能是巴基斯坦、泰国、越南、埃色俄比亚、阿根廷、秘鲁等)。中国仍旧会扮演一个比较重要的角色;

• 金砖国家就之前的合作模型会继续运作,基建与贸易会继续扩大,金砖运动将与“一带一路”、亚投行和南南合作相辅相成;

• 全球经济治理体系的改革是一场硬仗,阻力不小。金砖国家的能力更不易在短期内取得任何“突破性”的发展。“渐进”、“聚少成多”、“团结大多数”恐怕是今后金砖策略的几个要点。
 

  (五)结语

BRICS无论如何将会继续是发展中国家争取改革现有全球经济治理的一个组成部分。我们对BRICS的前景不感到悲观,更不能忽略金砖在将后的进程中存在的多种风险,“自强不息”、“不忘初心”、“团结互信”、“积极进取”等都是促成金砖成功的金玉良言。


地球在转,世界发展风起云涌。为了追逐利益与“统治权”,利益集团将会不断重组,各种相互分化削弱对方影响力的行为将是国际政治与经济现实生活中的“常态”。金砖任重而道远,好自为之。

 


Copyright © 2018 Akademi Kewartawanan & Informasi Taima All rights reserved.   大马新闻资讯学院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