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马华人周刊 · 学者论述 · 黄家梁

创意教育与应试教育

·2018年1月27日

踏入21世纪,随着知识型经济起飞,创新科技一日千里,社会大众对教育的期望亦与时并进,由过往偏重传统的应试教育,以掌握应试技巧为主,转而期待质素教育的发展,培养下一代多方面能力,训练具备高度想像力和创意的专门人才。然而,不少华人为主或受儒家思想影响的国家或地区,其教育系统和社会观念,都普遍被指为扼杀学子思考能力与创造力,情况值得反思。


缺欠自主探索空间

从社会传统而言,受传统儒家思想影响,社会每多强调「万般皆下品,唯有读书高」、「书中自有黄金屋,书中自有颜如玉」等观念,学习多带有「功利主义」的动机,艺术音乐等科是「不切实际」的「课外」活动,而上一代也普遍有「勤有功,戏无益」的观念,令新一代普遍欠缺自主探索的空间。


从学习文化来说,传统华人地区每多强调「读书百遍,其义自见」的观念,以反覆练习和背诵巩固知识基础。其实,记诵不失为学习基础,但末流所及,死记硬背之风由此兴起,单向灌输的教学模式仍大有市场,创意思维自然难以发展。


从教育体系来说,学校强化应试训练、学生课后补习等,成为不少地区的常态。教育界以「催谷」提升学生成绩,以致课程内容和教育体系为公开考试支配,最后老师教学力求紧扣考试课程,而非激发学子的想像力和好奇心;学生学习每多追求标准答案,旨在获取高分进入大学,试问又如何推动创意思维的发展?


当然,社会上的确存在一些成功个案,如香港著名的星之子陈易希,16岁时因屡获科技发明大奖,获科技大学电子工程及计算机工程学系破格取录。然而,这些成功个案每多是不依循既有学习模式,没有受填鸭式的教育束缚,不受功课考试拘限,无视考试成绩不理想的危险,终日「不务正业」,把时间和精力花在与考试无关的发明创造上,而家长和学校又摆脱传统思想的桎梏,加以「纵容」,才能造就这些破格的人才。
 

 “疑似创意”形成另类框框

事实上,以香港课程改革为例,曾几何时强调「学会学习」,要求学生掌握九种共通能力,影响所及,公开考试加入不少生活化的内容,或引入思维能力的元素,但由于公开考试制度强调标准化评分,最后这些「疑似创意」的考题,反而形成另类的框框,扼杀学生的思考空间,出现画虎不成反类犬的情况。


以中文科为例,多年前公开考试作文卷曾有「柠檬茶」一道题目,笔者以为可以鼓励考生发挥其奇思妙想,扭转传统不重创意的情况。然而,不少考生语文能力不弱,最后成绩惨不忍睹,关键竟是表面「创意十足」的题目,背后竟用上「机械式」的评改标准,例如考生文章的主题必须要切合柠檬茶「甜中带酸」的特质,否则就偏离主题,结果一道创意考题反过来规限和扼杀创意。考生如果真的以为可以发挥奇思妙想,就会以离题收场。因此,只要公开考试的指挥棒不改,只要拟卷和阅卷者仍有种种或明或暗的框框,教育改革要训练莘莘学子的创意思考,实在障碍重重。


教师可尽力实践创意教育

当然,所谓人人头顶一片天,在社会和教育环境不能改变的前提下,教师们仍可在课室内尽力实践创意思维训练,在应试教育和创意教育之间力求平衡。然而,就香港目前状况来说,即使教师有志实践创意教育,也只能单打独斗,孤立地在个别科目或课节中推行,在官方设计的课程和考试模式未有配合下,自必事倍功半,举步维艰。


因此,在考试主导的怪现象下,若有关当局不在上层结构进行改革,通过师资培训、课程设计、考试模式、教材提供等方面作出配合,本人深信创意教学在一段长时间之内,只会成为教学的陪衬品,零碎式地在中小学的个别科目和某些课堂中出现。与此同时,另一些科目或课堂则一如既往地扼杀莘莘学子的创意,对创意教学形成一种反推动力。最后,期望孩子摆脱应试教育的家长,只能选择入读国际学校或出国留学,这不能不说是教育制度的悲哀。


《灼见名家》(www.master-insight.com)授权转载

 


Copyright © 2017 Akademi Kewartawanan & Informasi Taima All rights reserved.   大马新闻资讯学院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