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马华人周刊 · 学者论述 · 郑赤琰教授

海内外客家社团的文化网络(四)

·2017年11月25日

编按:本文为作者2017年10月13日在香港举行的“世界客属第二十九届恳亲大会”客家文化论坛上发表的论文。本刊将连载刊登,以飨读者。
 

文化定夺人性有无的最高价值标准,导致科学家不敢再低估文化,转而用科学方法研究文化也成为过去百年来的风气。其中大有成就把文化演绎为科学的当推K罗伦兹成就至鉅。他用“护种”(Protection)去纠正达尔文的“淘种”(Selection)。罗氏研究物种的“侵犯“(Aggression)行为,发觉物种发展出一套”礼化行为“(Ritual behaviour)去伴随着侵犯行为。当交恶过程中,总会让胜负双方得以使用一套“礼化行为”去化解纠纷。


用“礼化行为”化解纠纷

例如人类的战争,打败的一方扯白旗表示投降息战。狗打架,败方躺在地上四脚朝天,让胜方压在上面,败方缩着尾巴离去。这种打败的“礼化行为”说明了物种打斗並非致人以命,也不会用打斗去淘汰,而会用“礼化行为”定出彼此能力、高下、弱者服从强者,强者得到弱者的支持便会领导族人去抵抗外患。罗氏的研究结论说明,物种的侵犯行为对内有护种的功能,对外有抗敌的功能,与达尔文的研究相反。因为罗氏发现许多原被视为文化行为的礼仪与其生理体能没有助长的作用,其实不然,许多被视为文化的行为最后都会发展成为身体机能的一部分。


就以最古老的哭丧礼仪来说,痛哭流泪是客家人吊丧不可少的礼节,表示对亲人的不舍与哀伤。为了把哭丧做得更排场,传统上还有雇用专人在灵堂痛哭的做法。这是专业的哭丧,也是丧葬文化的一部分,痛哭是生理的机能,泪如泉涌,哭得眼肿涕流。这些都是七情的一部分,是心理陶冶所致。可是这种丧葬礼节的表达,并非所有人类都如此,世间不少民族都没有哭丧的礼仪,丧家以平静的心情送终。叫他们哭送,没这礼仪,做不到;叫客人不哭,也做不到。由此可见,文化礼仪对生理体能构成并非虚拟的,而是有生理机能助长的作用。


生物学家也发现,斑马身上的黑白纹条有如人的衣着,是文化礼仪的产物,是生态环境所养成。狮子尾端的一撮毛,既是示爱的徵物,也有育儿的功能。许多鸟类,雄性披着美丽的羽毛,是求偶的需要,是优生礼化的杰作。


文化行为有科学功能

上述援用生物学家采用科学方法研究礼化行为的理论,目的是借此科学发现,说明文化行为有其科学功能。过去不少人对文化行为中的礼仪视为繁文缛节,要除之而后快,尤其是“五四运动”提出新文化运动,借西方文化来贬低中国文化,认为中国文化令到中国人落后,没法和西方人竞争。可是经过中西较劲两三百年,哪怕崇洋派用尽办法要用西化来“去中国化”,但中国56个民族经过了二、三百年的政治折腾,洋化运动也在不少知识分子中趋之若鹜。但是56个民族却始终不为所动,坚守他们的传统文化不放弃,到目前为止,中国人的“礼化行为”还是根基不变。


在全中国范围内,各民族的家庭制度父母孩子厮守一家,养儿育女,扶老护幼,婚嫁丧葬等等的礼化行为,仍基本保持不变。尽管人死火化已成法律规定,但大型“灵骨塔”也纷纷出现于城市。土葬被骨灰塔取代。但一应殡仪葬礼仍旧照行如仪。清明则骨灰塔拜祭的现代情景,但祭拜先人的礼仪与祭品却不改传统。在此同时,清明扫墓的盛景依然在全中国盛行,大城市的游子返乡扫墓的人潮如过江鲫鱼,在全国各高速公路出现。可见传统文化仍旧在城市现代化境遇中维持下来。


至于传统族人承传下来的祖籍乡村,也出现了一种新情况。青壮的家中成员出村到大城市工业区居留打工,一年难得与家人团聚,只能靠过年过节的传统节庆才回乡。有了孩子要在外找人照顾有诸多考虑,还是把孩子送回乡交由祖父母最适宜。


像这样的案例非常普遍,以丰顺丰良镇观察所得,其管辖的所有村子,都出现祖父母留守老家看顾孙子开耕散牧、种种菜、养三几头羊或牛过日子,倒也能将传统家乡一应生活传承下来。少壮一辈在城市打工寄宿,忙碌过活,有如浮萍,无法在外落地生根。祖孙二代一老一少,即使老少世代更替,少的在家乡传统社会成长,就地受教育就地被传统社会化。待青壮年在外心力交疲告老还乡,他们的孩子也会接上他们出外谋生,也会成婚也会把孩子送回乡照料一切。


用交响乐曲演绎客家情

这种现象是自1980年代初中国开放政策以来社会发展普遍发生的情况,就粤东闽西客家县份来观察,反而看不到深圳、东莞、厦门、赣州城市发展将传统乡村吞没的现象。就以深圳把龙岗吞没为例。龙岗原本有其自己的传统乡村,被城市发展规划后,村屋被拆迁,人口被迁移到新区,一个传统乡村社区连根拔起。社区失落,传统消失,人与传统有如皮之不存毛将焉附?不像丰顺、大埔与龙岩、永定,传统社区与传统人都得以维系,而这些县份既然没丢失掉其祖先传统的文化根据地,在海外的同乡会馆也得以维持文化与血缘关系,内外照常往来。


龙岩与宁化都曾召开过世界客属恳亲大会。在龙岩的恳亲大会也发挥了极具传统结合现代意义文化活动,大会期间由世界著名交响乐指挥家郑小英邀请作曲家刘湲创作了一部《土楼回响》的交响乐曲,在大会首演。曲情分四段:演述了先民南迁,到海外“过番”牵动人心的一幕,是由山歌王老人李天生现身唱《过番歌》,唱出了家乡与海外两地情牵难忘的情怀。现代的交响乐能谱出极之传统的客家山歌,相得益彰。据郑小英对作者说,此曲曾在日本、美国、加拿大、英国、台湾、香港各地演奏。日本人对客家山歌配上交响乐特别感到兴趣。在中国此曲更获得“金鸡奖”。除交响乐外,龙岩恳亲大会还安排探讨永定土楼群、客家传统美食大集会,让远居海外的客家乡亲体验到家乡传统文化不朽的真谛。

 

(待续)
 


Copyright © 2017 Akademi Kewartawanan & Informasi Taima All rights reserved.   大马新闻资讯学院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