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马华人周刊 · 学者论述 · 郑赤琰教授

海内外客家社团的文化网络(八)

·2017年12月23日

编按:本文为作者2017年10月13日在香港举行的“世界客属第二十九届恳亲大会”客家文化论坛上发表的论文。本刊将连载刊登,以飨读者。
 

新加坡建国之所以一视同仁,消除各种族对其自身文化传统认同,企图以认同“新加坡人”来统一华巫印三大种族,正是错误认识民族传统,以为多元种族有害国家统一认同,但是却没认识到消除种族传统文化认同,对建国很不利。单靠物质(包括财经)而不重视精神的力量,这个国家的根基便无法扎实。哪怕全民皆军,史上的斯巴达如今安在?
 

 马来西亚华、巫、印都维护本身传统

与“新加坡人”相反的,马来西亚建国却老老实实,不会太在意“马来西亚人”的问题,却很在意这个国家是传统以来都是“马来国家”,1946年为了反对“马来联邦”计划。“Malayan Union Scheme”,“马来民族统一组织”简称“巫统”便告成立,因为英国原建议要消除九个苏丹王国的传统权力,改以现代国家的制度,采用国家与国民的关系建国。马来人也是公民,华人印人也是公民。国家的政府首长以国会内阁取代封建王权制。但马来民族上下同心强力反对,英伦政府终于撤销原计划,保留了九州苏丹封建王朝,以联合邦的形式建国。国会与内阁之上有各州苏丹轮流出任国王。九州苏丹有其州政府,也保留其州的主权。在建国初期,各种族之间的首要诉求是要维护自己民族传统文化传承不受侵犯的权利。马来人如此,华人如此,印度人也如此。


上文曾提到华人社团在制宪咨询期间发挥了两大功能。第一是争取国民身份,第二是维护文化传统不受干扰。马来人既然争取到其传统权益不会因为建国而被削弱。华印两族也同样因为自己的文化传统与政治权力都得到国家的维护,也都在建国后相安无事。虽然头二十年曾有过种族冲突,但主要是因为新加坡的合併挑起了“马来人特权”而引爆。但三大种族各自凭着自己传统文化的凝聚力而发挥了强大的政治、经济、社会文化与教育的实力,各自有了实力也有一定彼此权利平衡的能力。反正“马来西亚联邦”这个国家的概念仍薄弱,对各自种族认同更在意。于是国家的发展空间反而因为种族各自文化传统的空间没被压缩而得到太平建国的政治环境。由马来西亚的经验可印证到,新加坡那么在意于国家认同而且还把国家认同置于种族认同的对立面,实是得不偿失。


马来西亚不排斥各种族自己的文化认同,所得好处很多。以客家族群为例,第一,客家人在马来西亚的传统文化传承依旧,客家人放弃马来西亚移民外国的少闻。惠州人、大埔人、揭阳人、丰顺人、梅县人、永定人等人口不少,但都没移民的现象。像惠州人的叶亚来早在十九世纪末迁居马来西亚,还成为吉隆坡的开埠者,还当上雪兰莪苏丹颁发的“甲必丹”(苏丹的华人民政官)。
 

 大马客家人在多个行业有成就

第二,客家文化以光宗耀祖为荣。个人的事业心重,往往借此来扶持族人向上向善共同创业。客家人在某些行业卓有成就,像锡矿业,橡胶业,药材与布匹等行业,成为客家人的商业网络。这和客家人族群关系网络有助长的关系,其他闽南人、潮州人、海南人、福州人都各有其行业的网络,都与各自家族的文化关系网络有关,可以说华人迁入马来西亚,全都有自己的宗族关系圈子,也都有自己的行业圈子。如此构成的行业与宗族关系网络可以为族人取得行业增长所需的各种资源包括人才、资金、市场等等。


马来西亚建国初期,马来人的行业还是零起步,而洋人的行业也急速引退,只有华人的行业留守不走,也因此支撑着经贸稳定过渡。可见客家族群在马落地生根(其他华人族群也都同样落地生根),对马建国有很大的贡献。国家尊重客家人的文化传统权益也是留住客家人的重大因素。值得强调的一点,在建国前后,马来西亚的经贸主要靠锡矿与橡胶两大行业。而这两大行业的操作主力正是客家人与闽南人。
 

 大马华人传承母语教育文化

第三,教育是国家命根。建国前英文与华文教育得到发展,前者受殖民地政府支持,后者靠华人族群支持,巫文教育则未得到发展。建国后,政府以巫文教育取代英文教育。巫文教育得到政府大力发展,今天已成为国家发展的主力,而华文教育则以私立地位继续发展。由小学、中学到大学都有完整的母语教育系统,与巫文国语教育并驾齐驱,成为两支重要的教育的机构。如此教育多元化的好处是让马来西亚华巫两大种族传承其母语文化思想,吸收其民族丰富的智慧宝藏。


马来族信奉回教。全球有14亿回教信徒。华人信奉儒释道三位一体,中国也有13亿人口。马来西亚当局让华巫各自接受母语教育是明智的选择。今天华文跟着中国的发展越来越通用,受华文教育的马来西亚华人已成为马中发展良好关系的资产。


第四,通过全球客家恳亲大会与东盟客属总会的国际组织。马来西亚的客家会馆也成功与世界各地的客家人建立了关系网络,尤其是东盟客家族群的关系网络,更可为东盟的区域化组织做搭桥铺路的贡献。东盟各国的客家企业有了区域客家关系的网络,也有助他们的企业跨国发展。


总之,马来西亚的案例正好印证客家文化传统的传承与其跨国的关系网络的发展,不但无碍于他们对其住在地的国家认同。这个案例也证明了客家传统文化传承对其落地生根的地方是一支社会安定,经贸与国际关系发展的丰富资源。在英殖管治期间,新加坡与马来西亚原是政治共同体,独立后新马分家。新加坡建国担心华人(包括客家人)文化传统有碍建立“新加坡人”的国家统一认同,因而大力推行“非华化”。比较新马两地不同对待华人文化传统的国家政策,证明新加坡的担心是错的,也为自己带来了长远建国的困境。这是值得深入探讨的问题,以后再撰文讨论。

 

 (四)结论:传统文化是客家生存与发扬之道

本文的研究发现客家族群的文化传统的历代传承,不但对中国的中华民族统一有助无碍。即使到了外国也能落地生根,在促进客族关系网络方面也有积极与建设性的作用。一方面维系族人的关系网络,一方面又能结合他族一同建国。本文采用罗伦兹的“礼仪行为”理论,印证到客家传统文化具有丰富的礼节,在这丰富礼节养育出来的行为,首先从小对待身边家人的行为很讲究维持良好关系。做人的大原则以和为贵,和和气气待人接物,从家人到外人关系圈子越来越广阔,关系网络不断外延开来。结缘不结怨的效果便合乎罗伦兹的“礼仪行为”理论所发现的,“礼仪行为”其实是以维护物种的生存利益为其核心思想。基于这个核心思想,客家人的传统文化之所以经久不衰,历程患难弥久越坚,这说明这个传统文化是客家生存与发扬之道。不但放在中国行得通,放在世界各地也都行得通。这样去理解客家传统文化不但自己人认同这文化,外族人也会尊重这文化传统的!

 

(完结篇)
 


Copyright © 2017 Akademi Kewartawanan & Informasi Taima All rights reserved.   大马新闻资讯学院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