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马华人周刊 · 学者论述 · 黄玉武博士

点评中国与印度的关系(下)
是龙象之争还是龙象共舞?

·2018年10月20日

 

(四)开展‘龙象共舞’的有利条件

前面两节解释中印关系中的几个产生争执的焦点和必须克服的困难。然而发展中印关系仍然有几个有利条件,是促进“龙象共舞”的基础。

历史情缘
从古代丝绸之路开始,中印两个文明古国就有往来,涉及宗教、贸易、科学(包括冶金术)、音乐、建筑、医药等等。其中特别值得注意的有两点。第一是佛教东传直接导致东亚国家的佛教信仰传播。第二是从汉朝开始的“丝绸之路”,一直到明朝郑和下西洋的商业交往。现在中印有八百五十亿美元的双边贸易额,而且仍然在扩大之中。中印人民和官员都可以此为题去侃谈历史文化和经济交流。一些有关中印交往的故事也可以当成编制电影和历史研究的题材。

互补互利的经济
中国与印度的经济也具有互补性,而且类似的发展阶段提供了难得的互相学习的机会。中印一山带水,中印民生都会从合作中获得实际利益。印度的人口红利可以是中国现有劳动集约工厂的投资取向。印度将来也难免走中国的老路,那就是先经过工业化的阶段,农民劳动力的转移,工农业人口收入的增长,科学技术的进步等等去消除贫困与提高劳动生产力。这或许也是最近印度政府呼吁外资国(包括中国)投资于工业的一个原因。


印度农耕土地比率远远超过多山区的中国,农业发展潜力大。在中国相对缺乏耕地而资本相对富裕的情况下,印度与中国的合作大有可为。在中美贸易发生摩擦时印度就直接表示愿意生产大豆与白糖。其实印度经过调整产业结构完全可以增加对华出口,并且减少对华贸易赤字。中印贸易可说是中印两国缺乏互信和交流的牺牲品。2017年的贸易额远远低于中越与中马千亿美元的水平。此外,中印经济的互补性也可以从科技领域中表现出来。中国与印度都拥有一批杰出的科技人才。在电子讯息、公共卫生、能源与农业等多个领域都可以展开互惠的合作关系。中国铁路建设更是印度急需的发展基建项目。


多边机构的夥伴
除联合国及其区域组织外,中印都是好几个多边组织的主要成员,在金融方面就有亚洲发展艮行、亚投行、金砖发展艮行等;在政治与经济区域方面就有金砖,上海合作组织,APEC,‘东盟加三’峰会,G2O等。希望在年底前达致协议的RCEP更是发展区域合作的大事。另外,中印在全球气候、石油和自由贸易方面都很积极参与多元合作活动,并且立场相近。中印领导人和官员在这些会议场合见面频繁,讨论和协调双方立场的机会很多。印度更是亚投行的一个主要受益国家,印度项目占该行承诺资金的四分之一,约十亿美元。


突破脆弱的中印关系所面临的一个重大挑战是双方如何正确看待竞争和合作。中印两国是否可以在南亚国家以当事国经济发展与改善民生的需要为主,尊重当事国政府的决定,共同合作去协助他们实现“梦想”?中印两个国家如何协助当事国消除“恐惧得罪大国”的心理负担而能合力集中精神发展他们的经济?中印与东盟的关系是否能够合作与竞争并存?中印是不是可以与某些非洲国家和非盟本身共同讨论如何有效利用中印两国的援助?中印两国在重大的国际议题如贸易与气候变化上实现商讨两国立场,交换意见,从而能在重要会议上相互支援发挥较大的影响力?中印两国能否精诚合作去协助解决区域经济发展和促进安全的大事?


中印两国人民是命运共同体吗?
其实中印智库对于两国合作的红利已经有了共识。中国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与印度国家转型委员会在二零一零年年底的对话会中已阐述中印合作的五大红利(新华社6/12/2017)。以上所讨论的看起来是错综复杂而又是长期沉疴的问题看起来好像解决不了,然而中印两国就有那么多共同点:人口大国、发展中国家、人民民生(包括贫穷)急待改善、依赖进口能源、支持多边自由贸易等等。这些描绘显示两国共同面对艰难的内部与外部环境,应该不能再花钱和精力去搞对抗与争面子了。

 

莫习会是中印关系的转折点
莫迪与习近平在今年四月的武汉峰会是中印关系发展的一大转折点,这也是两国领导人近年来的第十三次会面,是续海德堡与西安互访后的第三次双边“非正式”会谈。武汉会面产生了显著的化学效应,排除不少困扰双方合作的障碍,增进了相互了解与信任,肯定了合作共赢的大方向,为发展新型的中印关系翻开了新的一页。这次会晤也决定在阿富汗和发展孟中缅印区域经济进行合作,协调对国际与地区问题的看法,严控分歧,加强横向交流,非常务实。


回顾莫迪杯葛“一带一路”峰会,洞朗对峙以致莫迪出席厦门举行金砖会议的心态,印度对中国的外交政策已经有了明显又积极的变化,可以预期的是中印未来将会开展不少的实务合作,逐渐从各个方面开展咨询,建构伙伴关系。


莫迪在新加坡第十七届香格里拉对话会的演辞反映了中印关系的拐点:“我深信,当印度与中国能共同合作,相互信任,对彼此有信心,同时也对彼此的利益有一定的敏感态度,那亚洲与全世界将会有更美好的未来。”(新加坡《联合早报》2/6/18)
中国和东盟国家或许不能期待比这段更好的发言了。从1962年的边界战争到去年的洞朗对峙,中印关系总是那么风风雨雨,摇摆不定,莫习武汉会面的谈论和媒体舆论反映了两国领导人的智慧、责任与决心。莫习武汉的非正式会晤正是中印关系史上的一个里程碑。


(五)结语:期待中的龙象共舞

中印关系的演变正好处于两个特别的时点。首先是两国正处于经济与社会发展的关键时刻,必须通过改革开放去克服经济成长的瓶颈。中印两国发展策略的对接将会产生1+1>2的互利双赢的效果。第二,国际经济形势正在发生深刻的变化。美元升值已经冲击了新兴市场经济国家(阿根廷、土耳其、印尼、印度等)的金融系统。“美国第一”的保护主义已严重威胁到战后建立的促进自由贸易与全球化的原则。印度仍然没有明确表示支持由美国、日本与澳洲倡导的印太战略。与此同时,巴基斯坦政局变化有利于改变印巴关系,中日关系正在逐渐回暖,澳洲也产生了新总理和内阁。印度现届政府也必须准备明年的大选。中印关系的未来发展正是在这样错综复杂而又多变的情况下演进。


印度和中国都有自己的发展模式、政治制度和治国梦想,双方都有相当强的民族自信心,两个国家都有务实的领袖,希望能够异中求同,促进互利共赢的合作,为两国甚至全世界人民造福。武汉会晤的最大成果就是两国领袖对世界与地区局势充分地交换了意见,对处理两国关系达到共识,确定了促进合作的大方向,避免无谓的争议与消耗,为今后中印关系的正面演变创造了条件。然而我们不能天真地去设想中印关系从此和谐,水到渠成。两个国家仍旧会有争议,两国关系也可能会因为一些突发事件而有所起伏。两个国家的领袖和官员仍旧需要学习如何处理矛盾,不断加深相互了解与沟通去促进“龙象共舞”。


值得特别强调的是,中印两国政府间的互信不能单靠官方的渠道;中印合作必须有社会基础去巩固和保持它的韧性、灵活性和多元化。文化沟通、民间往来、教育合作等等都必须配套进行才能避免倒退和挫折。‘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长期的‘互信赤字’就意味着中印关系的改善将会是渐进的,两国人民和民间组织更需要努力去促进相互了解,使两国友好关系能持续改善,惠及两国的老百姓。


综上所述,或许我们可以预测改善中印关系的机率较大于倒退和对抗,时机都有利于扩大合作的方向。“龙象共舞”应该会是历史的选择。接下来的几年的发展也在考验中印两国领袖和精英们的智慧、勇气与决心了。
 


Copyright © 2018 Akademi Kewartawanan & Informasi Taima All rights reserved.   大马新闻资讯学院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