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马华人周刊 · 学者论述 · 郑赤琰教授

海内外客家社团的文化网络(七)

·2017年12月16日

编按:本文为作者2017年10月13日在香港举行的“世界客属第二十九届恳亲大会”客家文化论坛上发表的论文。本刊将连载刊登,以飨读者。
 

 大马华人最重要的诉求是公民权

对华人社会来说,制宪诉求最重要的是所有华人取得公民权,权衡承认马来人特权与华人公民权的得失问题,毫无疑问如果拿不到公民权,根本就无权过问马来人特权的问题。何况宪法写明的马来人特权很多已是马来人所有。例如,任职公务员马来人75%,马来人保留地,原本已是他们的权利,只是加入了其他种族的公民权后,原本不是问题的东西,现在成了问题。为了确保他们不会失去手上已有的生计,也深知华人的竞争力强于马来人,故有此特权安排。何况特权的规定也很有限,对华人的发展并无碍。因此以华社会馆为主流的建国制宪咨询取态。


至今建国已六十年,华人在马来西亚的发展,最大的成就是华、巫、印、达雅克和卡达山五大民族和平相处,华人的教育、文化、社会、经济、财富发展空间,新加坡当年所担心的特权问题,并没有因此阻碍了种族各自的发展。华文教育因为自资独立发展,对华社的母语教育反而有更大的自由发挥空间。马来人的土地特权也因为马来人有土地,华人有钱有经商的专长,双方合作也突破了特权的局限。再加上新经济政策以法定办法鼓励华巫企业合营,也突破了华巫企业能力高下的局限。


新加坡华人失去方言与汉字

对比新加坡,那里的华人最大的失落是华人传统文化,因为华文与华语失去了华校而告全面失落。在独立之前的1963年,华校与英校等量齐观。但建国后英文成为工作语文,南洋大学改为英语教学。华文中小学也改为英文教学。至今五十年,建国后的世代全部受英文教育,华文只当一个科目。官方与工商业用语也是英文,华人的方言也被英语取代,华人失去母语包括方言与汉字,四十岁以下的华人,在高度西化下,因此失去华人的传统文化,已成定局。


与马来西亚的华人比较,本文着重研究的客家族群传统文化传承与客家会馆的关系网络功能:当可发现,马来西亚的客家传统文化传承与客家会馆的传统运作,仍能维系客家族人的认同,新加坡的客家会馆与客家的宗族的认同已出现严重萎缩。因为四十岁以下的华裔没有华校的原因,不懂华文,接触的是英文的世界,不是华文的世界。对中国也感到陌生。四十岁前一辈,不论种族都被政府强势灌输新加坡人的意识。彼此都用新加坡人互相认同。对华人非华认同尤其在意,因为总人口华人佔七成六,怕被指为“第三个中国”,因此认同华人成为政治敏感的问题。


为了非华化,不但华文学校要被英校取代,所有有助华人认同的信物都要退场,包括传统客属与其他华人会馆都一改过去英殖自由放任的政策,一律推行认同新加坡人的政策。华人年节庆祝,传统都张灯结彩燃烟花炮竹,休假也要十天八天,非常有华人庆祝的气氛。新的政策改行管制,以法定公共假期划一管理所有种族的年节庆祝,传统土葬也都改为火葬。最具历史的华人义山也被征用改为建屋用途。如此非华化推行五十年以来,与马来西亚比较,两地华人的文化认同落差很大。
 

 马来西亚华人传承中华文化

马来西亚华人宗亲的传统文化基本上继承英殖的政策不变,所有华人会馆有增无减。他们的社会文化活动不变。以客家会馆来论,所有地域、姓氏、祖籍结社的会馆不变,尽是百年历史以上。长期以来,活跃于会馆活动多是中年以上的长者。有心人总是担心少青少年参与会出现后继无人。但是百年下来,并没世代交替的问题,其主因是遍处马来西亚各地的客家人都能维持他们的传统文化风俗习惯。过年过节都是远近亲人回家团圆的日子,过年的盛况百年不变,张灯结彩、大扫除、派红包、做年糕、放爆竹烟花,最少也有十天八天休假庆祝。所有华人餐馆也都休业。


其他大节日如清明节扫墓长达十天,墓山人潮不断。墓前集合的人群老中少皆有,可见祖先仍是家庭亲人的共主。中元节中秋节也都是盛庆的节日,月饼的文化盛而不衰,乡村更有人借月请神的玩意。除节庆传统外,土葬风俗也由过去会馆统筹,转化为现代墓园企业,规模远比过去大而管理现代化。一年所有日子都有墓园管理员提供拜祭的服务。除提供墓地,建造墓碑之外,念经念佛服务也都常备,更与时俱进的是所有企业管理的大型墓园都有土葬与火葬兼备。火葬有自己的骨灰灵堂,应有的服务也都齐备,让亲人感受到生死情长在,有助族人维系亲缘的根。


新加坡“非华化”丧失华人传统

马来西亚因为建国前的华人会馆与华人传统文化继续得到发展,没有被非华化。新加坡却在新加坡化下非华化。新加坡可以这么做是担心种族自我认同而无法建立国家的认同。以为有了国家认同的“新加坡人”便会有统一的向心力,效忠国家。但是据本文作者的观察,失去了传统文化根后,首先个人对父母的家族文化认同也消失。但对国家的认同却又因为国家本身的传统未建立国家的共同文化又仍在摸索。“新加坡人”的个人主义在英文教育下变得非常功利,将政府的全副资源用在打造对个人有提升经济技能的各种专业训练。政府也想尽办法累积国家财富,再以雄厚的国家财富精打细算投资赚大钱的各种行业。结果是“新加坡人”被打造出来的是“财经人”,“新加坡人”也以个人平均所得超过六万美元而以“奇迹”自得。


新加坡华人 “去国不回头”

可是这样的“新加坡人”失去家族文化根的后果是什么呢?首先看到的是没有家的后顾之忧的年轻人大批移居他国,(九十年代统计平均每年两万人);大批年轻妇女不结婚(传统社会少见);退休父母独居(传统是子孙满堂,祖父母享天伦之乐)。如此功利挂帅的“新加坡人”会否因为失去家族认同而将他们的认同转向国家,就以选择放弃新加坡的一群来说,有家便有国,有家的根(正如香港新界原居民)即便去国也有回头。“新加坡人”去国却不回头。可见失去传统文化的根而失去对家人的顾念,对国家认同也很薄弱,甚至无可能。举世所见,国家的兴起无不建基在民族主义的,连多元民族建国也会有困难。如果国家无法让其各民族的文化传统有其传承空间的话,多元种族建国便有困难。

(待续)
 


Copyright © 2017 Akademi Kewartawanan & Informasi Taima All rights reserved.   大马新闻资讯学院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