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马华人周刊 · 学者论述 · 郑赤琰教授

海内外客家社团的文化网络(二)

·2017年11月11日

编按:本文为作者2017年10月13日在香港举行的“世界客属第二十九届恳亲大会”客家文化论坛上发表的论文。本刊将连载刊登,以飨读者。
 

(二)客家会馆的全球关系网络

中国国内客家族群的组织以“会馆”见称,例如,四川省成都的“广东会馆”便是清代将广东与福建沿海实行海禁,将居住近海的客家村民迫迁集体移居到成都,村民面对新环境,没有安全感,便自行组织会馆,为族人排难解纷,互相帮助,用集体有组织的力量克服环境新问题。这个例子发生在国内。除广东客之外,其他来自江西与福建的客族也都在成都各自成立他们的会馆。


河南郑州河洛为客家发源地

除应客地自助的需要外,会馆的功能还有与家乡原居地的亲戚保持联系,在成都以作客的心态,希望有一天回去和家族团聚,两地维持血脉关系的基本做法是在外的家人会将新生男丁名字出生时辰报回家乡,亲人接报后会将添丁依辈份安排在家族祠堂,堂内祖先历代都会依辈份顺序排列下来。在这同时,新丁也会写入族谱内,与列祖列宗同登录在族谱内。由此可见,客家族群自南宋开始五次大迁移的过程中(参阅罗香林著作),虽有居未定所的现象,但现代二十代人以降,多认同赣南闽西与粤东为他们的南迁祖居地,河南郑州、河洛等地则为其祖先发源地。


西方国家把客家人带到世界各地

清代中国门户首先被英国发动“鸦片战争”打开后,英国成功将香港九龙新界割据和租借下来,並将这里大批客家族群当地成劳工送去其海外殖民地,近的到马来半岛,北婆罗洲,缅甸,远的到澳洲、北美洲甚至非洲。其他西方国家荷兰、法国与美国也都效法到中国来征召劳工,客家族群从粤东、闽西被英国带走的最多,也因此开创了客家族群再度大迁移,其中马来亚与印尼为数最多。以广东的丰顺、大埔和福建的永定为例,三县的客家移民到马来西亚与新加坡、香港新界西贡的客家移民到沙巴。他们都族聚而居,很快便在当地建立了自己的社区。


以作者家族经历为例,首由我伯父移居柔佛士乃后,接着将自己两位弟弟与一位堂弟和他的妈妈接过来就地谋生,之后丰顺丰良镇布新乡的亲属闻风也都跟着伯父定居在士乃,彼此互相照应,毗邻自建茅屋,没成亲的便回到自己故乡丰顺去找对象,转眼二,三十年便在士乃郊外自辟乡村,把海外布新村奠下了基础。士乃小镇周边聚居了揭阳河婆客、惠州客也是循同样的方式建设了河婆村、泗隆园的惠州村,村成俗定,把祖居地的风土人情,过年过节的庆祝习惯,一一照搬过来。

其他远近聚居的同乡,闻风前来探访,其中有德高望重的人便出来倡组会馆。丰顺会馆便被有心人催生出来,馆址设在新加坡顺理成章,因为当时新加坡与马来西亚同属英国殖民地,新加坡又是新客必经之地,在此设馆可提供临急接应之作,包括提供短暂会馆寄宿,代为联络亲人,借出盘缠,甚至介绍工作等等。


会馆串联丰顺人走向全球化

以丰顺会馆为例,其提供服务地域包括附近的苏门答腊、廖内群岛、马来半岛的柔佛边加兰、士乃、古来、昔加末、森美兰芙蓉以及远达吉隆坡、怡保、槟城。至于泰国的丰顺移民属更早期,人数也最多,会馆规模也最大、财力最雄厚,也最积极联系东南亚各地的丰顺会馆,就在各地会馆负责串联下,马来西亚、新加坡、印尼与泰国四地的丰顺会馆通联下,东盟各国丰顺会馆也参与了联系活动。过去三十年来举行过不下十次的世界丰顺同乡恳亲大会。通过恳亲大会,海内外的丰顺同乡里外串联,做了不少义举,其中包括兴办教育,修复或增建庙宇,修桥造路、回乡投资发展、工业建设等等。原本属广东省偏僻的丰顺县,有了这频密的海内外交往后,已打破了地域的局限,让丰顺县与丰顺客家人走上了全球化。


其他闽粤赣的各县市客家族人也与丰顺的案例雷同,先由個分别族人定居海外后,在外有亲人接应,再一一相继而来,同族社区定下来后,全球会馆组织应运而兴,通过会馆组织,各县海外同乡也跟着串联全球,搞同乡恳亲大会,一应热心公益事业,尤其是办学兴建家乡发展事业接踵而来,成为客家族人发展关系网络的普遍模式。最具规模的有惠州会馆、大埔会馆、梅州会馆、揭阳会馆、龙川会馆、永定会馆、兴宁会馆、鹤山会馆等等,都大小不同跨越世界各地。


大姓客家人组织姓氏会馆

除了以地域结社外,也有用姓氏组织会馆,如郑氏、刘氏、杨氏、黄氏、陈氏、彭氏、李氏、何氏、张氏等等。凡大姓的客家人都会有他们的会馆组织。有的姓氏还会用其始祖所在地命名。如刘氏的彭城,郑氏的荥阳,黄氏的江夏。但这种姓氏与祖地命名的会馆,其活跃程度与规模比不上地域性结社的规模与内聚力,主要因为地域结社源于中国人的传统,仍摆脱不了“安土重迁”的习惯。家乡的土地蕴藏了太多的共同记忆,有祖坟、祠堂、户籍、亲人等等,人事可有无限变迁。但士地一旦转化成家乡家人家事的共同记忆库时,其同宗同族的认亲的程度却非其他结社的“基因”能与比拟的了。


此外还有以客家族人的名堂去命名的会馆,例如马来西亚的客属总会、台湾的世界客家会馆,东盟十国的“客家总会”,包括加拿大与美国的“客属总会”。“香港崇正总会”,泰国的“客属总会”等等。这类的会馆在中国内地也许比不上与地域性组织那么有具体的归属感,在中国的活动名堂也比不上地域姓组织来得有名堂,有具体联系的对象,方便号召族人参与。但这类泛客家人的会馆却也有其一定的功能。最明显的作用是其“化零为整”的代表性,这是其他地域性、姓氏与祖籍的会馆比不上的。

(待续)
 


Copyright © 2017 Akademi Kewartawanan & Informasi Taima All rights reserved.   大马新闻资讯学院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