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马华人周刊 · 学者论述 · 黄玉武博士

从湄公河畔看澜湄合作 (下)

·2018年3月10日

 (四)LMC、东盟与中国的全球战略

最近几年来中国对全球发展的战略已经相当明朗。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在去年达沃斯经济论坛有关“人类命运共同体”的倡议,显示了中国有关全球化进程中的贸易投资机制以及现时运行规则的改革思维。如果改变包括人类福祉,各国共同发展理念就是一本书,其内容章节也就包括国际组织(联合国、世界银行和IMF等)、区域经济等等的改革。多边政府组织这一章里就有了南南合作、“一带一路”,自由贸易等课题。在区域经济这一章节里就有东盟,亚洲发展银行等等,而LMC就是其中的一节。LMC的项目既是符合“一带一路”提倡的活动,也是联合国体制内南南合作内容的案例。


在东盟十国中,老挝、柬埔寨与缅甸仍然是比较贫穷的成员国,也是世界各政府间组织(联合国、世界银行、世界贸易组织等)承认的低度发展国家(Least developed countries LDCs),是亚洲极少数的LDCs(其他是尼泊尔、孟加拉、不丹、阿富汗、东帝汶等)。在东盟内部,新加坡与文莱的平均国民生产值(Per capita GDP)就比老挝与缅甸高四十倍。即使在流域国家,2016年的平均国民生产值缅甸($1269)、柬埔寨($1230)和老挝($1920)就远比泰国($5899)低得多。联合国的人类发展指数把LDC国民平均收入(GNI)定在$1035以下,除名标准$1242。换句话说,经过过去十几年的努力,东盟平均国民收入最低的这三个东盟国家已经从LDC毕业了。


对东盟来说,成员国发展水平相差太大特别不利于一体化与政策协调。在东盟成立五十周年(2017年)之际,越南,柬埔寨,缅甸与老挝也在今年成为完全成员国,在东盟经济共同体(AEC)内不再享有关税优待。这四个湄公河流域国家必须放宽投资管制,其中越南与泰国对缅甸、老挝与柬埔寨都有“近水楼台先得月”的优势。新加坡与马来西亚企业也能进军其他四国。各个东盟国家经济正处于调整改革的时机。然而无可否认的事实是新加坡、汶莱和马来西亚几个比较富庶国家的经济规模较小,并没有足够的资本和人力资源去协助较贫穷的会员国去发展至关重要的基建与能源,特别是水力发电项目。中国的介入将有利于湄公河国家的发展(近年经济成长率已在10%左右),收窄东盟内部国与国之间的收入差距,有利于促进东盟经济整合。


东盟各国经济的互补性的作用也不应该被低估。老挝向泰国输出电能,越南与缅甸人力资源丰富,对人口老化,劳动力短缺与经济增长减速的新加坡、马来西亚与泰国都有积极的作用。把互联互通和人力资源开发当成重点的意义不言而喻。


LMC的迅速发展将会推动中国与中南半岛国家的政治与经济关系和文化交流。毫无疑问,通过LMC的经济合作,中国对东盟的事务(包括外交、南海等)的影响力也加大了,与中国有紧密经济关系的湄公河国家如柬埔寨与老挝将会在东盟内比较注意中国的利益(见游润恬,《联合早报》12/1/18,Yewlit@sph.com.sg)。随着互联互通的目标逐步实现,内陆国家(Land locked countries)的老挝也就成为中国与东南亚的交通走廊,工业与物流业的发展潜能甚大。一部分产业部门的“中国标准”应运而生。


LMC正是“一带一路”的活样本,通过多层次、多方面的合作,建立经济甚至政治上的伙伴关系,成为命运共同体,使和平与可持续发展受到保障。LMC也见证了中国外交政策日趋灵活和积极,利用本国优势去创造共赢合作。
 

 (五)LMC的前景

今年初LMC领导人会议的主题是“我们的和平与可持续发展的河”,道出流域国家和人民对和平的渴望,向往一个包容的经济与公正的社会。两年多来LMC表现的确良好,金边领导人会议肯定了未来五年的合作计划,以2018-2019去发展合作的基础,2020-2022年巩固成果和扩大合作范围。其间重申了对改善民生的承诺,包括发展农业和消除贫穷。


中国显然是LMC资金与技术的主要提供者,也是LMC的主要推手。通过贸易与投资基建,中国为继续发展流域国家合作扮演一个举足轻重的角色。LMC的成功取决于流域国家的精诚合作,在互利共赢的原则下不断提高工农业生产效率,劳动人口的就业率与人民收入。


随着亚洲局势的演变,特别是新的由美日澳印度主导的“印(度洋)太(平洋)策略”,中国肯定会更加重视中南半岛局势的发展和中国与整个东盟的关系。稳定的东南方和南海将会给中国较多的精力去处理东北亚、台湾海峡和中印关系。在未来几年我们应该可以看到中国将会不遗余力去进一步扩大与湄公河流域国家的合作规模与速度。

 

(完)
 


Copyright © 2018 Akademi Kewartawanan & Informasi Taima All rights reserved.   大马新闻资讯学院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