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马华人周刊 · 焦点评论

新旧预算案的同与异

 ·2018年1117

11月2日,财政部长林冠英在国会下议院公布2019年度财政预算案。与市场预测希盟政府的财政预算案将是紧缩的相反,2019年的财政预算案也是属于扩张性的,即联邦政府的支出继续增加,达到3,146亿令吉。同样令人意想不到的是,希盟政府的财政预算案与国阵的2018年财政预算案有许多相同之处,有着“萧规曹随”的影子。相异之处主要是取消消费税,以销售与服务税取代。

 

新旧预算案的相同之处主要有三点,包括赤字预算;发展开支比例低;政府对人民提供各种津贴。

 

(1)预算赤字
按照财政部提供的数据,2018年财政预算案的总收入是2,364亿令吉,2019年增加到2,618亿令吉,计增加254亿令吉或10.7%。财政总收入在2018年占国内总生产的16.5%,2019年则上升到占总生产的17.1%。

 

总支出方面,2018年的经常开支加上发展开支共2,903亿令吉,预算赤字共538亿令吉,占国内总生产的3.7%。

 

希盟政府提出的预算案,经常开支加上发展开支达到3,146令吉,第一次超过3千亿令吉,而收入只有2,618亿令吉,因此出现527亿令吉的赤字,只比2018年的赤字减少11亿令吉。而预算案的赤字也达到国内总生产的3.4%,改善的情况不大。

 

(2)发展开支比例太低
不论是2018年或是2019年的财政预算案,都是经常开支太高,发展开支太低。

 

2018年的总收入是2,364亿令吉,而经常开支已高达2,354亿令吉,扣除后只剩下10亿令吉盈余,简直微不足道。同样的,2019年的收入增加到2,618亿令吉,比2018年增加254亿令吉或17.1%。而经常开支也增加到2,598亿令吉(比2018年增加244亿令吉或10.4%),扣除之后也只剩下约20亿令吉盈余,同样微不足道。

 

而2018年的549亿令吉发展开支和2019年的547亿令吉(比上一年还减少2亿令吉),主要是依靠借贷得来。

 

经常开支太高,主要是公务员人数太多,现有的160万工作人员加上退休者超过200万人。他们的薪金和各种津贴与常年加薪,是造成经常开支不断增加的最主要原因。这是新、旧政府都束手无策的课题。
 

(3)维持津贴
在国阵时代,联邦政府给予低收入阶层各种津贴,包括发放“一马援助金”,此举受到当时属于反对党的希盟各政党抨击。

 

不过,希盟执政之后,同样提供现金津贴给属于最低收入的40%家庭,只是把“一马援助金”的名称改为“B40生活援助金”。援助的数额是家庭收入每个月2千令吉以下者,一年给予1千令吉援助金;月入2001-3000令吉的家庭,援助年金750令吉;月入3001-4000令吉的家庭,援助金500令吉。
 

取消消费税
至于希盟政府财政预算案中,与国阵政府最大的不同之处,是取消消费税,恢复销售与服务税。

 

事实上,消费税是相对公平的间接税,全世界160多个征这种税务的国家,除了马来西亚之外,还没有其他国家在实行之后再取消。

 

在509大选之前,希盟宣传指征收消费税是造成物价上涨,使人民生活困难的主要原因,希盟如果上台执政,将加以取消。

 

结果希盟政府一上台取消消费税,用销售与服务税取代。这种民粹措施在政治上正确,但经济上不正确。因为这两种税务之间的年收入差距高达300亿令吉以上。而征收消费税之后上涨的物价,似乎并没有随着消费税的取消而回跌,生活费依然高涨。

 

为了弥补政府收入的缺口,政府要求国家石油公司明年多付300亿令吉的特别花红给政府,即国油缴付给联邦政府的收入,从今年的260亿令吉增加到明年的540亿令吉。这使到国油的现金流动受到影响。评级机构穆迪将其评级从“稳定”转为“负面”。

 

总之,联邦政府的财政预算案必须考虑到现实的经济情况,因此,希盟政府延续国阵政府的做法似乎也无可厚非。
 


Copyright © 2018 Akademi Kewartawanan & Informasi Taima All rights reserved.   大马新闻资讯学院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