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马华人周刊 · 万花筒 · 毛毛虫

《又是落叶飘飘的时候》

·2018年1月20日

屋前大马路旁的一排落叶树,每当受一阵狂风吹袭后,一片片枯黄的落叶,洒满路旁,布满草坡,叫人看了感叹“叶子”你的生命是随日历脱皮而去的吗?


每当炎阳高挂,或是黄昏时刻,我总是爱单独到那里乘凉,看一班天真无邪的小弟妹捉迷藏,但地上一片片的落叶却经常勾起我心中很多感触。


城市的喧嚣、混杂的生活环境,气氛和童年居住的淳朴老家乡是两个不同生活面貌。城市中的生活紧张、吵闹、乏味让我很难适应,而失眠是最让我头疼苦恼的问题,使我不断对钢骨水泥森林产生距离感。


因此,梦里也时常追忆起乡村随和、恬静、简单、朴素的生活。啊!这是多么心满意足,清新爽朗的雅趣生活方式,而投入大自然的怀抱是我时常惦念的。


落叶归根的故事,在我脑海中还记忆犹新。那是我老祖父当年总爱说的童年故事,但时候还不懂其意,总觉得那是老祖父为了逗咱们兄弟姐妹开心,才编出来的唐山故事。


有时候,老祖父总爱问刻意问:如果有一天他老人家死了,我们这几个还不知道天高地厚的小冬瓜会不会哭?这个问题可弄得我们啼笑皆非,心里感到奇怪嘀咕着怎么老爷爷总爱问我们小家伙这样的问题呢?而且还要我们一定要回答呢!


每当老爷爷他为我们讲了一个故事后,我们兄弟姐妹四人都得为他做一根烟卷来孝敬他。


有时候老祖母也会开玩笑指责她那“老不死”又在讲故事哄小孩子了。然而,老祖父也反驳老奶奶说:“你看,孙儿们都靠拢我这边,我必然疼爱他们啦。”每当傍晚晚餐之后,我们就这样在门槛旁边围拢老爷爷,要他讲述还未下南洋时,在中国老家乡生活的唐山故事,让我们听得津津有味。


一年复一年,随着老爷爷年华老去,从乡村搬迁到城市居住,这种生活情景也随之一去不复返了。有时候,翻阅以前的生活照片,还有看到那些在墙壁上挂着的祖父母大照片,也只能感慨岁月不留人了,不胜唏嘘。


回忆起以前种植香蕉的生活情趣又是快乐不过了。每当香蕉收成季节到来时,一大串一大串的宝贝就悬挂在树上,让童心未泯的小孩看了感觉很是兴奋,又跳又叫。当然,最感到高兴的还是亲手栽种香蕉的老祖父,口中又开心哼唱起欢庆丰收的香蕉山歌了,歌声听起来一点儿也不亚于《刘三姐》的阿牛哥。


居住在一大块香蕉园里的童年日子,我们几个孩子可说几乎天天以香蕉果腹,而我们这些小孩子也很喜欢吃香蕉,这可让伟大母亲担心,生怕我们吃出病来或变成“香蕉人”了。可是,这满园是香蕉树的环境已经不复存在了,因祖父、父亲为了种植更有经济价值的农作物,也只好无奈减少种植香蕉,改为种植菠萝、椰子、可可等。


雨打香蕉叶、椰子叶而发出的交响声,我是百听不厌的。当雨点洒得大时,奏出有如万马奔腾的雄壮声响,让听者感觉大自然神奇无比,雨势越大,声如洪钟气势磅礴,让人神情感到振奋。当雨滴变小时,演奏出宛如大珠小珠落玉盘的清脆声,好比收音机播送轻音乐。


因此,每当无所事事时,总是会盼望雨的来临,驱除心中那股郁闷、单调。还有在炎炎夏日时,来一场及时雨浇淋大地,有种久旱逢甘露的兴奋感。


大雨过后低洼的积水区,到处可听见或看到生机勃勃的生命力景象。大小青蛙正开心“呱呱”地开讨论会,鸟儿在天空轻盈飞舞,虫儿在草丛中吱喳鸣叫,仿佛整个大自然界充满生气,让人感到生命正奇迹般茁壮成长。


河岸的翠竹林,被那北风吹佛得发出“沙沙”响声,同时正扭着纤腰婆纱曼妙起舞,披着竹叶散发正跳得起劲,自我陶醉似的,这又给四周增添几许活泼和喜气,连水中的鱼儿也跃出水面看世界的美妙呢!


啊!清凉的微风不断轻拂,将野外芬芳的花香送到鼻孔里,滋润了我那幼小的心灵而感到无比兴奋和快乐。这连家里的两只老黑狗也感染到愉快,摇动尾巴奔跑吠叫追逐,好比脱缰野马,还作弄躲在角落的大花猫,仿佛还有美好景象正待出现。


雨过天晴。果然,椰树梢上空出现一条大彩带。


“那是什么?如此奇特,是不是仙子的腰带呢?”我的好弟妹正叫嚷问。“不是啦。那是彩虹。”连我老爸也边说边把头探出窗口。那的确是一条高挂在天边的彩虹,五颜六色,悬挂在天边,极像虹桥。


望着天空中的云海、彩虹、和煦阳光互相辉映,我感觉舒畅愉快,还有一股莫名的自信,我但愿自己此时是一只小燕子,在这美丽的天际自由自在飞翔、悠游,倘佯在无垠天际。


我感觉雨后的村景实在很美妙,如果能永远停留在此时此刻的良辰美景那该多好。我知道这不可能,不过,期待的感觉总是美好,而我喜欢等待这样的场景莅临。


浓厚潮湿的雾气,渐渐地镇守整个大地,朦朦胧胧,如同进了另一个世界—人间仙境。冷风依然呼呼吹徐,瘦小的身子也不由自主颤抖,看那枝桠迎风摆动,此时,温度渐渐下降,四周转为微暗,太阳西沉。


大地逐渐恢复平静,虫子“吱吱”声依稀从灌木草丛传入耳际,白天过去了,黑夜即将降临。月夜是那么的寂静,四周不再发出一点声响,除了虫鸣,忙碌了一整天的大地似乎在慢慢沉睡,像是熟谁的巨人,别打扰他。


木屋里橘黄色的煤油灯灯光闪烁,夜空漆黑,屋外草丛有无数萤火虫飞舞,发出点点萤光,好像一个个小童提着小灯笼庆中秋呢。长辈经过一天的辛劳,身体疲惫,而我们几个小淘气也投入周公怀抱,昏昏欲睡。简朴的乡村生活,早睡早起已是一种习惯。
 


Copyright © 2018 Akademi Kewartawanan & Informasi Taima All rights reserved.   大马新闻资讯学院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