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马华人周刊 · 万花筒 · 洁尔

《望海》

·2018年1月13日

向海面上眺望,只见一叶叶渔船小扁舟随着浪花翻滚而突起突降。一波接一波浪花打过渔船,再继续往前奔,冲向海边礁石。


这仿佛在后浪力推前浪,每一个浪涛都能在礁石拍打出咆哮水声,激起美丽浪花,浪花朵朵开。


这可激动了我幼小好玩的性子了。很想投入大海怀抱,如鱼儿在海水中畅泳。不过,这只不过是脑海里的澎湃想法,无法如愿以偿,因,老一辈一再叮咛:“切记,欺山莫欺水!大海虽湛蓝美丽,可是却冷酷无情,而且喜怒无常,变幻莫测。”


顽皮的我听了这样的百般危险警告,心中也会打几分畏惧和战栗。无论如何,“学海无涯,唯勤是岸”这激励之语,又让我对大海产生可敬心理。


夕阳无限好,只是近黄昏。这情景在广袤的海天一色的海洋上出现,真是绝妙之极。看着火球红的大圆太阳逐渐在海平面落下,照映海面四周金光灿烂,彩云飞霞。


渔舟唱晚,又见一艘艘渔船返航,渔船缓缓驶入港口,如诗如画的画面映入眼帘。此时,远处飘来米饭香,吸引在海上冒险作业,辛勤劳动的渔民赶着回家,一家人再次温馨相聚。


“出入平安”四个字,浮现在我脑海,这是最好的祝福。


晚风越来越冷,吹得我直起鸡皮疙瘩,竟然连我穿在身上的毛衫也不能御寒,迫使我赶步回家钻进被窝里。


想起上小学时,书包里总是藏着一把弹弓,一边走路一边拉弹弓射鸟,而书包里也装着没一本完好的课本和笔记。


每次考试或测验的时候,零分都非我们几个好玩的顽皮学生莫属,因此,常常被师长罚做园艺工作,我们几个零分生几乎成了半个“校工”。


岁月如梭,光阴荏苒,我从幼嫩到青涩再到老成持重,我发觉生命历程只是一场梦,就如枯叶凋落,留下串串回忆。
童年回忆总是一首又一首诗歌,让我开心欢唱一遍又一遍。
 


Copyright © 2018 Akademi Kewartawanan & Informasi Taima All rights reserved.   大马新闻资讯学院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