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马华人周刊 · 万花筒 · 丁当

《童年往事》

·2018年1月13日

自由自在放飞的童年,生活总是无拘无束,多姿多彩任我行,让老成的我回味无穷。


我虽然无法青春永驻,不能不长大不变老,可是,童心不老倒是可以的。自我安慰。


由于孩提时住家靠近海边,与附近的马来渔村相距不远,因此,每次涨潮时可看到出海捕鱼的渔船满载而归的喜悦景象。
在小时候,我偶尔也跟马来小朋友一起入河撒网捕鱼、游泳、划木筏和小舢板,大家玩得不亦乐乎,单纯的孩子没有隔阂。
我们一班孩子最喜欢玩的河中游戏,就是扮泥人打游击战。


游戏开始时,两队的无敌战士每个人都齐心合力在河底或河岸挖一把烂泥,使劲地把泥巴往敌方抛去,顿时,烂泥巴一来一往混战开始,还你追我逐,互相推挤,叫嚷声响彻云霄。


泥人战一直坚持到双方人马体力透支为止,这时候,被打倒的敌人的“尸体”都得一一躺在泥地战场上,不得动弹,静静地躺卧着,以示投降或“战死”沙场。有些战败的敌人,会遭胜者抬起抛入河水中“淹死”。这时候,这些被抛入河里的泥人就会乘机在河水里翻滚,洗涤满身泥浆。


泥人战争游戏玩了一顿之后,大家筋疲力尽,肚子闹起革命,这时候,每个孩子就突然间变身成为擅长爬树的野猴子,爬上椰子树采摘嫩椰子、或攀上野番石榴树采摘野番石榴,你一个我一个,就这样把饥肠辘辘的肚子填饱。


大家就这样在野外闹了一整天,中午也没回家吃中饭,有时候可激怒了老妈子拿着藤鞭来寻人,大家才作鸟兽散,迫不及待窜逃回家。


每当风和日丽的晴朗好日子,我也总爱跟几位邻居伙伴到海滩赤脚漫游闲逛,一排排的脚印就这样印在沙滩上,形成一道道足迹。


可是,潮来潮往,这些我们到此一游的脚步印记,将随着海潮冲刷而消失到无影无踪,一望无际的沙滩,又恢复到平坦,水过无痕迹。


还有,漫步在沙滩上,大家兴致来时比赛筑起沙雕城堡,可是,涨潮或滂沱大雨之后,沙城消失在眼前。


这不仅让我长大的我,生命是如此不堪一击吗,就好比建筑得再宏伟的沙堡,也经不起潮水雨水的冲击。我小时候的心灵是单纯而幼稚的,不懂人生为何,而恰恰这样的洁白童年,让我享有最快乐的童年。
 


Copyright © 2018 Akademi Kewartawanan & Informasi Taima All rights reserved.   大马新闻资讯学院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