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马华人周刊 · 网络世界 · 关山渡

外国媒体借刀杀人 游走网络格外谨慎

·2018年3月31日

网络舆论本来就高深莫测,如果有外来势力干扰,将会使到论政平台更为错综复杂,虚虚实实令人难以摸透。拥有议程的外国媒体,声称拥有内幕消息,随便发布重大新闻或评论,期望影响选民决定,在下一届大选前发挥影响力。要抵抗这类借刀杀人手法,接收网络新闻的同时,网民必须格外谨慎小心。


让政治新闻回到本位,属于网络最大挑战之一。网络管制困难,讯息流量庞大,即时软硬体发展日新月异,地球村全面成型,让外来势力介入轻而易举。然而,介入不等于新闻造假,但是角度偏颇,或是预设立场,失去客观中立观点,可左右思想未成熟、或是无法理智判断的一群网民。


《经济学人》措辞强烈剑指纳吉

国外媒体过度关心我国政治发展,今年3月8日,也是2008年政治海啸十周年,英国新闻周报《经济学人》(The Economist)剑指首相拿督斯里纳吉,打出标题《大马首相剽窃选举》,小题《住手,小偷!》措辞强烈。新闻列举一马发展公司45亿美元失踪案,以及首相私人银行账户6亿8100万美元等旧事。


评论提到,合理选举制度下,现有执政联盟仅赢得47%的选票,或是222席位中的60%议席,比较在野党的51%得票率,根本不配组成政府,全拜不公平的选区划分所赐。《经济学人》顺道抨击,最新选区划分报告无理剥夺选民选择权利,违反民主原则。其实在英国本身,执政党一般上只取得35%至45%选民票,就赢得超过50%的议席而执政。英国选区之间的选民人数也不相等,最多选民和最少选民的选区,选民人数相差10倍左右。

《经济学人》为西方学术界重要刊物之一,言论感染和破坏力巨大。大马驻英最高专员拿督阿末拉席迪(Ahmad Rasidi Hazizi)第一时间投书,反驳她的严重谬误,并谴责傲慢殖民心态干涉我国内政,等同藐视我国首相、政府、警方、司法、选举委员会等单位,以及媒体和选民!


美国司法部从没指控首相私吞捐款

阿末拉希迪举例,美国司法部从来没指控我国首相,把捐款中饱私囊,更不曾提过“无名仰慕者的赠礼”。真相为,捐款来自沙地阿拉伯皇室,大部分已物归原主。沙地外交部长证实此事无误,捐款“真实且无条件”,已关档不再理会。


提到选区划分报告,他解释我国人口不断增长,必须执行选区重划工作,由独立运作的选举委员会负责,与“操纵制度”无尤,过程并要司法部核准。《经济学人》持有双重标准,因为世界数个民主国家,包括经常划分选区的英国,也有同等选举动作。


他揭示,我国经济发展数据标青,世界银行于2017年,三度上调国家经济增长率至5.8%。当局的惠民经济发展、保安计划等,逐步实现。首相从2009年上位迄今,国民总收入增加超过五成,带来230万份工作,社会问题如失业、通货膨胀和贫穷率维持偏低水平。


阿末拉席迪说明,我国真实国情被《经济学人》歪曲,甚至选择性不报道,倾向在野党虚伪消息,以设下捞取政治利益、博取同情圈套,等待来届大选中得逞。

此外,近日印尼当局于巴厘岛,扣押价值2亿5000万美元(约10亿令吉)的游艇“平静号”,网络上引起种种猜测。销量30万份的印尼周刊《Tempo》,不惜于封面报道,还扯上一马公司案。大马驻印尼大使再林火速澄清,“平静号”事件为在野党阴谋,蓄意诋毁政府信誉。


调查一马公司案只是道听途说

再林宣称,美国联邦调查局(FBI)调查一马公司案,只是道听途说,以及媒体揣测,并无真凭实据。尤其异议网站《砂拉越报告》所谓内幕报道,国内反对党不间断提起,课题才变得火热无比。目前,美国法庭已批准司法部申请,即调查期间,不得公布充公案资料,以免媒体继续凭空炒作。


在野党带上国会殿堂后,外媒对于瑞士金融市场监督管理局,充公3家银行1亿400万瑞士法郎(约4亿3000万令吉)资本盈利,兴趣颇大。行动党资深议员林吉祥,以及公正党主席拿督斯里旺阿兹莎,试图影响瑞士同侪,以支持瑞士社民党议员卡洛索玛鲁在瑞士国会提出动议,即归还罚金予我国,却遭受否决,即138张票反对、53张票赞成。


瑞士外交部长依纳佐卡西解释,动议太过笼统,违反行政与司法权力分立原则,根本不应提出来。这样的演变,等于是对大马反对党的当头棒喝,失去部分政治筹码,并挫败大选士气。


纵观现今网络形势,朝野拉近实力鸿沟。但因为先入为主、既成观念强烈,反现实新闻占有优势,轻易压倒官方资讯,成为社媒主流讯息。这也是说,执政党得费尽唇舌、花一番功夫,才能教育民众相信真相。这种信任度却无比脆弱,可能因一张图文,或是视频短片煽动,令整个信心架构崩溃!


回顾1990年,当时的46精神党党魁东姑拉沙里领导成立不久的替代阵线,全线迎战大选。选前一张照片显示,他参与沙巴土著庆典,头顶戴着配有类似十字架的卡达山族传统帽子。时任首相马哈迪下令官方电视台不停播映该争议性照片,即时掀起保守马来海啸,群起支持马哈迪和国阵。这带来重大启示,政治转变可以一瞬间发生,网络时代随时重演。


许多论点都根据反对党挖料所得

外国媒体操弄民意的一般手法,包括断章取义、以偏概全,玩弄、偷换时事概念,许多论点都根据反对党挖料所得,冠以揭弊打贪堂皇理由。所以,网络审时度势、阅读浏览,需要多方面思考,方才明白真正意义何在!


不久前网络盛传,科学、工艺及革新部副部长,兼冬牙峇株国会议员拿督威拉阿布峇卡,在选区损坏路前,祈祷修路铺洞,不到12小时如愿以偿。许多网民抨击他,却忽略折射的内涵,即只有成功带出讯息者,才能处理好民生问题,并非借鬼神神秘力量。


某些在朝政客,眼中只有当前政治利益,甚至自我矮化为外国媒体免费服务,刻意制造负面课题,转过来打击我国。一则反面教材为,大马首富郭鹤年因为爭议部落客诬告,指他资助在野党,以图推翻国阵政府。结果,部长级人物口不择言批评,爆发轩然大波,后续震荡或持续到大选。


网络上类似课题混淆视听、是非不明,反对党的视野观点受落,甚至忽略了法律正规角度,国外传媒也乐此不疲参与报道。


公正党副主席拉菲兹,多年前揭发国家养牛公司(NFC)丑闻,指控挪用2亿5000万令吉政府贷款,转作购买公寓非正式用途。后来,养牛公司起诉他诽谤,罪名成立后,必须赔偿30万令吉名誉损失。此外,因为触犯银行和金融机构法令,他与一位银行书记罪发,面临30个月监禁,获准暂缓执行刑罚。


外泄他人银行账户侵商业机密

这使得拉菲兹失去捍卫班登区国会议席机会。网络造神论点是,拉菲兹扮演勇敢吹哨者,揭发政府财政弊端,理应在《2010年吹哨者法令》下,获得充分保护!一般人忽略,外泄他人银行账户资料,等于侵犯商业机密,危及金融保安系统,为一起不良示范。


况且,国家养牛中心丑闻,实由2010年总稽查司报告率先暴露,建功者并非拉菲兹。西方媒体经常跟随在野党论调起舞,譬如有人攻击说,中国投资者侵犯大马主权,甚至与国人抢夺饭碗,这等宣传内容谬论,网络却如获至宝。

外媒以网络当跳板,针对性搞砸特定国家,中国为重大目标之一。今年2月25日,中国第13届人大通过修宪,取消国家主席任期限制。这意味习近平于2023年届满后,可继续留任,代表强势领导成熟化。这打破中共30多年做法,即每代领导人两任10年惯例,彻底改变党政格局,政治意义巨大且影响深远。


西方网媒挑起无谓论证,扭曲抹黑修宪的正当性。负面讯息铺天盖地,为中国冠上不雅称号,如皇帝复辟、独裁专制回归,以及开历史倒车等等。西方把本身民主准则,置诸中国人身上,认为一切改革应“还政于民”,错误地诠释领导层制衡作用。任何政治改革良机,一味以阴谋论大浇冷水,不过引起不必要困扰。


原来,国家主席取消任期限制,并不等同终身在位。中国核心政治圈,具有治国实权的首推党总书记,地位截然不同。国家主席为挂名虚职,就如我国君主立宪下的最高元首陛下,或是英国地位至上的英女皇,权力象征大于政治掌权。与此同时,国家主席延任后,处理国事外交接待,更为灵活方便。


中国抨击澳洲媒体无理取闹

西方媒体对中国存有偏见,澳洲也不例外。去年12月,中共中央机关报《人民日报》刊登文章,题为《澳方对华认知须从事实出发》,猛烈批评澳洲媒体无理取闹,偏颇诠释中国对澳“影响渗透”,像“歇斯底里的偏执症”,玷污澳国多元文化社会形象,充满种族歧视色彩。


文章抨击一些澳洲政客,迎合媒体不实报道,破坏澳中关系,冲击互信与合作基础。恶意新闻如捏造中国对澳“虎视眈眈”、中国留学生“威胁澳高校言论自由”、中国商人“窃取澳国机密”,以及中国政治献金“干涉澳国内政治进程”,反射“对华焦虑症”严重病态。


媒体报道左右官方观点,自2003年以来的首份澳洲外交白皮书,表面赞赏中国经济持续发展,为重要机遇,可朝向建设性战略伙伴关系,认同中国于国际和地区事务中作用不小。可是,白皮书语调一转,指控中国“正在填补地区安全真空,导致危险性增加”,显得不可理喻。


《人民日报》强调,自相矛盾的表述,制造“假想敌”的架势,不利两国关系发展。中国期望澳洲政府和媒体,知错能改,以对话交流,妥善处理分歧和敏感问题,从而保护亚太地区整体利益。


目前,中国积极营造和谐周边环境,向国际社会释放和平、合作诚意,推动“一带一路”发展。西方媒体把中国当眼中钉,附庸本身国家利益,妒忌中国政经外交成就,百般挑剔、鸡蛋里挑骨头,这与我国逢临大选年,负面新闻频密冒现,全是一样狭隘心态作崇。


结论是,西方展示软实力,假借媒体网络之便,以新闻报道借刀杀人,诋毁特定国家和政治人物。网民游走网络,须格外谨慎小心,别以为国外月亮较圆,须回到本国人民眼光,看待政治一举一动,国家前途自己来决定,绝对不容外来负能量舆论污染!

 


Copyright © 2018 Akademi Kewartawanan & Informasi Taima All rights reserved.   大马新闻资讯学院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