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马华人周刊 · 网络世界 · 关山渡

脸书转型期待本质锐变

·2018年6月30

脸书为移动通讯社媒之首,虚拟舆论平台傲视群雄,影响力巨大。当互联网急速发展,物极必反下,引发深思反扑浪潮,脸书显露疲弱和退化现象,尤其欢迎度大不如前。这样的动态演变,符合网络社交模式自我调整,以及转型适应周遭环境的规律。


脸书威胁性竞争对手,包括WhatsApp、微信、Instagram和Snapchat等,它们功能强大,也注重隐私,有助用户重建信心。一般人应该觉悟,即使选择不同网络软体,社媒本质基本上没随之改变,亟待寻策抵消眼前的负面冲击。


脸书拥护者锐减少年层走了大半

不久前,美国一项网络调查探测,脸书拥护者锐减,少年阶层(13岁至17岁)走了大半。迎来的新宠为影音网站优管(YouTube),以及主打图片内容的Instagram和Snapchat。我国用户也随着大势所趋,逐渐摆脱脸书约束。


无论社媒何等强大威力,有可能没落和被取代。讽刺的为,尽管转换码头,Instagram也归脸书所有,犹如换汤不换药。脸书漏洞令人诟病,国外案例显示,某些脸书软体设计不当,私人贴文可自动设定为公开,波及约1400万名用户,造成隐私全盘外扬。


过去,《网络世界》谈及脸书负效应,如散播假新闻、产生“人肉搜索”工具,制造网络霸凌、语言暴力、诈骗恐吓等不法行为。第14届大选中,大批匿名水军参与叫嚣谩骂、人身羞辱,或移花接木、加油添醋,恶意诽谤政敌,加深政治仇恨,挑拨种族宗教情绪。


目无法纪状态,脸书尤甚。一般网民,酷爱鞭挞执政党,以及斥责国家领袖。变天之后,仿若失去批评对象,陷入言论真空之中。


追根究底,旧网络价值观缺陷处处,如回音室效应、羊群心理等,少逻辑思考、理性交流,结果无法顺应新秩序,变成不知所措!


未来社媒世界,网民或放弃开放式的脸书模式,趋向小圈子自我封锁,以共享新闻或消息。这样一来,网络混淆面貌不改,假新闻依然猖獗。诸类如谩骂、嘲笑、诅咒,以及欠尊重言论,依然是社媒主流,甚至引起年轻一辈极度反感,政治冷感症越形严重。


情况尚未明朗勿操之过急

与此同时,网民应关心,如何制止荒腔走调?不久前,有人网上联署,提名敦马角逐诺贝尔和平奖,多数网民一笑置之,理由为政党轮替落实,应归功于团队努力成果。敦马提议设立新的国产车品牌,情况尚未明朗,网络即快速否决,也未免操之过急。


现今网络资料化(Datafication)后,脸书产生海量数据,成大数据(Big Data)运算统计的宝库。今年初,英国媒体揭露,大数据分析企业“剑桥分析”(Cambridge Analytica),滥用科技手段牟利,介入世界各地11国政治,名单上赫然有我国2013年选举。


剑桥分析勾当延伸多国,如剽窃美国多达5000万则脸书资料,以及收集安卓(Android)手机语音资料。收集大数据后,她摆布社会舆论,谋取商业利益!事件曝光挑起众怒,脸书创办人兼执行长马克·朱克伯格只好公开道歉,网民纷纷删除帐号以表抗议。


剑桥分析变相侵犯隐私权,用户事前并不知晓,也未征求同意。精心设下的陷阱,凡浏览、分享或表态习惯,统计为偏好、心态或倾向轮廓,构成“心理作战”强大武器,操纵2016年美国总统选举,以及英国脱欧公投等,阴谋一一得逞。


脸书还带有大缺憾,评论政局问责文化淡薄。中文脸书界面,不少网民以种族、宗教观点,批评数落时事,并没以大马人自居,或是适当考虑国情。多数网民接收新闻,斟酌考量门槛不高,照单全收、盲目分享,轻易坠入假新闻、伪消息圈套!迄今未有改善。


而今而后,希盟政府必须郑重考虑,如何有效管制网络?据统计,我国86%互联网用户当中,以社媒获取第一手新闻资讯,舆论力量非同小可。所谓“水能载舟、亦能覆舟”,别因脸书式微,其他软件崛起后,以为一切问题烟消云散。


新政府忧虑钳制言论自由,拟废除《2018年反假新闻法案》,拒绝改善其易受滥用的弱点。当失去法律杀手锏,如何净化网络?


邻国民间力撑假新闻法令

现时未有更佳方案。今年,邻国新加坡打算草拟类似法律,全面抗御网络假新闻,获得民间大力撑腰,与我国开倒车大不相同。


虽然,通讯和多媒体部长哥宾星宣布,年底宽频收费降低25%,网速也加倍提升。表面措施无法令人满足,我国网民缺乏共识,即尊重不同意见表达自由,弘扬正面理性交流精神,结果难逃劣质网络风气,当局必须全面检讨,以及应对核心问题根源!


脸书转型势在必行,如果没有网络世界同步,提升人文修养,培养优良素质、高醒觉性的网民,绝对无法正本清源,等于是积重难返!

 


Copyright © 2018 Akademi Kewartawanan & Informasi Taima All rights reserved.   大马新闻资讯学院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