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马华人周刊 · 网络世界 · 关山渡

网络新闻无理取闹
正风厉俗启迪网智

·2017年7月29日

第14届大选晋入倒数,无远弗届的网络,化为舆论主要战场。社会新闻报道的角色,从过去的传统媒体主流,逐渐转移到网络媒体和社交媒介。新的传播角色,却渗透大量无理取闹、或是涂脂抹粉的元素,产生不健康的政治气氛。最后招来的结果,或是朝野两败俱伤,对谁也不能讨好!


高层政治领袖,为何一举一动,饱受网络尖酸刻薄批评?要解释得提大众传播学的“拟态环境”(Pseudo Environment)概念。这个概念由美国学者沃尔特 • 李普曼(Walter Lippmann),于上个世纪20年代提出。概念说明,人们所阅读的信息,并不是现实环境的客观反映,而是经过大众媒体重新选择、加工和组合。


  网络虚拟环境和现实环境脱节

网络时代,这理论大派用场。网民涉足的网络世界,社交圈子经过个人、群体、网媒等单元遴选,以及包装提炼,产生种种不可思议现象。分享的信息,反映不同兴趣、性格和利益动机,有时牵涉某些政治议程。所以说,网络尽为一个个的“拟态环境”,和现实环境脱节,虚拟程度偏高。


日前,全长51公里,从双溪毛糯通往加影的第一捷运(MRT1)全线通车,首相拿督斯里纳吉夫妇试乘,引起不必要的网络风波。有网民指控,捷运列车和接驳巴士上,官员号令乘客往后挪移,以便让座给首相一行人。本土网媒如《当今大马》,煞有其事当新闻报道,意图羞辱和奚落一众人。


网媒指控,乘客受为难,逼他们往后移动,腾出前面空间,有不尊重之嫌。不少网民信以为真,纷纷转载分享,许多评语不堪入目。不少人打上愤怒不忿、惊讶失措表情符号。其实,真相和“后真相”,都是如此吗?


后来,有脸书用户和部落客挺身澄清,当时巴士车乘客,尽为受邀嘉宾,并非公众人士。而且,每个人有指定座位,并没谁被逼退让之说。证人追忆,首相使用手机播放音乐,旅程中娱乐大家,全场气氛融洽,官员乘客都打成一片。


  自动合作移位非推挤所致

至于列车后挤故事,著名部落客Seademon撰文分析,事发时非上班时段,搭客不多。每部列车运载4车厢,分为4个出口,可容纳1200人。当时空间蛮大,只有为数几十名乘客,若“被逼后退”,根本不合逻辑。另外,安全理由下,官员要求搭客使用后部出口,他们自动合作移位,并不是推挤所致。


他痛斥部分网民,轻易受毫无根据、歪曲抹黑的憎恨情绪蒙蔽,对首相言行评语不敬。他点名《当今大马》失去新闻准则,报道半真实,如反对党惯例挑起莫名仇恨。他说明自己考察现场,得出真实情况,不是如网媒一般,未经大脑思考即登载新闻,招来网上成千抗议呛声,方才更正内容。


任何网上消息,网民当再三求证,才能付托信任。网媒或社媒快速报道新闻,取角尺寸随心所欲。当有可疑现象,与真相有重大出入,即迅速更正报道,来个紧急大转弯。这样做法,证明网上新闻缺乏公信力,准确性可轻易自我推翻,并不可靠。


  网络舆论报忧不报喜

网络舆论倾向报忧不报喜,即使喜气洋洋的佳节庆典,也没例外。今年开斋节普天同庆,布城官方门户开放活动,网媒放大一段小插曲,即一位马来妇女参与团拜,途中不小心被摩托撞跌伤脚。网媒选择性报道,激起憎恨思维,仿若她肇祸,全因为政府陷害,竟然有无知网民,附和此类荒谬说法。


首相后来宣布喜讯,第一捷运路程收费,从加影到武吉免登为3.8令吉(即起到国庆日则有半价优待),泊车费收4.3令吉,马上有网民批评昂贵不值。捷运开通日,众多市民享受新服务,赞不绝口。然而,中央艺术坊地下站因为电闸跳电,供电中断3分钟,引起网民哗然。有网络留言预测,未来捷运必会风波连连!


只看不良一面,突出缺陷疏漏,绝对无法激励捷运员工士气。首相大赞捷运一流,堪比新加坡水准,不输香港、纽约、伦敦等大城市,言论客套开玩笑,无伤大雅。国人不必妄自菲薄,捷运系统耗资200亿令吉,为东南亚地区数一数二设施发展,造福上班族、学生、游客和各阶层,贡献毋庸置疑。


有反对党人怀疑,捷运开幕大张旗鼓宣传,为大选拉票障眼法。但是,这样做法并无不妥,朝野类似比试层出不穷。最近,双方比财力,拉拢公务员选票。中央政府为每位公务员,颁发开斋现金500令吉。希盟雪州政府跟随步伐,派发2月“青包”,槟州不落人后,也来75%月薪,或至少1000令吉派礼。


  创作新闻渗入议程 违背新闻伦理

争取民心动作,模仿者少受网民抨击,反而执政党遭吹毛求疵。当网民有强烈党派倾向,容易主观偏颇,留言也一面倒。网媒新闻报道方式,鼓励读者留意消极颓废一面,这是因为某些新闻从业员,本身感性情绪战胜理智思考,创作新闻渗入议程,严重违背新闻伦理所致。


网络上,有政治、宗教、种族等分歧,干扰迷惑人心,产生必然恶果。去年,副首相拿督斯里阿末扎希,领教网络毒舌厉害。他于第71届联合国大会上,发表一般水准的英语演说,网络劣评如潮,抨击其英文水准。少人赏识和认同一个事实,即以非母语公开发言演讲,需要无比巨大勇气。

网络巨擘马云,于2017年中国IT领袖峰会(深圳举行)上形容,网络病夫肆虐,导致网络暴力,不懂装懂的水军横行,他们需要补充营养。同批人无论是知识结构、智慧、文化体系等方面,属于不良标准,事物分辨一知半解,却乐得当判官,审视许多课题,不断放狠话、留毒言,还不必背负责任!


讯息混淆不清,网民一知半解,自我封闭于小圈子范围,懒于公开求证。他们乐于接受社媒发布的,标题耸人、似是而非的新闻,未经审视内容,即随意转载分享,荼毒其他没有主见者。回声室效应(Echo Chamber Effect)发酵,连锁效应扩大,三人成虎、以假乱真,网络恶果继续肆虐。


从另一个角度审视,有说“春江水暖鸭先知”,关于经济课题,身为普通百姓感同身受。一些网民却热衷散播悲观情绪,把经济现实,描述成愁云惨雾,夸大其词暗示前景糟糕无比。结果只会引起人心惶惶、自寻烦恼。


环球市场令令吉贬值、汇率疲弱,却有利出口。譬如今年5月,出口数额猛涨32.5%之多,可望扶持年度经济成长达标。其他利好消息,有脱售普腾汽车股权、启动大型基建计划如第二、第三捷运干线、东海岸铁道、隆新高铁等,大量引入外资、增加就业机会,网络却少有喜悦共鸣。


网民大唱反调,凭据社媒广为流传消息,多家连锁商店倒闭关门,其中有韩国烘焙麵包店Tous Les Jous、韩式烤肉店Bulgogi Brothers、护肤保养品店Nature Republic、健身中心True Fitness,甚至获得米其林一星水准的香港点心“添好运”,也命运不济。


过去两年记录,大型外资厂商撤离,其中有日本国际烟草、铃木汽车装配、希捷和WD电脑硬件、三星电视等等。其关门理由不一,有者要减少亏损、搬厂至成本低廉的国家,或是随市场转型。经济竞争激烈,关厂个案于他国司空见惯。早在非网络时代,就不断传闻,但不为众人所知晓。


  实体店倒闭 各自理由不同

网民以为,大型商店关门浪潮,与金钱游戏崩盘如同一辙,无预警下发生,说法并不全对。实体店倒闭,各自理由不同,网络网购便利,客户从众多信息中,货比三家、谨慎消费。其他因素如外劳政策转变、油价上涨、电费或在明年初调整、实施最低薪金制、落实失业保险制等,造成商业成本大增。


宏观经济体系中,任何小型冲击属于正常现象,不影响整体生存能力。反对党不断张扬讯息,国家因外债高筑、内需减少,有“破产”隐忧,如希腊棘手的债务危机一样,导致民不聊生、生活困苦。可是,这些预言都一一失准,加上我国通货膨胀率,徘徊于3.8%至4.5%之间,属于合理水平。


网上负面新闻与造假有关。这方面,我们得参考邻国新加坡经验,其内政兼律政部长尚穆根表明,假新闻泛滥下,该国明年计划拟定新法律,专门打假,蓄意捏造者无处可逃!


一项新国官方调查显示,75%受访者偶尔收到假讯息,无法第一时间辨别真实性。25%受访人,与他人分享资讯后,恍然大悟原来新闻虚假。新国社媒普及化,令假新闻泛滥成灾,轻则误导及愚弄接收者,重则制造仇恨及暴力。


同个调查中,多达91%受访者支持政府,以雷霆措施迅速删除假新闻,或是及时更正错误,立法执法民意基础强挺。新国已有的煽动法令,赋予当局除邪惩恶工具,确保种族及宗教和谐,例如曾援引有关法令,控告“真实新加坡”网站负责人,罪名为涉及散播网络谣言。


  没社媒运营商配合 不容易撵出责任人

假新闻破坏力无穷尽,管制成果有待观察。其中的挑战,如何诠释假新闻,以及追溯源头,特别是有些社媒如脸书、WhatsApp,可安置封锁功能,消息以复杂方式流传。如果没有社媒营运商配合,不惜放弃商业利益,一般上不容易撵出责任人,以及暴露其动机或意图。


有些假新闻,不过为恶作剧、贪玩、商业噱头,或是自我宣传,定罪落案有难度。但任由假新闻横行,必然影响整个网络生态系统,导致紊乱无序,因此需要法律把关管制。


美国总统特朗普,把昔日的信息权威,例如《纽约时报》、《华盛顿邮报》和CNN等,标签为“假新闻”源头。他眼中社媒(或“自媒体”)定格为“另类媒体”,专门捏造敌意新闻。特朗普没有言过其实,科技大国的美国,难逃猖獗的网络虚构新闻,何况是小型经济个体的我国?


近日,中国异议分子刘晓波,监禁期间不幸逝世,西方媒体大做文章,夸大不同观点差异,无疑是特朗普亲身经历写照。如今要对付不怀好意的媒体议程,构成一项世界性课题,还得靠有识之士集思广益,找出万全的反制策略。


结论是,网络新闻报道屡次失控,无理取闹、无中生有形成主调,国内外虚拟与现实世界,都难逃劫数。要正风厉俗、启迪网智,需要大家加把劲!
 


Copyright © 2017 Akademi Kewartawanan & Informasi Taima All rights reserved.   大马新闻资讯学院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