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马华人周刊 · 网络世界 · 关山渡

网络舆论务求多姿多彩

·2018年7月28

希望联盟政府上台后,标志“新马来西亚”诞生,国人祈求网络顺应改变,还回清新干净的虚拟世界。理想难敌现实,洗刷网络困难重重,起码的言论均衡,各类观点百花齐放、百家争鸣,确实难以办到,任由单一论调垄断,这是不健康的发展。


理解无法管制网络,国人退而求其次,当要求网民尊重不同意见者,并容许他人有知情、发表和批评权利。这样的妥协意愿,需要各方面积极配合落实,包括政治人物、个人、团体,以及官方机构合作愉快,否则不可能扭转混乱局面。


正统意见领袖乏人问津

一些网络现象令人忧心,十年前叱咤风云的部落格、论坛模式消失淘汰,完全转换为脸书、WhatsApp、微信、Instagram等媒介。网民热衷发帖勤劳的政治领袖、政治网红,或借中文报脸书留言传达心声,正统意见领袖经常乏人问津。


名列本地中文十大博客之一的《西西留》(ccliew),近年转战脸书,以过去的知名和欢迎度,却无法掀起共鸣热潮。《西西留》言论向来倾向行动党,并且在3.08和5.05时代,旗帜鲜明地倾向民联,今届大选保持改朝换代的论调。


今年7月13日,他批评新政府猛砍第三轻快铁(LRT3)造价。重点谈及,当局必须关注政策公共讨论,以回应选民的质疑。无论如何,网民反应只是一般,留言评论反馈冷淡。有网民担心,希盟重演为国阵2.0版本,即拒绝听取民意,技术性解释含糊带过。


值得一提,《西西留》部落格曾为争议人物拉惹布特拉(RPK)主持的网媒《今日大马》(MalaysiaToday)服务,翻译两大专栏稿《毫不留情》和《逐鹿问鼎》。后来,拉惹倒戈力挺巫统,翻译任务不了了之,显示他心系当时的反对派。


无法兼容中立客观言论

《西西留》脸书遭遇,道明网络世态炎凉、趋炎附势,“飞鸟尽、良弓藏”的情景上演。狂热支持者控制的舆论平台,无法兼容主张中立客观的言论。反而政治色彩鲜明,凡事为希盟辩护开脱的脸书帐号,构成舆论主流!


第14届大选选后调查显示,多达95%的华裔选民投选希盟,行动党收获最丰。华社一窝蜂支持下,希盟华裔议员一众,舆论界享有强大超然地位。结果为,中文异议社媒难以持续生存,贴文常受四面八方的猛烈抨击。


前任甲洞国会议员陈胜尧,四大语文(中、英、巫和爪夷文)脸书,关心者零星稀落。他身为前朝国会公账会副主席,被指包庇一马丑闻,结果行动党不让他上阵大选。还有多位大选前力撑马华民政的网络写手,大选后销声匿迹、不知所踪。


主张消极投废票,角度激进尖锐的叶子麟,操作法家理论脸书《笔剑社》,大选一周后即自我删除,标志另类舆论的熄灭。中文网络一贯的常态,如霸凌歧视、语言暴力、施压恐吓等,吓跑唱反调的社媒确是事实。


过去风行的部落格,主人全权管理所属网页,有权删减或保留留言。脸书得天下后,拥有者授权管理,遵循“社区准则”,对于明显触犯法律、挑拨敏感课题、破坏宗教文化和谐,以及未有提供验明证据的户口,都可能封锁内容,用户遭禁言。


不利人脉不够熟练网络发言者

这样的作业标准有利有弊,没有其他单位能够干涉。脸书社交功能,如标签朋友,按键称赞、分享、加入表情符号,或是随时解除友谊、拉黑对方,不利人脉不够熟络的网络发言者。


脸书举报检举制度,等于协助占多数的舆论操纵者。不满希盟的一方,不是声音微弱不堪,就是少人关注而无法广传。这种现象产生高傲的希盟网军,风格嚣张跋扈、耀武扬威,轻易扑灭不满呛声,形成舆论一面倒。


众多网民抱持政治情意结,希盟无法兑现竞选宣言承诺时,可不当一回事。如国会遴选下议院议长,违反会议常规,即14天前书面通知秘书处,加上人选非民选议员,网络舆论轻描淡写带过,却突出反对党离席抗议的场景,打造一流国会岂非空谈?


网络一言堂后果不堪设想。网民鞭挞前朝议员,当上议员“后门当官”。这次柔州行动党主席刘镇东,落选后出任上议员迂回出任副国防部长。


他在国阵执政时期讥讽马青团团长张盛闻以上议员身份出任教育部副部长是“走后门当官”,现在本身步其后尘,犹如自打嘴巴。网民针对此事一般的反应为,以大局为重、宽容体谅,或解释为案情有别,批判心态如大U转。


网络批评流失细腻度,除了统考课题,忽略许多重点。如希盟多位领袖,身兼国州议员身份,有者当上国会副议长、州议会议长、中央部长副部长等,衍生问题的确不小,即无法栽培人才,也制造能者过劳、分身乏术等弊端。


启示为,网民不应陶醉于变天喜悦,而是优先确保落实重大使命,即网络舆论保持多姿多彩、百花齐放,让一切正反言论均衡牵制。尤其公共政策辩论交流,要求有理性有素质监督审查,不是单方的奉承谄媚!

 


Copyright © 2018 Akademi Kewartawanan & Informasi Taima All rights reserved.   大马新闻资讯学院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