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马华人周刊 · 网络世界 · 关山渡

脸书重温人情世故 调整网络提升素质

·2018年1月27

网络深入民间,弊端又何其多?网媒或社媒经营者不断思索,如何让网络造福民众,副作用减少到最低程度。无论采取任何措施,基本做法为,鼓励网民回到生活,重视人生精神需求,不可忽略浓郁人情世故。如此坚持下,虚拟网络避免名副其实空无一物,或过于理想化严重脱离现实!


网络之所以畸形发展,与网民素质大有关系。当人文教育不足够,加上网络自由空间宽敞,简单课题都带来重大冲击。期望网络不能与日常生活脱节,也得提防商业因素过度介入,为了争夺利益,丑态百出、乱象丛生。此外,政治议程操弄舆论,引来恶性争议,经常没完没了,也是苦恼根源之一。
 

 反思反扑潮流云涌变数大

我国社媒群中,影响力最大的脸书,动向引人注目。过去《网络世界》多篇文章,谈及脸书负面效应,包括形成散播假新闻温床、鼓吹极端政治主义,或是暗中收集大数据、侵犯个人隐私,网民一族只有束手无策。物极必反下,现今反思反扑潮流云涌,带来颇大变数,我们应及早做好准备。


环球舆论普遍不满脸书变质,其创办人兼执行长马克·朱克伯格,今年1月11日发罕见贴文,脸书大彻大悟后,准备回归早期策略,即打造社群人文网络。他期望超过20亿用户,从此贴文发言趋势重心,从企业与媒体方向,转为注重朋友亲人,即重拾温馨、幸福感觉,不再唯利是图、盈利至上!


朱克伯格贴文大意说,脸书有责任确保服务好玩有趣,也恢复社交本旨,鼓励大家联系、相互关心,共同幸福健康。他表示,调整产品团队目标,即从搜寻相关内容,转为实质社交互动。他预期改革后,用户投入时间,以及参与度指标下降,但为了长期好处,必须做出牺牲。


脸书改革有迹可寻,去年9月30日逢犹太人神圣“赎罪日”,朱克伯格感慨脸书过失、错误颇多,尤其加深社会分化,无法促进和谐安宁,不得不寻求心灵安慰,以及要求广大网民原谅。他承诺改善脸书缺点,扭转未来表现,如今正是践诺时候。


换句话说,脸书计划回归人性化、找回人情味,拒绝冷冰冰、无感情注入的虚拟世界,也钳制居心不良者滥用行为。脸书早有誓言,始终删除含有自杀、欺凌等不良意识直播內容,过滤撷取假新闻、伪消息。但是,如何有效改变侧重商业做法,管理层未有详细解释,网络界只能引颈企盼。
 

 脸书大转弯损害市场利益

脸书大转弯存有一定隐忧。美国资本家操纵的股市,对脸书自愿放下霸道老大哥角色,不表欢迎,认为损害市场利益。反映于美国股市,脸书股票一度重挫达到5.52%,票面价值蒸发33亿美元(约131亿令吉),回到总值740亿美元(约2943亿令吉)关口。


资本家担心,脸书变调,家庭朋友关系密切,反而不利特定媒体业发展,广告投放效果大不如前。当然,他们并没考虑脸书社会责任,只担心本身资金受损,自私自利嘴脸暴露无遗。


脸书从普通社媒,走向强权操控舆论模式,发展始料不及。2010年前后,脸书号召“言论自由、分享无罪”,介入“阿拉伯之春”街头运动,带来长期区域动荡不安。美国大选中,争议性的特朗普脱颖而出,俄罗斯购买脸书黄金广告时段,传播假讯息风波爆发,迄今仍未平息。


脸书创办宗旨,即联系所有认识和不认识的人,扩大社交圈子,培养融洽和谐关系。这样的社交架构,促成兴致相同,或同温层群组诞生,随之一些特有网络用语,或是“火星文”盛行,内行人才能明白意思,属于一种垄断自锁,或是自我保护现象。


脸书庞大复杂联系网络,市场潜能巨大,逐渐渗透入商业元素。凡乐意付出广告费者,可享受更高人气,并推销其产品或服务。后来的脸书,过量网络商务、植入广告泛滥,不断流失原有风格,并扭曲正常人性。这时,结交新朋友,友谊建立于利益,缺乏面对面真诚沟通,伪装欺诈者比比皆是。


脸书部分早期改革,如以自动侦测系统,删除未有根据的新闻,或是令其无法排列热门新闻前列,本来无可厚非。矛盾的,不少网民习惯商业趋势,遗忘脸书原来的人性化、人情味作风,得花更多时间去适应。
 

 本地脸书外包一家公司审查内容

我国的脸书,是否做出相应改革?或是于下一届大选前,审查表现更为负责可靠?这个问题未有答案。网络消息说,本地脸书内容审查,外包予一家称作Accenture的公司,办事处设于隆市中心。惟这家公司负责人、审查队伍规模、规范条例依据等,仍然是个谜团。


脸书有“社区准则”(Community Standards),对于明显触犯法律、挑拨敏感课题、破坏宗教文化和谐,以及未有提供验明证据(如身份证)的户口,都可能被封锁内容,用户遭禁言。其他社交平台功能,如标签朋友,按键称赞、分享,或加入表情符号,或是随时解除友谊、拉黑对方,争议性还不算大。


不少网民申诉,脸书评审标准不一,处事手法不公。没有黑白对错的政治议题,任何贴文或留言遭受举报,裁决惩罚、删减变动等决策,透明化不足,无法做到多数口服心服。有传言说,审查结果不利亲执政党言论。若属实,等于大选有人为政治干预,并无法让人乐观。


根据官方数据,我国网络普及率为78.8%。2016年有2450万互联网用户,89%依赖社媒。当中,96.5%国人拥有脸书户口,总数达2130万,遥遥领先其他竞争对手。本地的Instragram排次席,有1230万拥趸;Youtube用户990万人;推特用户580万人;WeChat有960万用户,都是活跃网民热衷选择。


网民普遍搭桥网媒,或是转载新闻的社媒,即时全天候,且个性化接触和阅读新闻。凡有后续消息,网民依赖社媒探听究竟,摒弃传统主流媒体。无可否认,有网民借社媒强大功能、多管齐下,成功扩大视野,体验崭新的资讯世界,并拥有多元意见的不同朋友,发表权利获得尊重。

“偏食”某些信息变得思维狭隘化

但是,因为社媒能自我设限,另有人深陷泥沼,“偏食”某些信息,变得思维狭隘化、激进化,无法判断讯息真伪。长期的潜移默化下,网络改变部分国人价值观,不断产生回音室效应(Echo Chamber Effect)、羊群心理等作用,待人处事变为自私冷酷,远离逻辑思考、理性回应。


尤其一个现象难以杜绝,匿名社媒水军参与叫嚣谩骂、粗口问候、性别歧视、人身羞辱、怪罪亲友,或是移花接木、加油添醋恶意诽谤等手段,加深政治仇恨,挑拨种族宗教情绪,属于网络家常便饭。不排除有者为政敌伪装,栽赃嫁祸,故意挑起网民怒火。


然而,即使是他人冒用身份、侵入手机篡改讯息,机主负有一定责任,尤其不可疏于监督脸书动态。此外,应于第一时间,澄清失真失实内容,或是报案寻求专业协助,避免误会扩大至不可收拾地步!


脸书与政治息息相关。我国选举法令规定,投票日之前一天的午夜12时,就必须停止一切拉票活动,意义上包括网络政治宣传。然而,从两届大选经验所得,投票日当天,网上政治讨论依然活跃,过去有“4万名孟加拉人投票”、“算票站停电”等谣言,即是于投票日广传杰作,影响部分上网,却不知虚实的选民。


我国可以考虑邻国新加坡做法,即扩大冷静时期,包含投票前夕24小时,禁止任何网络政治贴文、留言,而且严格执行。足够的沉淀时间,让也是选民的网民,思路不受干扰,客观思考决定投票意向。不过,至于封锁性质的社媒,管制如何奏效?监督如何到位?也是眼前一道难题。


另外,选举期间,所谓的网络民意调查,也该有所约束,不允许“最后一刻钟”民调,以免制造心理压力,或是不健康地左右投票情绪。网民可以有政治立场,并从个别角度谈论,至于人为制造舆论,或是“假身份”多重户口,参与无意义的“灌水”活动,则应受全面禁止。
 

 任何言论必然留下痕迹

中文脸书界面,网民毫不留情批评数落时事。任何言论必然留下痕迹,借网络的即时翻译系统,其他语文源流者,不难知悉全盘内容。所以,评论政局理应三思而后行,以真身负起法律责任。网民接收任何新闻,都该多斟酌考量,别照单全收,或盲目分享,以免坠入假新闻陷阱!


一般网络政治文章,凡趣味、幽默性质的,广受欢迎。但是,有人因政治角度不同,反对党的就猛按赞,执政党的却不讨好。最好的例子,民政党主席马袖强于“团结势更强”集会用他不熟悉的华语致词,不过犯下三个普通语病,即“高潮”误当“高峰”、“恩恩怨怨”说成“恩恩爱爱”,以及“鸡蛋”误解为“子弹”,却饱受网上语言霸凌!


这样的双重标准,反映社媒的客观公正认知有限,网民只有提升自己的人文修养,此外不会有更好的解决方案。


网络发展引发其他弊病,需要更多关注。联合国世界卫生组织將“游戏成瘾”,列为精神疾病之一,必须对症治疗。大马通讯及多媒体委员会过去研究,725名受访者中,89%承认上网成癮、60%有轻度焦虑症状、32%患高度抑郁症状,敲起社会警钟。
 

 没有手机傍身精神焦虑负面效果

同样的统计,互联网用户当中,86%国人主要通过社媒,获取第一手新闻资讯。智能手机为65%国人的上网工具,很多网民因没有手机傍身,觉得浑身不自在,出现精神焦虑情况,这是令人担忧的科技负面效应。


当局建议成立“安宁网络中心”,应对猖獗的网络病态。网民从线上游戏,获得自我存在、归属、成就以及心灵寄託,本来是正常之举,若玩物丧志、走火入魔就大大不妙。我国一则社会新闻说,一名丈夫沉迷手机游戏《王者荣耀》,花费大钱购买游戏道具,导致婚姻破裂。若任由网络无度扩展,这类不良案例陆续有来。


结论是,脸书高层忏悔反省,明白经营变质带来恶果,所以决心改革,重点是找回人情世故。同样的道理,消除网络滥用妄为行径,戒除上瘾恶习,最好的办法,提升人文修养,培养高素质网民,莫要当网络无知一代,永受奴役不能自拔!
 


Copyright © 2018 Akademi Kewartawanan & Informasi Taima All rights reserved.   大马新闻资讯学院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