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马华人周刊 · 网络世界 · 关山渡

 水灾善后重视环保 政治作秀网络添乱

·2017年11月25日

槟城大水灾噩梦挥之不去,网络记录清楚轨迹。这场灾难暴露了另一面,即有政治人物网上宣传斗争,收取政治筹码,灾民的切身利害反而沦为其次。赈灾救灾,以及善后工作,朝野有意无意突出自己,做得漂亮达标,贬低他人摆款作秀,或是指责对方玩弄表面功夫,这类网络现象构成常态。


我国下届大选,剩下半年或更少时日。任何一方趁课题爆发,巩固势力、抗拒政敌,做法可以理喻。尽管社媒互呛叫阵、哗众取宠,制造政治心理压力,但绝对不可损害民众利益。尤其不能忽略重点,如何抗御水灾重临?州政府应有长短期计划,即使环保因素如烫手山芋,大是大非当前理应当仁不让!


用同一标准看州政府与中央政府

网络较量双方表现如何?网民自有裁决。需要点明的,行动党是槟城州执政党,这方面占有优势,网民要求标准较高,正如看待中央掌权的国阵一样,不能厚此薄彼、偏颇主观,方才能分清事实,得出正确结论。


今年11月4日,北马罕见下雨超过12小时,引发槟城州严重水灾,造成7人罹难。危急时,有4000名灾民安顿于各疏散中心,水灾涵盖槟州80%区域,共爆发130个小型土崩。媒体形容,这场水灾为40年来罕见,一些从未淹水的地方也沦陷!


网上议论纷纷,行动党开动党舆论机器,试图以“雨量超乎想象”、“中央治水拨款未批下”、“吉打河流泛滥”、“天气预测失准”等理由,为自己开脱洗罪。至于山坡地区过度发展、砍伐树林、填海破坏生态的情况,不是视而不见,就是轻描淡写带过。


北马厂商公会会长黄英福估计,水患带来数亿令吉经济损失,州民信心挫折,需要长时间恢复正常。许多网民持有相同论调,即这次为无可回避的天灾祸害,真的是这样吗?


早前,林首长陪同首相拿督斯里纳吉巡视威省灾区。首相当时宣布,中央政府批准槟州13项治水计划,总值10亿令吉,目前已发放1亿5000万令吉。林冠英影射中央,其余拨款未到位,导致水灾无从控制。可是,这与真相不符合。


忽略环保因素治水于事无补

首相清楚表明,治水工程需几年时间完成。这段时期内,州政府必须与中央充分合作,开会商讨工程细则。与此同时,首相呼吁州政府监督发展计划,确保遵守环境条例。换句话说,槟州土地有限、人口稠密,忽略环保因素,即使有完善排水系统,一样于事无补。


灾后安抚民心,州政府积极推展物质补偿工作。其中推出的1亿令吉“槟州再出发”方案,一次过分发500令吉,给予10万个受灾家庭和商家,耗费至少5000万令吉。随后,该笔援助金加码200令吉(即每个家庭共700令吉),后者主要为来自公众人士的捐款,一律归纳为州政府献上的补助。


州政府管辖的水务局放发优惠,家庭用户豁免2个月水源保护征收费,另外获得五成水费折扣,商业用户则折扣25%,涉及总额1000万令吉。槟州明年产业门牌税,一律折扣一成,总价值4000万令吉。至于被水浸坏的地契等文件,可以免费补发。


至于未雨绸缪、亡羊补牢的拨款,州政府未到位。据州官方数据,2013年至2017年10月15日,有记录的水灾次数,总计为119次。两个地方政府机构,即槟岛市政厅和威省市政局,水灾预防开支不多,已核准的33项紧急治水工程,总费用不过250万令吉,比例远远落后。


最近公布的州财政预算案,州政府计划兴建82个羽球场,以及4个奥林匹克型游泳池,总共耗资2亿7500万令吉。治水工程方面,只得2000万令吉拨款。两者比较,衡量轻重缓急,运动设施属于奢华品,应灵活把部份款项,转为治水项目用途。


州行政议员曹观友透露,州政府预定2022年前,于6条河流安置水灾预警系统,可在7天前预报。两个紧急资讯网站,即PenangAlert,以及Public Info Banjir,保持现有服务。当局也敦促水利灌溉局,经常检查泵房及水闸,定期清理垃圾,避免排水系统堵塞,导致发生倒流水灾。


山坡发展计划去留州政府无动于衷

举足轻重的山坡发展计划去留,州政府无动于衷。自2008年至2015年,槟岛一共有55个高度超过海拔76公尺,含有风险的山坡发展计划,忧恐加剧水灾问题。观察所得,许多水灾灾场冒现泥泞黄流,水位急速上升且缓慢退下,证明树木被砍伐后山坡失去蓄水功能,流下的洪水令排水系统不胜负荷。


槟州新关仔角填海计划,一片争议声中“先斩后奏”,预料18个月内完工。这片4000英亩的填海工程,有无危害生态环境?导致雨水不能顺利排泄至大海?需要专业深层研究。环保分子如行动党籍州议员郑雨周,对此颇有微言,可惜进谏并无法唤醒州政府。


2016年,环保人士创办“槟城山坡观察”(Penang Hills Watch),迄今接获150项环保投诉!脸书“寄生岛”(Pulau Parasit)专页,上载讯息反对山坡发展,摄录逾百处具体证据短片。这些努力,无非要证明环保无比重要,与反对发展无瓜葛。


10月21日丹绒武雅山坡严重土崩,11人罹难,事件由州元首调查委员会调查中。有关工程暴露,没遵循房屋和地方政府部的山坡与高地发展指南,以及未有天然资源及环境局批准,就贸然开工,风险何其巨大?


非政府组织强烈要求州政府,经大水灾教训后,迅速冻结山坡发展计划,检讨现有建筑规划模式,强制性考量自然因素。环保课题属于政治软肋,行动党也不例外。该党过去积极反对关丹莱纳斯稀土场、边佳兰石油化学工程等计划,现在身在其位尝到苦果,即得兼顾环保与发展,并顶住舆论巨大压力!


11月12日,行动党2.0版中委重选代表大会上,林冠英声称,州政府勾勒连贯政策,致力抵御气候变化。但是,如果不谈环保,如何办到?已经批准的山坡发展计划,如何检讨?且让大家拭目以待。


良性沟通讨论变得举步维艰

希盟州政府推动环保犹豫不决,陷入“集体盲思”(Group Think),不认为砍伐树林、发展山坡等行动引发水灾,反而归咎“天灾横祸”,或是判断为“工地意外”,忽略地方政府的监督、批准责任。另一厢,与环保组织关系恶化,跨越各领域的良性沟通讨论,变得举步维艰。


前身为民联的希盟,强势执政太久(2届9年余),自视过高,拒绝接纳环保观点。另外,州反对党实力薄弱(少过三分之一议席),监督施压无力,最终让州政府疏于职守、迷失本位!


州政府通过强大网络管道,把观点加诸一般民众。例如,怪罪气象局预警系统失败,最后关头才发布红色警报(即雨势最猛),没任何预示风速达40英里,以及大水灾突然降临的可能性。国会殿堂的动议辩论中,气象局成行动党千夫指。


其实,世界各国气象局天气预报,根据雨云、风向、气压、温度等数据,预测数天内天气大概走向,并无法警告水位高涨,或是排水系统负荷能力。像新加坡这样科技发达的国家,因为抽水机失修隧道积水,干扰地铁服务,又如何关乎该国气象局的事儿?


与“莫与天斗”反义,有所谓“人定胜天”,不过这还得符合条件。发展计划无可避免,也得全面听取专家意见,参考环保因素,并且严格执行所有条例,绝不容许敷衍或滥权行为。


政治人物批评时机不对,得付出惨重代价。如“莫与天斗”,如果诠释为“不要破坏环境,尊重大自然”,当然没问题,但与幸灾乐祸、不自量力同理,即使道歉了,后续震荡依然存在。“天谴论”向来为网络大忌,巴东勿刹区巫统国会议员扎希迪明知故犯,国会发言归咎水灾为啤酒节或其他罪恶活动,平白送希盟政治资本。


行动党以网络起家,这次发挥得淋漓尽致。林首长数次网上直播片段,以及后来的WhatsApp道歉录音,声调哽咽和忧心忡忡,打出难以排斥的人情温暖牌,赢得无数网民的赞赏。其他少部分政治人物不领情,热衷互相攻讦、谩骂诋毁,让网络政治秀偏离正途,令人万分遗憾。


州际安全理事会有权命令救灾

大水灾当日凌晨3点30分临界点,林冠英与副首相兼内政部长拿督斯里阿末扎希直通电话,寻求紧急支援。根据1997年国家安全理事会第20指令(Arahan20),首席部长领导州级安全理事会,有权命令州总警长、州军队将领、消防队、州卫生部、州民防局、州海事局、州水利灌溉局,以及州各县县长等单位准备就绪。


当时,州级拯救队伍是否已经出动?等待外州援助单位,有无耽误黄金时机?这样的危机管理方式,是否可应对大型灾难?并没有网民提出质疑,或是检讨如何改善机制,补救弱点避免重犯。


马青总团长拿督张盛闻,于马华中央代表大会领袖总结环节言论中,惨被网民捉字蚤,逼得为失言道歉。他的同场建设性言论,如发动马青团员紧急救灾,确保槟州政府考试考生不错过考期,一片心意受彻底遗忘。


此外,指他社媒评语骑劫慈济义工功劳,抹煞协助清理日新国中的贡献,不过为资讯沟通不良所致。经提醒后,他及时纠正错误,也感谢各方参与。部分网民小题大做,以言废人、以言入罪!对他来说非常不公平。


至于如清理场合拍照张扬,双方都有类似的演绎,并没有谁有道德制高点,指责政敌抢功劳、博宣传。况且,若是真诚为人民服务,并不怕面对舆论,这属于良性竞争。若说居心不良,林冠英曾扬言赠送轮椅给廖中莱,最后以“开玩笑”为由,化解网络刁难,没了下文!


无论如何,灾难当前有正面收获,体现各族团结精神,同舟共济、患难见真情。全马各地的义工、志工,包括军人、警察和民防单位的拯救队伍,成功履行社会责任,赢得赞赏。一些令人鼓舞事例,如宗教唤礼员开放祈祷室予华裔灾民、柔佛JDT足球队捐出大马杯奖金,以及许多灾场温馨事迹,为网络带来正能量。


所以说,想学大禹治水,就必须有整治水利、疏通江河、保护林木的长短期方案。地球暖化与极端气候,不再属于危言耸听,不可因天灾,就来政治秀、打嘴炮表演。网络纷扰不息,朝野需放下政治歧见,一同积极解决环境问题,方才是赠与人民的最佳礼物!

 


Copyright © 2017 Akademi Kewartawanan & Informasi Taima All rights reserved.   大马新闻资讯学院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