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马华人周刊 · 网络世界 · 关山渡

酸民文化借题发挥
网络理性抵消冲击

·2017年3月25

网络舆论话题不断,网民享有言论自由,这催生所谓的酸民一族,专长为大泼冷水,以负面角度评价一切事物。酸民留言大多不经缜密思考,内容毫无营养价值,基本上不值得留意。然而,这种文化根深蒂固,冲击网络成一大弊病。如何抗御酸民风气?惟有理性结合正能量,让他们自讨没趣、自行消失!


一般上酸民意见逻辑空洞、理据模糊,却占据网络庞大空间。与一般的诽谤、冒犯、抹黑元素不同,酸言不明显触犯刑事,执法束手无策。酸民人文修养低俗,大多选择匿名发言,轻易逃避责任。因此,鼓励社媒平台采纳实名问责制,为抵抗酸民歪风的策略之一,但执行起来并不容易。


轰动全球的金正男遭刺杀案,网上反应、揣测两极化。不少人抱着同情心,不齿精心策划的谋杀行为。另外部分人幸灾乐祸、沾沾自喜,期望外交僵化达临界点,朝方发射洲际导弹,逼我国乖乖就范。这样的网民,数目不在少数。其他绝大部分沉默者,未提出异议,等于认同这类天真说法。


爱国情操薄弱乘机发泄个人情绪

这宗命案,属于国与国之间主权大事,引发马朝外交纠纷。有些国人却因党派立场,对政府感觉不满,无法分清当前局势,纷纷从另类角度批判,显示爱国情操薄弱,乘机发泄个人情绪,对大局于事无补。


我国与朝鲜双方,为《1961年维也纳外交关系公约》签署国,必须严格遵守外交规范。一般知道的公约第29条阐明,外交使节犹如国家代表,当事国须采取必要步骤,保护其人身安全、让其享有行动自由,以及尊严不受侵犯。双方遵循基本外交礼节,做到互相尊重、推让、容忍精神。


这次,我国要求朝鲜驻马大使馆,交出拥有外交官身份的嫌疑犯,于情于理合乎国际法。引发的后遗症,我国驻平壤使节与家眷,不获准离境,形如挟持人质。如此突发始料莫及,必须依照外交谈判解决,并不是一场远距离“战争”,即可分出胜负,酸民缺乏这方面的周详考虑。


我国是全球唯一国家,与朝鲜允准相互豁免签证入境。然而建交40多年,落得相互驱逐大使地步,既可悲又无奈!网民应该了解,这次外交危机,并不是国阵巫统对抗朝鲜劳动党,或是首相纳吉本人,与朝鲜领导人金正恩拗手瓜。外交关系超越政治,即使不是朝鲜,而是其他国家,我国的外交原则一律不变。


官方没认可“巫师王”作法闹剧

酸民期望危机恶化,却不知糟糕情况发生,每个国民都会蒙羞受辱。至于“巫师王”以椰子竹筒作法闹剧,并没官方认可。酸民反其道酸人,借此鞭挞当局,认为我国应对危机手法,犹如土包不可理喻,闹成国际笑话。这些,属于严重误导!


我国的网民,凡接触国家负面新闻,内心无比兴奋,为何有如此现象呢?研究酸民心态,不仅是我国,其他地区如中国、台湾等地区的中文网络,情况大同小异,只是发挥课题有所不同。我国华裔网民普遍不满政治、经济和文化环境,常借题发挥、抒发不满。即时移动网络增添便利,犹如助纣为虐、脱轨失控!

考察酸民历史,“酸民”这词语,一度于台湾地区流行,代表网络文化现象。其本意为“乡民”,即“爱酸人的乡民”。千禧年代初期,台湾大学批踢踢实业坊(PTT,即电子布告板),即出现酸民贬义形容词,讽刺网民不学无术、难以辨明是非,只会与大众起闹,显现愚蠢无比头脑。


网络酸民不受欢迎,一发言即受到围攻,这是常态。然而,他们前仆后继、本性难移。其发言特质为,言谈酸溜溜,但提不出任何实质建议,鼓励的话语一概欠奉,有事则暗箭伤人,受抗议后,自知理亏,即演快闪失踪,平日行事鬼鬼祟祟、见不得人。


从心理学分析,著名的佛洛伊德(Freud)有《防御性精神病》理论,说明凡自尊心较低者,为建立心理防卫机制,不惜以尖锐泼言语攻击他人,当作转移(Displacement)内心情感,弥补无法直接表达的缺憾。他们借此发泄不安情绪,减少焦虑,寻找自我存在价值。网络让这种“转移”模式,变得轻而易举。


最近,曾在台湾拍摄《阿兜仔不教美语》系列影片,国籍为西班牙的黑素斯(Jesús),推出一支影射台湾酸民短片。他猜想台湾酸民众多,或是平时难以快乐,压力颇大。他嘲讽酸民,网络上粗暴硬朗,面对面却懦弱无比,还躲在荧幕键盘后,不敢露脸。他列举酸民常用词语,令人感到莞尔。


对事物现象不合心意便大唱反调

这股酸民文化,蔓延到中国大陆、香港和我国的网络平台。我国的酸民一族,对国家领袖、事物、现象等,只要不合心意,便大唱反调,以图让受批评者,感受个人心灰意冷、人间无情无义!


台湾有蓝绿营的政治对决,网络上组成一股大军,泾渭分明,自然酸民动作也越见频密,自行组织凑成强大舆论力量。与我国的政治情况雷同,自从2008年3.08政治海啸之后,我国的中央反对派政治势力,壮大冒现,无形中鼓励酸民文化成长,以谩骂政府和执政党为目标。


酸民文化,可演变成恶性网络霸凌。几年前台湾艺人杨又颖,因网络流言蜚语困扰而轻生。美国密苏里州的13岁女生梅尔,也有相同遭遇,她自杀后,催生反网络霸凌法案。韩国也一度因为多起霸凌事件,特别制定网络实名制度,却在2008年因违反宪法,遭受司法否决,功亏一篑。


近日媒体话题即台湾陈姓女模奸杀案,酸民破坏程度巨大。程姓嫌犯误导下,台警以为受害者友人,即梁姓女为共谋者。消息未经证实,社媒即冠梁女以“蛇蝎女”不雅称号,酸民蜂拥至其脸书,洗板、羞辱、诅咒和痛骂,并公开照片隐私。后来不在场证据确凿,梁女实为无辜,伤害却已形成。大伙一哄而散,大幅度删除敌意留言。


及早下结论等同藐视法庭

司法判决大逆转,可引来酸民暧昧态度,我国也有例子。吉大州北大女生朱玉叶命案,上诉庭判处被告罪名成立,处以死刑,网络上一片称赞。早在2013年6月25日,高庭判处表罪不成立,当场释放被告。此时,网民大加鞭挞,指控司法不公、检控不力,态度转变如两层世界,及早下结论等同藐视法庭。


酸民语言变霸凌案例,我国屡见不鲜。近期的华裔牧师失踪案,惊动内阁,警方积极查案,各方应冷静理智,别做无谓猜测,以免事件一发不可收拾,这并不代表当局想掩盖内情。酸民不是如此思考,继续网上口不择言,让案件更为复杂化。


不久前,雪州一对夫妇,围堵发出传票的执法官,阻碍公务员执行任务。本来,这类案件既然援引《刑事法典》第355条文,就该由法律做出制裁。酸民大事张扬,发动“人肉搜索”,找出夫妇身份,网络上羞辱他们,网络霸凌嚣张。女物流业商人被枪杀案,大批酸民冷言冷语,制造谣传,加深受害人的痛苦。


酸民文化,带有缺乏纪律、丧失理智的特点。酸民眼中,政府的一切政策,或是官方机构的表现,都一文不值。但遭受打脸(网络术语,即明显暴露谬误)时,不是死不承认,就是逃之夭夭。但等到下个课题出现,酸民故态复萌!


从不承认自己的认知谬误

今年,国际学术组织QS公布,2017年世界大学学科排名报告,我国大专院校表现标青,4所大学11项科系,排名全球前50;另外19所大学,个别科系入榜。其中,马大有5项科系入榜,比前年的2项大有进步。世界其他国家,要数美国哈佛大学最优异,共有15项科系入选。


向来,反对党渲染下,网络一般印象认为,我国学术水准如江河日下,不可能立足世界。酸民坚持社媒负面评价,并质疑有关排名榜正确性。事实摆在眼前,报告有证据支持,他们却找各种解释理由,从不承认自己的认知谬误!


如何应付酸民现象呢?

参考今年1月30日,中国《广州日报》一篇报道,专家说明网络上爱听坏消息,又急不及待与他人分享,属于心理疾病。若坏消息与生活、工作有关,每逢网民挫折不悦,浏览这类新闻,可藉以安慰心灵,释放强大压力。不这样做的话,可能过度心理防御,恶化为攻击性行为。


一面倒接触负面新闻,肯定不利心理健康。“坏消息综合症”,常见于手机聊天平台,未经证实的“骇闻”满天飞。相映成趣的,正面报道却不叫座。然而,专家劝告,无需过于担忧负面新闻泛滥,因为如食品安全讯息,可当成日常必须知识,改善生活素质。


专家建议,面对坏消息泉涌,需客观冷静,切忌脱离真实,无须投入过多精力资源关注。与此同时,多做运动锻炼、多与人沟通交流,或是参与公益慈善活动,可转移压力焦点,让精神获得寄托。鼓励酸民另觅途径,发泄内心不满,不能放任他们在网络胡言梦呓、误人误己。


拉近人际距离抵御暴力战争

不久前,天主教教宗方济各批评,网络不良文化横行,手机无孔不入,导致人际沟通一塌糊涂。他身为宗教界领袖,担忧青少年玩物丧志,要求人们放下手机,享受与朋友、家人面对面温馨时光。他认为,拉近人际距离,为抵御暴力、战争的最佳办法。


方济各不满年轻一代,网络礼仪贫乏,如以非正式问候语“笑笑”(Ciao Ciao),取代惯用字眼“再见”(Goodbye),可能冒犯陌生人而不自觉。不同的场合中,他曾形容网络恶言恶语,犹如恐怖主义行径,必须受到严正制止。


现今大多网民受自恋型态(Narcissism)所影响,热衷自我陶醉、沉迷自拍。鼓励他们欣赏完美之余,也拟定目标,贡献社会、回馈大众,尤其造惠弱势群体,让生活更有意义。这样以网络塑造人情味,任务持之以恒,必然看到成果。可喜的是,一些地方社区脸书专页,开始走出虚拟世界,大力推展公益健康活动。


结论是,一部电影上映、一场体育比赛、任何课题都能借题发挥,酸民文化属网络一大弊病。要改变心态,要求言之有物、思想阳光激励,就得从你我先做起,自我充实、提高人文修养,网络上想好好了才发言!
 


Copyright © 2017 Akademi Kewartawanan & Informasi Taima All rights reserved.   大马新闻资讯学院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