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马华人周刊 · 网络世界 · 关山渡

选举政治投石问路 网络攻势兵不厌诈

·2018年3月24

5年一度大选暖身,中央和州执政权争夺战白热化。网络平台犹如大军未动、粮草先行,竞选机器早已开动。朝野双方出奇制胜、兵不厌诈,网战空前激烈。最新网络选前评估,执政党吸取教训后,成功提升网络实力,悬殊局面不再产生。然而,网络变数终究不少,不到选前一分钟,难以正确评估网战终极胜利者。


过去非网络时代,选举依赖群众大会、传统媒体、沿户拜访传达政治理念。现时拉票电子化,社媒沟通、视频直播等功能,令网民足不出门,就能接收大量政治讯息。更为重要的,使用社媒习惯,暴露个人政治倾向,除非是故意隐瞒,不然选择哪个政党,可从网民关注对象、留言评语风格等看出蛛丝马迹。


严密监察网上 舆论动态快速回应

网媒曾报道,澳洲国立大学大马研究院(ANU Malaysia Institute)主任罗斯·塔塞(Ross Tapsell),公布大马政坛朝野社媒策略比较分析。比起上届大选,国阵成功扭转劣势,比反对党更胜一筹。国阵网军积极活跃,严密监察网上舆论动态,做到快速回应反弹。一些亲政府网站和社媒圈,张贴文章效率奇高。


不利己方的课题,朝野无法缄默不语。国阵利用执政集团资源,网络宣扬治理政绩,此强项轻易压下反对党。无论如何,生活压力、经济冲击,左右大部分网民的情绪。国阵网军这方面必须加把劲,全力消除社会恐慌、人心惶惶,免除民众被经济假新闻严重误导。


罗斯观察网络现象,并与东南亚各国相提并论。他留意2014年印尼总统选举中,佐科威大胜;2016年菲律宾同样选情,杜特尔特报捷,证明主宰社媒战者得天下。有网民提出质疑,其研究重点比较数据流量,內容质素高低、反应好坏优劣,却无从评估推论。


掌握话语权一方,若逻辑推论低俗谄媚,可以逆向影响网民政治意向。网络言论倾向人身攻击、诽谤抹黑、语言霸凌等,徒然增加反感,成为倒票推手。此外,使计兵不厌诈,即冒充政敌身份,或是使用假户头,故意发布争议性言论,嫁祸栽赃、移花接木,也是常见情况。


反对管制措施言论问责无法落实

最好的解决方法,回到社媒全面实行实名制,反对党对于管制措施,向来反应过敏,使得言论问责制无法落实。


罗斯提到,在野党社媒宣传比上一届差,原因为希盟未制定好选举论调主题,钳制自我宣传功能,无法全面推广政治讯息。


言犹在耳,日前希盟抢先发表《希望宣言》,阐明60项承诺、百日新政、5项特别任务等,完全吻合民粹吸票要求,已成网络火热话题。


《希望宣言》以过去民联橙皮书为蓝本,表面上照顾各族各阶层,甚至考虑东马两州诉求,也谈及体制改革、限制首相权限任期等,自有其卖点。一些希盟领袖却得意洋洋,越俎代庖宣布超理性决定,如为一马公司索回瑞士资金、拍卖《平静号》游艇等,把执法大权置诸身上,或许引来反效果。


政党竞选宣言投其所好,由专家团拟定策划,一般人难以抗拒诱惑。土团党主席丹斯里慕尤丁自夸,宣言广受人民欢迎。然而,承诺是否一一落实?需要时间考验。尤其敦马曾担任首相长达22年,从来没有实践宣言中理想政策,如今复出要弥补缺憾、丢弃历史包袱,民众对他的诚意和决心存有疑问。


首相拿督斯里纳吉批评《希盟宣言》含有毒素,并形容取消消费税和大道收费,国债将飙升至1兆令吉,财政赤字失控。国阵掌握解散国会良辰吉日主动权,配合大选公布竞选宣言,展示执政成绩和发展计划,预料将成网络政治筹码。


双方斗智斗力 网民必需深入思考

网络双方斗智斗力,无论怎样的甜言蜜语,网民必须深入思考,到底可否在实际生活中执行?并不是如网络一般,天马行空、想象无限。在这方面,在野势力无疑占有优势,因为无须顾虑后果、不用盘算太多,或是仔细计算国家财力可负担得起?


为选举许下空洞承诺,或开出空头支票,很难定义为假新闻。毕竟网络越形复杂,心理攻防战策略发挥淋漓尽致,以图影响选民的投票取向。常见争取民心手法,即是所谓意向调查,随机访问特定人士,再以统计学计算数据,解释种种政治现象。凡对自己有好处的,无限放大,为政敌制造心理压力!


网络推动民调发展,却隐藏大量不知因素,可以隐瞒真相,欺骗所有人。2016年美国总统选举,尽管有完善资料分析系统,强大科技配备收集民意,大部分权威民调结论一致,即特朗普无机会告捷,可是结果与期望相反。即使是我国,2008年的3.08海啸,几乎没有一家民调机构提前发布警报。


希盟策略专家,也是公正党副主席的拉菲兹宣称,Invoke(一个亲反对党的非政府智库)电访活动中,涵盖20万名对象,也分析30万名社媒用户趋向,得出非此一般政治结论。


他报告,下届大选半岛国席之争,希盟以89席压倒国阵76席。不过,民调并不包括的东马,预料东马两州可贡献国阵41-46席位,狂胜希盟的最多15席。最后结果为,国阵以117至122席继续执政,压倒希联的100至105席。


他预测,在“马来海啸”吹袭下,州政权方面,国阵仅能保有彭亨、玻璃市、登嘉楼,以及拿下伊党的吉兰丹;希盟则捍卫槟城、雪兰莪,也攻占吉打、霹雳与柔佛;而森美兰、马六甲产生悬峙州议会。若如此局面真的灵验,等于中央政权弱势跛脚,政治冲击如中央与州属对立、权力结构不稳、金融信心溃散等,后果无法想象!


拉菲兹大胆预测伊党全军覆没

拉菲兹大胆预测,伊党扮演第三势力角色失败,全军覆没,国州一席不存,老巢吉兰丹沦陷。他解释,若出现三角战,根据头马先胜制度(First Past The Post)下,惟有赢者全胜(Winner Takes All),伊党的的25%基本盘,永远无法超越希盟或国阵,确定为最大输家。


Invoke民调点出,国阵持有的马来铁票下滑,从去年底41%,跌至今年2月份的28.5%。马来票流向伊党18%,希联取得14.1%。民调突出多达22.3%马来选民,保密投票意向,另外17%尚未有定夺。他道出心底话,期待观望的马来选民,或在火热投票后期,全面倒向希盟。


拉菲兹有立场主导民调,是否有深入探讨乡区保守一群、垦殖民、公务员或是邮寄选票选民,一样有摇摆现象?还有,不少的边缘选区,正确数据又如何?民调贴近真实吗?还是如网络一般,一厢情愿、虚幻离地?


他期望,待通过的重新划分选区界限法案,料无法干扰大局,搬迁选民未必票向执政党,这如注入反对党阵营一道兴奋剂,到底是可否实现?让悲观者转忧为喜?他预测希盟获81.1%华人票,国阵18.9%支持率;至于印裔票,则朝野对半平分,国阵有45.4%支持率,与实际情况落差不大。


拉菲兹既然贬低选区划分法案,为何英国著名杂志《经济学人》不以为然,不惜撰文抨击,以不雅标题“小偷,住手!”,剑指国阵靠法案偷袭得逞,“不干净”地赢得选举?选举委员会主席莫哈末哈欣,一早否认这种可能性,网络上为此课题争议颇大。


不可固执于既成观念方能得可靠结论

希盟支持者对于度身定做的民调结果,自然无任欢迎。内政部副部长拿督诺嘉兹兰大泼冷水,指这为反对党障眼法,抵消下跌的支持率。谁是谁非?凡事应该从多方面看待,不可固执于既成观念,方才得出可靠结论。


网络时代,以集会实体人数,判定政党动员能力,有商榷余地。网络普遍的直播视频,改观竞选拉票模式。这样一来,肉眼判断出席即为支持率,必然产生误差。所以,有分析者专门研究政党网络关注率,得出特定数据,反映大概情况。


不久前,本地社交媒体研究机构PoliTweet,运用原始阶段的大数据技术(Big Data),搜集党派活动情报,一探政治温度,重点为鉴定脸书用户,有否跟随政党最新状况?如留言表态提及政党和人物、分享相关政治新闻、按表情符号等动作。


自2016年11月以来,PoliTweet观察2400万名各年龄阶层网民,其中19%或450万人介于13至20岁,定义为潜在选民。共有1900万名成年脸书用户,各政党关注频率不同,但朝野格局此消彼长、大同小异。


当时调查(截至去年7月份)脸书整体关注率,国阵有51.36%(330万人次),希盟只得9.38%(60万人次),两边都关注者有39.06%(250万人次)。短短一年内,巫统骤失40%关注者(330万人次)、伊党失59%、公正党失10%,民政党、马华、国大党一样减幅分别多达86%、74%和47%。


行动党关注率大幅度递减

行动党方面,更早的Politweet报告指,其关注率以惊人幅度递减,即3个月内从460万滑跌至110万人次。当时,舆论诠释为物极必反、民心思变。去年7月份,该党表现中规中矩,保持130万人次,比公正党的180万人次来得少。


无论如何,密切关注并不等同友善支持,也有可能网民严厉批评,或是恶意数落、严厉谴责所致。同时,考虑到网民利用其他平台,如WhatsApp,微信(WeChat),Line,Instagram等,当作分享、留言、按赞等政治表态,形式复杂多变,追踪加倍困难。


随着大选随时举行,政党关注率必然水涨船高,普遍存在的政治冷感症一扫清光。也是选民的网民,优先关心生活环境变动,以及切身民生课题,比起任何的意识形態、族群权益、人权维护等,更有可能构成大选诉求。


网络舆论切忌忽略任何小事,因为经政治化后,可爆发非同小可的杀伤力。如藜麦风波,的确为首相团队带来巨大考验。三月初雪州水供短暂干扰,严重破坏希盟州政府形象。雪州大臣拿督斯里阿兹敏阿里辩称,雪州水河有限公司(SPLASH)为联邦管辖,收购不成引发问题,民众并不欢迎这样推卸责任说法。


近期香港立法议会补选,建制派击退来势汹汹的泛民派,夺下2个对方的堡垒区,说明民心逆流势不可挡。朝野应有意识,脚踏实地,做好亲民基本工作为重,不可全然单靠网络宣传拉票,否则可能阴沟里翻船。毕竟网络变数多,朝野得调整步伐、随机应变!


确定的一点,朝野大选紧绷对峙,拖到投票日算票定输赢,双方网络战投石问路,好戏当然在后头!

 


Copyright © 2018 Akademi Kewartawanan & Informasi Taima All rights reserved.   大马新闻资讯学院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