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马华人周刊 · 网络世界 · 关山渡

网络之路荆棘满途 舆论印象蒙蔽真实

·2017年12月23日

网络方便生活和社交,副作用也无比巨大,道理如同水能载舟、亦能覆舟。若比拟网络为条条大路,只有少数为康庄大道,多数为歧路迷途、走起来须征服荆棘颠簸。滥用网络扭曲事实、蒙蔽真相,制造错误一般印象,最终影响舆论,甚至左右政治判断。这类例子,大选前层出不穷、屡见不鲜。


2017年结束,“路”字登榜荣膺年度汉字,2万8887张投票中,拿下8795票,众望所归。然而,亚军的“累”字,仅输446票(得票8349),说明这条“路”为劳累命,需要奋发努力踏上征途。网络讯息爆炸、选择太多,网民一失神就会迷茫失措,要顺利走完未来路,挑战颇为巨大!


“路”可以是“一带一路”,建设基础设施,连贯城乡、互通有无,带来辉煌发展。此次选字活动,由华总主催,汉文化中心主办,从2011年迄今,当选字分别为“转”、“改”、“涨”、“航”、“苦”、“贪”,反映网民心态。其他语文族群,无法充分了解中文文字精髓,但本身舆论圈子发言论事,也环绕一定中心大意。

 

 西拉玛吉发表争议颇大的推文

2017年12月5日,马来爵士音乐天后拿督西拉玛吉(Sheila Majid),以“忧”字为主旨,发表一番争议颇大的推文。其大意内容为:“食品飙价、马币疲弱、生活成本高涨、就业机会有限,国人很劳累、生气。债务不是源自本身,我们被压迫得难以喘气,别再找藉口了,请专注把国家带回正轨,失望!”


西拉的发牢骚推文如平地一声雷,超过2万人纷纷转发分享。她身为公众形象人物、网络民意代表,公开表达不满现状、呛声政府,网络效应迅速发酵。然而,这位生活写意的艺人,论政的时机、地点和发言方式,一切正确无误吗?


适时巫统常年大会重头戏,5700多名中央代表集合会场,聚焦重大政经课题。身处权力核心的领袖,如巫统宣传主任丹斯里安努亚慕沙,率先反驳西拉多管闲事。財政部秘书长丹斯里依尔万则表示,西拉把“时尚生活消费”(Cost of Lifestye),当作“普通生活开支”(Cost of Living),自然有巨大落差。


部落客Rocky's Bru(原名阿希鲁汀,现职新闻从业员)撰文,指控西拉言论不当,没必要加入政治元素,继而被他人政治化。他劝请西拉,勿强行出头,理应教导粉丝减少依赖贷款,开源节流、精明消费,避免购买奢侈品如苹果手机。与此同时,任何人不能否定政府扫贫努力,推行协助低收入者惠民计划。

 

 艺人为公众偶像应谨慎发言

Rocky's Bru认为,艺人为公众偶像(Icon),平时该谨慎发言,因为易被听取仿效。不久前,曾有网络谣言谓,本地艺人西蒂诺娜哈莉扎(Siti Nurhaliza),准备上阵北根国会议席,挑战首相纳吉传统堡垒区,后来证明子虚乌有。这清楚证明,某股势力对艺人虎视眈眈,力图利用他们改变政治版图,因此别掉以轻心。


西拉言论反应两极化,中央在野势力表明欢迎,包括土团党总裁即前首相敦马哈迪,以及希盟高层领袖。而大马演艺人员协会以单位名义捧场,其他有著名主持人达芙妮、综艺天后阿迪巴、艺人莎莉花等,支持西拉发言和批评权。至于华裔艺人方面,只有林静苗单独撑场。


话虽如此,西拉是否知道?自己于网络片言只语,等于为政党制作政治筹码,影响主要是年轻的一辈。她跨越娱乐范围,干预政治,贬低政府意味浓厚,是否坦然面对反批评?代民请命之余,何不鼓励粉丝专注理财规划?以实际可行步骤解决生活压力?


西拉的确点出生活压力状况,但是献策妙计,似乎是完全未提及。何谓“债务不是源自本身”?她也未有交待。其论调也非新鲜事,反对党领袖如林吉祥、拉菲兹等,经常都有类似内容的文告或演讲。不过,西拉为演艺界艺人,其言论该有深度广度,并正确反映其地位和身份。


根据官方数据,我国一般员工薪资,涨幅为5至6%,远超过通货膨胀率的3.5%。至于2012年至2016年,通胀率介于1.70%至3.10%,2017年首6个月,一度攀升至4.10%。需要一提的,多项的必需品价格调整,都因为白米、白糖和燃油津贴更改,或是取消所致,并不一定与国家外债有关。

 

 艺人论政必须容许双向回应

有人路见不平,谩骂指责西拉,并无法带来任何改变,只有让不满情绪高涨。有鉴于此,首相署部长拿督斯里阿都拉曼达兰最为务实,他邀请西拉和同调的艺人,一齐到其管辖的经济策划单位(EPU),聆听当前状况汇报。他补充,艺人论政也如普通人一般,必须容许双向回应。


达兰部长说,其他国家的艺人、演员或甚至艳星,有者参政改行当全职政治家。不同点为,他们常年累月论政,不是突然客串推文,就希望人们理解其全盘心意。他期望西拉虚心接受反批评,并解释言论含义。


然而,网络舆论低调处理达兰言论,继续炒作西拉原推文。至于国内贸易、合作社及消费事务部长拿督斯里韩查再努丁,说明“物价调涨是上苍旨意”,以宗教发展解释通货膨胀,即历史由来已久,受歪曲为模仿“天谴论”,令他百口莫辩。


网络人需时常深层思考,任何事情有其反面,并不如我们所想象一般简单,最近还有一个好例子。


2017年收官,美国深具影响力的《时代》杂志,选出年度风云人物,获奖褒扬单位为“打破沉默者”(The Silence Breakers),象征社会反性侵、反性骚扰运动,网络标签为#MeToo(我也是)。运动发起人鼓励性侵事件受害一方,公开个人不幸经历,除了警惕世人,并将涉及者绳之以法。


公开告密风暴,殃及好莱坞影城知名人物,制作人哈维韦恩斯坦(Harvey Weinstein)首当其冲,成为网络鞭挞人物。然而,风波不断扩大,甚至失控变调,连总统特朗普也卷入疑窦。


共和党候选人性丑闻以微差落败

#MeToo浪潮冲击下,美国亚拉巴马州联邦参议员补选,原本受看好的共和党候选人穆尔,因为深陷性侵少女丑闻,以微差落败,输给民主党的琼斯,令共和党政府在参议院优势减少。许多案例涉及名人,属于一面之词,且时间久远,难以搜寻具体证据,人证更一片空白,任何提控诉讼耗时费力。


揭弊运动原本出发点良好,后来的扭曲走调,使其踏上歪路。凡涉及重要人物,震撼性非比寻常,网络审判似乎把涉及人,未审先判,一律当作有罪,变相产生冤案或诬告行为。部分受控诉者,被迫停职拿假,甚至面对网络霸凌,等到法庭洗脱其罪名,并无法弥补名誉损失。


我国网民记忆犹新,半年前有香港过气艺人林雅诗,脸书直播文冬文化街遭受攫夺、险些受伤镜头,被揭发为自导自演假剧,构成网络反面教材。当时,网民不齿她捏造新闻、自我炒作,严重破坏我国名声。她后来狼狈离境,再也不敢高调踏入我国国土。


我国社会较为保守,反性侵、反性骚扰运动中,鲜少有受害人挺身揭发。国外则不同,香港有跨栏运动员吕丽瑶,以及前港姐冠军麦明诗,指控自己身受其害,获得一定程度的舆论同情分。名嘴如陶杰却大泼冷水,讽刺类似揭发行为,有不合理滥用、轻率敷衍之处,导致失去其本来意义。


翻查陈年旧案,即使有舆论鼓动加油,并无法确保沉冤得雪。相反的,应有的教育意识,即鼓励性侵、性骚扰受害人,于案件发生后及时报案,别噤若寒蝉,让罪犯逍遥法外。于此同时,相信警方专业性调查,比在脸书暴露案情,结果影响证据收集的做法,来得实际可靠。


不久前,霹雳州苏丹纳兹林沙殿下御词揭示,伊斯兰宗教主张中庸,大部份秉持中庸之道的穆斯林,拥有义务发声。不幸的,神圣伊教美好名声,遭受某些极端分子,或是特定团体破坏。关心时事者,有感国内宗教化趋势恶化,令人担忧,例如清真洗衣店排斥非伊教徒风波,埋下不少伏笔。
 

 话题渲染夸大恶化至难以收拾惨局

网络讯息流通,建立庞大社交网,很多话题经渲染夸大,恶化到难以收拾残局,走上不归之路。不仅是宗教争议,就是寻常的文化课题,也轻易带来这样的毛病,让偏执症蔓延,先入为主、印象臆测等观念横行,充斥假新闻,或是产生伪造命题,误导舆论。


2017年10月30日,马大华文学会遭殃,学生事务处罚冻结一学期,直至2018年2月4日才解冻。网络掀开阴谋论之说,指当局打压华人文化,以简单可笑理由(活动告示板纯中文),意图“分裂种族”,所以关闭此历史悠久的大学团体,其实真相并不是如此。


马大伊斯兰学生会,也因类似理由遭对付。大专法令说明,校方有绝对权力管制校内注册团体,活动必须依法报备。根据华文学会理事后来承认,过迟召开常年会员大会,活动筹备无法衔接正常程序,结果如“摇篮手”及“全中华”生活营活动触犯条例。此外对外函件及告示牌,犯下没有展示国英文的错误。
 

 迫害妄想症作祟以为华文学会受害

一些网民,迫害妄想症作崇,以为华文学会受害,犹如历史重演。年龄稍大的网民记得,1974年即旧马大华文学会,因为涉及颠覆活动,连累学会被关闭,部分领导人也遭受内安法令扣留。事发不久,国会发表白皮书,阐述整个事件前因后果,引起华社大轰动。


马大华文学会于80年代复办,基本上是个崭新的学会,与前身毫无关系。但身处网络时代,应充分利用社媒便利,告诉社会人士种种真相,并在有限度自由的大学环境内,把活动提升到新水平,例如向其他族群,推广多样化的中华文化,消除学术界的认知谬误等等。网络科技辅助下,华文学会可以拥有无限潜能。


结论是,尽管互联网如条条大路,拉近人们之间的空间、时间距离,如何培育和谐安宁的环境气氛,让人人有安全感,以免沦为纸上谈兵、画饼充饥。网络滥用可蒙蔽真知,让假象反客为主、无知成王道。上网读取新闻,还得深思考、多考证,方能踏上正常健康发展之“路”!
 


Copyright © 2017 Akademi Kewartawanan & Informasi Taima All rights reserved.   大马新闻资讯学院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