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马华人周刊 · 网络世界 · 关山渡

新闻午餐免费招待?媒体生存转型至上

·2017年9月23

天下没有免费午餐,网络新闻服务也服膺此则定律。网络平台中,网媒开天辟地、大展拳脚,情况如物竞天择、适者生存。唯有意志最强悍,以及具备智慧才干者,方可通过持续生存考验。至于读者可扮演什么角色?他们必须观念认知正确,享受资讯服务之余,还得付出一些代价,别奢望一切理所当然、顺理成章!


宽宏大量的读者,乐于付出微小用费,发挥集腋成裘、聚沙成塔作用,减轻出版单位经济负担,让他们提升专业素质。尤其学术性质的媒体出版结晶,幕后耕耘者自创营收、盈亏自负。若读者能量力而为、无私援助,等于是锦上添花、成人之美!


《大马华人周刊》宣布,于第239期出版日,也就是9月9日开始,邮寄读者须自行负责传递开销。这样做的目的,让读者分担部分出版成本,把剩余资金充当扩展用途,从而兼备完善新闻服务。须强调的,读者若是网上浏览周刊内容,一律保持免费开放。


无法突破又得墨守成规的困境

我国的媒体出版领域,扮演第四权的制衡角色,却感受经济不景最为深切,前路缺乏平坦顺畅。过去数年,投资分析员报告大同小异,即市场广告开销下滑,媒体业举步维艰,投资评级一般维持为“中和”,属于一种既无法突破困境,又得墨守成规、萧规曹随的尴尬处境!


今年9月底,邻国新加坡发行量第二大、免费分派的英文报纸《今日报》(Today),转型为全数码化刊物,不再纸质出版。停止印刷版后,该报产生40名冗员,需重新分配工作岗位、自愿离职,或转行谋生。这样的转变手法,过程中难免牺牲痛苦,属于无可奈何的出路选择。


《今日报》由新传媒掌控,为客户综合电视、电台和数码平台,提出一套适应时代的行销方案。她大胆套用全盘数码出版策略,放弃传统平面市场,配合数码优先的媒体环境。这样的做法,既激进又突发,惟传统报纸可当参考模式之一。


去年,新国中文报业集团旗下出版近10年的免费双语报《我报》(Mypaper)谱上休止符。她完成历史使命,争取相对年轻、第一语文非华文的读者群。新国移动科技,大幅度冲击阅读习惯,网媒从实质纸张形式,转为数码屏幕,如何符合经济效益?成效有待进一步观察。


新国的媒体业蓬勃推展,无形挑战也何其巨大!我国的媒体同行同侪,观察审视新国媒体状况,可带来不少启发点子。


我国情况殊途同归。去年12月1日,本地英文网媒《热点》(The Heat Malaysia)网络版,正式熄灯。其前身为硬体双周刊版,配合2013年大选创刊。该年11月份,其封面头条触犯《1984年印刷机与出版法令》,遭吊销出版准证三个月。其后復刊出版,再全面转型为网媒,寿命只维持短短一年。


2016年有其他网媒坏消息,如英文和马来文版《大马局内人》(The Malaysia Insider)、《当今大马》姐妹台《Kinibiz》、三语时事网媒《人民邮报》、本地彭博电视网,不约而同基于商业经济考量,宣布停止操作,告别新闻平台。


知名度高 但无法做到收支平衡

《大马局内人》关闭前,拥有庞大点击率、知名度高,浏览量名列我国十大排名榜。然而,无法做到收支平衡,其巨大亏损是否有“政治投资”失败的意味?这类质疑,一直到今天没有确实答案。当然,其他因素如内部管理结构、企业文化、员工士气等落差,也是网媒兴衰成败的考虑范围。


应当留意的,并不是当局严厉执法,或是苛刻法律管制,才会严重威胁网媒。当局的审查、监视、检举等行动,属于次要问题。虽然,网络执法单位曾封锁异议网站,譬如《砂拉越报告》、净选盟、《亚洲前哨报》、网志发布平台《Medium》,以及违法个人部落格等,并无法动摇网络言论自由尺寸。


弱肉强食、在商言商的残酷环境下,我国中文网媒纷纷淘汰出局。除了政党操纵者外,几年前有《风云网站》、《独立新闻在线》等,销声匿迹后,另起炉灶、取而代之的并不多见。英文网媒却如雨后春笋,不断涌现,竞争也异常激烈,她们有财雄势大的商业集团撑腰,即使开支庞大,熬过初始阶段不难!


读者向往网络免费新闻,以为每家媒体都得如此,使问题更为棘手。网络世界中,普遍存在反智现象,如“回声室效应”发酵,让新闻个性化,与民意大为脱节,甚至构成舆论主流。多数网媒转型多元,出奇制胜、灵活多变,不断注入新内涵,以新颖手法呈献新闻,保障短期卖点,却无法确保度过长期危机。


网媒或出现传统媒体特色

网媒后劲凌厉,逐渐淘汰不少传统媒体。然而,物极必反、柳暗花明,到达巅峰阶段,网媒出现类似传统媒体的特色,逆向回到过去的路线,譬如重视媒体公信力、侧重读者意见、设下收费阅览制度、依赖一般广告收益等等,展现未来网络的新面貌,这是网民的乐观期望。


无论如何,网媒读者要求近乎免费的讯息服务,几乎让网媒无利可图,甚至还得倒贴亏损!


本地网媒成功落实收费制度,例子寥寥可数。《当今大马》尝试结合读者订阅、招徕广告。2002年,其英文版推介收费制,2011年中文版也不再免费。该媒体推出网络电视,开拓电子商务专业领域,往全方位形式发展,面向广阔的阅听市场。


《当今》坦承,曾接受国外基金援助,引起巨大争议。2004年时,总部设于美国纽约的媒体发展投资基金(MDLF),注入一笔130万令吉股金,为其首发资金,助她奠定财政根基。过后还有“美国开放社会基金”(OSF)单位定期捐献,这类基金与乔治·索罗斯(国际知名金融大亨)有关联。


该网媒坚持,尽管接受外来援金,其编采团队保持独立自主,恪守专业新闻准则。当然,瓜田李下、爱屋及鸟,她是否屈服于西方“软实力”,成为西方宣扬“民主人权”的传声筒?这需要不间断审视和评估。


一些读者仗着付费展开人身攻击

网媒付费浏览有严重缺点,即指容许付费读者,在每则新闻留言板留言。说得好听,让读者加入互动,发表创意看法,参与组织或传播资讯。但一些读者仗着付费,享受自由发言特权,展开人身攻击、谩骂抹黑,发泄情绪,表态内容全无营养价值。《当今》便因为这样的留言,涉及法庭诽谤官司。


能够存活的中文网媒,一些是附属于传统平面媒体,作为报纸电子版,例如《星洲日报》、《南洋商报》、《中国报》、《东方日报》、《诗华日报》、《光华日报》等。有的完全免费浏览,有的实施部分收费制。其共同点是,并非完全依赖网络收入,还得配合平面广告,方才后顾无忧。

本地某些网媒,以“内容农场”(Content Farm)模式独辟蹊径、专搞噱头取胜,深深吸引读者。内容农场以取得点击率为目标,突出植入性商业广告。网络新闻内容中,搜索关键热门字眼,大量生产文章或视频,其内容或标题符合夸张、惊悚、血腥、膻色等元素,增强读者点击欲望。


这类方式产生弊端,即制造大量完全虚假、或半真半假的网络新闻,混淆网民的视线。向来,报章占有网络优势,手握新闻来源,只要把网络八卦消息,加一点文字或照片技巧, 让读者有追究到底的心理冲动。这类拼凑文章抢鲜抢险,多时忽略新闻品质、漠视价值准确等要则,带来的负面冲击不小。


“内容农场”或面临末日,近期脸书管理层决心打击假新闻,采取措施如发觉网媒犯错,即中止其广告发布权利。这样一来,扼杀“内容农场”专页财路,使得他们不敢造次,被逼收敛态度。


富可敌国企业 “外包”转载本地新闻

富可敌国的谷歌、脸书、雅虎、微软与推特等企业,于自家网站设立新闻平台,与本地媒体合作,“外包”转载本地新闻,以低成本获得授权。脸书曾推出“即时新闻”(Instant Articles),即一种快读新功能,让手机用户体验阅读速度,力求建立新市场。
今年6月28日,脸书庆祝成立13周年,其注册用户数目突破20亿,代表全球逾四分之一的人口,属于其活跃拥趸。创办人兼执行长朱克伯格表明,脸书于2012年10月,打破10亿用户大关,如今数据翻倍,全程不到5年时间,为虚拟世界拉近距离。


脸书大受欢迎,其上载的新闻,真的是免费的吗?


许多网民以为,脸书新闻产品予取予求,这是不正确的。脸书以其他方式,例如汇集读者浏览流量,上载商家广告,以换取客观收入。网络消息揭露,未来脸书计划新闻阅览收费,从幕后转到幕前。初期凡订阅10篇以内,可不必付钱,如果意犹未尽,浏览一律得通过“付费墙”(Pay Wall),交付若干用费。


目前,脸书于美国测试收费计划,若扫除任何阻碍,最快于明年宣传、落实。至于我国,准备就绪后,或会步上收费后尘。为此,欧盟酝酿推出“谷歌税”新法案,更新数码版权条例,要求谷歌、脸书等新闻平台,也向报馆等传媒机构,支付版权费用。若成功推行,对弱势媒体或属好消息。


协助网媒发展却鲜为人知

我国当局协助网媒发展,虽然有努力,但鲜为人知。一些政策措施,间接阻止违法“挣钱”行为。其中一个,今年3月14日,通讯及多媒体部(MCMC)推展“真相在此”(sebenarnya.my)网站,杜绝网媒传播的假新闻,核实验证任何网络消息。这让投机或恶作剧者无所遁形,避免个人利益危害国家安全!


网络有人为赚钱牟利,罔顾道德操守,破坏宗教和谐、损及社会安宁。近日,多媒体委员会引用法令,封锁一家线上游戏供应商,令其24小时内,下架一款台湾出品,称为《众神之争》(Fight of Gods)的手机游戏。其罪名为以耶稣和佛陀神明,当作战斗角色,形如儿戏,也贬低亵渎宗教,伤害团结精神。


回到初衷,网络新闻并没免费招待,网民需要修正这等观念。至于媒体经营者,吃力不讨好外,还得克服种种考验,以转型求变达致持续生存。与此同时,媒体人也冀望读者,明白事理、洞察真相,愿意分担部分责任,让出版事业更为美好!
 


Copyright © 2017 Akademi Kewartawanan & Informasi Taima All rights reserved.   大马新闻资讯学院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