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马华人周刊 · 网络世界 · 关山渡

 脸书分化社会道歉了事?
网络舆论需深层改革

·2017年10月21

网络改变世界面貌,绝对没有回头路。尽管网络体制病态丛生,弊端处处,例如横行无忌的假新闻伪消息、社交模式逆反颠倒,道德底线模糊等,这告诉我们一个事实,改革网络需要无比巨大勇气,即使如脸书这样的网络巨擘,也觉得难以招架,被逼公开道歉,承认能做的并不多!


今年9月30日,为犹太人神圣的“赎罪日”。脸书创办人兼执行长马克·朱克伯格(Mark Zuckerberg)感慨反思,过去一年过失错误颇多。他寻求心灵安慰和网民原谅,尤其脸书加深社会分化,无法促进和谐安宁,因而内疚万分。他当晚道歉之后,承诺改善脸书缺点遗憾,尽力扭转未来表现。


言论与美国国会调查俄罗斯议题有关

虽然朱克伯格未详细说明因由,网络舆论分析,这与美国国会调查俄国议题有关。调查团队怀疑,俄国以操纵网络舆论手法,介入美国2016年总统选举,并影响时局,包括通过网络黑客,取得民主党总统候选人希拉莉的“黑资料”,发布后协助共和党候选人特朗普当选。而白宫“通俄疑云”,从核心团队到总统女婿、儿子,牵连范围不断扩大!


不久前,脸书管理层承认,自2015年5月至今年5月,一家俄罗斯机构花费10万美元(约42万令吉),于脸书上刊登多达3千则政治广告,加深美国社会分歧鸿沟。此外有470个虚假帐号,专门散播有关移民、种族与同性恋权益广告,制造矛盾与分裂。事情曝光后,脸书屈服压力,开始管制政治广告,不允准隐瞒幕后金主身份。


脸书道歉言犹在耳,隔天的美国赌城拉斯维加斯,爆发惨绝人寰的枪击案,造成59人丧命,5百余人受伤。在此非常时刻,脸书一再显露重大弱点,无法制止假新闻冒现。其中,脸书自动新闻系统失灵,选择一则来自极右翼网站消息,指枪手为“反特朗普的民主党人”,一开始就误导舆论。


此外,脸书犯下低级错误,错植枪手姓名与大头照,指为吉瑞·丹利(Geary Danley),实际上是史提芬·帕多克(Stephen Paddock)。脸书发觉谬误后,第一时间即收回新闻,但困扰经已构成,公信力严重受损。脸书千方百计抵御假新闻,却防不胜防、百密一疏下中了道儿。


放行假新闻通关根源在网民

何其残酷的事实!脸书如此不济低能,一般人使用社媒,又如何能够成功辨别假新闻?假消息无孔不入,伪装粉饰手段高明,混合于真新闻讯息流中,迷惑网民的认知,过滤撷取极为不易,总有漏网之鱼。必须承认的,放行假新闻通关,根源在于网民本身,不能完全怪罪脸书一类的社媒工具。


何况,假新闻之中,存在“后真相的假新闻”,令人难以明辨是非。就连贵至特朗普总统,屡次无凭无据下,咬定主流媒体报道捏造新闻,作出幼稚、有失身份的言论。记者以官方数据质问他,总统干脆打太极否定到底。这样指鹿为马、混淆视听,让网络舆论恐慌失措,等于流失信心,产生巨大危机。


赌城枪击案后第5天,美国警方不得不放下面子,向社会人士寻求查案线索。原来,枪手心思慎密、行动有序,且具有反社会人格,却从不上脸书、推特等社媒抒发心声,甚至未留下任何遗书自白,调查队伍无法得悉其杀人动机,始终构成谜团。这样在美国这个科技先进的国度,无疑是人性最大讽刺!


美国的网络设施发达,保安措施充分考量,三权制衡确保政治体系稳定可靠,却无法避免“外国势力”数码化入侵,或是使到区区一位枪手为所欲为。这暴露真相,世界任何一个国家,都有类似的风险考验,我国也不例外。


我国实行议会民主制度,每5年就必须举行大选。即将来临的第14届选举,牵动各层面如社会、经济、教育、文化等领域,如果疏忽防备,有可能让网络袭击得逞,以及假新闻操纵舆论,带来非同小可冲击,甚至危害社会安宁、破坏和谐气氛!


“偏食”信息习惯变得思维狭隘化

网络全球化特点,让社媒呈现新闻个性化,且即时全天候操作。网民依赖社媒成性,摒弃向来倚重的传统主流媒体。无可否认,有网民借社媒强大通讯功能,扩大个人视野,体验崭新的资讯世界。但另有人深陷泥沼,因为“偏食”信息习惯,变得思维狭隘化,陷入死胡同中,如同失去灵魂的行尸走肉。


网络争议不断,原因何在?社媒彻底改变国人的价值观,成接收外来信息的唯一源头。此外,因为回音室效应(Echo Chamber Effect)、羊群心理等作用,让陷入桎梏的网民,待人处事缺乏人情味、自私冷酷,而逻辑思考、理性回应等做法,逐渐变成一种苛求。


虽然说假新闻几可乱真,网民更难辨别网络真假议题,常陷入伪命题中而不自觉。举个例子,日前本地新海峡时报集团宣布,其纸媒产品,包括英文《新海峡时报》、马来文《每日新闻》与《大都会日报》,停止东马印刷版。而更早的数月前,英文《星报》和巫统喉舌《马来前锋报》,不约而同退出东马平面媒体市场。


这等的媒体策略,符合商业投资考量。一些网媒诠释,亲政府的主流媒体不得民心,导致发行量大跌,也以此预测下届大选成绩,或有政治海啸出现。这类看法,不过误读网络现象,错判政治效应。要知道,连国际素负盛名的《华尔街日报》,也因为成本上涨,同时期停止亚洲、欧洲印刷版。


最近一则网络新闻令人深思,也是前脸书系统工程师之一的夏斯丁·罗森斯坦(Justin Rosenstein)表明,平日限制自己使用、下载手机应用程式(App),理由为滥用这类软体,令人难以聚焦于现实生活。他曾於2007年时期,参与制作“赞好”按钮(Like Button),深入理解网络世界。


社媒应用程式犹如毒品令人上瘾

罗森斯坦承认,社媒、应用程式犹如毒品,令人上瘾,破坏精神集中能力。他采取的反击措施,包括于电脑自我设限、拒绝浏览社媒,或是移除相片分享程式。至于前雇主脸书界面,他安置时间控制,避免过度使用。他担忧一些网络公司,偏好利润利益,不惜重本打广告吸引用户,使得消费者无法自拔。


手机应用程式推介初衷,为改善和提升生活素质,如今却反过来损害健全社会架构。他建议当局如管制烟草一样,局限网络公司推销、宣传产品,避免滥用成瘾。若任由应用程式主宰网络,或产生反乌托邦的社会模式,最后带来全体覆灭的命运。

何谓反乌托邦(Dystopia)概念?原意为文学体裁,与乌托邦理想相对,即充满丑陋与不幸,属于病态社会现象。其代表文学作品,有著名的《1984》、《动物庄园》(Animal Farm),作者为英国作家乔治·奥威尔(George Orwell)。冒险科幻电影《饥饿游戏》(The Hunger Games)系列,也有反乌托邦的影子。


反乌托邦社会中,物质文明压倒精神生活,尽管科学昌盛、技术高超,甚至人工智能介入生活,无法保证一切上轨道。产生的弊端,如阶级矛盾、资源不均、犯罪违法、迫害侵权等,让科技设备毫无用武之地。如此代表人文建设空虚薄弱,最后步向败坏毁灭。


网络人文修养没有同等程度提高

回顾网络发展历史,后年即2019年,为互联网诞生50周年。社媒称霸社交领域,其他重大应用技术如大数据、人工智能、机器学习、虚拟现实、智能虚拟助手等,纷纷粉墨登场。然而,网络人文修养并没有同等程度提高,负面效果如网络犯罪、霸凌、病毒散播等,依然难以彻底消灭。


审视另个网络课题,网媒抢先报道说,香港百年历史的英文《南华早报》,经中国阿里巴巴集团收购后,不仅继续印刷版,还计划3年后,利用人工智能(A.I.)技术,取代部分记者工作量,也即是机器人加盟新闻专业,它们负责采集、编写和生成第一手内容。


机器人处理静态新闻,例如天灾人祸、股汇资讯等,不难胜任愉快、顺利交差。至于动态时事新闻、复杂调查性评论,譬如政治观点报道,还得经过人工监督、审查,以免被有心人所利用,满足个人议程或利益。

网络颠覆一般的社交形式,深度广度令人难以想象。好像Sarahah(源自阿拉伯语,意思为诚实)应用程式,始创于中东国家,流入美国大受欢迎,连我国网坛也有口皆碑。此软件具有高度人工智能,让网民隐蔽性向他人畅所欲言、评价批判,却不会曝光身份,且受批人无法回复。


从好处看,这类社交软件鼓励留言,从零度交流扩展到无所不谈,协助建设性意见上情下达,或反过来进谏说情,改善企业缺憾。


例如,员工可尽情向老板发牢骚,发泄平时无法流露的不满。坏处为,若有人公报私仇,容易成中伤工具,助长语言霸凌。此外,该软体存在泄漏个人隐私弱点,不能不注意。


万变不离其宗,Sarahah一类社交媒介,利用网络单方面发送讯息,打通人情世故、破除沟通障碍。但是,这无法保证假新闻、伪消息不会流传。网民该以何种心态,面对颠覆常理的社会认知?以及照顾社会的敏感一面?多数网民都束手无策、无可奈何,只有顺其自然发展。


冷冰冰电子设备 无法突破社交瓶颈

人际关系奥妙无穷,要逾越还得克服种种阻碍。然而要确定一点,冷冰冰的电子设备,无法突破社交瓶颈。理论上,网络撮合朋友同志,不受时空限制交流。但更多时候,自己批评的课题,情况一知半解,又懒于求证核实,随意发布似是而非讯息,荼毒其他没有主见者,大家都活在自己的期望和信仰之中。


我国近期爆发的啤酒节争议,以及清真课题风波,暴露宗教、文化、族群敏感一面。中文的脸书界面,许多网民针对时事课题,毫不留情的批评数落。这类言论,借着网络的即时翻译系统,也能让其他语文源流的网民知悉内容。所以,发言时应理性中肯、小心遣词用字,更不能从单一眼光,解读复杂的公共课题。


虽然,网络生态系统紊乱无序,我们还得勇敢面对。网络服务企业如脸书,承认是分化社会祸首,公开道歉无法了事。所以改革网络舆论,需要网民首先行动,尤其游走网络社交平台,或是接收任何新闻,都该多斟酌考量,别照单全收,发言得三思而后行!
 


Copyright © 2017 Akademi Kewartawanan & Informasi Taima All rights reserved.   大马新闻资讯学院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