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马华人周刊 · 网络世界 · 关山渡

教育课题网络脚踏实地

·2018年7月21

中央政府百日施政,2月余后开始倒数阶段。此时正式召开国会会议,网民满意度就快有结果。已经知晓的政策,除了少部分惠民外,多数属于期望和真相、理论和实践的对撞冲击,因此知易行难、矛盾浮现,经常突出犹如缠绕前朝的政治危机。


问题根源为,网络天马行空,政治描绘假象歪曲,看待一切浮夸表面化,以为可为所欲为、一厢情愿。众多网民自信,自己手上一票促成变天,即等于转换过去政治思维模式。结果无情现实戳破虚幻理想,留下遗憾和失望。


一里路变十万八千里路

独中统考课题、引入宏愿小学两大概念,便是争议焦点。各类的呼声要求履行承诺,早日落实承认统考的诺言。希盟成员的行动党,如走上过去马华民政老路,即不获其他盟友肯定,举步维艰、瓶颈处处,惟有采取拖延策略,所以有“最后一里路”,变为“十万八千里”之说!


统考课题付诸实行,一点也不简单。先前有伊斯兰党中央领袖反对,随后巫青团长拿督阿斯拉夫唱和,即不准外来文凭纳入国家教育主流。更为惊讶的,形象开通的教育部长马智礼,道明统考通关之前,得确保国语地位稳固,以及维持国民和谐团结。


上任的教育部副部長張念群,坦承无法确保年內为统考报喜,因為本身不是決策者,得交由内阁决定。即使如此,内阁有五位行动党的华裔正部长和沙巴复兴党的一位华裔正部长,不难为承认统考请命,说服内阁同僚,如果真的有心,打开统考通路并不存在争取难度。


何况,《希望宣言》承诺,统考文凭持有者,只需附加大马教育文凭(SPM)国文单科,拥有优等或更好成绩,就有资格申请入学本地国立大专学府,这是首要步骤。張念群确认,承认一事无需国会批准,如英文A-level考试地位,只要内阁点头即可。


值得一提,统考文凭正反支持者,通过网络大斗法。某个民间教育资讯网页,低调征询是否赞成政府核准统考?(网址:https://www.pendidik2u.my)。初始阶段,万名回馈者一面倒反对,稍后网民大规模关注后,情况才有改善。


网民民调不能作取舍

一言既出,承认统考无需“争取”或“协商”,网络民调更不能作取舍。如此其他相关课题,如制度化拨款华校、放宽大学就读种族固打、栽培华小师资等,不也得通过民调门槛合法化?显然是不合逻辑、不近常理!


增建华小10所全新、6所搬迁课题,最近的演变为,教育部保持8间,其余半数尚待检讨,华社哗然一片。而新增的隐忧,敦马重提“宏愿学校”概念,张念群大力支持,条件为华小不变质、不失自主权,并需以“增建”方式落实。


有关计划过去带有政治动机,后来改为“学生交融团结计划”,仍然弄得无疾而终。10年前,唯一试验性设立,坐落雪州梳邦再也的宏愿学校,家长投诉硬体发展停滞不前,难以建立优良口碑。网络的忧心猜疑,绝不是没有来由的。


宏愿学校当初概念,让华小、淡小和国小,共处一屋檐下,使用相同的设备、场地,以及共办课外活动等,不触及教学媒介语。如果欠缺推行信心,无法破除华小变质心魔,以及不能投入足够资金资源,一切都是空谈。


教长称不急于废除大专法令

涉及多层面教育课题,暴露希盟政府内部立场不一致,经常随机应变,借故拖延敏感决策。马智礼证实,当局不急于废除《1971大专法令》,新开的国会注重其他议程。而国家干训营存废,本位矛盾模糊,悬而未决不出奇。


当初,希盟政府,闪电成立耆老理事会、废除消费税、清洗前朝政委高官、让9大机构转向国会负责等,盘踞已久的华教课题,也该用同个标准了结,并不是随着舆论摆动,特别是担忧极端分子挑拨,或是在意压力集团的无理批评。


一些现象令人不安,青年暨体育部长赛沙迪的非正式新闻官努曼,力挺LGBT(男女同性恋者、双性恋者与跨性别群体统称),触犯政坛忌讳,结果被逼引退。这些证明,社会歧视观念根深蒂固,无法以对话交流破除隔阂!


庆幸的,网络舆论出现反常但成熟现象,即不再为新政府背书,而是另有主张意见,拒绝盲从一贯做法,这应该当成一记警告,即政治人物必须相应作出思想、行动上的改变!


如关丹地庭判决,反莱纳斯稀土厂的15名绿色盛会成员,因非法集会及骚乱罪成立,其中有新科文冬国会议员黄德、网络红人丘光耀等人,他们即席发动网络筹款,短短几小时内解决总数2万余罚款。网络舆论怒斥此举,筹款扰民习惯不可取!


结论是,现实课题戳破网络幻想,希盟及其个别成员党需证明自己“当家又当权”,从内到外纠正偏差政策,不可重复前朝错误步伐。否则,任何一场补选,或是下届大选,必然有选票狠狠教训!

 


Copyright © 2018 Akademi Kewartawanan & Informasi Taima All rights reserved.   大马新闻资讯学院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