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马华人周刊 · 网络世界 · 关山渡

网战硝烟现实大选 公民责任网络助力

·2018年4月21

第14届大选黄道吉日,即4月28日提名、5月9日投票。举国1494万624位选民,此时履行公民义务、尽一份社会责任。网络见缝插针,举凡大选各类知识、一般认知,以及政治讯息等,一一俯首可得。网民驾驭网络,忠诚为选民服务,并不是反过来当网络奴隶,或沦落为破坏选举的工具。


互联网终极影响达到巅峰,呈现一幅复杂多变的场景。从宣布国会解散,到铺路全民投票,网战随之爆发。与2013年5.05大选相比,本届增添许多看头,包括网上直播技术娴熟、植入广告手法高超,互动方式灵活多变,网民乐意上网浏览,当个有智慧有远见的选民。


当然,网络广受欢迎,不代表实际投票中,囊括大部分选票。网媒、社媒的使用率暴升,朝野双方缩短鸿沟距离。可知的,现时网络炒热大选,所谓的中间一群大幅度消失,民众情绪开始高涨,两线制雏形意识初见,即老树盘根的国阵守城,全面迎战来势汹汹的希望联盟,选民从中选一治理国家!


大选日期确定,网络面貌大为改观。过去大部分网民沉默无言,转化为参与一场交心大会串。网民的关注对象、表态留言,多少透露政党的实际支持程度。第三势力如伊斯兰党、小型政党、独立人士,以及废票联盟,此时舆论影响力逐渐萎缩中,或会被网络洪流遗忘淘汰!


11天的竞选时期,属于政治人物的最后拉票机会,若不懂得洞察民心,正视求变不满情绪,作最后努力弥补不足,等于与网络民意脱节、偏离主流论调,恐怕开票之际,必然流失可观选票而后悔不已。


获简单多数议席组政府

首相拿督斯里纳吉为解散国会致词,促请人民接受任何选举结果,即头马先赢制度(FPTP)下,获得简单多数议席(222席中的112席),即执政中央政府。网民应以成熟理智态度看待这点,与此同时,谨记得世界上并没有完美选举制度,即使美国总统选举人票制,也因为种种弊端而受诟病。


选举委员根据宪法,于国会和州议会解散后,60天内启动提名和投票程序。这一次,因为投票日定在周三工作日,引起网上大骚动。虽然此举并非不寻常(敦马执政时代也曾设周一投票日),反对党成功挑起怒火,以及散播阴谋论之说,即国阵不鼓励游子回家投票,或是有意拉低投票率。(政府后来从善如流,宣布投票日为公假。)


大选降临,极度依赖网络的选民,到底该如何做好投票准备,或是警惕何事呢?


从选民角度来看,持有的实体身份证非常重要,绝对不能交予任何人把持。若是临时遗失,除非有公函证明,不然投票意愿落空。


此外,选民应该清楚知道投票地点,最简捷的方法,即上选举委员会官方网页(https://pengundi.spr.gov.my/)查询,键入身份证号码,查取最新资讯。


值得一提的,因为《2018年选区划分法案》才通过,从国会解散后一段日子,选委会网页或只列明简单讯息,即选民身份、国州议席名字等简单资料。至于何处投票详细地点,需要等到提名日后,待讯息更新,才能充分知晓。网民也应理解,大选季节的相关网页,浏览量必然暴升、速度减慢,总之要保持高度耐心。


审慎投票不必盲从

网络传达政治教育,除了辨别政党标志、选票中正确打叉,网民也应该与候选人联系,通过社媒关注最新进展,认知候选人和政党政治理念、政纲、抱负或承诺。无论是投党或投人,网民作出的选择,必须有适当理由,并不是盲从或跟风而已!


一些来不及登记投票,或是因为特殊理由无法投票,而年龄又超过21岁者,与其网络上发泄,不如做些有意义工作,即当政党监票、计票和票站代理(Polling/Counting/Booth Agent,或简称PACABA),学习如何实践民主权利。这个领域需要大量人力,监督整个选票处理过程,也是一种公民责任。


选委会今次设立多达8989个投票中心,大部分也充当计票站。无论如何,PACABA团队由非政府组织,以及有份参选的政党包办。网民若有兴趣,可联系地方候选人,无论朝野任何一方,一律欢迎更多网民参与,走出虚拟世界回到现实,为选举制度贡献一份力量。


回看我国选举历史,自1974年国阵成立,拉拢大部分反对党加入,长期实力膨胀,难有足以分庭抗礼的势力。一直到90年代,46精神党领导的替代阵线横空出世,无力改变大局。2008年民联异军突起、夺下5州政权(霹雳州因议员变节得而复失),并历史性否决国阵三分二议席优势。


马哈迪率领希盟出征

2013年民联卷土重来,把投票率推到新高84.84%,总得票跃升至52%余,却因所赢得的国会议席比国阵少无法执政。此后民联瓦解、安华入狱,加上行动党与伊党分道扬镳,改写在野势力版图。极富戏剧性的,巫统前灵魂人物敦马哈迪医生,叛变后成立种族色彩浓厚的土团党,并领导希盟出征,若胜选内定重任首相。


此际,社团注册局突然解散土团党,理由为没遵循合法程序。希盟随后策略性反击,即4个成员党于半岛所有选区,采用公正党标志上阵,一时士气高昂。两个集团竞相提前推出大选宣言,显示气氛非此一般。这次大选,双方势均力敌,属于一场政治殊死战。


过去,政治意识属于纯接收模式,即选民阅读媒体新闻、出席群众大会,只有单向吸收。今天互联网时代,一部手机在手,参与政治角色无限扩大。网民浏览政党、候选人官方网站或专页,并能够留言栏上与其他人沟通。这样让拉票方式更富挑战,候选人受刁难,考验难度更大。


本届网络热情大减

细心网民观察到,比起上届和前届,本届网络氛围热情减少不少。其实,这种说法并不正确,经过两次政治互联网大洗礼,网民进步成熟,不再含蓄矜持表达政见。许多封闭式的社媒群体,集合不少志同道合支持者,所以两派针锋相对机会大幅度减少,难有激烈的课题辩论。


网络政治卖点在于联系功能,政治新闻可不胫而走、无孔不入充斥整个虚拟世界,传统平面媒体变得可有可无。网络演变成一种“参政”新形式,例如跟随直播有如人在现场、大胆留言表态批评、与亲戚朋友私下讨论、交换心得等等,这些都是积极正面发展。


这次有资格投票的选民,年龄21至39岁阶层的占据40%,多数又是首投族,非常关心切身民生议题。年轻人于个别朋友圈,闭门商讨政治课题,无形中带动政治热潮,以及呼朋引伴,鼓励大家出门投票。这样的网络低调关心,必然间接提高政治意识。


不应依赖“懒人包”瞎子摸象

政治何其复杂难懂又瞬息万变?年轻一辈要了解政治领域,不能追随网络时代特有的快熟文化,去除依赖网媒的“懒人包”瞎子摸象,而是不断学习观摩,审视朝野双方的言行表现。主要的理由,政治非静态而是动态变化,有需要以客观中立的角度评价,以及做好事前准备,不是全盘接受表层现象。


若有网络不良因素引入,如霸凌、人身攻击、谩骂诋毁等,不苟同政敌意见,以不礼貌方式回击,不过让网络增添乌烟瘴气,损人不利已。聪明的网民,讨论政治时候,理性控制自己情绪。他人即使看法不同,也不等于有错,谦虚地提出自己的建议,别一味挖苦讽刺,徒然破坏和谐安宁气氛。


网络组织威力强大,因为投票日在周三非连续假期,困扰一些跨州选民,或是于新加坡、文莱工作的民众。因此,有人发起共车运动(标签#JomBalikUndi),鼓励共同路线的游子,一同参与群组回乡投票,除了节省金钱时间,也能履行投票任务。网络物尽其用,激励其他人群起模仿。


网民有必要知道,根据1954年选举罪行法令s25(1)规定,我国雇主必须全力配合,让雇员于投票当日,拥有足够投票时间,包括不可无故扣薪,不然可在第25(3)条文下被控,罪成罚款5000令吉,或监禁一年。


网络成为主要宣传形式

竞选时期,网络平台可当政治寒暑表,彰显实际政治力量。除了少数宽频渗透力未到达地区,或是东马的穷乡僻壤,网络定型为主要宣传形式。网络争取支持力量,绝对要出奇制胜,摆在眼前的障碍也不少!


网络上最大的争论点,即到底有没有“政治海啸”?无论是来自华裔、巫裔或印裔,这类现象并无法从网络得悉,一切还是未知数。


有人形容,新选区划分未必有利执政党,不到开票一刻,难以确定结果。尤其乡镇重区民众、垦殖民、军警公务员等,投票动向未有明朗化。


网民应对朝野公平评价

无论如何,网民应该对朝野有公平评价,不能因为国阵执政多年,判定其过去治国方针一无是处。此外,在位首相一职长达22年的敦马,尽管网络个人魅力四射,其历史是非功过,也应接受评头论足。反对党保有雪兰莪和槟城两州,政绩也需要一并考虑,这才显得公平客观。


同时,网民应该有大格局、阔视野,别纠结于芝麻绿豆小事,例如国阵竞选宣言中提及,独中统考列为入大学条件“可以考虑”,至于是否引申至更大层面地位,无需浪费过多时间讨论。反之,我们应该关注双方政策其他内容,以及可行性如何?避开民粹的煽情陷阱。


《2018年反假新闻法》生效后,网上政治言论要小心谨慎,避开敏感地区。近日,柔佛王储东姑依斯迈于南方之虎脸书专页,影射抨击前首相敦马,劝告选民“不要换掉引擎还良好的船只”,引起全国网民议论。即使不同意王储观点,也应该以有礼、尊重方式留言。有鲁莽网民发言不当,警方接到投报后介入调查,犯错者得面对法律制裁。


网络上剑拔弩张,网民别轻易相信最后一刻钟的假新闻、伪消息。选举后期,谣言四起,意图混淆视听,因为时间紧迫,当局无法及时澄清,带来一定伤害。上届2013大选,流言蜚语如孟加拉幽灵选民涌现、算票中心蓄意停电、点墨可轻易拭抹去除等,经证明都是假新闻。


结论是,网络政治攻防战硝烟弥漫,反映激烈恶斗的现实选举。尽管如此,网络应该用在好的一面,协助网民履行公民责任,并培育出有素质、具智慧的网民,其实用性不容否认!
 


Copyright © 2018 Akademi Kewartawanan & Informasi Taima All rights reserved.   大马新闻资讯学院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