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马华人周刊 · 网络世界 · 关山渡

网络霸凌全民公敌 心理素质解套良方

·2017年5月20日

互联网产生副作用之一,网络霸凌阴影笼罩,网民纷纷谈虎色变,大家力求诛之而后快。网络霸凌无所不在,少数受害者勇敢面对、挺身抗拒。不幸的,也有人消极逃避恶魔手掌,甚至以自杀当作另类抗议。如此付出巨大代价,痛定思痛、展望未来,全面改善网民心理素质,为解套霸凌的最佳策略!


网络霸凌(Cyberbullying)散播无形威胁,施加狂暴语言,心理层面伤害既深入又长久,比肢体摧残来得严重,恶性堪比全民公敌。网民欠缺居安思危、未雨绸缪的安全意识,无法有效打击这类“网络病夫”。新闻不断传出,霸凌侵害手段凶狠毒辣,屡次得逞,令人感到万分遗憾!


最近,我国一名20岁大专院校学生,因两年前开始,网络有匿名人身攻击,令他不堪欺凌,跳楼自杀。社会舆论鞭挞霸凌行径,唯其母亲表明,愿意原谅始作俑者,并希望其人知错悔改。虽然宽大谅解做法值得赞扬,但期望霸凌者良心发现,远离反映本身人格缺陷的行为,是否一厢情愿?


诈骗入侵霸凌网络三大威胁

我国网络安全机构总执行长拿督阿米鲁丁表明,国内网络三大威胁为,诈骗、入侵,以及网络霸凌。今年1月至4月30日,当局共接到221宗霸凌投报,而去年一整年即529宗,情况未见改善。杜绝网络霸凌行为,年轻人心态为重点探讨对象。


年前某电讯机构,联合教育部,以及非政府组织,如大马网络安全机构、儿童热线中心等,针对学校网络安全课题,抽取1万3945位中小学生意见,发觉不少人有遭受霸凌经验,年龄介于13岁到18岁,男生比女生多。青春发育期面对霸凌,容易影响情绪,冲击很大,处理不好,便产生自杀自残悲剧。


对付网络霸凌,犯罪专家如何建议呢?一般上应急方法,即不理不睬、全面封锁,切断任何联系,暂时阻止事件恶化。专家认为,霸凌者因为个人权力欲望,或是支配控制欲过高等导因,不惜欺凌弱势一群,满足本身变态心理。网络旁观者静观其变,等于变相打气,让受害者求助无门,最后走上自绝之路。


对抗网络霸凌,真的束手无策、毫无办法吗?


非每个人能从善处理网络霸凌

彻底隔离网络的基本论据,并非每个人具备能力,能够从善处理网络霸凌,所以来个断绝关系,可避免钻牛角尖。但是,这类方法治标不治本,社媒扩大社交圈子,已是新时代生活必需品。假如对霸凌敏感,自行闭关隔绝,躲得一时、躲不了一世。况且,未战先举白旗,心理准备匮乏,错失校正网络弊端的良机。


网民最大的谬误,即对虚拟梦境世界,与现实现象混淆不清,深陷其中,无法安全脱身。深思这点,网络指名道姓、明目张胆的指控,普通人不必耿耿于怀。反而,大家应经常保持开放思维,建立强大心理防线,应对各式各样的诋毁、贬低、谩骂等不良作风,当成上网必学经历。


我国以1500万个脸书账号,居世界10大阵容内。庞大社交网络中,霸凌者使用极端手段,因为理念不同、意见不合、看不顺眼,便出手教训、惩戒,来个精神折磨、心理压力。


网络霸凌祸害无穷,并非人人可百毒不侵、笑骂由他。有人不会傻到自杀,但弄得终日生活灰暗、郁郁寡欢!何苦呢?


若是真的忍无可忍,或是霸凌者逾越底线,不妨鼓起勇气,向警方、多媒体委员会(MCMC)报备,寻求官方途径追踪侦查,找出霸凌者身份,再依据法律提控他们,切莫作茧自缚、无谓牺牲!


个人资料外泄成霸凌者猎物

网络霸凌有所谓的“人肉搜索”,有心人侵犯个人隐私权,让目标感觉一举一动受紧密监控。上网者莫以为毫无关联,若脸书过度分享生活细节,失去自我保护警惕戒心,有朝一日或成为霸凌者的猎物,其个人资料外泄,带来巨大麻烦,到时必然后悔莫及。


网络霸凌严重化,与国内政治文化关系密切。常上网浏览者会发觉,社会酝酿普遍现象,一有议题不对谱,社媒帐户有组织性发动攻势,无论是短讯、视频短片、网络文章等宣传形式,群起锁定特定目标,为政党或领袖护航辩护,这是网络为政治服务的必然结果。


不少霸凌专走法律漏洞,以政治评论为掩护,并不明显犯下重大过失,或涉及触犯刑事法的言论,得以逍遥法外。一些网民的过度热心跟进,对目标专页“洗板”(指大量的指责回应),甚至波及其家人受灾。这样属于无形无体心理威胁,强迫他人服从其政见。


我们应该提出要求,键盘勇士既然要表现,可提出精辟见解,滔滔不绝发言,决不是结合群体力量,以斗倒斗垮别人,或是侮辱痛斥他人为荣,那等于是另类霸凌行为。当然,网民不应滥用匿名制,转发人身攻击图文,成霸凌帮凶之一。


法律上对付网络霸凌,极不容易。网络具有隐匿性,社媒用户无需抛头露面,不受时空限制,全面隐藏自己真正情绪。或许我国需要参考欧美国家法律,引入严厉反霸凌法令。现时国内政治气氛绷紧,断无可能通过新网络法令,以免被反对党扭曲抹黑,责怪政府借管制网络,扼杀言论自由、打压异己!


不久前,当局要求WhatsApp等社媒群组管理人,必须对属下成员言论负责,此举招来网络巨大反弹。应对海量的讯息,当局是否能兼顾所有群组内容,不会挂一漏万?属于大疑问,也是一个奢望!


当局只能被动方式,运用间接法令如《1948年煽动法令》、《1984年出版及印刷法令》、《1998年通讯及多媒体法令》、诽谤法令,以及《刑事法典》等,对付滥用网络行为。网络公布隐私,施加心理压力,这类恶行恐怕无法搜集足够证据。另外,社媒实名制度落实遥遥无期,让网络执法鞭长莫及。


沉迷社媒越感觉孤独无靠

社媒渗透力强大,失去了她,许多网民精神生活无从寄托。但是,根据美国匹兹堡大学的学术研究,沉浸社媒活动,凡是花的时间越多,越感觉孤独无靠。每天接触社媒超过2小时,个人社会隔离感增加一倍。研究团队问卷调查对象,为2千名年龄介于19至32岁的青年。


这项报告于今年3月公布,确认的一点,社媒展示理想生活模式,却引起羡慕嫉妒心理,例如朋友发表乐趣生活照片,自己没受邀,感觉受蓄意排斥。据推测原因,年轻人因为孤独感,向往社媒平台,却适得其反,觉得与真实世界隔离。尤其面对面的互动形式,比例大幅度递减,无法填补内心空虚。


明白这一点,一些突发新闻不令人惊讶。我国某城市社区脸书专页(拥有11万名追随者)女版主,因为家庭婚姻问题,不惜跳楼自尽,虽然无关网络霸凌,其死讯让我们思考一个课题,是否心理素质欠佳,导致自寻短见?网络可以扮演什么角色,阻止悲剧发生?


世界卫生组织估计,全球每年共有80万人自杀身亡,平均每40秒钟,便有1人自我了结。我国国家自杀登记局统计,每日平均有1或2人自杀,2008年至2010年间,共有1100宗案例,其中男性比率,比较女性高出一倍。


自杀理由层出不穷,例如经济拮据、身患重病、丧失配偶、失恋受抛弃、家庭纠纷等,也有学生因为考试不理想,选择上吊终结一生!至于为何牵涉不少年轻人?有人形容,他们追求完美主义,欠缺生活抗压能力,无法达到社会要求 ,愧对家人朋友,轻易自寻短见。


许多人愿意在虚拟世界分享正能量

网络是个开放社会,虽然存在譬如网络霸凌的不良现象,但虚拟世界中,也有许多人愿意分享正能量,积极乐观面对生活,并且分享自己的经历,鼓励别人发奋振作,拒绝颓废消极思维,尤其拒绝萌生自我毁灭的念头。多接触这一类的阳光社群,解放生活压力,有极大帮助!


一些报章的脸书专页,每当有社会大新闻发生,卧虎藏龙的网民,发表颇有见地的看法。中肯的意见鼓励思路面对瓶颈者,不能继续封闭,以社媒管道寻找家人、朋友或专业辅导员协助,倾诉心声、发泄感情,共同找寻对策。做父母的,应该灌输孩子做回自我观念,知道付出、用心、认真等积极态度,比斐然成果更为重要!


不少孩子自尊心过强,不容别人批评揶揄,恶意霸凌者乐于找寻这类目标,因为这种思维容易陷入死胡同。与此同时,父母不应过度保护孩子,放手让他们学习面对小挫折,不畏惧失败,逐渐建设强大心理,应对社会种种病态。只有思想成熟、有家人当后盾的孩子,懂得有效处理社交问题,无需自暴自弃、自找死路!


网络自杀陷阱处处,泰国甚至有网民直播自杀镜头,引起社会哗然,当局即刻封杀灭音,杜绝有样学样歪风。最近传出,一个源自俄罗斯,称为“蓝鲸”(Blue Whale)的网络游戏,要求玩家50天内,达到50关游戏,终极结局竟然为自尽。目前并无法确定,有多少网民,涉及这类匪夷所思的危险游戏。


有社媒推出自杀防治工具

去年10月20日,社媒之一的Instagram,推介自杀防治工具,国外的确是有正面效果。此工具拥有许多资讯和选项,关键作用为,预防性找出带有自杀、自残倾向的用户,周知相关者家人或朋友,及时伸出援手、挽救生命。另外,假如用户遭遇危险情境,有关工具也是紧急求救媒介。


如果有人在Instagram上,发布令人担心的厌世贴文,萌生轻生念头,家人和朋友即刻举报,让管理层采取下一步行动,包括联系全球超过40间的援助单位。举报后,凡厌世自残的用户,其伺服器端所有贴文遭受审查,若果确有问题,他们会收到支援讯息例如援助资源,以及各种形式的协助。


当然,我国的社媒概况,还未进步到网上防止自杀措施。本地不少自愿团体,都有提供开导服务,网民若自己无法解决生活问题,应该鼓励自己或他人,放下面子求助。网络属于虚拟世界,现实生活的难题,还得脚踏实地,以健康正面的心态应对!


总而言之,网络酸民毒舌文化蔚然成风,与其思考难度颇高的全面铲除,不如面对事实真况,加强网民心理建设,丰富健康精神文化,这是为网络霸凌解套的首要办法!

 


Copyright © 2017 Akademi Kewartawanan & Informasi Taima All rights reserved.   大马新闻资讯学院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