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马华人周刊 · 网络世界 · 关山渡

拉黑封锁网络懦夫
适度管制改善弊端

·2017年8月19

网络管制是福是祸?看法见仁见智,有者认为虚拟自由平台,任何治理必有反制,所谓上有政策、下有对策,最后导致管理无效。


然而,任由网络无限扩大影响力,言论范畴失控无度,必然弊病丛生。如何找到平衡点,既让网络造福社会,又能培养和谐融洽气氛?这为当下重大任务。


对言论自由持双重标准

尽管一些人士,特别是中央在野政党领袖,向来反对严厉管制网络。他们看待“言论自由”,却持有双重标准,即允准自己人口不择言,大事抨击敌对阵营的政治领袖。另一厢赞成以不成文理由,禁止对方的支持者或同情者,于自己的脸书、网页或是部落格,张贴辩护或反驳留言,反映网络丑陋的一面。


这类消极策略,称作“拉黑”(Block)。例如社媒讨论中,凡遇到问题尴尬、无法作答,便拉黑和封锁当事人,让他无法顺利发言。槟州首席部长林冠英的网络宣传团队,对付国阵的网络代表如Lim Sian See等,以这类激烈手段见称。行动党网络红人丘光耀,也热衷拉黑方法,扑灭不同声音。


“拉黑”是网络用语,即拖到黑名单中、屏蔽某人言论,否决其发言权,除非已经设置为“公开”,受拉黑者无法浏览社媒(如脸书、微信)等内容。引申到实际生活中,拉黑等于自我逃避、鸵鸟心态,与一段事件,或是某某人物割裂感情,完全拒绝来往。


3.08与5.05两届大选,在野势力率先耕耘网络舆论,成绩斐然。如今,第14届大选巩音临近,细心网民发觉,朝野网络宣传战静悄悄白热化。本来,网络较量斗法正常不过,若双方理性交流、文明对话,注重数据、事实、说理等逻辑方式,讲解国家重大课题,当然属于好事一桩。


执政一方要扭转局势还得下苦功

可是,现在的网络政治舆论环境,一片乱糟糟,相互挖苦、斗臭、嘲讽、抹黑等手段,无所不用其极,带来两败俱伤、形象恶劣。时下网络课题多如牛毛,突发突变事件不断,令网民难以适从。在这方面,同情反对党的舆论,无疑是占了主流,执政一方要彻底扭转局势,还得下一番苦功。


职业或业余网军,首先应该明白游戏规则。众多网民也是选民,有者属于首投一族。朝野为了拉拢支持票,放弃比较党国政策、政治理念、未来远景等,无法建立良性竞争。尤其否决对方发言权,把责问报以谩骂,显示丧失礼貌风度,有悖民主精神,暴露畸形的政治现象。


有素养的网民,并不一定要过早表态,支持或偏向任何一方。他们不妨以多个角度,审查政治新闻资讯,从中作出判断取舍。与此同时,从双方的申诉、解说、辩驳图文资料中,网民可找出事实理据,别受情绪感性左右。


两届大选,在野党网络势力纵横四海,占尽上风。近期,执政党正迎头赶上,然而,大部分网民极为陌生,到底国阵的网络概念如何的呢?


是时候主动出征克制敌人

不久前,首相拿督斯里纳吉于官方部落格,发文“2017年社交媒体活跃分子集会”,无疑属于国阵网络“出师表”。他呼吁亲国阵社媒活跃分子,挺身出击,视自己为国家斗士,捍卫和稳住布城。他补充,网络世界是新战场,国阵长久处在防卫模式,如今是时候主动出征,克制敌人!


首相提出三个网络抗争原则:第一,避免内讧,专注共同运作,强化政府内涵;第二,扩大势力范围,为人民传达正确讯息;第三,从历届大选中学习观摩,懂得处理任何危机。首相举例,第13届大选投票日,在野党散播谣言,指有孟加拉选民投票,或是停电操弄选票,故事并无逻辑,但许多人不察上当。


首相预测,在野党使用龌龊手段,包括煽动时事课题,人民未经深入思考,即怒火中烧,转而生气且憎恨政府,让说法“如果你不能说服他们,那就混淆他们”灵验。他说,反对党空头承诺、许下甜言蜜语、设立谎言骗局,就等网络斗士现身,一一揭穿!


另一方面,如果丘光耀一类的网络红人,以为拉黑政敌网军,即可控制舆论,不让逾越底线的言论外泄,这样的看法过于武断,并无法逃过法律责任!

最近,邻国新加坡爆发瞩目的网络风波。总理李显龙的姪儿李绳武,于脸书私人贴文中,用“Pliant”(顺从伏贴意思)一词,形容当前国家司法制度。新国总检察署调查后,以藐视法庭罪名起诉他。现年32岁的李绳武,现时于美国哈佛大学担任研究员,他反驳怪罪当局断章取义、办事不公。


网络绝无秘密空间可言

值得留意的,李绳武的言论,发表于封闭式的网络范围,只限朋友群分享。如今惹祸上身,说明纸包不住火,网络绝无秘密空间可言,一切必然受公开审视。调查单位认为,其言论指司法欠缺独立性,要求删除文章、以及公开道歉不果,所以受到严厉对付。


一般的网络印象,网民追求无限自由,拒绝三令五申、繁文缛节约束,但近日一则例子,却大幅度颠覆这个定律。


我国贸易及消费人部门,颁布新的电子商务禁令,即不容许网络生意业者,交易过程中要求客户私讯(PM,即PrivateMessage),以获得最后标价。出乎意料,大批网民尤其是经常涉足网购者,大表赞同,要求对付违法商家,保障消费人权益。


网民之所以赞同,因为领教某些害群之马商家,既隐藏价格,又没详细产品咨询服务,令人诟病。更有甚者,因为时间、对象或邮递方式不同,所订下价格标准不一,形如恶意诈骗隐瞒,严重影响网购市场声誉。


少数网购业者坚决反对新措施,形容如“断人财路”。有者提议走法律漏洞,买卖双方知道暗号,用其他字母取而代之。一些则表态,合法注册网上买卖,无法报假帐逃税,管制属于多余。产品价格为何保密?他们提供的理由为,避开恶性削价竞争,以及寻觅诚意客户,不是爱价比三家者。

近期,优步(Uber)、GrabCar与相关服务领域,传出负面新闻,例如孕妇遭优步司机洗劫,导致流产;此外,发生抢劫后弃路旁、非礼、殴打等案件,引爆安全隐忧、人心惶惶,网络交通便利,变成一场市民梦魇。


7月份国会下议院会议通过,有《2017年陆路交通修正案》,以及《商业车辆注册局案》,纳入手机应用程序召车服务条款,并承认为公共交通系统一环。今后,相关服务拥有者,需遵守4大条件,即通过体检、拥有司机卡(由陆路交通委员会发出)、接受车检(车龄3年以上的车辆),以及购买保障司机和第三方的车险。


落实召车管制不能提高经营成本

美中不足,法案落实前政策,细节未明朗化,例如,谁承担体检、车检和保险费?是司机、召车公司、还是转嫁消费者?另外纠纷调解单位和权力,条款含糊不清。首相署部长南茜苏克里,以“市场决定一切”作为回应。落实召车管制措施,决不能提高经营成本,否则失去价廉物美意义。


网购禁止PM,以及管制网络召车业务,这类的管制迫切需要,我们还得保持耐心,留待事态演变。


无可否认,我国网络法令欠缺完善,近期当局动手修改法律,协助电子商务发展,开拓数码新商机。通讯及多媒体部长拿督斯里沙烈赛益,于官方部落格表明,当局检视《1998年通讯与多媒体法令》,配合改善网络环境,包括为线上支付系统、身份验证、云端服务和大数据分析,规划作业标准。


当局原定一年内,完成初步修订法案。但是,因为要让路给其他重要法律,惟有暂时搁置。时下政治气氛紧绷,广泛和具规模管制法令,短时期内难以推行。网民应该珍惜现有自由,自动自发避开滥用社媒,尤其协助当局,抵御无孔不入的假新闻现象,因为每个人都可能身受其害。


国际网坛近日热门话题,中国当局禁止下载、使用VPN(一种虚拟翻墙突破封锁软件),切断与外界网络另类联系。过去,网络环境受限制或封锁,某些网民以VPN取巧,浏览被阻拦,或是无法顺利开启的网站。有关软件免费下载,只需修改电脑设定,即可轻易操作。


VPN保护网带来另个隐忧,网民可以加密隐秘,保护个人讯息,浏览速度飙升,也不会暴露自己ip位址。换句话说,上网秘而不宣,如果触犯法律,当局难以侦查用户身份。


中国自有一套网络生态系统

西方媒体大做文章,形容中国网络犹如坠入黑暗时代,这与事实全然不符。即使无法翻墙,中国网络还有优酷(类似优管)、百度、腾讯(微博、微信服务),一样屹立不倒。中国自有一套网络生态系统,无论新闻搜索、社交联系,现有软件能满足日常需求,打破西方巨擘垄断网络服务。


经济全球化,互联网科技浪潮势不可挡。中国政府意识到,境外某些网络信息,宣导所谓的西方民主自由思想形态,企图影响社会稳定。禁用VPN后,中国网民反弹有限,大部分人比较关心生活素质、就业安稳。此外,核心领导层强势反腐,建立社会信心价值,人民改变现状的意愿不大。


就是民主超级大国的美国,也曾试图审查社媒内容,监控主要是示威群众,或是社运分子用户,却受到脸书管理层断然拒绝。这项由《华盛顿邮报》揭发的新闻,显示社媒个人资料,如好友名单、住址、生日日期、生活照片、教育背景,以及政治倾向等,都有可能外泄,而事主蒙在鼓里。


欧美各国早就有侵犯网民前科,前美国中情局雇员斯诺登惊爆“棱镜计划”,即多个政府机关,全天候监视一般民众网络通讯,制造威权体制的桎梏。这样一来,他们如何有道德制高点,指点中国的网络政策?


我国VPN使用不受限制,年前,多媒体委员会以安全理由,封锁多个敏感网站,其中包括异议网页《砂拉越报告》。一些网民利用VPN绕道,得悉相关内容,封锁变得多余。然而,这等自由权利,网民应该自律自爱,别视为理所当然。


结论是,网络坦荡荡精神难能可贵,拉黑封锁,不过如懦夫逃避问题,并无法加分争取同情。言论自由以外的管制行动,绝对是网络的佳音,可推动电子商务、鼓励消费,可惜当局修法步伐和力度,还得加把劲!
 


Copyright © 2017 Akademi Kewartawanan & Informasi Taima All rights reserved.   大马新闻资讯学院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