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马华人周刊 · 网络世界 · 关山渡

 历史回忆不同解读 网络评价兼容并取

·2017年12月16

凡名人或当事人,留下生平回忆录,弥补资料记载不足缺憾,丰富多样化观点价值,属于无比宝贵的资产。网络有许多类似历史资讯,重温历史片段,可以有不同解读方式。确定历史定位后,虽然无法改变过去,放眼未来理想憧憬,只要不流于虚拟空幻,配合改革转型实际努力,明天的人生和社会会更美好。


名人传记载录不同角度的真相,还原来龙去脉,对比数据、印证资料,公平客观审视判断,一切变得简捷方便。网络大数据时代,网罗多数人的意见看法,少数精英真知灼见,却能当作最佳方向指引。网民的正确认知,构成一股巨大、正面舆论力量,如此不难抵御假新闻,或是拒绝讯息垄断或操纵行为。


最近网络热门课题,“亚洲糖王”兼首富郭鹤年,出版《郭鹤年自传》(Robert Kuok : A Memoir),此书于香港及新加坡译名《郭鹤年回忆录》。中文繁简体版随之面世,全书厚达376页,我国书店于今年12月1日起接受网订,日后上架发售。据悉,第一批限量版反应爆棚,全部售罄,读者甚至排期到明年才能取书。


论述郭老个人成长创业经历

原来的英文版内容,由香港《南华早报》(由郭老家族拥有,后来转售马云)独家转载。值得一提的,此书注明,联合作者为安德鲁·唐泽(Andrew Tanzer),他为财经杂志《福布斯》前记者,也是郭老“御用”撰写人。自传内容多为访谈所得,可追溯至上个世纪70年代,论述其个人成长、创业经历,素材涵盖范围极广。


网络有人截取和分享部分内容,产生一般印象,指郭老不满我国朋党主义浓厚,以及推动偏重土著利益的新经济政策。郭老曾申诉个人遭遇,即不堪政治力量二度介入,自愿放弃国际船务公司(MISC)股权。而在马新航空(马航前身)当董事期间,郭老感觉营运左右为难,最后选择放手。


郭老细数1975年事迹,曾与第三任首相,即敦胡先翁(已故)坦诚对话。他批评当时的国家状况,种族主义政治猖獗,有如一列开往错误方向的火车,必须摆回正轨。无论如何,其谏言未被采纳,敦胡先翁直言,政策无法选贤与能,理由是马来人心态没大改变。


郭老赞扬首任首相,即已故东姑阿都拉曼公平务实,拒绝朋党作风。然而,513悲剧和之后的经济政策成分水岭,这些都是我们耳熟能详的史实。另外,郭老爆出政治内幕,曾多次金援前马华领袖,包括保释牵涉新泛电风波,于新加坡被提控后被定罪的马华前总会长陈群川。


作为商贾巨擘离不开商人现实本质

新国建国总理李光耀逝世前,也有出版个人回忆录。和郭老不同,他跻身权力核心,表现成功领导者特质,即具备智慧、支配力、自信、知识及活动力,比常人更胜一筹。郭老为商贾巨擘,并非政治决策者,评价任何政经课题,以第三者被动角度,自然离不开其商人现实本质。


郭老书中,带有强烈悲情伤感,字里行间蕴含另类意思。平心而论,当年我国苛刻的政治环境,促使他外流出走。不能否定的,因为此特殊经历,鼓励他发奋图强、卧薪尝胆,造就海外商业王国,成为“惊人的经济蚂蚁”一分子,并懂珍惜所得、饮水思源!为世人所传颂。


郭老提及关键人物,多已作古,无法获得回应印证,留下遗憾。一些问题有待解答清楚,例如郭老身为商人,为何可频密与时任首相会面洽商?政治联系关系为何?这需要一些合理的答案,以排除参与朋党同伙的嫌疑。


郭老点出事实,国家独立初期,我国处于蜜月时代,华族掌控国家经济大权。当时的马华总会长敦陈修信,出任中央财政部长。郭老的大马糖厂执照,即由敦陈协助取得。后来,分享权力模式改变,影响各族公平竞争,产生了沿袭至今的种族固打,以及保护措施,彻底改变我国社会面貌。


经济角度剖析没权衡个中利害

郭老认为,新经济政策有蝴蝶效应,华人财富完全丢失,到今天一蹶不振。他以经济角度剖析问题根源,却没权衡个中利害。例如,是否因为这样的牺牲,换来政治稳定和社会和平?与发生严重排华动乱,或是战火连天的印尼、越南、柬埔寨等国家的华人相比,当时我国华人能算吉人天相吗?


有些问题的确需要深思。郭老自传震撼华社,但其他语文源流群体回响,并不如中文领域明显。郭老很大可能单凭记忆、口述历史,由他人代笔撰文,如此是否真正反映其主观意思,很难说上准确。唯一确定的,批评的网民,十之八九并没阅读原作,不过参考网络短评,即以为找到最佳解读。


最大的谬误,有网民认定,郭老恶意贬低马华或政府。也有人认为,新经济政策造成郭老放弃本地庞大糖业,这点并不正确。郭老自己说清楚,上个世纪70年代,其商业王国大本营从新马转移至香港,主要是新马征收税率太高,不利其国际白糖贸易业务发展。原产品价格落差悬殊,巨额盈利亏损弹指之间,有赖良好现金储备积存,必须要求贸易基地可靠安稳、减少无形风险。


新国并没有种族经济政策,为何也留不住郭老?他回忆说,当年新马两国政府,似乎进行竞赛,向国家创造财富者征收最高盈利税率,近乎“惩罚性”。打个比方,每赚一元,商家只能留住50仙。相较之下,香港的税务环境利商,规定缴付17%公司税,因而每赚一元,可省下33仙之多。


这就是其糖业搬迁至香港主因,并不是一些网络文章猜测的,当权者强取豪夺,抢走其资产!郭老承认,在1970年代中期,经常会见李光耀总理,报告我国国情概况。从1960年开始(比1969年513时期为早),郭老已迁移部份业务,1974年全情投入,1979年干脆移居香港福地,并掌权香港郭氏兄弟公司。


万里文明华人走不到100里路

郭老以临近94岁发表自传,部分言论有可取之处。例如,他批评华人,鲜少涉猎孔子及孟子儒家圣贤训诫书籍。他认为,如果比拟通往文明,目标距离若是1万里,华人走不到100里路程。普遍观感为,华人缺乏纪律与团结精神。更甚者,许多华人因“贪”字为非作歹,走上不归路。


郭鹤年尊崇中国改革之父邓小平,犹如一位望着水晶球的年迈智者。邓老于上个世纪90年代逝世,郭老自觉有幸,在正式访客名单中,他属于最后一人。他高度评价邓小平,开创中国繁荣昌盛,不幸代价是产生贪婪腐败病态社会。


中国现任国家主席习近平,于2012年11月上任,积极打造令人惊叹的经济伟业,以强大力度肃贪扫腐。郭老由衷期望,中国可实现2个重大挑战,即复兴道德教育,以及确立一个真正的法治社会。


另外,郭老揭露政治秘辛,即他从中斡旋调解,化解马共治安威胁,并促成1989年合艾和平条约,达至永久和平。上个世纪东西方冷战时期,左派革命意识高涨,越南、寮国与柬埔寨赤化,区域骨牌论一度困扰我国,前景欠明朗。郭老曾协助淡化颠覆活动,应该记上一功。


郭老的长袖善舞,周旋于香港英国殖民政府、中国大陆、甚至思想意识对立矛盾的东南亚地区,大事扩张商业市场,除了外交手腕高明圆滑,也是尽量避免开罪任何一方所致。


变革转型例子是种突破

也必须承认的,郭老不同意种族隔离式商业决策。但迄今情况有所改变,首相纳吉领导下,出现许多变革转型例子,官联企业如马航、宝腾汽车公司等,都由巫裔以外的国外人士掌权,不能不说属于一种突破。


当然,历史回顾鲜少有所谓对错,即使是如前首相敦马哈迪,谈及自己的本位角色,也是美化粉饰。2011年,敦马出版自传《医生当家-马哈迪回忆录》,正如所料,引起不少争议。


1987年“茅草行动”(今年为30周年纪念),敦马丝毫没有悔意。无论是回忆录,还是公开演讲,他强调如果当年气氛场景(种族关系紧张)重演,他一如既往大逮捕,以及关闭报馆、扼杀言论自由。大马人民之声(Suaram)顾问柯嘉逊博士,对历史念念不忘,不齿敦马未道歉反省,如同蒙上终身污点。


敦马92岁高龄,从政治退下多年,网络找到新天地,专注撰写网志,充分利用脸书或推特发言,等于写下许多回忆录。连多次身系囹圄,声称受严重打压的林吉祥,大事抨击敦马施政弊端,如今大方原谅敦马当年作为,两人握手言和。此举让不少网民觉得,一切如同儿戏,历史并没有起教育训诫作用。


重新上台恢复过往威权霸道

敦马长期向马来社会洗脑,指林吉祥为极端分子,这也是历史事实!有网民质疑,基本政治体制改革,敦马如何一诺千金?若他依然故我、思维不改,即使重新上台,不过恢复过往的威权霸道,民众劫数难逃。


敦马最大的历史包袱,1999年第10届大选前,宣佈原则上接受“华团大选诉求”。当时由于“烈火莫熄”风起云涌,他凭华人票惊险过关。翌年,他过桥抽板、忘恩负义,于国庆日秋后算账,把诉求冠上不雅称号,形如共产党,也证实所谓认同,不过为拉票权宜之计,政治欺骗艺术深切伤害华社。


当时网络发展雏形,缺乏强大制裁力量,所以敦马才逃过舆论责难。网民有双重标准,当年有人呼吁,追究上个世纪90年代,国家银行涉及远期外汇投机活动,造成巨额损失一事。但皇委会调查结论出炉,少有网民称心满意,指结论欠公正,彻底否定了敦马隐瞒数据、误导内阁的事实。


以史为镜、可知兴衰。研究过去事态演变,开启眼界、扩大心胸,但需要冷静判断,一件课题有背后真相,不容让表面现象蒙蔽。


游走网络需要深层思考,不是人云亦云、随波逐流,尤其名人传记、爆料书籍等内容,只能当作参考,别一来就敲定政治论断。


兼听则明,不妨从多个角度切入研究课题,郭老的自传,即是最好的教材之一!我们可以认同,或是提出反对,也能把持中立客观、不置可否,不是一味反现实、宣泄情绪。当前,网络乱象丛生,如何稳定民心,保持社会和谐宁静,发展健康心理建设?都是严峻的层层考验!
 


Copyright © 2017 Akademi Kewartawanan & Informasi Taima All rights reserved.   大马新闻资讯学院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