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马华人周刊 · 网络世界 · 关山渡

抗衡媒体两败俱伤
网络潜规亟需校正

·2017年4月15

传统媒体公认为司法、立法、行政以外的第四权,地位高尚超然。然而,威力巨大的网络舆论,如今也来分享这一荣誉。网媒和社媒改变媒体生态,决定政治氛围趋势。也因为这样,网络添加不少潜规则,原本一切发展须遵循规律,但许多网媒走向偏激。其中一个结果是,政治人物不怕开罪传统媒体,可以撕裂脸皮、两败俱伤!


政治人物恃着网媒和社媒撑腰,拒绝过去合作无间的传统媒体,演变极为不健康。尤其渗透的政治议程,攻击政敌、护航盟友,产生恶性霸凌现象。网络上真知灼见、道德价值观,全被感性情绪所蒙蔽。网络上,朝野势力勾心斗角、尔虞我诈,失去意见交流、讯息沟通功能,短时期内难以清除种种乱象。


最近网络有个议题,来自柔佛州居銮,现年35岁的工程经理蓝子源,以及其两位友人,同遭网络霸凌压力。他们先是报警备案,指丘光耀脸书贴图,涉嫌诋毁首相夫妇,以污蔑粗俗语言中伤女性。此举导致警方逮捕丘氏,扣查4日,并押送百里外警局。后来警方提早放人,检察署也暂时未跟进起诉。


网络霸凌等同政治报复

丘光耀的遭遇,对他个人来说,正中下怀,塑造为受打压弱势一方。网民普遍同情他,迁怒投报人,出现大规模代出头、怒教训行为。只有少数人坚持逻辑说理,大部分网民以鲁莽冲动方式,谴责和惩罚投报人。如此划分政治立场,网络霸凌等同政治报复,这类现象早已为网络常态。


蓝子源身份特殊,他于2013年的5.05大选,曾是“乌巴改朝换代”政治口号当中,一位坚决支持者。如今被自家人整肃凌辱,始料不及。类似的例子,今年1月份马六甲州的行动党,以元老沈同钦为首的一国三州议员,高调宣布退党。这等割席绝交,网络暴民责骂声不绝于耳,不间断炒热“毒瘤论”(“毒瘤”是行动党代主席陈国伟谴责沈同钦等退党的用语)。


蓝子源从是支持反对党的死硬派到对火箭彻底失望,反过来举报党支持者作为,网上是否“蔚然成风”?答案是否定的,网络舆论基本盘,全由反对党支持者所控制,很难有大幅度的反叛动作。有人指控蓝子源搞噱头,爱自我宣传,不知好歹淌政治浑水,难免付出太大代价。但他究竟错在哪里?却没有网民可说一个明白。


蓝子源声明,虽然已加入马华,投报纯粹个人自由,与政治无关。可惜的,网民全不听这番解释,排山倒海的鞭挞苛责涌至。他尝试以一人之力,力抗网络霸凌,例如列出酸民言论,再要求解释和澄清。这些举动犹如螳臂当车、徒劳无功,不能抵御早已根深蒂固、亲反对党立场的网络风格。


网络潜规则不能替政府说好话

网络潜规则无所不在,其中一则,网民必须符合既定格调,即反执政党中央管理、反现实政治环境,也就是说,不能替政府说好话、不可美言赞许政府政策。蓝子源或许网络经历肤浅,不晓得这层道理,投报时未刻意隐瞒身份,还期望网络空间中,自由、平等和正义呼声响应,期待网民高素质、有修养,却招来极为惨烈的反诬!


网民搬出令人生畏的集体武器,即人肉搜索相关者背景资料,再来下一步骚扰行动。以蓝子源为例,霸凌魔爪无孔不入,其父亲上街即被认出,受尽怒骂侮辱,个人隐私不存。网络中自行一套执法、审判程序,最终的处罚形式,包括受害者脸书被洗板、饱受诅咒,现实中还得忧心自己,以及家人的人身安全。


47岁的丘光耀,虽然不再持行动党员身份,但他学历高至香港中大博士,也是本地中文网络舆论中,早期组建者之一,具有一定政治影响力,为党内基层,以及核心领导层畏惧尊敬。去年的巫统大会,甚至播出他种族性言论画面,等于代他宣传、名气远播。这样一位公众人物,行动党内还有高度利用价值。


一般网民,开罪这些民意领袖,逼得上报求援,并希望网民高抬贵手、放过家人朋友,演变至如此糟糕地步,这的确是我国中文网络中,铁一般的事实。其他的,例如网上号召投废票、教训在野势力,受到反对党网军无情痛击,也是难以抹杀的污点。


政治人物与传统媒体关系灸手可热,近日再有焦点。这回,槟州首长林冠英开动党机关,与主要中文报章《星洲日报》对骂,双方交谊僵化,甚至因为某些课题,进入司法诉讼阶段,后事如何有待分晓。


网上看热闹的居多

3月31日,《星洲》言论版两篇评论,抨击林冠英对媒体欠友善。同版中,行动党获得回应机会,以首席部长办公室以及党机关名义发出的一篇评论,题为《行动党,一直很争气》,《星洲日报》全文一字不漏刊登,引起网络一阵热议。网上看热闹的居多,加入战团的网民属于少数,且多数亲向政党。


《星洲》编辑室以题为《相煎何太急?》的社评,点名林冠英引用政治斗争思维,对待华文报媒体。《星洲》自辩坚守报业职责,自己并非党报喉舌,不容政党指指点点,誓言在朝野政治中保持中立。对于林冠英尤其是其新闻官,干涉报章编务方针、打压媒体言论自由,该报表示惋惜遗憾。


林冠英不谙中文,表面上对华文报了如指掌,说穿了,是其党工幕后操纵。如今,不惜开罪华文大报,全因为有网络舆论作为后盾,承担得起与传统报章决裂的后果。网络煽动引火,鼓动网民情绪,并仇恨特定华文报,或某些执笔人,试图影响他们的政治观点,从中立改为偏颇。


其中一个受炒热的新闻,即槟州3媒体机构,曾于2013年,接受争议性一马福利组织捐款。其实,有关媒体机构为息事宁人,洗脱“被收买”嫌疑,于2015年悉数转赠捐款予慈善机构。听命林首长的党工,未有放弃该课题迹象,仍然不断炒作,网络上一直引用作证,宁可担任破坏政党和华文报关系的黑手。


无法造就客观中立看待政治课题

以前的换马赛地坐驾,以及官车非法停泊风波,显示林冠英不能接受善意批评,缺乏就事论事的一面。如此双重标准,社媒偏帮态度尤其明显。若当事人为执政党要人,肯定受口诛笔伐、无地自容。这类偏见深切影响一般网民看法,也无法造就客观中立的角度,看待任何政治课题。


政治人物与主流媒体渐行渐远,却高度依赖网络舆论,两败俱伤局面在所难免。“水能载舟、亦能覆舟”,网络扶持政治人物名气,也能炒热严重政治丑闻,令其公信力丧失无遗。政治立场鲜明的读者,响应杯葛主流报章,鼓吹商家拒绝刊登广告,使得发行量和收入减少,危害华文报前景,或连累华社损失一份精神粮食。


另一方面,政党轮替的思维深植网络,却忘记政治改革,必须循序渐进、耐心等待,这里有个“打脸”(网络术语,即直接辩驳要点)例子。


国际知名杂志《外交家》(The Diplomat),以权威研究国际形势、地缘政治闻名学术界。该刊于3月20日的报道中,提出一个残酷事实,与多数网民意愿相违,故网络上不受注意。有关报道说,尽管有一马风波困扰,执政的国阵和巫统势力强大、不动如山,可平稳保住政权。


反对党集团即便执政两年内倒台

报道预测,即使反对集团联成一气,下届大选中获胜,也必然因为内部因素,2年内自动崩溃倒台。值得一提的,这观点并非来自执政党,而是向来与政府唱反调的“人民之声”非政府组织,其属下政治研究员评价,具有一定根据和正确性。


评论题为《大马反对党能旗开得胜吗?》,文中不否定改朝换代,但确定是无法持续长久。目前的执政集团手握2大皇牌,即官僚公务员选择维持现状,以及反对党内部倾轧纷乱恶化。该杂志以数年前,日本自民党政府垮台,夺权的民主党集团,于3年内命运终结,自民党恢复执政至今,为我国可参考的反面教材。


  特朗普向传媒“开战”))

强大网络舆论支持的政治人物,有恃无恐开罪媒体,美国新总统特朗普,就是其中佼佼者。他与主流媒体关系不睦,相互斗智斗力、动作多多,未来依然占据新闻头条。


今年3月24日,白宫发言人肖恩·斯派塞,行使上司命令,将素负盛名的《纽约时报》,以及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CNN)、《洛杉矶时报》、美国政治新闻网和Buzz Feed News等5家主流媒体,禁足白宫记者会。特朗普也明确表明,他将缺席4月29日的白宫通讯员协会年度晚宴,发出无声抗议。


这些举动被诠释为,特朗普向媒体批评者全面报复。早于总统选举期间,他大胆发言,抨击敌对媒体“制造假新闻”,控诉他们侵害国家和人民利益。他公开数落传媒报道不公,其官方推文形容异议媒体为“美国人民的敌人”。媒体爆料他与俄罗斯秘密关联,更是特朗普不满的引爆点。


舆论主战场在网络平台

美国社会讲求自由民主、人权平等,官方与媒体对立,显得非比寻常。总统运用他的特权,仇视反对言论,却亲和特定中小右翼媒体,例如福克斯电视台,引起议论纷纷。有人担心,特朗普执政前景不妙。然而,若懂得阅读美国政治生态,这都是博取民众支持花招手段,真正的舆论主战场,即为铺天盖地的网络平台。


媒体泾渭分明、立场鲜明,容易沦为网络骇客的入侵对象。今年4月1日,媒体大亨梅铎经营,被定位成亲特朗普的《纽约邮报》,其应用程式(App)被外力操纵,发出8则虚假推文,一时高呼“特朗普万岁”,一时又指他“抛弃真相、罪孽深重”,言论相互矛盾,该报后来针对被剽窃篡改新闻,公开道歉。


与我国情况不同,特朗普知道,敌视媒体不可能受杯葛抵制,因为后者利用对抗矛盾,制造卖点,吸引读者浏览,提高网上发行量,以及获广告商青睐。譬如,特朗普眼中钉《纽约时报》,季度数据显示,增加27.6万数码新闻订阅用户,创下新纪录,同时推动广告收入增长10%至15%。《华尔街日报》也有类似的业绩亮眼表现。

 

总结是,我国中文网络亟需改革,拒绝网络霸凌,革新一成不变的潜规则,纳入更多的正面逻辑、理智和客观内容,提升明辨是非黑白能力,且与所有媒体和谐共处、互惠互利。无论如何,网络博大精深,如何来动手改变,确实是一道巨大难题!

 


Copyright © 2017 Akademi Kewartawanan & Informasi Taima All rights reserved.   大马新闻资讯学院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