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马华人周刊 · 网络世界 · 关山渡

打击假新闻荆棘满途 政治挂帅网络反弹大

·2018年4月14

大选前网络症候群不少,其中一类,即网民喜爱人云亦云,跟随反对党论调起舞,不惜为反对而反对,忽略正面积极意义,以及惠及多方的现实。网民犯下谬误,导致认知不足,无法从全面、宏观角度看待问题,因而得出片面或不完整的结论。这一切,是否会随着大选过去而烟消云散?值得我们深思。


假新闻借网络迅速传播,属于一种无形祸害。如何下手打击假新闻,根据何种法令?很少网民弄得清楚。就如国会最近通过的《2018年反假新闻法案》,争议颇多。以后执行起来,恐怕荆棘满途,主要是政治挂帅下,一切变得复杂棘手!


甚少考虑保护社会长远共同利益

细心观察,网络反对法案理由,清一色从损害新闻自主、言论自由,以及掩盖政治丑闻的角度。鲜少有网络人考虑,如何保护社会长远共同利益,例如种族宗教、医疗保健、环境灾祸、金融经济,或是国家安全等切身领域,一样不容假新闻横行无忌,以免破坏和谐安宁气氛。


长期以来,反对党势力于网络占优势,成功构思信心危机,鼓动民众不信任政府或政策。这方面,责怪政府做得不够之余,人民尤其是华社群众,有否自我反省,为何容易吸收反对党宣传,并起共鸣附和?如此抵抗官方、传统主流新闻,令假新闻趁虚而入,长久下去,必然非国家、人民之福!


13位伊党国会议员违背反对党共同立场,加入国阵同侪阵容,投下反假新闻法赞成票。这使得投票环节中,共有123票支持,对上64票反对。伊党强调反假新闻法重要无比,却不受舆论领情,遭受一面倒抨击唾弃。反假新闻法演变为政治课题,希盟形容制造白色恐怖,誓言一旦执政后,必然全面废除恶法。


表面上看,立法程序快速通过,其实整个过程,即管制网络舆论,已经酝酿了数年。新法规定,印刷和社媒凡资助出版、教唆、制造、散播、转发假新闻,罪成可罚最高50万令吉,以及监禁不超过10年(后来下修到6年),或两者兼施。若是重犯,法庭追加每日不超过3000令吉罚款。


听取民意减少法律灰色地带

国会辩论过程中,当局把第4条文(1)里的“有意识地”(Knowingly)字眼,改为“恶意地”(Maliciously),明确阐明,举凡涉及假新闻创作、提供、出版、印刷、传播等,一律可受提控。这也证明当局听取民意,减少法律灰色地带。无论如何,反对党势力压根儿不满意,他们要的是全盘废法!


法案授权法庭诠释何谓“假新闻”?即“任何完全或部分不实的新闻、资讯、数据、报告,包括特写、视觉、录影或任何传达文字、概念的形式”。法案第6条问责出版方,“知道或合理相信出版物包含假新闻”后,需即刻删除内容,才可网开一面,否则罪责难逃。


有法律界人士广义推论,凡漫画广告、公开演讲、报纸杂志等,若有假新闻元素,一律得面对后果。法案第13条文说,若一家出版公司违反法令,公司董事、执行长、经理、秘书或其他主管人,一并承担责任。其实这形如问责条款,若有关人士证明自己不知情,或尽力删除假内容,还有机会向法官申诉求情,再斟酌处理。


法案保护个人权利,即任何人有假新闻缠身,可附上报案书或相关文件后,上庭申请庭令,要求某方面移除问题内容。法庭根据第7(3)与(4)条文,定夺到底是何方、如何以及何时删除假新闻。这点保障个人权利,即使是反对党人士,若是受假新闻所害,一样可上庭讨回公道。


法案允许单方面申请庭令,以邮寄,或是电邮方式,通知相关人士,尽快删除“假新闻”资料。出版责任方若违抗庭令,可面对最高10万令吉罚款。法令规定,被告可挑战庭令,但若涉及公共秩序、国家安全因素,则失去上诉权利。此外,外国网民即使于身在国外,发布牵涉我国的假新闻,等同在国内犯下罪行。


这是否说明,若国际媒体报道有关我国政府的“假新闻”,也有可能在本地遭受提控?跨越国境网络执法,自然有其困难局限地方。


地球村成型后,空间时间距离大大缩短,未来要严格执法不无可能,前提是各国政府执法单位,必须通力合作、相互体谅,就如打击贩毒走私、恐怖活动、以及电子犯罪一般。


新加坡少人质疑法律钳制言论自由

今年5月,邻国新加坡将建制法案,全面抗御网络假新闻(新国采用假信息字眼)。新国国会设立反假信息委员会,举办公众听证会,总共8天共计50小时,争取民意为立法铺路。听证会中,不少人投诉假信息祸害,强烈要求打假,很少人质疑法律钳制言论自由,与我国有天渊之别。


新国当局探讨假新闻成因、后果和对策,并提出报告与建议,管制执法势在必行。反观我国,国会第13届第6季会议中,新法三读于上下两院通过,并获得最高元首御准,以及宪报公布后,即刻执行。反对党大力鞭挞,担忧新法化为第14届大选中,属于执政党的利器,限制民众言论自由,变相为新煽动法令。


网络上,亲反对党论调属于主流,也独沽一味。如果有人问,这是否打击反对党的网络策略?答案是否定的。只有那些个人恶作剧,或是“内容农场”操盘手,因为欺骗点击率,不惜制造假新闻报道,此时或担心法律责任,不敢造次。这样的发展,无疑是减少许多假新闻源头。


可以预见,未来网民讨论政治,更爱使用封闭式社媒,共享新闻或消息,至于有无假新闻存在?除非公开展示,或是有人告发举报,否则法律根本不管用。另外,启动法律程序,从调查、提控、审讯到下判,到时“轻舟已过万重山”,完全失去实效性!反对党有恃无恐,根本不影响网络竞选策略。


言论绝非完全自由违法者可受对付

掌管法律事务的首相署部长拿督斯里阿莎丽娜表明,反假新闻法与内安法令不同点,即不允许未审先扣,并可在法庭受挑战。她补充,联邦宪法第10(2)(a)条文说明,言论绝非完全自由,凡违反法律或威胁国家安全,皆可受对付。


她解释,尽管有其他法令条文(《1984年印刷及出版法令》、《1998年通讯及多媒体法令》,《刑事法典》)辅助,反假新闻法加强遏制作用,譬如本来援引刑事法提控性犯罪或绑架案,我国法律增添一套《儿童性侵法》,全力惩罚恋童罪者,防止法律漏洞。


通讯及多媒体部长拿督斯里沙烈赛益参与国会辩论,取114年历史的香港传统老报《南华早报》(South China Morning Post)一篇报道,诠释假新闻定义。有关新闻刊登于3月30日,标题《大选临近,为何外国领袖纷纷冷落纳吉?》(“Why are Foreign Leaders Snubbing Najib ahead Malaysia's Election?”)


他申诉,有关新闻无中生有,从错误现象揣测政治发展,诋毁议程明显,凭空想象内容,并且严重损害首相名誉。早前,《南华早报》涉及系列风波,包括中文网站停止运作,并被中资的阿里巴巴集团收购后,引发政治介入猜疑。这回,很可能是因为想吸引读者,所以才不惜撰写假新闻。


地不佬国会议员邱思祥举例,第13届大选中,传言执政集团引入4万名孟加拉外来选民,以及文冬算票中心停电补票之说,便是明显的假新闻。我国要成功网络打假,还得改变网民阅读新闻习惯,如多多回归传统媒体,这类新闻来源,比较上拥有可靠公信力。


有信誉媒体发行量广告等不断下跌

可惜的,尽管传统媒体捍卫新闻真实性,但网民倾向免费网媒、社媒,获取新闻动态。结果,有信誉的媒体发行量、广告收入不断下跌,读者无法接受付费订阅电子新闻,让监督管制关卡作用荡然无存。


反对党、媒体机构,以及非政府组织抱有异议。人权委员会主席拉扎里建议,现有法律足够应对一般仇恨言论,不妨先设立国会遴选委员会,再考虑其他方案。美国国务院声明,关注事件发展。国际特赦组织东南亚及太平洋区总监詹姆斯戈麦斯表态,法案定义模糊且笼统,以及警方任意拘捕权力过大。


这样的氛围下,加上一马风波全球沸沸扬扬,间中新闻有真有假,反假新闻法一时也难派上用场。一般上,有份制造假新闻的西方传媒,抗议反假新闻法不落人后,这是常情。


看他国的例子,对付假新闻只有严厉手段,与怀柔政策双管齐下。例如德国以严峻刑法,让假新闻传播者无所隐形。美国吸收俄罗斯干涉总统选举的教训,与脸书和知名新闻机构合作,全面审核过滤时事新闻。


最受网民欢迎的脸书,采取措施包括调整“动態消息”(News Feed),以亲友发文讯息为主,减少广告和媒体新闻比例。另外,脸书计划网上民调,让20亿用户为新闻媒体打分,列出可信赖度排序。这样一来,只有普遍享有信誉的媒体,发布新闻才优先曝光,以此减低假新闻出现频率。


中美贸易战西方式偏见假新闻屡见不鲜

最近,中美爆发关税贸易战,西方式偏见假新闻屡见不鲜。如4月2日,中国探月航天器“天宫一号”解体坠毁,地点坐落南太平洋中部区域,大部分结构部件于大气层烧蚀销毁,没危害地面活动或航空飞行。消息传来,西方媒体发布的新闻不攻自破,即指坠毁或带来巨大危害,不过是迷惑人心说法。


西方世界特有“对华焦虑症”,不惜散播“推理谣言”,尤其高科技假新闻,没有水落石出前,很难揭穿其假面目。许多关于“天宫一号”消息,引述权威专业、学术来源,如欧洲太空总署、美国哈佛大学天体物理学,甚至监察导弹的北美防空司令部也扯上。


中国航空机构以高度负责精神,交待事件发展,一早也估计航天器在大气层烧蚀销毁。此外,按照国际公约、惯例,中国向联合国外空司通报,保持信息公开透明。西方媒体利用无法提早预测的弱点,大做文章,吓唬坠毁地点涵盖我国首都吉隆坡、新加坡等亚太重要城市,徒然引起几个月的恐慌!


结论是,假新闻为网络公害,人人得以诛之。一套反假新闻法案,却是前路艰难崎岖,牵涉很多政治因素。反制反弹力过于巨大,要全盘还我清静网络环境,还得付出重大代价!

 


Copyright © 2018 Akademi Kewartawanan & Informasi Taima All rights reserved.   大马新闻资讯学院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