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马华人周刊 · 网络世界 · 关山渡

黑客操纵美国总统选举?

网战催生国际新秩序

·2017年1月14

新年新气象,国际局势迅速大洗牌,全拜电脑科技发达、宽频网速大跃进所赐,新秩序应运产生,其深度广度,比我们能想象的更为夸张,得以超越游戏规则,打破强权垄断。网络上当局者迷、旁观者清,综观美国和欧洲西方世界,逐渐失去软实力优势,虚拟军备竞赛中,为其他国家迎头赶上!


近期,国际形势变化无常,引爆点依旧为网络平台。网战为传统海、陆、空军以外,第四军种,其战斗威力可比拟导弹卫星,甚至航空母舰也自叹不如。网战颠覆正规战争规范,完全不见硝烟火药,但激烈斗争程度,不输任何一场实质战争,外人甚至无法洞悉内情,输赢即已分晓。网战战果深切影响国际社会、经济或政治文化,绝对不容小觑。


等于承认俄罗斯网络奇袭成功

临近新岁,传出震撼全球的新闻,即廿日后即卸任总统的奥巴马,以俄罗斯用黑客干扰美国总统选举的滔天大罪,下令驱逐35位俄罗斯外交和情报官,同时关闭敏感外交办事处。这等于承认,俄国的网络奇袭建功,成功改变美国人的政治选择。不然,当选的,可能不是锱铢必较的商人特朗普。


舆论一阵哗然,以为接下来好戏连场,可是事态演变出乎意料。俄国总统普京( Vladimir Putin )棋高一筹,以柔制刚,排除以牙还牙,驱赶美国驻俄官员,正如上个世纪冷战时期,双方(美国与前苏联)谍报战中,经常出现的场景,即两国互逐对方外交官,弄个两败俱伤。


普京具有新时代头脑,可以忍一时之气,把希望寄托于当选总统特朗普,拒绝伤害邦谊的挑衅报复。他轻描淡写说:“我们不会为美国外交官制造麻烦,不驱逐任何人。”惟他保留回应权利,还大方邀请美驻俄外交官子女,上克里姆林宫过新年。另一厢,卸任总统奥巴马,弄得风度全失、灰头土脸!


泱泱大国失守虚拟大本营

一个泱泱大国,兵不血刃情况下,失守虚拟大本营,与1941年珍珠港受偷袭,几乎同等分量。美国承认俄国网络攻势得逞,首先伤害的为民意民心,也等于认同所谓民主强国,饱受“外国势力”干预,捣乱其引以为豪的选举制度。分析这种结果,有人形容为自食其果、报应不爽!


为证明确有其事,美国联邦调查局(FBI)和国土安全部,联合发表13页报告,指控俄国情报总局(GRU),以及俄国联邦安全局(FSB)情报机关,安排黑客出击。2015年,这些黑客把电邮鱼叉式恶毒链接,发送给美国的1千多个部门和机构用户,包括民主党官方讯息库。


过后,黑客启动潜伏软件,趁机盗窃密码,侵占电脑数据库,希拉里的机密档案,也因此不翼而飞。黑客选择选举前夕,公开网络秘密,意图羞辱希拉里,让她措手不及败选。美国当局指,编号APT28与APT29黑客组织,为俄国办事,证据确凿、事实清楚!


然而,报告存有很大疑点,号称网络科技最先进的美国,本身电脑系统不保安全,谁该负起最大责任?希拉里微差败选,明眼人一看,并非单一原因促成,为何要怪罪他国呢?至于她的负面消息曝光,是否嫌疑违法,有法律行动跟进吗?美国当局一概没有交代清楚。


我们得考虑,特朗普胜选原因何在?他拥护民粹主义,主张怪诞荒唐、言行脱序难测,一反传统,却深得不满现实、抱怨多的草根选民欢心。虽然,他一贯挺俄,与普京有个人交情,并计划委派亲俄高官,但毕竟为总统宝座赢家。即使支持票比对手少,但选举人制度捧他上台,美国政府不尊重选民裁决,何以取信于全球人民?


美国干涉他国内政是家常便饭

回顾历史,上个世纪第二次世界大战后,美国崛起为大国盟主。此时开始,美国军队或情报机关,为了维护本身利益,于全球蠢蠢欲动,干涉他国内政为家常便饭,图谋推翻意见相左的政治领袖。这类行动,导致包括欧洲、亚洲、中南美洲等地区,战火连绵、和平无望,也因此生灵涂炭、民不聊生。


美国或其代理人,以推动西方式“民主、人权、自由”为旗帜,或明或暗介入他国内政。著名的例子有韩战、越战、入侵古巴等,斑斑血迹、罄竹难书。进入千禧年代,美国人进驻中东地区,催生原本为小规模反抗组织的“基地”、“伊斯兰国”武装,种下恐怖主义滋长祸根。


深藏不露的网络战争,向来美国属于表现佼佼者。由网络支配,幕后人布局的“颜色革命”,如“阿拉伯之春”、“茉莉花革命”、台湾“太阳花运动”、香港“占中行动”等人为祸乱,都有美国网络舆论,背后推波助澜,煽动当地人民积极参与。


为何美国网络战,从占上风到演滑铁卢,惨败给前苏联解体后,国力走下坡的俄罗斯?根据《纽约时报》报导分析,2012年上任的俄国国防部长谢尔盖·绍伊古,为网军强大推手。他重视网络人才,网罗大批专业精英,四年终磨成一剑,让美国尝到败绩,成就非凡!


绍伊古赏识的高官格拉西莫夫(Valery Gerasimo),提出“格拉西莫夫学说”,主张网络为“无疆界战争”(Nonlinear War),或俗称“地缘政治游击”(Guerrilla Geopolitics)。其战术重点为,强调隐秘匿藏、代理人幕后操纵,且遵从攻其无备、兵不厌诈等原则,使得网络冲突形势升级,超越国家或道德界限,一切变得模糊不清。


网军充当服兵役吸引年轻人

俄国于2013年,大事招募网络人才,对象包括大学生、程式设计专家、甚至是有罪犯背景的骇客(可用劳力交换刑期)。招聘广告列明,须通过基本程式知识测验,具有电脑快速修复、系统弱点漏洞嗅觉等才能。加入网军充当服兵役,可免除刻苦训练,远离单调军旅生活,对年轻人颇有吸引力。


美国网络战吃大亏,许多难忍其跋扈嚣张霸权的人士,纷纷额手称庆。但曾经接受“开放社会基金会”(OSF)金钱援助的本地多家网媒或人权非政府组织,没有表现超然关心,仿佛事不关己。其实,网战打破国界距离,对任何国家,包括我国带来长远影响。美国输了一场网络战,对全球人民都有所启发。


欧美所谓人权先锋,输出西方民主自由概念,寻求示威暴力方式,更换政权,真面目网络上无可隐藏。所谓的民权斗士,网络呼吁网民警戒,反抗本国政府实施网络管制,但对于例如大国犯下的网络滥权行为,全然视而不见。


我国网络舆论开放,网民享有自由发言空间,理应珍惜难得机会,尤其保持自律态度,抵抗任何破坏议程。近期两届大选,即2008年308,以及2013年505,网络对执政党国阵欠友善。反对派从过去的民联,到今天的希盟,依然从网络宣传中,获益匪浅,近在眉睫的下届大选,情况又如何?自有分晓。

 

对待斯诺登手法暴露美国的虚假心态

我们应该理解,美国领教网络负面冲击波,特别是“外国势力”干扰其选举,现在也考虑限制网络自由权利。所谓言论自由,并不是完全不设防的。最清晰明了的例子,西方国家如何对待泄密者斯诺登,即暴露维护网络自由者,言不由衷的虚假心态。


2013年6月,爱德华·斯诺登 (Edward Snowden)曝光震惊世界的“棱镜”(PRISM)监听项目,他也是美国前防务承包商雇员。他揭发美国国安局,耗费浩大,全球实施至少6万1千次黑客袭击行动。其中数百个攻击目标,位于中国大陆和香港。


此举令华府尴尬不已,欧洲和亚洲盟友国纷纷诘问责难,因为她们的领袖难以幸免,外访时被美国情报人员骇入截取手机或电脑。一般的平民老百姓,也因反恐名义下,日常网络言论受监控,严重侵犯隐私。


现时,斯诺登于俄国寻求庇护,暂时得保人身安全。三年多来,其逃亡过程曲折离奇,包括躲藏香港,避开美国当局追踪缉拿。大国卯足全力,以法律途径羁绊,阻止他爆出更多内情。但是,因为有网络作为后盾,封口威吓徒劳无功!

美国“熟练”地涉及网络情报剽窃

说来极为讽刺,俄国以网络干预总统选举,美国佬如何知道呢?也是斯诺登所爆料,其最新泄密文件说,美国本身“熟练”地涉及网络情报剽窃,手段肮脏龌龊。美国国家安全局(NSA)人员,从一宗美籍俄国记者谋杀案中,通过监听和间谍侦查,获悉亲俄黑客疑以同样手法,袭击网络目标。


斯诺登解密内容,多登载于“截击”网站(www.theintercept.com)网页,她由前英国《卫报》记者格伦·格林沃尔德(Glenn Greenwald)创建,以新闻报道形式,公开网络内幕,包括美国监控舆论的细则。


传统上,美国属于“自由世界”价值观捍卫者。如今,网络揭穿,所谓的键盘正义之士,利用深不可测的国家机器,威胁地球网络自由。斯诺登毅然扯下网络“伪君子”面目,令许多高喊人权民主、坚持言论自由者,大觉出糗、无比尴尬!


巧合的,另个解密权威,即《维基解密》网站创始人阿桑奇,在欧美各国苦苦相逼下,迄今躲在厄国驻伦敦大使馆内。由此可见,凡基于普世利益,揭露欧美国家机密情报者,不管出发点为何?皆得面对可怕后果,不仅身败名裂,还得躲躲藏藏过余生。


美国为互联网发源地,网络上如入无人之境,轻易侵入他国电脑信息系统。此外,多为美国人掌控,富可敌国的互联网企业,如谷歌、面子书、雅虎、微软与推特等,基于商业考量,与政府机关合作,大规模渗透庞大的环球电脑网络,给“棱镜”这类秘密任务,当上开路先锋。


美国漠视世界舆论,垄断讯息资源,主宰全球经济命脉,尤其千方百计开拓军火商机。使用的方法,不外是通过网络平台,营造区域对抗紧张气氛,从而寻找军火大买家。美国散播中国威胁论,本身干预地区课题如南海主权、钓鱼台风波、朝鲜核武课题等,就具有这方面的不良意图。


美垄断网络战场 俄异军突起

网络开辟新战场,原本美国垄断大权,他国远抛其后。俄罗斯异军突起,成功当上拦路虎,推倒弱肉强食定律,就如斯诺登、阿桑奇一类英雄,保卫网络的自主、独立性,促进讯息流通进步,付出良多贡献,应该载入史册。但他们却受到英、美追杀!


可以预见的,互联网科技和设备不断翻新,黑客人才辈出,网络世界投入虚拟军备竞赛,战争中的尔虞我诈、背信弃义,以及不择手段,未来只有更惨烈悲壮!
 


Copyright © 2017 Akademi Kewartawanan & Informasi Taima All rights reserved.   大马新闻资讯学院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