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马华人周刊 · 网络世界 · 关山渡

网路纵容金钱游戏 愿者上钩管制遇阻

·2017年5月13日

大马华社时下热门课题,与“金钱游戏”(Money Game)千丝万缕。快速致富计划崩溃,敛财泡沫幻灭,投资人血本无归,操盘人成众矢之的。我们当反思,为何明知是骗局,却有大批民众一头栽入?愿者上钩情况下,是否与人无尤、于己无悔?这种病态现象,于网络平台生命力极强,经常死灰复燃、卷土重来!

金钱游戏魔力超凡,当下须考虑,网络普及化后,参与所谓投资回本计划,为何不事先查证官方资讯?相关的政府部门如国家银行、网站专页努力搜集资料,并公开提出警告,可惜许多人听不进耳。有人认为,当局阻碍财路、居心不良,这都是经网络洗脑,产生正不胜邪副作用。

通过夸大蒙骗许多无知网民

网络世界虚幻飘渺,有心人勤奋灌输错误观念,描绘虚拟假象,即不必奋斗工作,金钱即滚滚而来。赚取快钱的梦想,因为夸大、渲染、扭曲,欺骗蒙蔽许多无知网民,尤其那些喜欢“独沽一味”,拥有个别立场和价值观,拒绝扩大本身视野的一群。他们正是金钱骗局下,无力反抗的善良猎物。

上个世纪80年代,合作社存款风波令人记忆犹新。当时执法松弛,有人借着华资合作社名义,以高利率收取民众现金。结果,少数合作社发生财务周转困难,或是上层营私舞弊,使到政府冻结所有存款合作社,并拖了几年,方才归还存款。这类金钱案件,反映当局优先照顾公众利益,不由犯罪者滥用破坏金融系统。

金钱游戏现象普世化,人的贪欲与侥幸心态,并无国界之分。受害者无法享有法律保护,因为自愿情况下,签署免责声明(Disclaimer),了解风险所在。东窗事发后,许多人爱面子、怕麻烦,或是已经尝到甜头,拒绝投报警方,让案件不了了之。不了解真相者,指控政府无知无觉、无法有效管制,此番言论偏激,有欠公正。

以前的金玉华、南宁投资、云数贸等等,万变不离其宗。人心深不可测,幕后人利用隐匿性强大的网络,无需抛头露面,不必受时空限制,撮合贪婪、赚取快钱一群。金钱投资者若吃亏,多选择哑忍,无从报备。甚至骗局曝光后,幕后人采取“拆分盘”方式,重新收集资金,声称回馈给前期投资人,一骗再骗、无法无天!
 

游戏拥戴者为不法活动说情

网络上冒现不少金钱游戏拥戴者,知法犯法,为不法活动说情,如吹嘘当上线如何赚钱,列出支账收据,以及种种“美好回收”例子,夸耀不劳而获、鼓吹好逸待劳颓废作风。此外,网络法律依据,向来浅薄不足,只有正统媒体站稳第四权立场,全面暴露金钱游戏刮钱真面目!

今年2月,国家银行跟随新加坡金融管理局步伐,公布金融投资者“警示名单”(Alert List),共列入288家公司,它们大部分巧立名目、花言取巧,幕后涉及炒外汇、收取存款、黄金交易,或是网络产品投资等不法勾当。它们即使向公司委员会注册,只属于一般商业机构,不代表生意合法,网民应当提防上当。

有网民不断提醒,庞氏骗局(Ponzi Scheme),或俗称“金字塔式老鼠会”模式无所不在。至于养大金钱游戏,从开始到结束,网络扮演要角。尽管社媒不断有善意批评,却无法消弭其祸害。现实中常见窘境为,没有“受害人”投报,当局要开档调查、立法管制、严打集资广告,犹如老鼠拉龟,不知从何下手!

金钱游戏明显犯法,抵触多项刑事罪行,例如《刑事法典》420欺骗条文、《2016年公司法令》594及217条文、《2001年大马反洗黑钱法令》,以及《防范罪案(修正和延伸)POCA》等等,网络却有廉价宣传、涂脂抹粉,仿若一切都是摊在阳光下,拥有透明度,当然事实迥然不同。
 

制定完整方案解决金钱游戏问题

部门掌管经济策划单位的首相署部长拿督斯里阿都拉曼达兰宣布,内阁最新指示,要求国内贸易、合作社及消费部,以及警方与国家银行等部门,制定完整方案,一劳永逸解决金钱游戏问题。

据估计,全国有23万人涉及非法游戏,多数参与者为华裔。近期爆发危机的“解救普通人”(JJPTR)系统,规模最大。其他“外汇投资”公司,接二连三如骨牌论崩盘。说穿了,这类游戏由网络组搭信心桥,若是信心崩溃,便爆发挤提热潮,资金穷于应付,等于灾难大祸临近。这时候,幕后人多选择一走了之!

网络也掀起一场口水战,到底来自争议性商业组织的捐款,神圣的学府是否坦然接受?马华署理总会长拿督斯里魏家祥一语道破,某些单位假借慈善名义捐款,不过为了漂白名声、骗取支持,所以接受与否,须对得起良心,真的是这样吗?

网络意见两极化,一派认为,若知道捐款单位非法,甚至创办人被逮捕,或是受通缉,这时接受捐款,恐怕后遗症连连。况且,校方应立好榜样,避免不良示范,从而向学生灌输正确观念。支持收款一派主张,收钱没附带任何条件,且自己送上门来,大方接受没有不妥。双方各有论据、各有表述。

南马9所华文独中,分别领取“张健珠宝”公司5万令吉,已是既成事实。然而,正逢此时此刻,当局开始打击金钱游戏,时间上极为敏感。最大的考虑,若当局引用《2001年大马反洗黑钱法令》查案,则捐款派发与收取,可能需向当局呈报。当法庭有所判决,到时恐怕得“回吐”捐款,后患无穷!

接受捐款不问来处等于自找麻烦

华文独中缺乏经费,若是如大半网络舆论坚持的,接受捐款不问来处,等于自找麻烦。有关企业外挂普通贸易公司招牌,任谁都知道,暗地里与金钱游戏有关。有者推出所谓的传销代币,搞出与产品无关的剃光头、染金发噱头,伦理道德争议颇大,与学府学术格格不入。

过去金钱游戏猖獗,国家银行、警方与贸消部等执法单位,缺乏协调配合,让有心人专钻法律漏洞,或灰色地带安全游走。金钱游戏盘口操纵者,以直销公司为外壳,招收新会员设饵,层层叠叠组织下线。游戏系统通过网络收取金钱、付出佣金,一切井井有条,早已长期暗中操作。

如今,炒外汇盘口崩盘,骗局曝光,惊动内阁,决定整顿局势、严打骗子。执法单位从中吸取教训,对金钱游戏概念改观。每次再有新盘出现,社媒即通风报讯,的确唤醒许多人。至于心动,想要赚取快钱者,也因为网络舆论极为不利,纷纷打退堂鼓,导致类似公司纷纷出师不利。

来自警方全国商业罪案调查组资料,今年首3个月,共接获近240起投报,涉及款额高达9040万令吉,警方援引刑事法典欺骗条文查案。以“解救普通人”投资计划为例,初期警方只接获单宗投报,损失金额为区区2100令吉,这与为数几十万的“投资人”,以及资金动辄上亿令吉,简直微不足道。

拖延时间部署逃生之路推卸责任

道高一尺、魔高一丈,金钱游戏操作人精于心理战术,及时安抚会员,平息不满情绪。要办到这一点,社媒不愧为一个好平台,操盘人与会员私下交流对话,并解释各种疑问,让大家警戒心大减,自己又能拖延时间,部署逃生之路,以及推卸重大责任。

金钱游戏挂直销外壳,策划性收集资金,初期践诺付出高额佣金,一旦盘口崩溃,即逃之夭夭。《1993年直销及反金字塔计划法令》(2011年修正以明确对付金字塔计划)中,多项条文阐明真正直销模式,不容许挂羊头、卖狗肉,玷污合法直销的专业精神。

金钱游戏崩盘风波,引发政治危机,尤其是华人居多的槟城州。网媒报道,行动党槟州社青团副团长王蔓莹,其脸书曾力挺“解救普通人”金字塔计划,并贴文立场反复无常,起先否认自己参与,却被揭发因获回酬而自豪。她发言指经济不景气下,导致金钱游戏大行其道,不是投资人“好吃懒做”,试图为他们护航辩白。

丹绒区国会议员黄伟益助理、槟州社青团宣传秘书王宇航市议员,受揭涉及内斗,因金钱游戏课题,与自己党员胡克耀闹翻,指责后者“落井下石”,结果胡氏个人资料外泄,被不良分子恐吓,威胁人身安全。此外,公正党槟州峇央峇鲁区国会议员沈志勤,国会上促请政府拟定新法,打击金钱游戏,因而不受部分盟友所欢迎。

暧昧含糊立场如同鼓舞游戏操盘人

有舆论指出,华裔子民每三人当中,就有一个金钱游戏玩家。所以槟州首长林冠英,以及众多州级领袖,风波酝酿时刻,选择三缄其口、欲言又止,且拒绝公开谴责。如此暧昧含糊立场,如同鼓舞游戏操盘人,不必理会中央政府单位执法,一意孤行继续非法活动,包括招徕新会员,开设新的所谓投资计划等!

无远弗届互联网时代,网上兜售金钱游戏投资计划,以及后续作业,变得更为简单方便,付款和收款,都能弹指间完成。手机及社媒拓展运作空间,一些所谓的游戏计划,也涉及其他国家国民,做到跨越国境,无限扩大影响力。这样一来,等于执法难度无限增加,到达难以想象的地步。

目前还存一层隐忧,电子商务日益成熟,电子支付模式,将来或全面取代现金付钱消费,例如中国著名网络巨擘阿里巴巴,早前宣佈设立大马区域分销中心,潜能无比巨大。如果缺乏立法管制,小规模的金钱游戏,或会难以侦查,也无法轻易扑灭。严重的话,甚至中小学生,都会掉入贪婪活动的陷阱之中!

对付非法金钱游戏还得加把劲

结论是,网络纵容、催生金钱游戏,危机不断扩大。此外,贪婪心促成愿者上钩,让当局的管制执法,遭遇重大阻力。纵然如此,对付非法金钱游戏,还得加把劲,尤其在野势力,须无视选票威胁,挺身杜绝这类等同金钱欺诈的活动!

综合网络建议,抵抗非法金钱游戏的步骤如下:

一、参考国家银行的金融投资者“警示名单”(Alert List),掌握最新资料。
二、深入研究相关公司的投资计划,必要时寻求专业人士咨询。
三、如果怀疑、发觉或确定自己陷入金钱游戏陷阱中,即刻报警求助。
四、即使涉及产品或产业买卖,别轻易信任高回酬、低风险投资活动,因为这可能是幌子之一。


(检阅黑名单可浏览:http://www.bnm.gov.my/documents/2017/20170224_FCA_ENi.pdf)


Copyright © 2017 Akademi Kewartawanan & Informasi Taima All rights reserved.   大马新闻资讯学院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