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马华人周刊 · 网络世界 · 关山渡

 土崩惨剧开启潘多拉魔盒?
经济课题主宰网络舆论

·2017年11月11

网媒和社媒兴起,讯息接收从过去单一方向,变为多元且多向化模式。过去沉默的多数,现在乐于在网络表态呛声。集合大众之力,网民可以左右舆情,产生如改朝换代、新陈代谢的强大海啸威力。网络让开启潘多拉魔盒一般的期许,变为实际可行,带来的为不可低估的深远影响。


然而,政治氛围浓郁,网络潜能变化无穷、难以预测,无论是朝野或中间势力,并没有一方占有绝对优势。网络舆论反映大众思维,无可避免带有缺点,例如认识肤浅、先入为主、羊群效应,或是受情绪感性干扰。因此水能载舟、亦能覆舟的道理,网络上可说一览无遗。


国家经济课题成网络关心重点

譬如今年10月21日,槟城丹绒武雅山坡发展区严重土崩,导致11人罹难。有人猜测,这会否为希盟州政府,制造选举险情?深一层思考,这未必完全正确,地方环保课题是否能复制巨大效应还有待观察,反而是是国家经济课题才是网络关心重点。


潘多拉盒子(Pandora's box)源自希腊神话,即主神宙斯(Zeus)创造首个人类女人潘多拉。她打开盒子后,里头包含的快乐忧伤、瘟疫病毒,以及友情爱情等,一一释放出来,打乱人类宁静生活,让他们饱受折磨煎熬。唯一留在盒子内的,只有“希望”,象征人类征服种种考验、渡过难关!


土崩惨剧后,槟州非政府组织措辞强烈,施压州政府停止所有山坡发展,不苟同草率处理、归咎天灾人祸行为。今年9月中旬,槟威5县百余地区爆发水灾,网民一早告诫当局,一旦雨量骤升、排水系统不胜负荷,必有灾难,可惜高官没有认真看待。


网络揭露,联邦部门即房屋和地方政府部,制定严谨的山坡与高地发展指南,但州政府却采纳自家一套安全指南。中央政府的环境局,曾于2015年1月9日接获肇祸计划申请,评估建造50层可负担高楼,同月15日派员实地考察,一周后发函拒批准。


网络批评如排山倒海

环境部理由,工地范围与原有采石场缓冲区,并不符合标准要求,州政府一意孤行核准工程。肇祸5天后,网络批判如排山倒海,逼得州政府匆忙成立州元首调查委员会,由杨映波律师领导,并于30天内提出结论报告。如此亡羊补牢,阻挡不利舆论,暂时稳住阵脚。


开始阶段,以林冠英为首的州政府,穷于应付舆论与媒体责难。后来,因为联邦政府2018年度财政预算案出炉,网民另有焦点,形势有所转变。其后,第二副首长拉玛沙米,批评槟州政府非政府组织,视他们为政敌仇人,呛声他们与国阵结盟,挑战他们成立政党在来届大选与行动党对垒,这样处理方式如火上浇油,有欠妥当。


槟州环保组织组织健全,令州政府心惊胆跳。2016年,环保人士创办“槟城山坡观察”(Penang Hills Watch),迄今接获150项环保投诉!脸书“寄生岛”(Pulau Parasit)专页,上载讯息如《拯救我们的山坡,停止所有山坡发展》短片,摄录逾百处山坡发展具体证据,与民众分享心得,忧心环保沦陷。


严重土崩惨剧早有前奏,9月大水灾之后,24个居协与管理机构联署12项诉求,吁请州内阁及人民代议士,于11月复会的州议会中,辩论水灾议题,遏制山坡发展。早前,新港居民获得至少18个居协支持,入禀法庭检讨附近山坡发展计划,目前处于审讯阶段。


许多州民呼吁,即刻中止山坡发展计划,并找出纰漏,避免悲剧重演。而相关单位,如批准计划的规划委员会、市政厅一站式委员会、监督工程师、发展商、承包商等,必须问责到底!


明文禁止高地发展避开法律漏洞

他们建议,修改指南“特别计划”阐释,除了基本公共设施,明文禁止高地发展,避开法律漏洞。当局得恢复已开发、全光秃的山坡山林,防止水土流失。同时严厉执法,惩罚非法土地开发,或没采取水土流失预防措施的开发者。此外,当局须全盘监控山坡活动,若有危险情况,及时公开讯息警惕居民。


槟城论坛代表拿汀甘钻萍,以2003年至2017年数据说明,闪电水灾范围扩大,从原本的乔治市区域,延伸至亚依淡、垄尾、湖內等地区,而且次数越见频密。自2008年至2015年,全槟城通过55个,个别高度超过海拔76公尺的山坡发展计划,槟城论坛担忧恐过度发展,导致排水系统失效,加剧水灾问题。


这次槟城论坛对话会,时机上非常重要,总共有200名观众。但是,行动党只得浮罗池滑州议员叶舒惠到场,代表性不足,也有敷衍之嫌。而巫统、公正党州议员,却有多位出席,表明关心环保课题。


维护环保见称的州议员郑雨周,孤掌难鸣、独木难支,打算国会解散日,即退出行动党,以其他身份涉足政坛。他宣布最新动向后,即遭受行动党支持者网络霸凌、人身攻击困扰。今年年初,他公开呼吁林冠英,在位时落实限制首长任制两届,却反应冷淡,党内改革迟迟不到位,令他深感挫折。


与州领导层不咬弦矛盾白热化

长期以来,郑雨周因跨性别、山区发展、结构蓝图等议题,与行动党州领导层不咬弦。如今矛盾白热化,他或带走行动党部分选票,但如果预测州政权会分崩离析,尚言之过早。最大的理由,尽管民怨冲天,并没有大规模民心反弹,铁杆选民未见动摇。


我们须多管齐下考虑,众多居民不满山坡发展,但有既得利益者,全力捍卫州政府做法。这些如购屋群体、发展商、承包商、地产代理、建筑工程上下游员工等,大力反对中止、拖延任何房屋建筑计划。有者担心失去工作,生活受影响,甚至得应付繁重的银行贷款利息。

与其说打开潘多拉魔盒,倒不如形容希盟州政府,陷入“集体盲思”(Group Think)陷阱之中,犯下执政(2届8年余)太久,高傲自大、自视过高缺点。另一方面,州反对党力量薄弱(少过三分之一州议席),监督无力、施压无效,最终让州政府疏于职守。


什么是“集体盲思”呢?这是思考模式缺陷,团队成员凝聚力过强,受集体主义感召,积极追求和谐共识,进而容易犯错,无法评估其他替代方案,忽略决策的真正目的。1972年,美国心理学家艾尔芬·詹尼斯(Irving Janis),首先以此字眼,解读集体盲思糟糕例子,如珍珠港受袭、韩战、越战、水门事件等。

集体盲思误判夸大大规模杀伤武器

近年闻名的“集体盲思”,有2004年伊拉克战争,美国情报机关失误,误判和夸大大规模杀伤武器威胁,误导国会和总统。去年年杪,邻国新加坡总理公署部长陈振声承认,该国政府官员与领导人闭门论事,久而久之即陷入“集体盲思”的困境中。


槟州政府处理土崩悲剧,如何陷入“集体盲思”?事发第3天,州地方政府委员会主席曹观友,联同市长拿督麦慕娜召开记者会,急不及待归咎“工地意外”,忽略地方政府的监督、批准责任。此时行动党上下,不是保持沉默,就坚持这角度没错,拒绝理会舆论的不同格调!

既然土崩属于地方课题,有限度影响华裔选民大选意向,那么,网民关心的是什么呢?我们可从一项民调中看出端倪。


今年10月,本地华文报章《东方日报》网络民调,标题为《第14届大选意向测》,共有1万4601人参与者,多为年轻一辈。正如所料,多达84.15%受访者期望,下届选举带来改变。


读者投票考虑因素(复选最多三个),以廉政(79.55%)和经济(78.61%)为主,接着为种族不平等(56.09%)、民主人权(44.39%)、教育(40.02%)、宗教议程(23.13%),以及其他因素(6.24%)。

教育非网络重要考量

这个解释了,为何首相于10月27日公布预算案,欢迎程度远远比“建10迁6”华小发展方案来得高。教育并非网络重要考量,环保因素更是沾不到边,经济和廉政课题,可说具有潘多拉魔盒魅力。换句话说,华裔年青人的关心基本重点,离不开切身的经济课题。


《东方日报》民调不够全面,征询意见缺少关键问题,譬如若以州属区分,应该提问华裔选民是否同意,希盟掌权的槟城和雪兰莪州,该确保反对党掌有至少三分一议席,加强各政党代表性?否则不属于健康政治发展?


2018年财政预算案,公认为“大选预算案”,正处于国会辩论通过阶段,明年正式落实。其执行力道如何?所有诺言是否一一实践?这可决定是否启动潘多拉魔盒!


这次国家预算,收入2398亿令吉,开销高达2802亿令吉,国家赤字减低至占国内总生产的2.8%。如何面面俱圆、照顾周到?实在为一道大难题。无从否认,通货膨胀、债台高筑、货币疲弱等,导致生活费高涨,这是未来一年,甚至是选举前夕的重大考验!

具有吸引力措施网络赞扬不多

网络很少考虑正面措施,如派发1500令吉公务员津贴,而不是职工会要求的三个月花红,这需要无比强大的决心。其他的佳讯,如增加零消费税项目、个人所得税降低2%、新生儿获200令吉储蓄基金、雇主允准直接聘僱女佣、建议私人界產假从60天增至90天等,具有一定吸引力,但网络赞扬声音不多。


另一边厢,希盟推出“影子预算案”,主张废除消费税,但苛捐杂税难以幸免,如调涨公司税、产业盈利税、汽车执照费、汽车进口税、汽车国产税、其他进口税、国产税、印花税,以及投资征收税等,总进帐115亿令吉,从肃贪方面回收200亿令吉,总共带来315亿令吉收入。


数据纸上谈兵,可行性有待观察。废除消费税,重新实施销售及服务税,还是欠缺255亿令吉,如何来填补空洞?这还不包括后续打击,如市场激烈震荡变化后,消费情绪低迷、工商经济成长萎缩。当空幻虚拟理想,现实付诸实行,到底有何等巨大落差?知道时候已经太晚了。


明年1月1日起,政府废除4大道收费,网络上褒贬不一,反对党控诉的阴谋论,构成社媒主调,煽动网民不满情绪。所以,第14届大选主打主题,肯定与经济钱财有关,甚至决定政治版图江山谁属!

回到本文结论,单一槟州土崩悲剧,不会体现潘多拉魔盒效应。不能排除大选前夕,更多的课题冲击朝野双方。网民此时应当做的,提升关心深度广度,观察入微、举一反三,从事态发展中找出有意义的启示!

 


Copyright © 2017 Akademi Kewartawanan & Informasi Taima All rights reserved.   大马新闻资讯学院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