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马华人周刊 · 网络世界 · 关山渡

历史岂可一笔勾销?网络搜索真相大白

·2017年3月11

真实的历史,网上留下烙印,犹如永久记录。有了搜索引擎,翻查过去、对证数据,变得简捷方便。网络的积极作用,可对照真实与假象,凭历史观点审视判断,避免重大课题政治化,或是单边抹黑、扭曲原意、张冠李戴、鱼目混珠,从而稳定民心、保有社会和谐宁静。


当思辨生活议题,关乎“大是大非”立场,多数网民的正确认知,构成一股巨大舆论力量。网络鉴往知来,还原事实脉络,协助我们重建信心、克服难题,并揭穿投机分子虚情假意,不让政治议程轻易得逞。


最近,我国政府启动调查,为设立皇家调查委员会以调查上个世纪90年代,国家银行涉及远期外汇投机活动,所造成巨额金钱损失的事件。此举,网络议论纷纷,反应两极,但绝大多数人认同,真相必须大白!


国行炒外汇损失 让国家濒临破产

较早前,国家银行前助理总裁阿都慕勒卡立接受媒体访问,批评敦马曾犯下过失,即指示国行炒汇,交易失败收场,殃及外汇储备金,国家濒临破产边缘。亏损数目,并不是流传的93亿令吉,而是高达100亿美元(约443亿令吉)。丑闻于1994年局部浮现,与臭名昭彰的土著金融丑闻(BMF),曾困扰敦马一时,最后不了了之。


今年2月15日,内阁议决设立特别专案小组,翻查这宗纳税人金钱亏损案件。小组负责人,为前政府首席秘书丹斯里西迪哈山,他要找出是否有官员隐瞒资料,或是声明混淆国会。待结果出炉后,当局再决定后续措施,例如设立皇家调查委员会,全面且深入结案,以及提出具体对策。


重启调查,有必要吗?许多网民相信,去淌陈年丑闻浑水,免不了政治动机,目的在于打击政敌、羞辱某人。确定的,如果无凭无据、无中生有,难逃舆论的慧眼审判。现今与上个世纪90年代,环境条件大为不同,网络让讯息流通,并无法受垄断或操纵。


2月23日,林吉祥最新立场为,即要求国库控股副主席诺莫哈末耶谷(Nor Mohamed Yakcop)辞去官职,理由为同属当年炒股同谋。为何未审先定诺莫哈末有罪?林吉祥说法,根据人在监禁中、前财政部长拿督斯里安华的指控,当年事发后,曾要求诺莫哈末下台,但不果。


选择性回忆忽略其他负责者

回溯1993年及1994年,林吉祥的确于国会发言中,提及诺莫哈末的角色。但身为资深国会议员,他却选择性回忆,忽略其他负责者,这对后者极不公平,因其职位为二线官员,听命上司,服从集体领导。当时的首相和财政部长,岂可置身事外?


无论是林吉祥或安华,现时绝口不提敦马角色,宽容谦让态度,令人感觉不安。回顾25年前,国家银行总裁惹化胡申(Jaafar Hussein),以及其助手,因为炒汇而辞职,敦马政治地位却毫发无损。当时,林吉祥坚持存在“舞弊滥权”,炮轰敦马涉案。


现在,敦马身份大不相同,为何闪烁其词、态度大转变?淡化其参与角色,以及必需负责的范畴,抹杀功夫极为高明。


林吉祥坚持炒汇案件,需与一马公司(1MDB)课题,所谓的“丑闻之母”同读。这样有谬误,因两者本质不同,如何拿来相互比较?


炒汇案一次过注销巨额金钱,一马风波却有缓冲时期,包括变卖资产、解决庞大债务,未涉及纳税人金钱等因素。况且,一马公司已经由国会公共账目委员会(包括了数位国会反对党议员)调查,并没有涉及非法活动。


政治道德标准是否随着时间而改变?

他的所谓政治道德标准,是否随着时间洗礼而改变?向来,反对党靠翻历史起家,借此赢得人民信任,即监督和审查政府所作所为。然而,批评时政,本身必须公正不阿、客观中立,不能尔虞我诈、背信弃义和不择手段。凡陷入黑暗政治圈子,损害的为自己形象名誉,公信力也荡然无存!


新证据揭露,敦马参与土著金融丑闻,角色非此一般。网上流传,美国中央情报局(CIA)解密文件,敦马担任首相时期涉案,报告题为“土著银行丑闻:大马的马哈迪,更多麻烦在后头?”。当时,敦马为保地位,无所不用其极,遏制局势恶化。


尽管敦马多次否认涉及丑闻,他辩说损失的金钱,属银行所有,没落入其口袋中。他强调本身并非银行经理,或是投资顾问,当时其他银行也亏大钱。这样的解释,是否为网民所买单?显而易见的,网络时代启迪民智,一面之辞,却因为讯息周全,变得漏洞百出!


解密文件说明,间接证据(Circumstantial Evidence)指引,当时敦马政府、包括财政部、中央银行等监督单位,未阻止不寻常的借贷个案,结果演变成坏帐,也蓄意忽略堵塞缺口。此案造成一名稽查师,于香港被谋杀身亡,案情绝不简单。
 

土著金融丑闻有国会白皮书结案,并于1984年公布完整内容。但因为长篇大论,报告兜圈子、游花园,缺乏具体建议,负责者逍遥法外。结果,由国油出资,填补巨额亏损,当作敷衍交待。不满意善后工作的反对党议员,其中就包括林吉祥。


当时紧咬丑闻如今却忽略历史真相

更重要的一点,当年国会奉敦马命令,通过和执行《1972年官方机密法令》修订版,使得许多官方资料,无法一一曝光。《1984年出版与印刷法令》此时推出,限制媒体揭发弊端功能。当年,林吉祥热心十足、孜孜不倦紧咬丑闻,发表的意见、文稿,甚至出版专题书籍论说。如今忽略历史真相,叫人感到万分遗憾。


林吉祥渲染轰动课题,例如2009年,涉及125亿令吉的巴生港口自由区(PKFZ)案,影射敦马难辞其咎。多个单位调查,如专业稽查公司、公帐会、反贪会、警方、港务局、专案小组、内阁、特工队等,最终两名前交通部长被控,最后无罪释放。敦马庭上作证,显露经典的“临场失忆症”,引为网络笑柄。


林吉祥评价丑闻,既然必须考虑涉及主角的关系,等于失去客观公正立场。2016年12月初,敦马出席行动党大会,表明误解行动党廿多年,即比马华更有“大马精神”。这是否说明,他抹黑、妖魔化行动党,制造马来人敌视和恐惧恶行,今天却一笔勾销?
敦马最大败笔,1999年第10届大选前宣佈,原则上接受“华团大选诉求”。大选时,他凭华人票惊险过关,却过桥抽板、忘恩负义,把诉求冠上不雅称号,形如共产党,承认所谓接受方案,不过为权宜之计。换句话说,他采取政治欺骗艺术。如今,身在土团党阵营,竟然还有人相信,他为国家新救世主!


查证消息真伪有利对抗虚假新闻

网民动手上网,查证新闻背景、历史引述、典故来源等,辨别消息真伪,为对抗虚假新闻的有利发展。今天,若在中文谷歌搜索中,打上“土著金融丑闻”关键字,即爆出至少8万条结果,谁与此有关联,可联想翩翩。键上“华团大选诉求与马哈迪”,结果也有56万余条,不清楚历史事件的,不妨重温网络文章,并对敦马打分评价。


发生于邻国新加坡的事例,显示熟记历史、不忘过去,何其重要!除了饮水思源,也能体现爱国情操。


不久前,新国开放一所二战纪念馆,却命名为“昭南”展览馆,负面词经舆论曝光,恶评如潮、反弹巨大。两天后,当局勇于认错、从善如流,更名为“日据时期:战争与史迹展览馆”,反映其真正历史面貌,平息一场认知错误风波。


新生一代大多不知晓,剔除的“昭南”两字,代表上个世纪初期,日本军国主义充满肃杀侵略、无恶不作的行径。尤其劫持“大东亚共荣圈”伪名堂,发动战争、侵犯蹂躏邻国。此外,不顾战争道义,把战火扩散至民事目标,造成生灵涂炭、民不聊生。这些,身历见证历史者,感受特别深刻!


战争纪念馆主要用意,庄严缅怀受难民众、烈士,谴责发动战争的军国主义分子,务必让参观者或后人,汲取历史惨痛教训,立场鲜明清楚、视角不容扭曲,并不是以娱乐消闲为目的。通过文献、图片、展览品等物质,重温集体记忆片段,也顾及社会氛围、基调等环境经营,即积极教育意义,反侵略反迫害为首要关键。


新国网络舆论支持正名,呼吁还原历史真相,不必有什么忌讳。年轻网络一代,不难从网络搜索中,得知更多二战渊源,了解上一代重大牺牲,对维护和平作出努力。如此维护文化自尊,丝毫不能妥协,或是向商业用途低头。


正确突出场地主题不许忤逆历史

有网民批评,展馆外的花园与石块摆设,反映日本“禅化超脱”意境,有变相美化战犯之嫌。而张挂的巨型炫目旭日旗,传递错误信息,成盲目崇拜对象。这些言论,需要展馆当局的后续跟进,正确突出场地主题,不许忤逆历史。做好功课、考证记录,网络帮助下,必可事倍功半。


错误历史绝对需要认错、反省。1937年的南京大屠杀,日本当局千方百计否认到底。官方的“靖国神社”,高调和高规格供奉甲级战犯,已经是不可原谅的罪行,并没有具体懊悔历史错误。与此相反的,我们看到许多个案,国家高层领袖或政治单位,虽然不是自己做错事,却勇敢承担责任!


1971年,西德总理维利·勃兰特访问波兰,于乱葬岗纪念碑前下跪,为纳粹德国杀戮行为忏悔。2006年,加拿大总理向该国华人道歉,理由是1885年至1923年期间,政府曾征收具有歧视性的“人头税”,也实施歧视法案。踏入千禧年,美国国会分别两次,为过去实施的奴隶制度,以及排华法令,公开说对不起。

近期兴起历史怀旧,诺基亚品牌的3310型手机,颠覆市场创新规律,再度大受欢迎,其最大的卖点,功能简单实际,符合一般人需求。这些证明历史,并不是古董文物,具有一定作用。政策方面,正视历史,才能维持良好的人文修养。纠正谬误,持着正确历史史观,可发挥正面影响。


总而言之,以史为镜,可知兴衰。网络考证历史,问题不大,协助人们冷静判断,一件课题有背后真相,不容表面现象蒙蔽。同样的,一位政治人物作为,若是与历史评级全不吻合,我们需要三思,才能摊开双手再接受他了!

 


Copyright © 2017 Akademi Kewartawanan & Informasi Taima All rights reserved.   大马新闻资讯学院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