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马华人周刊 · 网络世界 · 关山渡

网络民意多面解读AES风波

·2018年9月8

网络最大的功能,清楚反映民意所向。民意并不一定准确可靠,并且可在预设议程下,轻易受误导和蒙蔽。网络讨论任何课题,都应确保深度认知,听从正反方、中立者的批评指教,获取最新论据,避免人云亦云、道听途说,方能避开谬误陷阱。


最近,交通部部长陆兆福宣布,自动执法系统(AES)的310万张罚单(总值4亿3500万令吉),全部一笔勾销。至于已经缴纳的,悉数不退还。中央政府改朝换代后,自2012年执行的AES,因为关乎民生,不断受密切关注。


撤销罚单举动来得突然,引起网上激烈争议。网民质疑,财政部揭发国债高达万亿令吉,因大型发展项目挥霍无度使国家濒临经济破产,为何故作大方慷慨,放弃一笔庞大收入?此外,奉公守法者按时还款,却没有获得退还,是否公平?会不会变相奖励违规者,赏罚不分?


不可理喻的同情取消动作

一天后,陆部长后续声明,含有重大政治意味。他指责前朝签订不公协议,AES罚金无法惠及政府。点名负责的,有马华前部长丹斯里江作汉,以及拿督斯里廖中莱。此时舆论大逆转,不可理喻地同情当局的取消动作。


AES事态峰回路转,截至8月31日止的罚单,一概作废。早前,陆部长披露,当局耗资5亿5500万令吉,收购两家AES外包公司,由陆路交通局全权接管。过去6年,政府付给两家公司1亿2909万令吉,每张罚单承担16令吉服务费。


陆部长说,根据原有合约,预定安装1千台摄像机,只实现47台。估计年内发1000万张罚单,每张涵盖16令吉服务费,两家公司入账1亿6000万令吉。政府抽取50%罚款额,上限为1年5亿4000万令吉,若超出数额,启动第3种支付模式。


毫无选择下,当局动用国防卫队基金局的5亿5500万令吉,收购两家外包公司。此时,传出其中一家公司大股东之一,为前选举委员会主席丹斯里阿都阿兹,引起朋党包庇嫌疑。网络舆论一再愤怒炮轰,目标对准前朝官员!


惟阿都阿兹澄清,2016年退休后,他才加入有关公司服务。他辩称,因曾是内政部秘书长,涉及买卖保安领域装备的公司,为正常之举。惟网民彻底忘记初衷,大多认为其中必有猫腻,一干二净抹煞AES原有功用!


出发点良好却是舆论眼中钉

全世界共有超过90个国家,全面采用AES系统。研究显示,那些国家安装AES后车祸率有所减低。矛盾的国人,看待公路人为意外,无辜者伤亡,感到痛心疾首。另一方面,如何设立完善惩罚传票制度?却存在恐惧和厌恶心理。出发点良好的AES,向来为舆论眼中钉。


尽管AES不甚完善,优点也不少,如自动制度下,克服贪污舞弊,可全天候无休息,严格监督驾车人士,避免触犯交通规则,包括超速、闯红灯等。AES有效警戒冥顽不灵者,等于保障公路使用者人身安全。


AES罚单偿还率,仅有区区18%,很大程度因为舆论主流变相鼓励,寻找适当理由拒绝还罚金。其中一个,即是有关计划中饱私囊,制造朋党弊端。结果误解极深,掩盖执法系统的正当性。至于如何减少车祸率?鲜少有网民提出建设性意见。


网民号召抵制罚单,公然挑战法律权威,当局也无可奈何。原本计划配合驾车执照扣分,以及限制更新路税制度,让执法更臻完善。然而因为繁文缛节,或是其他原因,始终无法全面落实。


后续行动无力严惩目的失效

当局后续行动软弱无力,惩戒目的全然失败。AES电眼摄录证据,可列严重交通犯规,一律罚款300令吉。不缴纳的话,车主得上法庭自我辩护。后来,当局自动减少罚款50%,无法带来任何裨益。


我国政坛变天之后,类似的不可思议事件,陆续有来。希盟掌握权力核心,主动出击课题,并且可设下圈套,媒体较量占尽优势。无论经历何种情况,网民都应自我警惕,拥有自己主见,不必随着他人喜怒哀乐,随便调正立场和角度。


再来例子,日前陆部长于diffride电子召车服务推介礼上,即席拒绝主办方赠送的一部华为手机,以响应不收礼政策。看在网民眼里,以为主办当局故意犯错,无视政府通令,也为陆部长赢得赞誉!


手机借予部长启用召车应用程式

后来澄清事实为双方沟通不良,有关手机为试用机型,内含召车应用程式,暂时借予部长启动,并非开幕纪念品。这样小小的新闻误解,并不见网媒和社媒后来更正。

网络视角偏差屡见不鲜。8月中,敦马官访中国,确定终止前朝大型发展计划,腰斩与中国合资的东海岸铁路、沙巴及马六甲天然气运输管项目,马新高铁计划也岌岌可危。这些,都被网络扭转为不信任前朝。政治转变,意味政策随之调整,这是正常可接受的。惟打破旧式思维,并非一朝一夕可行,有些政治承诺信口开河,实践困难重重。


僱员公积金局首席执行员拿督沙里尔里扎坦言,废除大道过路费承诺无法百天內实现,必须在消费者,以及特许经营公司之间,保持平衡,避免一方吃大亏,因为公积金局也是大道公司主要股东之一。


前朝在2018财政预算案中,宣布废除吉打、雪州和柔佛4个大道收费站,讲到做到,一切得循序渐进,不可激进狂热。可惜的,不少交通政策,显露朝令夕改的窘态,节外生枝的AES,就是绝佳例子。

总结是,网络普遍的猜疑和不满,应自我反省理解,到底问题何在?民意多方面解读,不可一味怪罪前朝,避免好政策不见天日,大家都蒙受惨重损失!

 


Copyright © 2018 Akademi Kewartawanan & Informasi Taima All rights reserved.   大马新闻资讯学院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