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马华人周刊 · 网络世界 · 关山渡

投废票?当慎之又慎
网络舆论现政治光谱

·2017年7月8

大选万事皆备、只欠东风。网络舆论倡议投废票,这样的主张,是否可解开政治瓶颈、另寻出路?或只是执行某些政治议程?值得我们深层思考。理论上,废票有利强势者,具体影响则难以衡量,可演变成双面刃,危害朝野任何一方。无论如何,放弃权力、消极抗议,自我伤害意味多过解决问题,当慎之又慎!


  可观选民投废票才能改变选举结果

投票涉及大众心理学,除非可观选民愿意投废票,否则难以改变选举结果。网络“法家”(即键盘勇士激进派)建议,投废票为教训国会反对党(特别是行动党),表达不满心声。然而,废票一投,等于自废武功、无从反悔,下一次得等另外5年,决不能意气用事,糟蹋手中一票!


投废票错误配合时局,可为倡议者带来巨大祸害。上个世纪60年代,我国的劳工党(社阵主干)领导层,因为领袖广泛被捕下狱,决定全面杯葛1969年大选,退出议会民主斗争。想不到,该党从此式微消失,政坛角色由其他反对党取而代之,艰苦斗争沦为历史记忆。


国外投废票有反面教材,十多年前,台湾文化影视界不满当前局势,号召投废票,有33万人响应,扶持民进党的陈水扁与吕秀莲组合,击败国民党的连战与宋楚瑜,新总统上台,民众噩梦自此开始。去年英国脱欧公投,集体反表决情绪浮动,得以让议决微差翻盘,与欧盟一刀两断,迄今仍消化苦果。


西方民主选举惯例,参与候选人或政党外,还设有“以上皆非”(None Of The Above)选项,让选民勾画。美国內华达州于1976年,立法阐明这类权利。这种投选法律上有效,必须另外计算票数。此外,俄罗斯、泰国等国,若“以上皆非”得票比候选人多,还得重新选举,原有候选人免战。


“以上皆非”非人非事,若也来“中选”,处境尷尬不已。我国的选举法令并无如此规定,即使废票比竞选双方得票为多,不碍中选合法性。这样一来,滑稽成绩无从产生,避开政治动荡,可由掌控多数议席的政党,即刻组织政府和内阁。


  只有中文源流单方面主张投废票

号召投废票者,需考虑国情实况。我国社会倾向多元化,有族群、宗教、语文、思想之分,若单一社区选民杯葛投票,恐怕引起诸多猜测,例如不爱国、排斥他族、漠视公民权利等,整体观点印象负面。何况,迄今只有中文源流网络,单方面主张投废票,若没有其他选区民众配合,争议性颇大。


投废票一派的重大包袱,必须证明有坐大的第三势力、独立人士,否则难逃“政党帮凶”标签,暴露废票另有所图。社会人士普遍关心,若政党轮替理想尚未成功,以似是而非的理由乱画选票,或是不必到场,不过拉低华裔投票率,让政治冷感症继续作崇。


近日,公正党副主席拉菲兹建议,在野党堡垒区选民大可不必投票,转而到边缘区担任监票员,这等同自我舍弃投票权利,引起网络一阵哗然。这样子的另类废票,可能因小失大,把不投票当作理所当然,想法极为不健康。


有心投废票,其实无需大事张扬。每场大选必有废票奉陪,例如上届普选,废票总数为33万2297张,少数选区多数票比废票少,这可能为选民不满候选人,或另有原因。整体政治版图而言,废票无法构成气候,左右大选成绩言之过早。


目前未有迹象显示,全国掀起大规模投废票运动,因为候选人名单尚未揭晓,选党还是选人,又凭什么提早决定?当今政治氛围浓厚,未来变数很多,组织投废票,需要天时、地利、人和条件,如期望一呼百应、反应踊跃,很大程度上属于一厢情愿,或会虎头蛇尾收场。


投废票风气导因为地方课题,例如马六甲州火箭1国3州议员叛变,引发集体退党潮。此新闻让甲州市区选民大失所望,不满心理发酵,有人带头呼吁投废票,并没有其他州属响应。投废票声音各自为政,短暂干扰网络舆论,起的效用极为有限。


离开大选还有一段时日,缓冲时期足够,选民可慎重考虑抵制做法。同时,越早产生危机感,越对资源匮乏一方有利。反对党掌握网络优势,不难扭转局面,减少负面冲击,期待涌现的重大课题,再度激活选民政治情感。


  投废票理由不够冲击极为有限

投废票理由不够,冲击极为有限。虽然投废票不等同不投票,只有到场划选票,这一票就算数。许多人身在国外,无法在投票日返乡。也有选民面临突发问题,失去投票权利。朝野竞选机关,一早就计算这类的失误选票,把破坏减少到最低。


投废票心理源头为何?政治评论员不约而同批判,主张投废票者不满现实,归咎朝野双方颟顸无能,无法解决民生问题。换句话说,赌气起来,两个烂苹果谁也不选,这样子的政治意愿和立场,若严格看待,带有无政府主义特征。

 

什么是无政府主义(Anarchism,也译成安那其主义)呢?这种政治哲学思想,主张人身自由无上限,并废除官方繁文缛节,不要任何权威管治束缚,与中国传统思想家老子“无为而治”虚无精神相同。然而,真正的无政府主义,包含复杂的理念、信仰或政纲,并不是制造混乱无秩序,或什么也不必做。


虚拟网络世界,让无政府主义横空出世,容许任何人扮演任何角色,除非逾越底线,否则没有法律管辖。有人沉迷网络,愤世嫉俗、自命清高,社交能力差劲,把无政府主义糟粕当作信条,即不关心时事、不参与政治活动、拒绝登记为选民,所以无从投票,与国家前途决定权自我隔绝。


这些才是废票忠实派,至于临时鼓吹投废票者,不过应时而生、灵光一现。网络上宣扬投废票主张,有专门脸书专页,列出投废票理由,鼓动他人跟随,空有无政府主义特征,却无核心指导思想,肯定随着时间流逝,热情不断冷却!


  许多选民未登记轻易放弃权利

选举制度最大挑战为,许多选民未登记,轻易放弃权利。根据选委会数据,全国共有1800万名合格选民,380万名字未上榜,主要为年龄介於21岁至40岁青年,遍布城市乡镇。今年首季,仅招揽30万名新选民,也不是全数通过鉴证一关。2013年至2016年年底,登记人数仅有约125万人,差强人意。


第14届大选,最迟2018年8月24日举行,不少社运权益组织呼吁,符合资格者踊跃登记,履行公民责任。记得505大选,朝野政党不分你我、积极动员,使整体投票率创歷史新高,即84.84%。撇开政治因素,提高政治醒觉,朝野双方有责,需持续保温。


为应付幽灵选民,或蓄意转移投票地址者,选委会设举报制度,尽管有部分滥用现象,却取得一定成果。根据《2002年选举法令》(选民登记)规定,任何人可反对最多20名新选民,每项举报需付10令吉,并提呈足够理由。经过听证会审查,如果告发失败,当事人需赔偿100令吉予投诉对象。


选委会需时1至4个月,完成新选民登记程序,大约半年后,列入选民册内。有人建议自动登记机制,无论如何,若选民不具投票诚意,采取类似措施,并无实际鼓励投票效果,反而让投票缺席率飙升。


下一届大选,形势微妙诡异,朝野有优势,也暴露弱环要害。前首相敦马哈迪及前副首相丹斯里慕尤丁领导土团党,与希盟结合成3+1阵容。因为安华自愿退让,搁置首相人选,从而避开一场内部争议。希盟与伊党难有协议,一对一单挑国阵,分散选票在所难免。


国会355法案为拉票工具,若促成伊巫大团结,抗衡反对力量,也安抚其他国阵成员党,选举必有看头。然而,此消彼长的马来票,是否掀起海啸?国阵未必稳操胜卷。我们看到,希盟正竭尽所能、迎头赶上,搞民粹不遗余力,有后市看好的潜能。


联土局多元机构(FGV)内斗,互揭疮疤,考验垦殖民铁票。美国司法部(DOJ)充公一马发展公司(1MDB)资产,第三波来势汹汹,长期来说是隐忧。GST杀伤力不容小觑,6月中关税局政策大转弯,取消60种食品新征收税政策,显示选民利益为优先,以免迁怒物价飙涨于选票。


  朝野得凭真材实料俘获选民芳心

世界各国选举常态,舆论不利捍卫政权者,然而选民才是造王者。两次大选洗礼,网络成主战场,朝野得凭真材实料,显现本身惠民政策、治国方针,才会俘获选民的芳心!


投废票课题让我们思考,任何事态是否一成不变,完全没有转变契机?香港中文大学传播与民意调查中心,举行一项“香港民意与政治发展”民调,有关“港独”立场,颠覆一般看法。


民调于今年6月举行,印证物极必反、起落无常。比起去年,支持“港独”者大减6%、反对者人数增加3%。其中15至24岁青少年“高危族”,大幅度表明不赞同。抗争方式方面,“和平非暴力争取政改”同意者,比去年增加7%,反对者只占4.8%,微不足道。


近期香港街头集会,如4月杪的“争取真普选”游行,过去动辄几万人参加者,今次只得寥寥300人到场,毫无火爆气氛。每年必办的“64游行”,参与者大量锐减。港媒体诠释,市民从激情转而理智,否定港独和激进手段。同时,新特首林郑月娥候任,市民都愿意给她表现机会。


泛民派回到正轨务实路线,实在为必不得已的改变,长期问题影响组织,加上实力败退、士气低落,缺乏抗争资源,打击不小。另外,法庭严厉惩罚街头骚乱者,引起杀鸡儆猴效应。


同样道理,我国净选盟运动,经过五次街头抗争,褒贬不一,从灿烂归向平静。此后她应脚踏实地,减少政治色彩,避免劳师动众、干扰民生,全面扮演压力团体角色,力求改革选举制度、减少弊端偏颇,也一样会有成就。


结论是,号召投废票倡议雷声大、雨点小,难以兼容瞬息万变的政治洪流,何况未明显惠及朝野双方,下届大选或销声匿迹。可以预知的,网络政治光谱(Political Spectrum)折射朝野力量、势均力敌,与过去倒向一方全然不同!


《网络世界》由衷希望,网络舆论带动精辟见解交流、迎来良性政治竞争!

 


Copyright © 2017 Akademi Kewartawanan & Informasi Taima All rights reserved.   大马新闻资讯学院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