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马华人周刊 · 网络世界 · 关山渡

啤酒节禁令另有议程?
网络争论非解决之道

·2017年10月7日

第14届大选临近,政治化课题不断涌现,网络成最佳载体。网民面对混乱情况,首先应清楚明白,课题既然含有背后议程,当进行思考或判断时,不能只观察表面现象,或是以感性情绪宣泄,同时无需反应过敏、悲观消极;相反的应坚持信心、有所期待,因为强大民意可扭转乾坤、化腐朽为神奇!


最近闹开的啤酒节禁令争议,众人讥讽如同儿戏、漏洞百出,网络谩骂鞭挞,少有人留意内情不简单。当议程左右舆论走向,有心人渴望炒作渲染,招来静默一族也参与表态。一味单方主观批评,激烈反对、树立敌人,等于误中圈套,助长分裂社会和谐架构,既得利益者正中下怀。


  关心啤酒节课题是否小题大做?

适量喝酒为非穆斯林饮食文化之一,其他族群可能视之为禁忌,这是当前的事实。为何部分穆斯林社会觉得权利受侵犯?非要中止啤酒节,以及不准公开售卖酒精品?中文网络世界应当反省,过度关心啤酒节课题,是否小题大做、矫枉过正?如此不能产生赢家,也推动某些伊教徒倾向保守教义!


10月6日及7日,吉隆坡Publika商场申办“精酿啤酒节”节目,因为市政局不批准,筹备途中喊卡。网络冲击巨大,非议言论铺天盖地。然而,保守宗教社媒群体却表态支持,这样的两极化回应,以宗教和文化划分立场,各自表述、各有落差,现象极为不健康。


警方高层以公共和国家安全威胁两大理由,引发激进恐怖分子伺机恐袭啤酒节,令当局难以防备,所以要主办单位别淌这浑水。然而,武吉安曼反恐部门高级助理警监阿育罕受访承认,对激进分子攻击“没有概念”。网民捉到这点,认定恐袭说辞无法成立,又是另一番的口水大战。


  鼓励到会者干杯作乐是否恰当?

人们是否忘记了?适量饮酒不会危害健康,但以一个大规模庆典方式,聚集多达6千名参与者,展现高超酿酒技术,鼓励到会者干杯作乐,这样高调做法恰当吗?是否带有挑衅意味?或授人把柄,并没考虑其他族群的感受?


当然,宗教激进派评价啤酒节引发暴力、性滥交,以及增加犯罪率,看法偏颇和片面。不幸的,啤酒节与传闻同性恋活动扯上关系,构成负面形象。最后惊动伊教发展局(JAKIM)插手,拟定黑名单后,与移民厅合作,禁止参与者入境,或是驱逐处分,弄得情况一团糟糕。


网络开拓国人视野,接触不同世界范围。有一小部分人,借着网络便利,躲在自己人小圈子内,只与志同道合者交往沟通。这样一来,他们巩固狭隘思想,壮大保守力量。这也揭示伊斯兰党,从领导核心到基层,政策主张带有原教旨主义色彩,与世俗国概念背道而驰。


所谓的宗教势力,向往“塔利班”式的封闭生活,生活小节讲究教义挂帅,有时侵犯宪法精神、危害公众利益,产生矛盾冲突而不自觉。网媒、社媒若只懂渲染放大,不过激怒网民痛骂怒斥,留下的为更多问号,问题也未圆满结束。


政治博弈乱象丛生,令国人深感忧虑。话虽如此,我们不该排斥宗教保守分子,反而应理解其恐惧感何在?同时抱着同理心,共同分担责任,我国亟需一股中庸力量,对抗不断恶化的趋向。尤其伊党的国会355私人法案(修正1965年伊斯兰法庭(刑事权限)法令),沦为族群拉票工具,令伊巫大结合若隐若见。


  新加坡实施严格夜间禁酒法令

禁酒本来就非敏感课题。有些网民不知晓,邻国新加坡于2015年4月1日开始,实施严格的夜间禁酒法令,避免酗酒行为扰乱公共秩序。法律说明,每晚10时30分至次日早上7时,全国范围公共场所一律不得沾酒。如果非喝不可,民众可申请特别许可证,否则就是犯法。


至于夜生活区芽笼、商业区小印度,喝酒条件更为苛刻。禁令时段包括周末早7时,一直到周一早7时、公共节假前夕及假日期间全日。触犯禁酒令者,可遭罚款1千新币(约3100令吉),若重犯罚款加倍,或入狱3个月,或两者兼施。


禁酒令起因,2013年12月“小印度”社区严重骚乱,带来巨额损失,动摇社会安宁。后来经鉴定,酒精为骚乱肇因之一,不久后,禁酒令从黑区,扩展到全国范围。然而,禁令并不包括家里、售酒餐厅、咖啡馆及酒吧。惟禁酒时段内,柜台不准直接零售或外卖酒类。


新国当局曾作民意调查,公众人士广泛支持公开禁售、禁饮酒精。其实,美国也有州属法律禁止公共场所畅饮酒类。英国规定零售酒类业者,晚上10点就得打烊。我国没有禁酒三令五申,任何人若公开饮酒,也得自我约束,注意潜在规则,例如避免侵犯其他宗教信仰,以示尊重。

今年年中,全球风行、旋律热情奔放的西班牙爱情歌曲《Despacito》,遭受国营电视台电台RTM禁播,罪名为“歌词含露骨色情元素”,与更早的迪士尼真人版电影《美女与野兽》,以及《金刚战士》剪片风波,上演同样戏码,事态发展轨迹也雷同。


  诚信党议员提醒才禁播歌曲

值得一提的,当局是受希盟成员诚信党议员提醒,方才采取禁播歌曲行动。如此可见,涉及这类事件,并不是执政党,或是其外围组织的专利,在野势力也有告发举报者,当上族群或宗教英雄,追逐个人利益,或是满足议程动机。


有网民揭露,连巴林、迪拜及卡塔尔保守宗教国电台,几乎每日播放相关歌曲,来到我国却有大问题。当局封锁正规管道,网民另寻对策,如通过音乐软件优管或Spotify,轻易分享有关歌曲。禁播不过挑起好奇心,连未听过者也来过瘾一番,纷纷上网搜索、直接下载,带来免费宣传效果。


去年,著名蝴蝶脆饼连锁店Auntie Anne's,因为食品品牌“热狗蝴蝶脆饼”(Pretzel Dog)名称误导,无法更新清真执照。后来伊教发展局澄清,其实是申请资料不齐全,可是网络早当成事实论断。转载新闻的,包括国际媒体如(BBC),各国重要外媒等,严重伤害我国形象。


小小的误解,经网络无远弗届传播,会不会嚇跑外资?伤害社会信心?少有网民去认真考虑。

近来网络冒现“网红”现象,即一些人物以顏值外貌、出众才艺、特殊本领等,以直播平台或其他方式爆红,获得可观粉丝力捧,成为公关天之骄子。网红作品累计浏览量,可获得社媒广告丰富收入,商家乐于付费赞助,大家捞得盆满钵满。


这类的例子,韩国有美妆博主Pony、泰国有“快乐宝拉”(Happy Polla)、中国有“蛇精男”、欧美有胖妞安妮(Annie)等,各自大放光彩。而我国也有红人黄明志,定期推出网络影艺创作声名大噪。这些网红举动,不外与商业挂钩,一般网民都能接受。


利用网红效应拉拢支持力量

某些国内政治人物、宗教司身份的社会领袖,也充分利用网红效应,拉拢支持力量,譬如红衫军一伙,以及土权会组织等,经常占据网络讨论平台,譁眾取宠、无限夸张,引来争议不断。网民过度关注下,他们曝光率极高、出位成功,即使受唾弃排斥,也变相鼓励奋勇表现,维持特定支持势力。


另个困扰社会课题,即LGBT(男女同性恋者、双性恋者和跨性别者统称)争取合法化。首相纳吉清楚表明,我国无法接受道德自由主义,LGBT不符合国情,有违传统文化价值观。在野的希盟诸党顾虑选票,即使同情LGBT,并没正式共识,缺乏统一立场,甚至以宗教角度公然反对,诚信党和土团党即是好例子。


为选票亲向敏感群体,这类暧昧作风形如政治软肋,遇到有人炒作煽动,捞取政治筹码,容易触发社会敏感神经。槟州行动党州议员郑雨周,倡议设立跨性别委员会,照顾特殊社群福利,因为同侪拒绝配合,因而胎死腹中。


若LGBT作为竞选课题,选民必须明察,到底这是捞取政治筹码的手段?还是真的有意开放社会人权?若说贯彻人权,朝野都该表达真正立场,不能把持模棱两可的标准,大选前后现出两幅嘴脸。


  起码得摒弃冲动避免加入争议

面对种种舆论困境,网民的角色为何?起码他们得摒弃冲动,避免加入争议战团,谴责这方谩骂那厢,如果明白事理、洞察玄机,可协助散发正能量。特别极端情况下,不妨以理性解说,鼓励政治人物重视国民福祉、关心民生民瘼,培养宗教和谐共存气氛,捍卫安宁和平环境。


这样的解决方案,比一切来得优先!凡玩弄族群、宗教、文化等课题,杀伤力如同双面刃,无论是朝野任何一方,都会成舆论受害者。过多的宗教解读论述,以及反驳辩论,并无实际效益。


尽管如此,我们无须妄自菲薄,任何的负面课题,社会舆论具有一定的反制能力。


近期麻坡某自助洗衣店,张贴告示只准穆斯林顾客使用,惊动社会爆发大争议,网络鞭挞无日无之。柔佛州皇室成员表达强烈不满,苏丹依布拉欣陛下一锤定音,拒绝柔州依据“塔利班”制度,并训斥业者及要求道歉。这件事清楚表明,极端不可理喻行为,属于全民公敌。


最近,设在首都市中心的玛拉数码商城,有商家抱怨顾客稀少,销售量锐减,生意大不如前。玛拉总裁阿沙哈阿都马纳夫宣布,该局将在10月份投下千万,大打媒体广告。此外,该局也利用大专学府的利便,强制学生购买商城产品,力求挽回颓势。


  商业领域种族单元化行不通

2015年12月8日,刘蝶广场骚乱事件后,波及信息和通信技术(ICT)领域。有人以单一种族垄断为名,另设竞争的类似数码商城,试图瓜分商业市场。网络舆论当时即不看好,结果今天彻底证明,商业领域的种族单元化,全盘行不通。


全国185间一马商店,经营了数年后,无预警下关闭,理由为方便再度转型,网络挑起重大疑问。本来,就如美国著名的“玩具反斗城”,宣布破产清盘,告示其生意难以匹比火红的网购,遭受时代所淘汰,所以商业失利为常态,并无需大惊小怪,或是大作文章,无凭无据下硬指存在阴谋论。


结论是,以人为鉴、以史为镜,啤酒节禁令带来社会启示。网络舆论应明智处理,莫要闻鸡起舞、鲁莽冲撞,以为可以挑战根深蒂固的旧观念,反而加速分裂族群文化,最后必两败俱伤、得不偿失!

 


Copyright © 2017 Akademi Kewartawanan & Informasi Taima All rights reserved.   大马新闻资讯学院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