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马华人周刊 · 网络世界 · 关山渡

网络世界课题涌现 舆论警惕社运转向

·2018年4月7

越近大选决战日,云谲波诡的网络舆论,越现精彩万分。每时每刻,网络增添新鲜话题,扩大网民的认知,也引来两极化争辩讨论,各类意见皆有之,这是正常合理现象。至于政治领域,朝野势力或明或暗,操纵选民意向,灌输治国信念,不到投票算票一刻,尚未揭晓鹿死谁手,以及谁会争取到大部分网民手中一票!


网络百花齐放、百家争鸣,大选前达到巅峰,连场好戏令人目不暇给。种种的演变,可以带来启发教育,例如,前后不同立场的社运人物,选择不同的跑道施展抱负,刺激舆论产生社会观感。当接收任何资讯,网民应深刻思考,反应可以喜怒哀乐,同时也得把持开放中庸心态,接受新观点新事物,拒绝人云亦云或随波逐流。


假新闻成为棘手问题

网络巨大卖点永远存在,满足网民好奇心理,所以假新闻不胫而走、无孔不入地充斥虚拟世界,成为一项棘手问题。目前网上政治讨论白热化,除少部分沉默网民,所谓的中间网民并不多见,即使有也是专业媒体人,应职业要求保持客观中立。若细心观察,网络舆论摇身变政治寒暑表,彰显实际支持力量。


网络定型为主要政治宣传形式,只有少数宽频渗透力疲弱地区,或是东马的穷乡僻壤,网络威力才鞭长莫及。朝野网络拉票、争取支持,摆在眼前的障碍不少,尤其某些政治人物,不懂得先知先觉、正视民心,无法衔接社会基本诉求,又偏离主流声调,恐怕大选中会吃尽苦头。


浏览网络最新报道,2017年3月31日创刊的三语网媒《透视大马》(The Malaysian Insight),未过周年即暂时停刊。管理层声明,熄灯理由为浏览量未达预期,也错过启动付费制的时机。这家前身为《大马内幕人》的网媒,曾挑起多场政治纠纷,如今熬不过财政重担,黯然告别网坛。


另外,有80万跟随者的脸书社媒“KL吹水站”群体,一夜之间突然被封锁,引起网络轰动。过后,原有管理者挽救下,这群体复活操作,但已是全新的户口。知情者透露,脸书审查单位之所以封锁,理由为此群体涉及色情内容,未自我过滤,因此踩中地雷,咎由自取,怪不得他人。


这些消息带来网坛小震撼,网络个体可来可去,惋惜之余,很快为人们所淡忘,不比国外的网络风波来得瞩目,也影响深远。


“剑桥分析”介入多国选举

近日,英国著名媒体《第四台新闻》(Channel 4 News)揭露,国际大数据分析公司“剑桥分析”(Cambridge Analytica),滥用科技手段牟利,秘密使用贿赂、性服务、虚假身份、前情报人员专长等,介入世界各地11国选举,我国赫然名列其中。然而,相关公司全盘不认账,耐人寻味的,其执行长即刻丢职,原因不明。


争议风波不断扩大,剑桥分析母公司即SCL集团,其东南亚区负责人阿兹林(Azrin Zizal)发表惊人指控,他于2013年大选,确曾为前吉打州大臣慕克里(敦马公子,土团党署理主席)提供咨询服务。慕克里否认其事,反指当时任副部长(国际贸工部)时期,阿兹林为其新闻官,令疑团增添神秘色彩。


希盟的网络枪手,包括大事转载负面消息见称的《砂拉越报告》,原本以为借此课题,讥讽嘲弄国阵为选举不择手段,却误打副车,牵连慕克里,一切始料不及。无论如何,慕克里保留法律起诉权,撇清瓜田李下关系,事件尚未有定论。


脸书创办人公开道歉

剑桥分析传出勾当,即曾剽窃美国多达5000万则脸书资料,通过分析大数据,摆布社会舆论,出发点为谋取商业利益。事件曝光后,脸书创办人兼首席执行员扎克伯格公开道歉,不为网民领情,他们不屑脸书里应外合,参与肮脏招数,纷纷删除帐号抗议。美国脸书市值,一夜之间下挫多达300亿美元。


不仅如此,美国执法当局介入调查,脸书麻烦不断,更多丑闻待解。例如,媒体揭发,脸书涉嫌秘密收集安卓(Android)手机通话资料。这意味着,语音通讯系统也沦陷,个人机密如名字、电话号码、通话时间、短讯内容等,一一外泄,毫无秘密可言。

大数据分析工作,等于变相侵犯个人隐私,用户事前并不知晓,也未表明同意。媒体解释剑桥分析关键点,即侧重网民偏好、心态或倾向,也从脸书的浏览分享习惯、表态情绪按键,或是伪装于一般的小测验中,探测用户内心世界,最终构成“心理战”强大工具,左右大部分选民投票取向。


影响美国总统选举英国脱欧公投

譬如2016年的美国总统选举,剑桥分析收取可观费用,聘请特工人员,甚至特别设计“射靶”服务,为选民提供不同广告内容,便于吸收并产生共鸣,并取得预期效果。英国媒体指控同间公司,于2016年脱欧公投中,为脱欧组织Leave.EU定做民调,阴谋误导公眾,内情毫不简单。


脸书个人资料毫无保障,用户恐惧感无以复加,被有心人看在眼里,推出几可乱真的设计新闻。其中一则说,只要在脸书留言区,输入“BFF”(意思为Best Friend Forever,友谊永固)字母,若现绿色代表安全,假使为黑色,即有骇入危机。许多人信以为真,纷纷仿效,其实这为键盘意境特效,并非真的可验证安全。


网络信心动摇,主要是出现不少乱象,影响网民的一般印象。举个例子,网络向来都是社运组织、民权斗争者的宣传喉舌。这次,因为某些社运分子转向,投向一方阵营,引起不少争论,也让网络深思其中蕴含的意义。


净选盟领袖加入反对党

非政府组织净选盟2.0,善于操纵网络舆论、社运界独领风骚,享有一定知名度。其主席玛丽亚陈郑重宣布,或在公正党旗帜下出征国会议席,并有可能是安全区,其参政决定引起网络一阵哗然。玛丽亚陈随后辞去主席职位,但3月28日早,抗议国会选区划分报告活动中,她依然全面参与,折射为净选盟影子领导人。


净选盟2.0曾自夸超越党派,朝野一视同仁,迄今11年,共举办5场大型集会,传播的讯息为,现有选举制度“不干净不公平”,极需靠要大动手术改革。除了玛丽亚陈,另外一位净选盟上海协调员周忠信,也高调加入行动党,并在南马区为该党拉票。


这些说明了,社运分子一个转身参与政党政治,超出公民组织活动范围。过去,以反莱纳斯稀土厂闻名的前环保分子黄德,上届大选前加入行动党,并在文冬选区上阵,对垒马华总会长拿督斯里廖仲莱(当时是署理总会长),只以微差落败,还引出迄今仍然有信徒的“停电换选票箱”的谎言,令人记忆犹新。


政治与生活难以割离,社运领袖参政无可厚非,但首先得卸下光环,不得再以相同的手法吸收名气,否则有欺骗支持者之嫌。同时,他们需要考虑,加入政党参选,是否设有任何先决条件?若与社运利益冲突,或是如果本身违反党章,是否会如一般党员,面对纪律处分?


与此同时,零落孤身攻打国会议席,如何取得足够票数,达到所谓的体制改革?我们看到,槟州的郑雨周(当选行动党州议员)、和丰的再也古玛医生(当选公正党的国会议员),都是具有社运背景,再直接参政,可是却落得在党内受排挤、反对党联盟内无地位的下场。而一些社运分子,不齿朝野政治腐败,提倡投废票以示抗议,惨遭网络霸凌无情打击。


保留议席数目重划选区

净选盟反对《2018年选区重新划分报告》,但为何撇开敦马时代的责任?其前主席安美嘉曾要求,前任选举委员会主席阿都拉昔(现已加入土团党)解答,迄今为选举制度做了什么?尤其现有的选举弊端,沿自敦马在位的22年,包括选委会有权保留议席数目,但重新划分现有选区,并没有条规禁止这么做。


平心而论,净选盟争取过程中,不无带来变革成果,包括施压当局落实点墨制、改善选举透明程序,并允准在野党夺得、保有吉兰丹、槟城和雪兰莪3州执政权。试问那个国家,存在绝对公平的选举制度?连美国选举人制度,也暴露残酷事实,标榜民主两线制,一样百病丛生、引人诟病!


新加坡也立法对付假新闻

最近,国会闹得热哄哄的,还有《2018年反假新闻法案》(Anti-Fake News 2018 Bill),有可能彻底改变网络面貌,终止当初当局承诺,即不审查互联网的多媒体超级走廊保证书。网络反弹力颇大,反观邻国新加坡,今年也有意立下类似法案,抗御网络假新闻,却获得民间撑腰。民意一冷一热,暴露网络的认知鸿沟!


我国反假新闻新法规定,印刷和社媒资助出版、教唆、制造、散播、转发假新闻者,罪成可被罚最高50万令吉罚金,以及监禁不超过10年(后来改为不超过6年),或两者兼施。法案诠释“假新闻”,即“任何完全或部分不实的新闻、资讯、数据、报告,包括特写、视觉、录影或任何传达文字、概念的形式”。


法案第6条问责出版方,“知道或合理相信出版物包含假新闻”后,需即刻删除内容,否则罪责难逃。法案允许单方面申请庭令,以邮寄,或是电邮方式,通知相关人士,尽快删除“假新闻”资料。出版责任方若违抗庭令,可面对最高10万令吉罚款。法令规定被告可挑战庭令,但若涉及国家安全,则无从上诉。


此外,我国网民即使于身在国外,发布牵涉我国的假新闻,等同在国内犯下罪行。反对党大力鞭挞新法,指责严峻惩罚杀鸡儆猴,但有效执行、发挥净化网络作用成疑?同时,到底会不会伤害新闻,以及钳制言论自由?这还需要时间来观察研究。


政治人物可能散播假新闻

未来更多网民或使用封闭式社媒,共享新闻或消息,基本上无法改变现状,假新闻不会完全灭迹。从提控到下判,反假新闻执行耗费一段时日,伤害诽谤已经得逞。若大选果真如许多人预测的,于今年4月或5月举行,假新闻法能及时派上用场吗?重大疑问为,政治人物可能争分夺秒、散播虚假讯息,不管后果为何!


总之,网络世界课题涌现,远在控制范围之外。如何安然处之呢?网民应该以多包涵、少计较的方法,处理看待不同资讯,避免负能量产生。记得,尊重表达意见自由,正面理性交流,可抵消劣质政治新闻的负面冲击!

 


Copyright © 2018 Akademi Kewartawanan & Informasi Taima All rights reserved.   大马新闻资讯学院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