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马华人周刊 · 网络世界 · 关山渡

敦马复出政治解套?

历史包袱网络思考

·2017年8月5

政坛风起云涌,网络舆论首当其冲。前首相敦马哈迪医生最新动向,抛下网络震撼弹。他高调东山再起,突发冲击在所难免。一个过气领袖,能否重划政治版图?掀起所谓的“马来人政治海啸”?其政治解套企图,将是马到成功,抑或功败垂成?还得从网络上多方面探讨观察。


希望联盟(比较像统一阵线)成员党行动党、公正党、诚信党和敦马隶属的土团党,各自运筹帷幄,推选敦马当最高领导,确是慑于敦马高等价值,寄望突破马来选票瓶颈。一向来,希盟政治宣传和拉票,网络平台比实际世界占有优势,却无法搭桥动摇马来票仓。现时打出敦马人情牌,易守为攻指日可待!


敦马一举一动广受媒体关注

敦马为前重量级政治人物,一举一动广受媒体关注。有网民期望,他扩大网络影响力,保持现有基本盘外,也带来网络所无法办到的成就,即深入巫统腹地堡垒,左右马来保守社会手中一票。这是一厢情愿?还是如意算盘?兵法上为破釜沉舟、绝地反击策略,关乎其政治生涯生死存亡!


敦马退休后即涉足网络,其创办的官方部落格,拥有大批拥戴者。至于左右马来传统势力,影响力有多大?则未有真正考验。希盟诸党考虑多番,不惜顶住舆论压力,本着“敌人的敌人是朋友”精神,改变立场为敦马妥协。一度传出,若大选成功夺权,敦马重新任相,并不是“过渡”掌舵人!


值得一提,敦马宣布复出,领导希盟备战大选,反应敏捷的网媒,推展民意调查征询意见。网络向来倾向反现实、亲反对派,正如所料,赞同敦马回锅的不在少数。许多网民留言表态同情,敦马的“皇牌”即92岁高龄,本来可以含饴弄孙、不问世事,但选择重新问政,必然有坚强理由。


然而,网络反映不同观点,有者一举揭破谎言、高度质疑敦马诚意。其中著名人物有大马人民之声(Suaram)顾问柯嘉逊博士。他多番抨击希盟靠敦马领军,等于走错策略、误判情况,因为马来社会倾向伊党,并非敦马本人。早前,他标签“丧尸民主派”,嘲讽敦马回锅任相的支持者。


不曾为错误道歉 让人难以释怀

柯嘉逊以净选盟集会5为例,敦马到场吸引出席者,踊跃度不如有伊党动员的早期集会。此外,他断言敦马绞尽脑汁,无法拯救儿子慕克里的吉打州大臣一职,身为希盟总裁,很多事情一样无能为力。他重申,敦马在位涉及多宗大型丑闻,不曾为错误说声道歉,令许多人难以释怀。


1987年的茅草行动中,柯嘉逊遭内安法令逮捕,扣留期长达445天。签发扣留令的,即为时任首相兼内政部长敦马。同个时期也身系囹圄,声称受严重打压的林吉祥,此时态度截然不同,选择一笑泯恩仇,摒弃过去不愉快,大方原谅敦马当年作为。


敦马当相22年,与林吉祥形如陌路、互相诋毁,伤害程度巨大。现在两人握手言和,甚至无需歉疚反省,让不少网民觉得,一切如同儿戏。林吉祥曾著书立说,发布数目乍舌的新闻文告,大力抨击敦马施政弊端。相对的,敦马长期向马来社会灌输,指林吉祥为极端分子,这也是历史事实!


当年绝情绝义,如今如何一笔勾销?这需解释清楚。网络上有认同柯嘉逊言论的,但年轻网民或首投族,敦马大名如雷贯耳,其过去施政造成人民苦楚,却一知半解,敌意排斥不甚浓厚。反对党向来善于打网战,培育大批社媒忠贞粉丝,可充分利用社会不满情绪,宣传解说,期望唱反调网民回心转意,力挺敦马。


强调玩弄权术背信弃义操纵愚民

政治是转变无常的艺术,即使兵不厌诈、不择手段,但要求完成大目标、落实议程,一切方法当受考虑,正如马基雅维利主义(Machiavellianism,载于意大利古哲学《君王论》一书)教条,强调玩弄权术、背信弃义、操纵愚民,不过为保住权力。这方面,敦马显然领悟力高强。


敦马当年罢黜安华,指其道德可疑,不适合当副首相。今天旧事重提,他轻描淡写捍卫立场,那是根据“当时情况”,可能其他时候会改变。敦马一贯发挥政治幽默自嘲本色,答复模棱两可,让人们捉摸不定,也让他找到下台阶。他强调当今任务,必须选举大胜、入主布城,细节则未有清楚交待。


有网民质疑,基本政治体制改革,敦马如何一诺千金?若他依然故我、思维不改,即使重新上台,不过恢复过往的权威霸道,民众劫数难逃。这一类的网络言论,为中文社媒所常见,不否定部分由网络枪手炒作,但争议性如此巨大,的确需要网民一族,密切关注敦马未来的言论与主张。


敦马最大的历史包袱,即1999年第10届大选前,宣佈原则上接受“华团大选诉求”。当年大选,“烈火莫息”风起云涌,他凭华人票惊险过关。翌年,他过桥抽板、忘恩负义,于国庆日秋后算账,把诉求冠上不雅称号,形如共产党,也证实所谓认同,不过为拉票权宜之计。


敦马的政治欺骗艺术,深切地伤害华社,伤痕迄今历历在目。当时网络只有雏形发展,缺乏强大舆论制裁力量。今天,若在中文谷歌搜索栏中,键上“华团大选诉求与马哈迪”,结果有11万余条。不清楚历史事件的网民,不妨重温网络文章,并对敦马评头论足,再对照其近日的言行举动。


正确认知可构成巨大正面舆论力量

真实历史留下烙印,有了网络搜索引擎,翻查过去、对比数据、印证资料、揭露假新闻、还原事实脉络,一切变得简捷方便。网络讯息流通,并无法受垄断或操纵,任何生活议题关乎“大是大非”,多数网民的正确认知,可构成一股巨大、正面舆论力量。


回顾敦马其他历史包袱,有土著金融丑闻(国会白皮书结案)、国产车普腾连年亏损、马航私营化后管理糟糕,以及柏华嘉钢铁厂巨额债务等。日前,内阁议决设立皇家调查委员会,全面追究上个世纪90年代,国家银行涉及远期外汇投机活动,造成巨额金钱损失一事,疑有人隐瞒数据、误导政府。


炒外汇亏损数目,并非流传的93亿令吉,而是高达100亿美元(约443亿令吉)。2009年,125亿令吉巴生港口自贸区(PKFZ)案曝光,影射敦马难辞其咎。此外,南北大道和其他重要大道过路费涨风不断,可追溯敦马当权时期,签署对政府不公协议,容许大道公司每3年调涨过路费至少5%,若保持原收费,则政府需赔偿。


任法官用人唯亲却逃过承担责任

最经典的破坏体制行为,1988年,敦马明目张胆开除多位大法官,殃及三权分立、相互制衡原则。罢免的包括最高法院院长敦沙烈阿巴斯(敦马今时否认为藏镜人),严重伤害司法体系。轰动一时的“林甘短片”皇委会听证会揭露,敦马委任法官用人唯亲,但他逃过承担责任。


敦马任内,频频滥用修正后的《1960年内部安全法令》、《1984年印刷与出版法令》及《1986年官方机密法令》等恶法,扣押政治犯、压制人权、关闭报馆、封锁媒体、扼杀言论自由。这些,网上有大批线索,近日也成为网络枪手热炒的话题。


敦马的政治动作,等于希盟为支持者设立一项选择题,即“有轨电车论证”(Trolley Problem)。这个哲学伦理观念,于1967年由英国哲学家菲利帕·福特 (Philippa Foot)提出。经过多次研究和实验,心理学、认知科学和神经伦理学(Neuroethics),对此概念深感兴趣,发展出一套详尽解说。


“有轨电车论证”大意说明,一辆电车刹车器损坏,即将撞上轨道上的5个人,但旁边的备用轨道,只有一人。如果有颗按钮,可操控列车驶入备用轨道,牺牲一人在所难免,但挽救5条性命,可行吗?这等艰难道德选择,大部分人考虑功利主义因素,即于群体和个人利益中,做出适当取舍。


希盟为支持者制造路线图,正常轨道行不通,经历3.08和5.05两次大选,出尽浑身解数,无法拿下政权,而下届大选结果,大致保持原状。如此,改作另一种牺牲(让口碑不佳的敦马复辟),等于启动备用轨道,争取决定性支持票数,不然就只等政敌捍卫政权,人民“继续受苦”,并没第三种出路!


这样政治选择题目,设想天时、地利与人和等因素配合无间,等于政治大冒险。希盟提出执政后百日亲民政策,包括废除消费税、稳定油价、控制通货膨胀,追回海外债务等措施。另外,敦马在位多年,的确扶持不少朋党商家,让他们尝到甜头,寄望重新获得这些人爱戴,恢复辉煌场景,也不是没来由的。


政治理想架构需有可行基础

政治理想架构,需建立在实际可行的基础上,不是如网络一般虚拟浮夸。希盟的领导层,包括服刑中的实权领袖安华明白,网络宣传战,协助减轻敦马负面冲击,化解不满情绪,再全力争取游离选票。由此观察,网络维系未来政治前途,分量举足轻重!


公正党主席旺阿兹莎声明,希盟首要棘手问题,于第14届大选中,以一对一方式竞选所分配议席,全面对垒国阵。若出现自乱阵脚的三角战,肯定形势不利。随着伊党的暧昧态度,与巫统结盟不无可能,进一步为马来票增添变数,并不是经验老到的敦马所能掌控。


行动党领袖“自我矮化”

网军热炒的课题,希盟领导层中,行动党领袖“自我矮化”,等于是国阵一党独大关系的翻版。敦马明确说明,一旦行动党被撤销政党注册,土团党不会借出标志,反映其种族分化意识强烈。此外,希盟内部不协调、尔虞我诈危机,有待全面化解,这考验敦马政治手腕,以及竞选策略。


无可否认事实,敦马出面干扰迷惑,国家核心领袖地位不确定,破坏政治体制稳定,矛盾尖锐连锁反应,经济前景必然蒙尘,外资信心甚虞!加上马币贬值、通货膨胀,一般民众吃力抵御生活重压!非比寻常的政治博弈,可以预知大选无论谁胜谁负,朝野都两败俱伤,面对异常窘境!


总而言之,以史为镜、可知兴衰。网络考证历史,协助人们冷静判断,一件课题有背后真相,不容让表面现象蒙蔽。同样的,一位政治人物作为,历史评级如何?复出后有何作为?游走网络的我们,需要深层思考,不是人云亦云、随波逐流,平白浪费手中一票!
 


Copyright © 2017 Akademi Kewartawanan & Informasi Taima All rights reserved.   大马新闻资讯学院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