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马华人周刊 · 网络世界 · 关山渡

教育课题黑白二分 网络交流积极建设

·2018年8月4日

网络为考究民意的试金石,取代过去的传统媒体。话虽如此,网民良莠不齐,教育水准高下有别,难以确保舆论高素质,即使是政治人物也不例外。我们得费尽思量,精心选择适当的议题。必要的时候,从全民角度审查判断,勿拘束种族或社群狭隘观念,否则很难获得共识认同。


重要的教育领域即是如此,最近的黑白鞋更换,陷入如中国古代“白马非马”(出自《公孙龙子·白马论》)逻辑诡论中,不但脱离现实,陷入无关紧要的字眼框框,忽略更大的内在意义,即如何动手改革教育弊端,让学生享有先进的教育系统!


不久前,本地巫文报章《阳光日报》(Sinar Harian),主办脑力激荡讲座,教育部长马智礼博士主讲,主题《新马来西亚和国家教育》。两个小时多的访谈中,黑白鞋建议格外瞩目。其实,他还提及时下热门话题,包括职务琐事,如回应网络排山倒海的质疑、解决师资调派等等。


网络反应两极化,网民大张旗鼓辩论校鞋换色利弊,少有人关注教育改革抽象内涵。黑鞋取代白鞋,鞋商和厂商叫苦连天,因为一早进货大量,抛售需要缓冲时期。当局后来宣布,以软著陆(Soft Landing)方式解决,即设下一年(即2020年)期限才落实。


失去自律性按时洗鞋 责任不再

赞成换鞋的家长,理由为黑色耐脏,无需烦恼顽固污跡。从环保角度看,省下白色抹粉后,减少清洗次数,并非一无是处。的确,亚洲国家如新加坡、韩国及印尼,校鞋都是黑色主调。然而,反对派担忧,学生从此失去自律性,按时洗鞋责任不再,校方也省略检查卫生清洁的步骤。


脸书政治网红《林宏祥》提醒,网民若要自己享有公平评价,便要同等对待他人。这等说法,与“己所不欲、勿施于人”的儒家道理,等于异曲同工。因此,网民也该留意,马智礼其实没遗漏其他重大课题,并不需要纠缠于黑白鞋之争。


从好处看,教育部迅速获得回馈,网络讨论有收集意见成效。网络投影我国的教育改革步伐,与官僚表面形式、繁文缛节,或是敷衍带过的官场风气,关系藕断丝连。黑白鞋之争,暴露网媒或社媒倾向标题浮夸化,一般网民“浅阅读”不思考,以及优先倾向兴趣选择,失去掌握重点能力。


重要的抽象概念,如教育观点,以及未来大方向,一般人无法深入体会,更遑论多方位讨论,犹如见树不见林。尤其社媒的“意见领袖”,主宰预设议题,把焦点集中于黑白鞋,希望挑起讨论热潮。


这次带来启发,除非有深入认识,无论是前瞻美好远景、推崇先进理念,听取专业人士意见为上。所有涉及教育领域各方,如家长、教师、校友,以及官员和学生本身,从自己角度提出意见后,再来综合分析,方便大家吸收理解,避免各有表述的现象,减少冲突矛盾。


马智礼期望,尽管拨款不变,但大学应摆脱企业化,教职员和学生专注学术教学、研究和学习,不可一味追求学术排名。他建议,增加收入最好另选办法,如推出大学名字缩写车牌。过去亲巫统,后支持敦马哈迪的部落格OutSyedTheBox,也站出来批评教长不务正业,卖车牌筹款并不可取。


解决大学生失业问题 毫无头绪

当局解决大学生失业问题毫无头绪,需要寻策改善大学毕业生职场竞争能力,适应要求偏高的工业革命4.0就业市场。本地大专院校,如何锻炼“软技能”,如正确社交心态、圆滑沟通技巧、优越英文能力,以及解决奇难杂症等生活技能?这决定大学生未来前途,不是由学术成绩左右一切。


马智礼还有不可思议建议,如要求中小学至大学,恢复“演说角落”(Speaker Corner),鼓励学生勇敢表态,训练演讲口才和胆色,目的为栽培有素质、敢发声的学生领袖。


极为矛盾的,严重钳制大学自由的《1971大专法令》及《1976年教育机构(纪律)法令》,当局并不急于废除,或是修改不当条文,议程没列入新季国会讨论。若只是搞小开放,恶法依然存在,佐证教育部担心,学运学潮崛起后,或难以收拾,制造社会不安。


回顾历史,巫统强大时期,核心领袖与教育部渊源极深,不但掌控庞大桩脚票仓,担任教育部长也属于多位首相上位前的暖身职位。教育部长贡献创意点子,改善各类问题,并处理复杂紊乱的职务,任重道远,却容易因为败绩累累,让人民失望透顶!


希盟上台后,敦马有意兼任教育部长,倡议改革主张。因为竞选宣言限制,无奈何放下职务,改由土团党党龄尚嫩的马智礼接任。很多程度上,新教育部长的新政策,折射敦马教育思维和主张。


教育部缺乏一套长远计划

敦马在国阵时期担任首相的22年(1981至2003年),积极推动全盘新颖的“学生交融团结计划”,包括3M教学、宏愿学校,以及后期的数理科英文教学等,无不雷声大、雨点小。根本的问题,教育部缺乏一套长远计划,领导灵光一闪,提出特别见解,新闻报道曝光后,准备按部就班执行,却虎头蛇尾收场。


政治因素介入,左右教育重大决策。承认统考势在必行,但不认同的大有人在。教育部评论统考,患得患失,遣词用字都小心翼翼。副部长张念群承认,好消息需要时间实现,然而《希望宣言》承诺中,却已信誓旦旦。另一方的国阵,尽管曾纳入竞选宣言,但巫青团反对,伊斯兰党也唱和拒绝统考。


马智礼的国会书面答复表明,政府不愿拨款独中,因为不属于国家教育主流。结果,中文网络掀起声讨浪潮。有网民扬言,因为希盟食言,准备在无拉港选区补选中,狠狠以选票教训政府!早前的雪州双溪坎迪斯议席补选,马来选民占多,为捞取选票,广传单元文化思维,统考也惨当箭靶!


种族观点划分教育议题,显然不健康,也是非常棘手,即政治上色后,可推翻既成看法,即使有学术或民意支持,或是“争取”或“协商”成功,一律无济于事。日前有大马伊斯兰学生组织,号召反统考和平集会,只有区区百人参与,但网络声势如星火燎原。相关人士计划7月28日,来个更大集会展示力量!


网络取笑巫青团团长送子女读小学

回到正题,教育与网络如何妥善结合呢?网络最好的角色扮演,在于向其他源流平台,讲解华教历史和制度,争取中庸理智的一群,寻求大家谅解和肯定。就读华校的非华裔生与日俱增,以他们来宣传,效果显著。如巫青团长拿督阿斯拉夫,把子女送入华小,结果网络取笑他,支持华教的网民应当善用这有利因素,为华小作正面宣传!


希盟大选承诺如摘星采月,教育课题也不例外。各源流学校都有一本难念的经,困扰华校的,有电脑班收费且列入正课、制度化拨款、大学就读种族固打、华小师资接班等大事,另增建10所全新、6所搬迁华小工程,还有修改中五历史内容,免单元化等,教育部都没有妥善方案。


不久前,一位胆色过人的巫裔教育工作者法丽扎,为少数社群打抱不平。她指废除多源流学校,以团结国人的想法,过于理想不实际,完全忽略非巫裔学生,尤其是于国小受歧视的现象。她的言论引起网络热议,从另外一个角度审视,他族可以从中了解,华教存在价值何在?


希盟执行教育政策,经常陷入“集体盲思”(Group Think)陷阱之中,即思考受集体主义影响,过于追求和谐共识,凝聚力强大到蒙蔽真相,进而无法评估替代方案,忽略决策的真正目的。大选国阵失去江山,也是这个因素使然,即错判民意,引来惨重代价。


教育课题多由网络带动争议,小六检定考试(UPSR)存废课题,未有定案。不少家长通过教育部推特民调表态,保有小六考试衡量测验,否则无法依据标准成绩,造成学童失去学习目標,无从知道能力等级、兴趣方向等。


我国学生人文修养薄弱

支持废除小六检定考试者,鞭挞考试手段扼杀童真,有违学生培养快乐学习心态、无法塑造正确人格建设,与网络开放思考模式倒行逆施。马智礼看到,功利挂帅现实洗礼,我国学生的人文修养薄弱,建议增加人文科目如音乐、美术等上课时段,这是亡羊补牢措施。


另外,他建议小学生接触、阅读本土文学,如沙末赛益(国家文学奖得主)的作品。不过,沙末赛益的政治意味浓厚(高调加入行动党),中立性令人质疑。因此,引入其他文人作品,也包括翻译马华文学,属于更多的适当选择。


马智礼少谈论教育网络课题。前朝教育部曾决定,明年起允许全国1万所中学学生,携带电子智能產品上课,细则尚未有最后定夺。其实,学习第三语文可采纳科技教学。新加坡、荷兰、韩国等国家,便是运用科技设备,如平板电脑、投影机、电子课本或闪卡等,效果显著、事半功倍。


我国依赖10年历史的网络教学系统,即1Bestari Net青蛙计划,有更新科技、克服宽频瓶颈的必要,这还得通讯多媒体部门的通力合作。


教育部不能对高等教育贷学金(PTPTN)难题视而不见,或是草率解决,对后来者欠公平。1997年开始,高教基金局的放贷计划,惠及许多深造学子。多年以后,收回贷款比例失衡,成本越来越高昂。前朝以铁腕收帐政策,包括禁止出境,名列欠款黑名单,演变为政治课题。


希盟政府解除43万欠债者枷锁,批准月入4千令吉以上者才须还钱。如此宽大松懈,解决呆帐如自我设限。若无法采纳新法,或是开源节流,教育贷款还贷责任感荡然无存,必然自食其果!


不可以一切以黑白概全

结论是,教育部长提出改革教育基本概念,不可一切以黑白概全。网络搭起沟通桥梁,收集足够且有代表性的民意,远离毫无建设性的无谓争吵,确保新政策正确无误推行,才是万千学子之福!


教育部长马智礼的6大教育改革主张:

1. 明年起,校鞋由白色改为黑。

2. 逐步减轻学生书包重量。

3. 增加人文科目如音乐、美术等上课时段。

4. 让小学生接触、阅读本土文学,如沙末赛益(国家文学奖得主)作品。

5. 建议大学提升收入,如校友会与陆路交通局合作,推出大学缩写车牌筹款。

6. 确保学生掌握除了英巫语外,包括至少一种其他语言。

 


Copyright © 2018 Akademi Kewartawanan & Informasi Taima All rights reserved.   大马新闻资讯学院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