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马华人周刊 · 网络世界 · 关山渡

环球趋势信任度大跌
网络同理心看待问题

·2017年3月4

网络促成地球村概念,人与人之间的联系,突破时间空间藩篱。然而,网络上的人情味、同理心,却没有按正比提升。网络社交圈子,网民互相猜疑、勾心斗角,演变成一种常态。网民连带质疑政府、非政府组织、媒体等机构,表现过度忧虑。这种网络心态,并不是我国独有情况,亟待环球国家携手,一块克服解决。


最近发生于新山,深夜中轿车猛撞脚车一族,造成8死8伤悲剧。网络舆论流露同情心太少,许多网民幸灾乐祸、鞭挞谴责,言论令死伤者本身和家属,甚至是肇祸司机,带来二度伤害。


轰动遐迩新闻,即隐秘大人物金正男刺杀案,网络挑起无情、冷酷批语,并没正视案情严重性,包括错综复杂的国际外交关系。


为何会这样呢?网络大砍信任度后,产生种种负面现象,正能量不够强大,必须面对不良后果。


评价各个机构单位的信任程度

信任为抽象形容词,如何来衡量评价?世界知名的公关公司,即爱德曼环球公关(Edelman Global Public Relations),于世界经济论坛举行前夕,公布《爱德曼信任度晴雨表》(Edelman Trust Barometer)报告。对象涉及全球28个国家或地区,有3.3万民众参与印象调查,评价各个机构单位的信任程度。


受访者被问及本国政府、企业、媒体和非政府组织(NGO)4方面,所享有的信任度。为代表各阶层人士,受访人划分为“普罗大众”,以及“知识分子”。后者的标准是:年龄在25-64岁之间、受过大学教育、家庭收入符合年龄阶段、每周阅读或观看几次新闻、密切关注公共政策话题等条件。


这项报告连发17年,今年结论出炉,4领域整体表现最佳荣誉国,归于印度(72%),印尼(69%)排第二,中国(67%)居第三。值得一提是,个别的政府信任度,中国连续多年受到接受调查者垂青,名列前茅,即达76%指标。由此可见,受欢迎的政府,并不一定遵循西方民主制度选出;而印度和阿联酋两国,以75%,并列第二。


媒体信任度达到历史低点

今年报告主题为“全球信任爆表”,探讨始于2008年,影响各国的经济衰退后遗症。28个国家和地区中,21处信任度有不同程度下降。其中17处,媒体信任度达到历史低点,14处的政府信任度大跌,不少企业接近“不信任边缘”,多个非政府组织首当其冲,信任度削弱。


报告解释,法国和意大利,其政府信任度垫底,主要是社会课题造成,如全球化带来移民、经济难题,产生价值观侵蚀、社会恐惧等效应。报告提及,社会恐慌导致民粹主义,以及拥护保护主义的政客抬头,美国新总统特朗普便是好例子。


2017年爱德曼信任度报告中,提到大马个别情况,即整体信任度,从原本的中等(Neutral),下调至不可信(Distrust),政府单位信任度尤其偏低。其大马分公司董事经理罗伯凯(Robert Kay)劝告,大众无需忧虑,不仅政府机构,其他单位如非政府组织、商业界及媒体的信任度,也逐渐下跌。


我国整体信任度,比上不足,比下有余,大马整体信任指数,2016年位於中等级別(51%),2017年跌入不可信级別(48%),情况并不算恶劣。政府信任程度,从去年的39%,下调到37%,跌幅有2%;特定受访者信任政府程度,却增至43%,比去年增加9%。商业界(56%),以及非政府组织(58%)信任度指标,维持在中等级別。


需要说明,全球整体信任度,从2016年的50%,下跌至今年的47%,归类为不可信级別,与我国情况大同小异。级别划分标准是:60%至100%为可信任;50%至59%为中等;1%至49%为不可信。


调查公众对政府机关印象

报告附文解释,半数受访者不满制度败坏,社会欠公平现象丛生,令他们悲观失望,渴求改变无法如愿,沮丧不已。如此情绪化看待课题,信心动摇,长期忧心忡忡。报告强调,调查征询公众对政府机关印象,并没扯上任何政治人物,不容许政治化歪曲。


报告揭露,我国媒体信任度按年下滑,今年是42%,比去年减少3%。受访人对社媒内容半信半疑,信任度为45%;网媒信任度为52%,处在中等级別范围内。传统媒体信任度,由上一年的49%不可信,上升至51%中等级別,稍有进步。结果显示,社媒网媒公信力欠稳定,全拜虚假网络新闻泛滥成灾所致。


报告找出亮点,网络搜寻引擎信任度,大突破至66%,反映做功课、勤查证的网民,有所增加,以辨别消息真伪。71%受访者认为,网络引擎内容,比起新闻室编辑新闻,来得真实可靠。只有29%人持相反看法,即新闻室资讯才是可信赖源头。


这说明,未来网络主流正成型中,即网民自动自发,拒绝虚假新闻,确保自己收取的,属于翔实可靠消息。假新闻肯定纸包不住火,一一现出原形,新闻网媒面对压力,必须自我审查,避免欺骗,或是耍弄读者。这样的自我调整发展,无疑朝向良好、正面方向,成虚假新闻的最大克星。


不信任危机 非世界末日

今年2月14日,罗伯凯特别撰文,解释社会不信任现象,题目为《将心比心、改革体制》(Fixing the System Calls for Us to Be Just Like You and Me),强调不信任危机并非世界末日。他承认,环球有53%受访者,对体制深感失望,大马的数据为52%,只有区区12%人士,对现实称心满意。


他说,我国超过80%调查对象,关注贪污猖獗、危害社会健全发展课题。2016年,反贪委员会于沙巴州,高调逮捕“水门案”涉贪高官,引起人们关注反贪成果。是宗贪污案中,30名反贪执法人员,花15小时点算4千8百万令吉现款。有66%调查者同意,贿赂行为危害巨大,令他们深受困扰。


至于外劳课题,与西方国家排外情况不同,我国欢迎大量外劳涌入,协助发展既定领域,如建筑和农业。罗伯凯点出人民担心什么?即过多外劳,冲击社会和经济,导致治安败坏,或是引入传染疾病,颇为棘手。


罗伯凯分析,课题环环相扣,未杜绝贪污,等于容许非法移民继续入境。他点明,半数受调查者认为,体制崩溃,政府应负责。然而,2016年一整年,市场缺乏新课题,保全政府公信力。至于企业界和消费人,开始接受消费税(GST)。他质问,一马公司(1MDB)种种政治指控,噪音不断,人民是否有认真地聆听?


罗伯凯否决经济悲观预测,政府以实际行动一一反击。他举证,环球不景气大萧条,我国经济却依旧增长,幅度虽然缓慢,可喜的,裁员率偏低。来自中国的数十亿令吉投资,来的正是时候。此外,政府消弭德士业者抗议,合法化优步(Uber),以及Grab召车服务,迎来一片赞许,证明当局听取民意。


学术专业人士声望大不如前

他依据报告,我国商业领域信任度,四大机构中排位第二。最新的数据揭露,首席执行员、董事或是成功企业家信任度,却大跌16%之多。此外,学术人士或专业人才,如金融工业分析员,声望大不如前。唯有“亲民”(Person Like Yourself)者,才享有高信任度。


他提及媒体制造的“回声室效应”(Media Echo Chamber),令猜疑情绪恶化。他担忧,如此演变下去,民众自我封闭、思想狭隘,会产生极端想法,排斥不符合自己的价值观。为了打破回声室效应,他提议踏入险境、深入社媒,扮演人性化角色。


罗伯凯呼吁回归人性、体现大众化精神,取得民众充分信任。至于政治领袖,唯有发挥影响力,弥补任何认知鸿沟,无需强调为民服务,重点是回到民众中。他期望,所有人将心比心、团结一致,共同解决当前社经问题!


国会反对党执政州属也难逃责任

信任度下跌,即使幅度微不足道,我国的反对党人士以为,等于逮到政治筹码,这是一种错觉。反对党诠释下,民众不信任政府,即说明危机扩大、经济濒临破产、人民委托权不保。这点需要商榷,认真追究下,国会反对党掌握3州政权,即雪兰莪、槟城和吉兰丹,政府的整体信任考验,他们也难逃责任!


信任调查代表性分量如何?莫忘记,爱德曼网上调查,接触的为多为网络常客。因此,是否延伸至乡镇小地方,即网络渗透率不高地区,且有询问乡亲父老的意见吗?他们才是真正的选民一族,作出的决定具有政治斤两。我国东马地广人稀,到底信任度如何?确实需要更多资料收集,以免反差巨大!


信任度为抽象测量,准确性待证实。当一个人表示,他不信任某机构,除非有坚强理由,否则不能以偏概全。与此同时,个人喜好选择,也可能随着时间、地点、文化等条件,而有所不同。譬如,当人民接领一个大马援助金(BRIM),是否意味着,反政府情绪缓和?反现实感慨最低?结果难以确定。


缺乏信任,延伸至网络舆论。网民经常质疑当局,是否修正《1998年通讯与多媒体法令》,管制一向来反现实、反执政的网络管道?以严刑立法,使社媒或网媒停止呛声,或是过度渲染负面课题?其实,这纯属敏感猜想,经常抹煞许多良好政策。


不久前,我国通讯及多媒体部长拿督斯里沙烈赛益宣布,当局完成审视多媒体法令,或会相应修改,同步配合其他法令。若新法律落实,可协助发展数码经济、遏制网上欺诈行为,以及营造健康网络环境。其中的管制方针,包括规范电子支付系统、身份验证手续、云端服务和大数据分析,整体电子交易更为安全可靠。


这些,属于网络与时并进、变革创新下的必要步骤。网民若是消极抵抗,拒绝立法管制监督,那么只好任由网络乱象恶化,甚至到达失控地步。严重阶段时候,没人可幸免,朝野双方都会遭殃,损害大家的形象或名誉。那时再来采取法律管制,为时已晚。


总而言之,信任度下跌,网络讯息泛滥现象使然,无需妄自菲薄、自暴自弃。此外,既然知道信任度偏低,每个公民,责无旁贷,拥有义务消弭网络负面思绪。如此,可避免多数人,始终活在想象虚拟阴影之中,无法应对实际生活!


我国受访者关注的课题


Copyright © 2017 Akademi Kewartawanan & Informasi Taima All rights reserved.   大马新闻资讯学院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