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马华人周刊 · 网络世界 · 关山渡

挺废票招引网络霸凌 

选举政治欠成熟理智

·2018年3月3日

春假春意浓厚,网民依然心系政治,一片紧锣密鼓、剑拔弩张,人人感受完美风暴即将爆发。互联网影响投票取向,发挥到最大限度,物极必反、返璞归真下,暴露消极负面一角,尤其网络霸凌、语言侵袭,乱象丛生失控。极端演变令网民退步,无法以各角度、全方位思考判断,有违网络多元与自由特色。


就以火热的“废票论”,从中文网络世界,跨越到其他语文源流论坛,效应逐渐发酵。回锅的前首相敦马哈迪医生,重点评价废票课题,引申更多相关讨论。挺废票论者提出堂皇理由,本来期待理性交流、逻辑辩论,却招来无情打压,几乎孤立无援,如同政治孤儿被遗弃。

  选举政治欠成熟理智

选举关乎集体心理学,投废票属于一种表态方式,无需过度敏感看待。一般上,废票被视为逃避现实,朝野双方与投废票论划清界线,连选举委员会也不表赞同。在野势力如希盟成员党,反应最为激烈,仿若自己身受致命威胁,谩骂侮辱鼓吹投废票者。这也带来重大启示,即选举政治欠成熟理智。


网络上,投废票运动诸多阻碍。近日,废票联盟成员兼社运分子玛丽安(Maryam Lee)投诉,于今年1月25日担任“投废票:你其实要什么?”论坛主讲人之一,后来遭遇无妄之灾。某些网民移花接木、篡改图像,以性别歧视、厌恶女性主义和极端言论,为她冠上莫须有“国阵收买”罪名。


开始阶段,只有部分社运人士、少数希盟领袖声援她,抵御这类无理骚扰行径。身为女性权益捍卫者的玛丽安,怀疑主使者来自在野势力。其他废票运动成员如哈菲兹,也有类似的遭遇。他们的共同点,过去为在野势力的忠贞支持者,提出废票论后,即受秋后算帐。


玛丽安揭露,废票运动取得回馈,希盟从高层至基层,也类似国阵作风。反废票论格调形如对付“有毒政治”,不惜灭火消毒、封杀抵制。另一方面,行动党士布爹国会议员郭素沁向网媒承认,希盟领袖可能过于忙碌,没有即时留意网络霸凌,造成局势一发不可收拾。

  霸凌受害者应加强心理素质

问题的核心在于网络霸凌,与一般谩骂指责有别。网络虚实真假难辨,许多社媒匿名伪装户口,可能假冒政敌名义嫁祸栽赃,这是需要事前理解的。霸凌受害者本身,理应加强心理素质,寻求有效的方法,全面痛击不法分子,并举报、告发真正的涉及者,不能让类似行为重演。


废票论是一个脑力震荡课题,不断翻新意见。离开大选还有一段时日,缓冲时期足够,选民可慎重考虑,到底要不要抵制杯葛?越早产生危机感,越对资源匮乏一方有利。在野党掌握网络优势,扭转局面不难,可期待涌现重大课题,激活选民政治情感,并无需激烈反抗,对废票论者喊打喊杀!


投废票心理源头为,不满无法改变现实,民生问题悬而未决,归咎朝野双方颟顸无能。换句话说,他们赌气两个烂苹果,谁也不投选。这样的政治意愿和立场,带有无政府主义(Anarchism)特征,只是没有严格的信条或政纲。


扭转废票趋势,只有回到耕耘努力。希盟领袖可放下身段,聆听投废票声音,想法子安抚情绪,并解释种种疑问。若只是一味隔离仇视,当作瘟神回避不及,最后弄个两败俱伤。许多鼓吹投废票者,不过灵光一现,随着时间流逝,热情不断冷却,只等有心人主动沟通,或许不会坚持到底。

 希盟领袖也曾鼓吹类似投废票行动

纵观历史,希盟领袖也曾鼓吹类似废票的行动。官司缠身的公正党副主席拉菲兹,建议在野党堡垒区的选民,大可不必投票,转而到边缘区担任监票员。如此自我舍弃投票权利,却起监督审查作用。一石二鸟建议,引起网络一阵哗然,等于因小失大,把不投票当作理所当然。


反之,人权律师西蒂较为实际,她推动清单检查运动,要求选民逐一审视候选人。只有大部分课题立场达到选民要求,才是票归此人。有净选盟领袖提议,选票上设立“以上皆非”选项,根据得票比率,让各政党分享议席。这些大胆选举改革,落实不易,首先得通过修改宪法一关。


现今网络舆论发展,无法鼓励理性客观讨论。网络社媒联系模式,构成一种同温层保护网,大部分网民拒绝以和谐理性,接触其他不同意见者。不同见解即招来无情打击、人格受诬陷,言论饱受扭曲。如此恶性公关,把对方越推越远,以后要妥协和解、修补裂痕,将难如登天。


网络红人林韦地医生,撰文赞同消费税,举出种种优点,不认同希盟全面取消政策,即招来网络鞭挞,指他为“马华枪手”,以及评论“离地”,令他感觉心寒。这类例子比比皆是,网络上人心惶惶,鲜少有人吐露心声,深怕得罪反对党势力,而惨受讨伐对付。


行动党网上优势由来已久,并垄断舆论问责管道,网络压力也比一般政党轻微。槟城63亿“两岸三通-海底隧道”工程课题,马华民政咄咄逼人,虽然掌握话题主动权,但不见讨好,无法掀起舆论热潮。首长林冠英以拖延策略,成功应对刁难,地位至少表面看来更稳如泰山。

 22年政绩始终难逃网民审视

敦马操纵网络舆论出色,网民尖酸刻薄批评,他见招拆招、一夫当关。敦马角色向来都是话题,其在位22年政绩,始终难逃网民审视。国阵成员党如马华、民政和国大党,鞭挞敦马的同时,处境极为尴尬,因为当年身处同一平台上,如今说三道四,难以让网民口服心服。


敦马本身而言,较关注是否能掀起所谓的“马来海啸”?施展其从政殺手鐧。反而华社是否欢迎他本人,并不在意太多。他领导反对党阵线,除了大选大拉票、议席分配纷争,便是如何安置今年6月恢复自由身的安华?考验其政治手腕。


敦马身份非此一般,网络发布讯息,渲染力道强大,劳动当局大费周章解释澄清。敦马指第14届全国大选,首相为保持执政权,不惜宣佈紧急状態,他呼吁人民上街反对抗议。这番言论破坏性大,通讯及多媒体部长拿督斯里沙烈赛益赶忙表示,首相不是独裁者,不会采取极端做法。


部长申明,首相只可进谏,最高元首才有最高权力,颁布紧急状态。实际上,敦马曾于上个世纪八十年代,尝试恢复首相宣告紧急状态特权,最后却无法得逞。国家若陷入紧急状态,经济打击非同小可,许多外资将流出避险,后果无法想象!

  大部分选民以经济表现作为投票标准

大选印象之争,国家经济表现如何?经济基本面稳健吗?大部分选民以此作为投票标准。国阵和希盟的重大议题,与经济民生难以切割。所谓的游离票,或是中间选民,免不了看最新经济趋势,再来决定投票对象,并没有什么神秘成分,民心深不可测的说法并不存在。


网络不少课题引人深思,不久前,巫统元老东姑拉沙里预测,第14届大选可能出现悬峙国会(Hung Parliament),也是一项新颖概念。


东姑拉沙里解释,悬峙国会代表选民判决,既拒绝执政党蝉联,也不齿反对党掌政,要所有政党组成“国民团结政府”。我国国会共222议席,取得半数即112即入主布城。两个集团各获111席,理应不会如此巧合,反而中选议员变节、倒戈支持敌对势力,导致多数政府难产,却是可能性高!


国外,悬峙国会也称作“少数派国会”或“均势国会”,多出现于推行比例代表制的选举制度,像我国单议席票制国家为罕见。一般上,解决途径为组织联合政府或成立少数派政府,或是干脆再解散国会重新大选,一劳永逸结束僵局。


有些网民认同这种政治发展。因为史无前例,引发的问题很多,政治成熟度是否确保社会稳定,继续带来经济信心成长?一旦长期重创,肯定无法翻身,不可贸然尝试。英国政府曾在1974年、2010年、2017年选情悬峙,政治危机爆发,确实为惨痛经验。


网络不苟同政治投机者,谴责他们觊觎危难,达到个人议程。如伊党主席拿督斯里哈迪阿旺,便有这方面的念头,即万一产生悬峙局面,当个“造王者”投靠一边,打响如意算盘,然而网民却不领情、不赞同其缺乏原则做法。

 政治冷感反对势力致命伤

网民应当考虑,第14届大选,反对势力致命伤为政治冷感,许多国民未登记,轻易放弃宪法权利。选委会数据说,全国共有1800万名合格选民,380万名字未上榜,年龄介於21岁至40岁,遍布城市乡镇。505大选整体投票率,创下84.84%歷史新高,此景恐怕难再。


有位网民统计,有资格投票但没到场,加上适龄未注册的潜在选民,占了公民总人数40%。以505大选为例,国阵得票523万余,民联(希盟前身)得票562万余,未投票者201万余,未注册者461万至500万,后两者加起来,比国阵和民联各自得票都多。废票据指有33万张,尚属于正常现象。


这样的笼统数据,证明未登记者举足轻重。即使如此,无人可确保合格选民,达到百分之百的投票率。不投票理由,或许为投票日无法出席、人在海外、工作在身等等,也有部分选民,根据肤色、政党或是宗教投票,当没有心目的人选或党选,干脆在家不投票,这是自发行为,与投废票号召无关。


政治醒觉需要保温,5年一度未免过久。公民不踊跃投票,表面上有利执政政党,从长期来看,若是得票率低,影响政府的威信称誉,民意代表性可疑。政党应及早发表竞选宣言,容许双方公开辩论,让选民评头论足,并作出比较取舍,这都是健康民主要素,即两线制的良性竞争条件。


投票率偏低、选民普遍冷感,或是司法干涉选举进程,早在敦马时代,即已显露无遗。他掌握大权时期,并没有认真解决问题,如今要责怪投废票者,或是控诉当局以“杰利蝾螈”(Gerrymandering)选区划分,保住堡垒区,这样的做法并不明智,鲜少有网民共鸣附和。


结论是,投废票论让我们大开眼界,网络真相一览无遗。废票论威胁在野力量,招引网络霸凌对付,这证明我国的选举政治,离开成熟可靠程度,还有一段颇长距离,如此又如何落实两线制?
 


Copyright © 2018 Akademi Kewartawanan & Informasi Taima All rights reserved.   大马新闻资讯学院 版权所有